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醫第9章   大放厥詞

    第9章   大放厥詞

    作者:暖春半夏    

      既然李健鳴這么說了,林語菲也知道讓謝寧然參與到其他患者的診療這件事已經沒有了回環的余地,也只能捏著鼻子答應了一聲。

      只是答應歸答應,在接下來的一整天里,林語菲對謝寧然都有些愛答不理的——說到底,醫院其實是個等級規矩相當森嚴的地方,謝寧然明顯和他們道不同的人插入他們的日常醫療也就罷了,特么的她現在的做法等于是在赤裸裸地挑戰她林語菲在患者心目中的權威地位啊。

      這都什么事!

      今天沒有輪到林語菲副班,也不是她值班,快速地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完,林語菲在離開醫院前最后確認了一遍自己組上的患者一切安好之后,也沒和謝寧然打招呼,就離開了醫院。

      好在,謝寧然并沒有計較林語菲這種不禮貌的舉動,她甚至還在晚上陪著老邵先生用藥之后,還給林語菲打了個電話。

      林語菲這會兒正盤腿坐在床上,看自己小師弟從隔壁的中醫藥大學借來的一本《中醫基礎理論》,正被那一堆的“氣一元論”“精氣學說”“五行學說”之類的理論搞得暈頭轉向,一拿起手機還就看見了謝寧然的名字,煩躁地把書往邊上一扔,接了電話:“謝醫生,有事嗎?”

      謝寧然說:“語菲,老邵先生今天的精神好了許多,肺部的濕羅音也逐漸減少,你看要是有需要,和影像科說一聲,讓他們來給老邵先生拍個床邊X光片吧。”

      “啊,嗯,這是好事,但沒必要這么快吧,肺部積液的吸收不是一天兩天能搞定的,何必讓患者多吃輻射呢?”林語菲有些不樂意,反過來勸說,“你只要負責中醫那一塊就好了,至于這些專業的東西,讓我來判斷,好不好?”

      謝寧然笑了笑,并沒有直接回答林語菲的話,而是問道:“你的書看得怎么樣了?”

      林語菲看了眼被自己拋尸在床角的《中醫基礎理論》,一臉的生無可戀:“剛開始看。”

      “嗯。”謝寧然說,“好好看,把這本書看一遍下來,哪怕只理解了一半,你也不會再說今天這樣的話了。” 林語菲眨了眨眼睛:“哈?”

      謝寧然做了個小小的引導:“在中醫臨床之中,我們運用最多的就是‘五行理論’,萬事萬物相生相克、相乘相侮,永不止息。病人身上每一點的變化,就像這五行形成的循環有了變動,牽一發而動全身,若是不能及時處理,將來再想尋找根源或者想要徹底解決,就麻煩了。”

      林語菲想了想,總算連蒙帶猜,大致摸清了謝寧然說這句話的意思:“你想說,老邵先生喝了四劑湯藥,身體狀況就有了非常大的改變?”

      謝寧然說:“湯劑是所有中藥劑型中能最快、也最有效地發揮全身作用的,我用的方子對、老邵先生本身的身體素質又很好、這兩天被我們照顧得也算是心情不錯,要是他的病情沒有大幅度好轉,那才叫奇怪了呢。”

      林語菲在醫科大學讀了五年本科、再加上研究生三年,還從沒有聽過有人敢這樣大放厥詞,但她一想到那本和天書一樣的《中醫基礎理論》,又有點不敢隨意評論了:“那你的意思是,要我現在再去醫院一趟嗎?”

      上蒼保佑不要啊!明天下午和晚上她還有兩臺手術要做呢,今天就讓她好好休息一天不行嗎?

      好在謝寧然并沒有提出這個要求,只是笑著說:“沒有啦,我只是告訴你一聲。順便,我已經和那三個病人接觸過了,其中中風后遺癥的那位今天下午就要求我給他做了頭皮針,我現在正準備去給他取針呢。”

      末了,謝寧然在掛電話前還不忘夸了已經目瞪口呆的林語菲一句:“林醫生,你手下的病人依從性真好。” 呆滯地看著重新黑下來的手機屏幕,林語菲在這一刻的心中,是萬千哈士奇奔騰出閘的狀態——臥槽!老娘不愿意搭理你是老娘在發脾氣,不是默認你可以直接上手我的患者的意思啊!

      不管林語菲有多么抗拒自己的患者乖乖地被別的醫生染指了的事實,第二天該上班還要上班,該查房還要繼續查房,面對根本就不算犯錯誤的患者必須和顏悅色。

      這一圈查房下來,林語菲多多少少感覺到了自己組上的患者對于謝寧然的好感,心里不免有些不舒服,在錄完醫囑之后,她裝作不經意地問了謝寧然一句:“謝醫生,患者都挺喜歡你啊,怎么做到的?”

      謝寧然看著明顯口不對心的林語菲,忍不住笑了笑,并沒有直接回答林語菲的問題,而是問道:“書看了多少了?”

      “剛看到‘五行學說’。”想到那本天書,林語菲有些頭痛,“干什么?”

      “進度不錯。”謝寧然點了點頭,“在五行學說之后,還有一個小標題,叫‘三因制宜’,要好好看哦。告訴你一個訣竅,要是能在現實生活中活用‘三因制宜’,保證你療效提高、人際關系潤滑、醫患關系親密。”

      林語菲嘴角抽了抽,對于謝寧然的話并不以為意,但奇異的,她的心里對于謝寧然疑似挖墻腳的舉動而產生的小疙瘩,也并沒有那么讓她耿耿于懷了。

      謝寧然并沒有和林語菲一起錄入醫囑——實在是因為省醫內部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什么頭皮針之類的東西,醫囑錄進去之后被護士給打回來修改了——她接了個電話,就暫時離開了。 林語菲掙扎了兩次,還被護士長罵了一回,最后也放棄了,只讓謝寧然每次做治療前,都在處方箋上寫下處方,簽上名字,她再貼到對應患者的病歷本里面。

      就在林語菲終于把所有的醫囑都錄好、把一摞病歷本抱到護士站讓護士去核對的時候,一抬頭,就看見邵振堯獨自一人從門口緩緩走了進來。

      林語菲條件反射地去看掛在墻上的時鐘,現在是早上十點半,剛好是家屬的探視時間,便只是簡單地和邵振堯打了個招呼,就回科室去了。

      邵振堯到了父親的病房里,看他的臉色和精神頭都比昨天要好,忍不住笑著調侃了一句:“爸,謝姨才來了兩天,你就這么迫不及待地恢復了,所以比起年輕的,你其實更喜歡成熟的嗎?”

      老邵先生一副被他氣得吹胡子瞪眼睛的樣子,邵振堯這才笑著舉起雙手:“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爸,我投資了一家香港的醫院。”

      老邵先生眨了眨眼睛,半晌,才沉默地伸手拍了拍自家兒子的手。

      邵振堯笑了笑,做出一副自己財大氣粗的表情,哼哼了兩聲:“省醫的心血管團隊雖然強大,但到底是公立醫院的風氣太重,一點人情味也沒有。我投資的那家香港醫院,五十多年來都建立了高端醫術和精品服務的品牌,綜合條件很好。不過它之前的董事長決策失誤,想要進軍內地醫療市場,說什么要做平民醫療,在深圳試水了兩年,即使有政策扶持,也虧得都要當褲子了,你兒子我抄底入手,便宜得很。不過即使不指著它賺錢,也不能虧了,我準備派個團隊過去,好好整合一下那家醫院的管理層。”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