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醫第8章   第八章中醫湯劑趁熱喝?NO!

    第8章   第八章中醫湯劑趁熱喝?NO!

    作者:暖春半夏    

      謝寧然來省醫的時候,林語菲剛好把明天要用的病程模板給打出來,正趴在辦公桌前翻九大本,準備補充點上半年的材料,以應付一年一度的大檢查。

      謝寧然提著一個200ml的保溫杯進來,輕輕敲了敲門:“語菲,走了。”

      林語菲快速將九大本往文件盒里一塞,起身就和她一起去了單人病房。

      這個時間不算晚,老邵先生在半個小時之前進行了第二次注食,現在正昏昏欲睡地躺在床上,見謝寧然和林語菲來了,就對她們笑了笑,比起之前,精神狀態有些萎靡,但還算好。

      謝寧然將保溫杯放在床頭柜上,熟練地握住了老邵先生伸出來的手,語氣很溫柔:“老邵先生,我要喂你吃藥了哦,是我和老師一起探討出來的方子呢,你呀,要努力把它都吸收掉哦。”

      又來了,這種哄小孩的說話方式……林語菲覺得自己不論聽多少次,都不會習慣這種讓人全身雞皮疙瘩起立敬禮的語氣的。

      不過老邵先生是真的很吃這一套,笑著用手握了握謝寧然的手,視線在護工的身上掃過,謝寧然連忙讓出位置來:“我不太會用鼻飼管,還是你們來吧。” 護工連忙洗了手,將針筒拆出來,這才戴上一次性手套,快速抽取了保溫瓶里的深褐色湯藥,用手背量了量溫度,贊賞地笑著對謝寧然點了點頭,轉身將中藥湯劑注入鼻飼管中。

      林語菲有些好奇:“不是燙的嗎?”

      謝寧然認真地搖搖頭:“當然不是,萬一損傷了消化道黏膜那不是更慘?”

      見林語菲只是點了點頭,并不說話,謝寧然笑著說:“不是所有的中藥湯劑都需要趁熱喝的,只有表證才有高溫的要求。”

      見林語菲還是一臉漠然地看著自己,謝寧然有些無奈地抿了抿嘴,眼神略帶譴責:“最普遍的表證就是各種類型的感冒。哎我說,你還真的是一點都不了解中醫啊。回去看書去!哪兒能這么輕易地把所有知識都告訴你呀。”

      老邵先生看著她們兩個互動,無聲地笑出聲來,喉嚨急促地滑動了幾下,面上又露出了不舒服的表情,顯然還是很不習慣氣管插管的。

      謝寧然在一邊看著護工做完一切,也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坐在床邊的椅子上,輕輕拍著老邵先生的手,哄著他入睡。

      林語菲不好意思就這樣離開,想著自己反正也沒什么事,就站在一邊,安靜地陪伴。 邵振堯吃完晚飯回來,看見的就是這樣溫馨的一幕,連日來心中積累的疲倦和煩躁,好像也得到了一點撫慰,并沒有進去打擾,他如同來的時候一樣,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就站在病房外面等候。

      Essius沉默地跟在自家BOSS身邊,等了有半個小時,謝寧然和林語菲才從病房里出來,一見站在外面的邵振堯,兩人都有些驚訝。 邵振堯做了個手勢,和她們一起回了科室說話。

      邵振堯問:“謝姨,我父親的情況怎么樣?”

      林語菲本來都打算開口介紹情況了,被邵振堯這么率先發問,立刻又閉上了嘴巴。

      謝寧然笑著說:“老邵先生的情況不是很好,他入睡得慢,吃得也不算多,這兩天讓護士記一下他的24小時出入量,我想做個對比。”

      “這個已經在記錄了。”林語菲連忙說,“老邵先生現在是一級護理,24小時出入量是必記的。”說完,林語菲打開了老邵先生的電子病歷,下拉之后,頓時就有些傻眼。

      老邵先生是昨天晚上突發房顫,所以他的護理等級也是從昨天晚上才調整的,到現在根本不到24小時,所以記錄的那一欄現在是空白的。

      謝寧然輕笑著拍了拍林語菲的肩膀:“沒事,明早就有了。”

      林語菲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羞愧得什么勁兒,耳朵通紅地點了點頭,看了看站在一邊若有所思的邵振堯,再看看同樣站著不走的謝寧然,想了想,問了一句:“謝醫生,你有沒有推薦的中醫的書讓我看看?”

