•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醫第4章   關門弟子

    第4章   關門弟子

    作者:暖春半夏    

      由于李健鳴還沒有回來,林語菲又早就查完了房,當同事都出去查房的時候,整個辦公室就只剩下段志軍、那個氣質溫柔的女人以及林語菲自己。

      “你好,林醫生。”那氣質溫柔的中年女人笑著坐在林語菲的身邊,“我叫謝寧然,是段老的關門弟子。”

      “你好,我叫林語菲,是李健鳴李主任的研究生。”林語菲淺笑著看著謝寧然,“關于老邵先生的診療計劃,你們現在就要做出新的安排嗎?”

      “我昨晚和你的老師聯系過了,她馬上就來。”段志軍笑著拍了拍謝寧然的肩膀,“我和李主任商量出一個大致的方向,下面就要林醫生和你一起努力了。”

      謝寧然笑著答應了一聲。

      林語菲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打結——老師訂的是今天中午的機票,怎么能“馬上”就來?

      下一秒,低頭扣白大褂的扣子的李健鳴大踏步走了進來,掃了一眼科室里的人,笑著對段志軍伸出手去:“段老,久仰久仰。”

      段志軍笑呵呵地和她握手:“還是李主任辛苦啊,小邵先生實在任性,你昨晚休息得還好吧?”

      李健鳴的機票被邵振堯強行改了,要說心里沒點疙瘩是不可能的,但要說這點疙瘩能影響到她的工作,也是不可能的。

      李健鳴笑著點頭,和段志軍走到自己的辦公室里,打開電腦:“段老有什么建議,我們一起來商量一下。”

      林語菲看了眼辦公室,又轉頭看了看謝寧然,忍不住嘟嚷了一句:“你覺得中醫真的有科學依據嗎?”

      謝寧然忍不住輕笑:“科學并不能一刀切存在呀,那不成沙文主義了嗎?中醫和科學并不是一個體系的,哪來的科學依據?你覺得哲學有科學依據嗎?”

      林語菲:“哈?”

      謝寧然:“中醫首先是哲學的,中醫所有的理法方藥都是從這種哲學中衍生出來的。”

      林語菲一臉漠然地看著謝寧然。

      謝寧然想了想,說:“你知道古人踏青的時間為什么要選在驚蟄之后嗎?”林語菲嘴角一抽:“不一定吧,還有秋游呢。”

      謝寧然搖搖頭:“古人踏青的固定節目是要放風箏的。就像《黃帝內經》所說的,‘春三月,此謂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春天的氣是向上的,風箏才能放得起來。而‘秋三月,此謂容平,天氣以急,地氣以明’。秋氣向下,秋主肅殺,這也是為什么古代處決死刑犯的習慣是‘秋后問斬’,在這樣的氣的影響下,風箏是不容易起來的。你看,是不是很有道理?”

      林語菲一直都自認學霸,但是,為什么謝寧然說的話一個字一個字地拆開她都能理解,但是組合在一起,她就不知道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看著林語菲的冷漠臉,謝寧然也有些尷尬——她擅長治病,擅長整合資料,但是就是不擅長教書育人啊。

      想了想,謝寧然眼睛一亮:“你為什么不相信中醫?把你的困惑說出來,我給你解釋。”

      林語菲一臉的莫名其妙:“我對中醫從頭到腳都有困惑啊。你們中醫根本就沒有可重復性啊,同樣的病,不同的醫生開的方子都能不一樣,還有什么摸血管啊看舌頭啊,也是一人一種說法,神神叨叨地解釋兩句,病人好和不好都有無數的理由,說到底不還是撞運氣嗎?”

      這個問題嚴重了。謝寧然想了想,忽然說:“這樣吧,我給你摸……血管,然后說說你的健康狀況,怎么樣?”

      林語菲剛想嗤之以鼻,忽然看見李健鳴朝著自己投來警告的一瞥,只能輕嘆一聲,三兩下把白大褂的袖子挽上去,直愣愣地往謝寧然的面前一伸。

      謝寧然一臉無奈地握住林語菲的手臂,動作輕柔地把她的手放在辦公桌上,左右看了看,沒看到可以充當脈枕的東西,干脆就把自己的左手手背墊在林語菲左手手腕下面,右手的食指中指無名指分別搭在寸關尺三部上,并沒有用力,而是先和林語菲解釋:“吶,這個是摸脈的正確手法。”

      林語菲默默地看著謝寧然的三根手指,半晌,才面無表情地“哦”了一聲。

      “摸脈的時候,最好能保持心手腕是在同一個水平線上的,所以我才要這樣墊一下。中醫所說的脈搏,確實和西醫所說的血管確實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但是真的要說的話,中醫探查脈搏,除了探查血管的充盈度之外,還關注氣的走勢、脈搏的規律、搏動的強弱、左右手的分別……”

      氣的走勢是什么鬼?不就是動脈嘛,左右手還能有分別?林語菲一臉懵逼地看著謝寧然。

      看樣子是越解釋越迷糊。謝寧然總算明白過來,眼前這個人的思維方式是純現代醫學的,在把鐵一般的事實擺在她面前之前,所有的解釋和理論,都是不會被她所接受的。

      這么想著,謝寧然也不再說話,搭脈的手逐漸從輕到重,最后摸脈的力度甚至都讓林語菲覺得有點疼了,才緩緩放松力氣。

      一只手探完,謝寧然無聲地要求林語菲換一只手,林語菲面無表情地照辦了。

      五分鐘之后,謝寧然把手收回來,自己調息了兩下,笑著對林語菲說:“你最近一個月是不是經常會做夢,半夜一點到三點的時候容易醒,稍微吃快一點就容易胃痛,勞累之后手腳容易出汗?”

      林語菲遲疑了一下,神情變得謹慎了許多:“我剛做過體檢,我的各項數據都挺好。”所以說,雖然我有以上種種問題,那也只能說明我亞健康,完全不需要吃藥。

      謝寧然忍不住笑了笑,拿過一張復印紙,在上面畫了兩個手腕,邊說邊寫:“嗯,那是好事。但是右手氣左手血,左手的寸關尺代表的是心肝腎,右手的寸關尺代表的是肺脾命。按理說,女人因為來月經的關系,左手的脈通常會比右手弱一些,但是你的右手脈卻比左手弱,右手的脈走勢朝下,重按無力,這是很典型的氣虛的表現。氣虛不足以固攝,就容易出虛汗。氣虛不足以溫煦,則中焦脾土不運,換成現代漢語來解釋,就是快速而大量飲食之后,我們的消化系統沒辦法及時有效地消化,當然就會胃痛了。而且你的左手寸部的位置脈搏尤其弱,嘴唇的顏色較深,我再結合你的工作,就能有根據地推斷你心氣不足,導致多夢容醒。看,是不是很有道理?”

      林語菲看了看謝寧然,雖說還是不能很好地理解她傳達出來的中醫理論,但是根據這套理論歸納出來的、她的癥狀,的確是準確的,而且是她的體檢中完全沒有提到的。

      但,這種準確,這不會是撞大運吧?

      謝寧然也沒打算只用一次案例就能說服林語菲,笑著說:“其實祖國醫學的有效性,早就在歷史中那無數次瘟疫、戰亂中被證明了。你要是愿意相信我的話,在今后我們合作的過程中,你一定能看到和你以往的認知中完全不一樣的中醫的。”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