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狩獵者第5章   “鬼魂”的拯救

    第5章   “鬼魂”的拯救

    作者:乾坤魚    

      湯小薇突然感覺一陣沉悶,好像有一口氣死死地憋在了胸口,猛然往上,一下子擁堵在了喉嚨處,上下不得。

      她想睜開眼睛,但眼皮好像被人用膠水粘了起來,又似是被人用手沉沉地壓著,抬不起半分。她想翻身,想揮動雙手,卻感覺到渾身無力,身體好像被用石磨沉沉地壓著,兩條胳膊也被死死地鉗制著,動不得分毫!

      但原本朦朧的腦子卻逐漸清醒了過來,湯小薇意識到自己是夢魘了。不知道為什么,最近她老是睡不好覺。

      她拼勁全力掙扎著,哪怕是眼皮稍微抬一下也成。

      湯小薇有過夢魘的經歷,她清楚越是著急越是嚴重。雖然還是在睡夢當中,她還是在竭力地控制著自己的心跳和雙手,慢慢地將自己的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眼皮和雙手上。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喉嚨的憋悶越來越嚴重,甚至疼痛了起來!

      終于,湯小薇感覺自己的雙手可以動了,但剛剛抬起就無力地掉了下來。不過這已經讓她信心大增,只是喉嚨的疼痛和胸口的窒息感讓她越來越慌亂了起來!

      湯小薇更加猛烈地掙扎了起來,那種窒息感突然讓她驚恐了起來,那是從心底深處產生的驚恐,好像在無底深淵中有個黑影帶著巨大的冰冷氣息不斷地召喚著她!

      然而,眼皮根本抬不起來,她將所有的力氣都放在了雙手上。

      幾番努力,她終于抬起手,抓向了喉嚨,感覺好像有個東西卡在了喉嚨處,一會兒在喉嚨外面,一會兒又仿佛在喉嚨里,堵得死死的。

      她想要挪開喉嚨上的異物,但是根本搬不動,雙手不斷地掙扎著。

      突然,她一把抓住了喉嚨上的異物,緊接著她的身體一顫,那竟然是一只手!

      剎時,一股死亡的氣息讓她渾身打了個激靈,僵硬的雙手反而靈活了一些。奮力地胡亂掙扎了起來。

      終于,她掙扎的手摸到了床頭柜上的什么物體,她想拿起它,但在奮力撥動下,那東西離她越來越遠。當她手剛要離開桌面的時候,一把抓住了一個圓圓的東西,使出渾身的力氣猛然向那只手刺去!

      “啊!”的一聲,湯小薇終于叫出了聲音,只是那聲音低沉沙啞。隨之,喉嚨終于暢通了,那股憋在喉嚨的氣息終于沖口而出!

      湯小薇猛然睜開了眼睛,豁然坐了起來,喘著粗氣!

      房間里漆黑一片。驀然,她感覺在某個角落里好像有一只眼睛!一道光亮射了進來,房門好像一點一點地打開!

      突然,一道閃電劃過,她看到一個身影一閃而逝。

      一道閃電驀然劃過,昏暗的樓道驟然間閃亮,墻壁上的蒙娜麗莎豁然明亮,好似一下子從昏暗當中躍了出來!

      緊接著,整個樓道再次陷入到了昏暗當中,甚至比之前更加的暗了一些,好像剛才的閃電將燈光的能量都抽走了!

      轟隆隆一陣聲響隨之而來,仿佛是萬馬奔騰,從遙遠的天際浩浩蕩蕩而來,振聾發聵,整個世界都逐漸顫抖了起來。

      突然,一聲巨大的霹靂,兇狠的炸雷好像要將某個事物炸成齏粉,令人心悸!

      驚雷炸響而過,整個樓道剛剛恢復了適才的昏暗與安靜,突然又傳來了一陣“啪啪啪”的聲響,好像有人在敲打著墻壁,要喚醒樓道盡頭客房里的睡客!

      “嘩啦”一聲,被風吹動的樓道窗戶合了上,蒙娜麗莎畫像“啪”的一聲,終于安靜了下來。但不知何時,在樓道窗戶前出現了一個白衣女子,淡黃色的秀發卷著大大的花朵兒散落肩頭,將大半個臉面都遮掩了起來,昏暗的燈光下,只露出那鮮紅的嘴唇!

      白衣女子靜靜地站在樓道里,好似從一開始就站在這里,又好似她剛剛從窗戶外面進來,然后回手將窗戶閉合!