      “有啊。”謝寧然很是自然地說,“五年制中醫本科教材,中醫基礎理論,你先看看吧,找人衛版的,十二五還是十一五都沒太大差別,編得還挺好的。” 林語菲一時間有些呆滯——我還以為你會讓我去看什么傳說中可以呼風喚雨的中醫古籍,就讓我看教材?這反差,嘖!

      邵振堯說:“謝姨,您準備走了嗎?我送你一程?”

      Essius立刻往邊上讓了讓。 謝寧然擺了擺手:“送什么送啊,就幾步路,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

      林語菲說:“那我也會去了。”說完,還特意和秦勇打了聲招呼,跟在邵振堯身后,和謝寧然一起離開了醫院。

       第二天一早,謝寧然就準時到了科室,參加完科室早會之后,謝寧然就和林語菲一起,在李健鳴的帶領下去查房了。

      整個查房過程都是謝寧然抱著暫時用不到的病歷本,而林語菲則打開病歷本和李健鳴匯報患者情況,時不時李健鳴會對林語菲的一些用藥提出改正的要求。

      這樣把自己組上的病人全都查過一遍之后,李健鳴帶著謝寧然和林語菲回到了科室,林語菲自顧自去錄入醫囑了,李健鳴卻帶著謝寧然進了自己的主任辦公室。

      “謝醫生。”李健鳴的長相比較強勢,多年的戰斗在臨床第一線上也給她塑造出了嚴肅的氣質,就算此時是笑著對謝寧然說話的,也隱隱有些命令的意味,“對于我們這些病人,你有什么好的意見或者建議呢?”

      謝寧然的笑容依舊柔和,想了想,說:“嗯,那位處于中風后遺癥期的患者,我覺得可以配合頭皮針,幫助他復健。還有兩位習慣性心絞痛的患者,可以加以涌泉、關元、命門等重灸,其中一位還有偶發房性早搏的,可以在艾灸的基礎上加上胸部閃罐,效果還挺好的。”

      見她說得稀松平常的樣子,李健鳴問了一句:“看樣子謝醫生很有經驗啊,手上有過多少成功病例了?”

      謝寧然像是沒有察覺李健鳴隱隱的惡意一樣,依舊是溫柔地笑著:“成功的病例啊,我沒有去算啊。”

      李健鳴這一拳像是打進了棉花里,自己也覺得沒意思,點了點頭:“那既然這樣,謝醫生要是愿意,在語菲取得那三個患者的同意之后,謝醫生是否愿意為他們治療呢?”

      謝寧然依舊是帶笑的,說:“當然愿意啦。醫者父母心嘛,有能讓患者早點康復的辦法,當然要用啦。”

      李健鳴也笑了笑,起身和她一起出了辦公室,直接走到正在對著病歷本錄醫囑的林語菲身邊,說:“語菲,今后我們組上的病人分三個給謝醫生。”

      林語菲頓時一臉懵逼:“老師……”

      李健鳴立刻補充了一句:“謝醫生會告訴你是哪三個患者。至于他們的思想工作,我相信他們不會拒絕我們給的安排的。”

      林語菲這下是真的著急了:“老師,我們組上的病人一直都是我和您在看的,這貿貿然地就換了醫生,別說他們會不會不樂意,就是謝醫生她也未必能一下子摸清這些患者的情況啊。”

      謝寧然連忙擺手:“不不,語菲你誤會了。我并沒有要單獨操作這三位病人的意思,我只起一個輔助的作用。”

      林語菲有些不耐煩:“這是誰提出來的?”

      李健鳴并沒有回答林語菲的話,而是說:“下周我會帶你師弟去美國參加胸外研討會,這幾天你就把該周轉的病人都周轉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