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醫第7章   病情基本穩定

    第7章   病情基本穩定

    作者:暖春半夏    

      林語菲走之前,按例在病房巡視了一圈,確認了自己組上的病人的病情基本穩定,這才準備離開。

      只是,也不知道她是幸運還是不幸運,林語菲剛走出走廊,就迎面碰上了前來探視自己父親的邵振堯。 冤家路窄。

      林語菲的腦子里飛快閃過了這個詞,面無表情地和邵振堯打了聲招呼:“小邵先生,您父親已經醒了,現在情況還不錯,今天晚上謝醫生會給他服用第一劑湯劑,明天我們會繼續密切觀察您父親的情況的。” 邵振堯視線平淡地在林語菲身上掃了一遍,嘴角帶出一點上挑的弧度來:“林醫生不休息還跑到醫院來,真是太辛苦了。”

      林語菲的表情僵硬了一下:“是謝醫生通知我說您的父親已經醒了,我作為老邵先生的責任醫生,自然是要第一時間過來確認的。”老娘還不至于要對你撒謊來贏取你的歡心,我就實話實說了,怎么著?

      邵振堯眼中劃過一絲饒有興味的光,矜持地點了點頭:“林醫生能有這樣的認知,實在是很不錯。”

      說完,邵振堯沒有再看林語菲,帶著秘書進了心血管科。

      林語菲站在原地想了半天,怎么都沒有想明白自己在這一場交鋒中是勝了還是敗了,但肚子又餓,只能帶著這種糾結的情緒去醫院外面的小飯館覓食。

       在林語菲的想象里,中藥湯劑都是滾燙、還量大、還臭、還苦——雖說通過鼻飼管給藥,苦不苦什么的已經沒什么意義了,但是其他的特點都是限制項啊,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即使身體已經很不舒服了,林語菲還是在吃完晚飯之后,又回到了科室。

      秦勇此時正在護士站和年輕貌美的實習護士侃大山,驟然看見林語菲又冒出來了,一臉沒控制住的驚悚表情,壓低聲音問:“你又回來干什么?小邵先生可還沒走呢!”

      林語菲很認真地回答:“秦勇啊,你要知道,我和小邵先生是醫生和患者家屬的關系,而不是賭徒和債主的關系啊。你這是什么破表情,快收起來。”

      坐在一邊的實習護士笑著調侃了一句:“就是,人小邵先生顏值那么高,就算不做什么,能和他多接觸接觸,也會好開心的呀。”

      林語菲和秦勇瞬間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里看見了濃濃的同情。

      邵振堯那種煞星就是長成天仙樣,也不會有人覺得和他站在一起好、開、心、的好嗎!要知道,那個男人是全球最著名的幾大風投人之一,人稱中國的索羅斯——聽聽,這特么的都是什么外號,中國的索羅斯啊!要知道索羅斯特么的人送外號“金融大鱷”,搖頭擺尾間卷走利益無數,整垮了多少國家的經濟、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此人風格屬于典型的吃人不吐骨頭、利益至上型,但這丫還敢自稱哲學家!媽的不要臉! 秦勇對于這種萌萌噠的小護士包容心一向比較強,而林語菲作為自身學霸,自帶傻白甜退散光環,只看了那小護士一眼,就讓她閉嘴了。

      我大中華竟然出了這么個不要臉Plus,簡直……簡直……簡直混賬!林語菲憤憤地去值班室去了自己的白大褂,邊穿白袍邊往單人病房走去。

      護工已經將食糜裝進大號的無針頭注射針筒了,邵振堯正在護工的指導下,用注射針筒一點一點地往鼻飼管中擠食糜,健美的手臂上肌肉隆起,冷冽英俊的臉上帶著點隱忍的神情,讓林語菲氣勢洶洶的腳步瞬間停頓了一下。