      她抬頭看了一眼頭頂發出淡黃色光芒的燈泡,嘴角露出一個詭譎的笑容,看起來是對昏暗的樓道感到非常的滿意。

      白衣女子終于緩緩地向前走去,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

      緩緩地,她來到蒙娜麗莎畫像前停住了腳步,回頭對著蒙娜麗莎笑著,蒙蒙迷霧中的蒙娜麗莎也淡淡地笑著回應。

      白衣女子不再停留,徑直來到了樓道拐角處的房門前,略作遲疑,她緩緩地推開了房門!

      房間里更加漆黑,白衣女子好一會兒才借助樓道里的光線模糊地看到了房間里的擺設。

      房間里很簡陋,普通的二人間,左邊是不大的衛生間,后面有矮桌子,但沒有電視,桌子的右側是兩個單人床。

      此刻,靠窗邊的床上正躺著一個人!

      白衣女子緩緩地走進了房間,雖然屋子里有些黑暗,但她還是非常輕巧地來到了床邊。

      而在她走進房門的一霎那,昏暗地樓道里突然隱約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身影,那身影似乎有些顫顫巍巍,又好似飄飄蕩蕩一般,緩緩地靠近了房間!

      床上躺著一個人,昏暗當中根本看不清面目,此刻正熟睡著。身上的被子卻有一大半都耷拉在床沿上。

      白衣女子緩緩舉起了手,十指彎曲,緩緩地伸向了那人的脖子!

      突然一聲悶雷炸響,緊接著一股冷風從窗戶灌了進來。

      白衣女子明顯一驚,急忙縮回了雙手,后退了兩步,狠狠地關上了窗戶!

      穩定了一下心神,白衣女子長長地吁了一口氣,起伏的胸口逐漸平穩了下來,再次向前,緩緩地伸出了十指彎曲的雙手!

      眼看著雙手就要觸到床前,床上的人驀然輕哼了一聲,翻過了身,側過了腦袋。白衣女子這次并沒有遲疑,猛然掐住了床上人的脖子!

      那個有些虛晃的身影緩緩地進到了房間,當她看到眼前一幕的時候亦是大吃一驚!

      “干什么?!”虛晃的身影驚叫著,邊向前沖去,然而當她原本想猛勁兒拉開白衣女子的時候身子一下子撲了個空,仿佛自己只是一個倒影,一片云霧,徑直從白衣女子身子中撲了過去。

      虛晃的身影明顯一愣,但片刻后好像是明白了什么,再次揮手抓向白衣女子,但依然徑直從白衣女子的身體中穿了過去。虛晃的身影嘆了一口氣,想大聲地喊叫,但發現原來自己竟是連聲音都發布出來!

      床上的女子雙眼緊閉,但不斷地掙扎著,嘴巴半張著拼命地呼吸著,仿佛是一條馬上要干渴而死的魚,喘息著不多的水分和空氣。

      那虛晃的身影緩緩地靠近床上的女子,借助門縫里一絲絲淡淡的亮光,赫然發現兩個人竟然長的一模一樣!

      兩個一模一樣的湯小薇!

      虛晃的湯小薇看著此刻躺在床上的湯小薇,突然有一刻好像產生了一個巨大的錯覺,好似自己只是站在一面鏡子前,然而此刻到底誰是鏡子里,誰又是在鏡子外呢。聽說人死去之后,魂魄還會在身體周圍徘徊,就好似此刻的她一般,眼看著白衣女子要死死地掐死躺著的自己,卻是無能為力。此刻的自己,就好似是躺在床上另一個自己的魂魄!

      眼看著床上的湯小薇發出嗬嗬嗬的聲音,幾乎喘不上氣來。床頭的湯小薇不免心中也急切了起來,幾乎嘗試想趕走那白衣女子,但始終是穿體而過。

      正著急,突然看到床頭柜上有個筆,急忙抓去,但依然是穿體而過,但有那么一刻,嘗試了好幾次,雖然沒有抓住筆,但突然發現柜子上的筆竟然動了!這才發現雖然自己不能拿起實體的東西,但是隨著身體的晃動,竟是可以產生氣流!

      思及此處,床前的湯小薇猛然晃動身影,沖向了白衣女子,這次并沒有直接穿體而過,而是擦身而過。

      一股冷風襲過,白衣女子豁然一個激靈,急忙向著四周打量,發現沒有什么人后毅然死死地掐著床上的湯小薇脖子!

      床邊的湯小薇發現氣流有一絲作用,急忙各種方式從白衣女子身邊掠過,但是剛開始白衣女子還有些驚疑,甚至是側耳細聽動靜,后來干脆將房門關死,繞是湯小薇跑來跑去,有冷風從四周吹過,也是絲毫不在理會,徑直用被子死死地捂住了床上的湯小薇!