      這個時候,林語菲才算真正接觸到了一點邵振堯為人子的那種心酸和無奈,也隱隱約約有了點歉疚的感覺。

      林語菲的父母身體都算健康,她一直以為自己在醫院見慣了生死,在手術或者插管甚至是因為患者神志不清選擇束縛帶的時候,都沒有絲毫猶豫,甚至覺得在醫療措施中所謂的同情心只會害了患者,但是今天邵振堯為他的父親注食的舉動和神情,讓林語菲再次明白過來,在醫院里、在醫生的眼里,所有的病人存在最大的證明除了床號,就是各項檢驗結果,但是在患者家屬的眼里,他們還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一個個寄托了他們深沉厚重的感情、在醫院經受病痛折磨而無力自救的人。 護工低聲叫了一聲“林醫生”,林語菲笑了笑,走進病房,并沒有說什么,而是等著邵振堯將一管食糜都擠進鼻飼管了,才低聲問了一句:“小邵先生,你晚上要留下來嗎?”

      邵振堯將已經空了的針筒交給候在一邊的護工,笑著拍了拍自己父親的手:“爸,我出去一下。”

      老邵先生笑呵呵地揮了揮手,顯然對自己這個兒子十分放心。

      邵振堯和林語菲一起走到科室里,林語菲才說:“小邵先生,剛才謝醫生和我提議,先給老邵先生進幾劑湯藥看看效果,如果老邵先生肺部的指標恢復得好的話,氣管插管是可以拔掉的,這樣鼻飼管也沒有繼續插著的必要了。”

      邵振堯點了點頭:“謝姨的提議自然是好的。”

      沉默了一會兒,就在邵振堯想要離開的時候,林語菲抿了抿嘴,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邵振堯有些意外:“林醫生指的是什么?”

      林語菲再次抿了抿嘴:“我為老邵先生做的急救措施都是符合規定的,我不是在為這些道歉。只是……只是老邵先生畢竟是在我的手上變成現在這樣,我深感抱歉。”

      邵振堯有些驚奇地看著這個年輕的女醫生,他沒有那個時間去試想林語菲將來對他服軟是什么樣子,因為那是必然的。但是不可否認,她能在一天之后、主動對自己說出這句話,還是讓他有點意外的。這是一個太過天真的女人,但不可否認,確實是一個家教很好的女人。

      見邵振堯沒有說話,林語菲有些尷尬地笑了笑:“其實我最應該道歉的人是老邵先生,您放心,我不會對患者有任何偏袒的心情,也不會刻意冷待任何一個人。”

      邵振堯終于露出一點淺淺的笑容:“好。”

      不知道為什么,聽著邵振堯這么簡簡單單的一個“好”字,林語菲仿佛卸下了什么負擔一樣,忍不住露出輕松的笑容來,勸說道:“小邵先生,鼻飼管注食是有講究的,你沒有經過訓練,還是不要隨意插手護工的工作才好。”

      一直裝影子站在一邊的秘書先生一副驚愕又佩服的表情飛快地看了林語菲一眼,又看了看神情平靜的自家BOSS,想了想,還是選擇閉嘴。

      邵振堯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我晚點再來看父親,林醫生,再見。”

      林語菲:“小邵先生再見。”

      邵振堯帶著秘書出了省醫的大門,秘書先生忍不住問了一句:“BOSS,你好像對林醫生格外寬容啊。”雖說林醫生確實也算是膚白貌美大長腿的美女一枚了,是挺符合BOSS的放松標準的,但是老邵先生還躺在人家的病床上呢,BOSS你不好亂來的。 邵振堯看了自家一到無人處就變得神經兮兮的秘書一眼,忍不住嘆了口氣:“Essy,去取車,我很累了。”

      “遵命,BOSS。”Essius一臉無奈地看了自家BOSS一眼,快走幾步,在路邊一輛黑色的賓利轎車前停了下來,先打開車門,讓自家BOSS把他那千金之軀給塞進去,自己才開了駕駛座的車門做進去,扣好安全帶,輕踩油門,車子悄無聲息地滑了出去。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