      繞是床上的湯小薇如何掙扎,但整個身體都好似被磐石死死地壓著,眼睛更仿佛是被膠水給粘了起來,更是渾身乏力,腦中懵懵懂懂,只是感覺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困難,胸口肺里越來越難受!

      床邊的湯小薇也不由開始焦急了起來,嘗試著用氣流煽動白衣女子不見效后,環繞著屋子轉了一圈,發現并沒有什么可以有用的東西。正焦急,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陣霹靂雷聲,抬頭看去,不遠處窗戶上閃電一閃而過。

      湯小薇急忙沖向了窗戶,但是大半個身體一下子穿出了窗外,而一半的身體卻還在房間里。突然之間,湯小薇感覺好像自己身處于兩個空間之中,更感覺自己就好似那恐怖片里的恐懼嚇人鬼魂一般。姑且就認為此刻的自己就只是個孤魂吧!

      門已經被鎖死,繞是自己奔跑得再快產生的氣流也不足易打開門,饒是自己跑了出去,也沒法喊出聲音或者是拉來其他人。而此刻唯一的辦法可能就是借助窗戶外的狂風產生更大的氣流,制造出更大的動靜來。

      想到這些,湯小薇使勁地撞向了窗戶,眼看床上的湯小薇掙扎越來越虛弱了。窗邊的湯小薇不斷地奔跑沖向窗戶,好幾次甚至整個身體都沖出了窗戶,外面狂風大雨,飄蕩的身體險些被狂風吹走!

      終于,“啪”地一聲,窗戶被湯小薇撞擊的氣流沖開了一個小縫,一股冷風吹來,一下子將窗戶吹了開來。

      白衣女子聽到動靜,猛然停住了身子。急忙回頭看向了窗戶,但是當她確認只是窗戶被風給吹開之后,依然又撲向了床上的湯小薇,死死地壓制住了被子!

      窗戶邊的湯小薇心中焦急,感覺一股股狂風從窗戶外吹來,也不由心中一喜,急忙跑到了門口,起先是用拳頭狠狠地打向墻上的燈開關,但是氣流依然不夠,于是整個人猛然彈起徑直撞向了開關,這一刻感覺好像自己像鐘馗,跳起來狠狠地撞向墻面自殺一般!然而身體好像稍微受到了一股阻力,之后仿佛是穿過水面一般,徑直半個身子穿出了墻外!

      徹底打消了撞墻不會撞死之后的顧慮后,湯小薇繼續嘗試了好幾次,但每次都感覺差一點兒就要成功。眼看著床上的湯小薇依然都不在掙扎動彈了,站在墻壁的湯小薇心中既焦急又是疑惑:難道自己當初就已經死了!那么現在在虛擬平行世界里的自己到底是否還是真實的自己?難道說自己真的已經成為了一個鬼魂!

      正思忖著,突然感覺一股強風襲來,湯小薇心中一動,退出好幾步,猛然跳出再次沖向了墻上的開關!

      無聲無息,房間里的燈突然亮了起來。白衣子女一下子嚇的險些跳了起來。急忙叫著:“我不是……我不是……”踉蹌著轉過身來,直到發現房間里空無一人,而門依然還關著的時候才稍微鎮定了一些。

      回頭看著依然蒙在被子里的湯小薇,伸出有些顫抖的手緩緩拉開了被子,看到湯小薇蒼白的臉面,突然再次感覺到一股涼風從臉面襲來,身體不由一顫,急忙轉身慌亂地走到了門口,一把抓住了房門,而當要開門的一霎那卻突然停住了身體,側耳細聽,直到感覺外面沒有任何的聲音,這才一把關了燈開關,緩緩打開房門,左右觀察后,悄悄地閃身而出!

      房間里,幾乎透明的湯小薇緩緩地來到了床上的湯小薇身前,看著蒼白的臉色,仿佛如此刻自己一樣蒼白幾乎透明的臉面,深深地嘆息一聲,喃喃道:“何莉!她究竟是為什么這樣子?而且一直在追殺我!”雖然此刻發不出一絲的聲音,而床上的湯小薇更是聽不到分毫!

      “難道真的死了嗎?”幾乎透明的湯小薇緩緩地伸手探了探床上湯小薇的鼻息,好一陣子才感覺到好似有著一絲微弱的呼吸。

      “是的,肯定是沒有死,否則自己也不會被抓到那個夢境的狩獵游戲當中了。那么此刻的自己算是穿越到此前真實的世界,還只是夢境世界里的另外一層夢境呢?自己剛才的行為明顯已經對此刻的這個世界空間產生了一些變化,那么會不會徹底改變整個人生的結局呢?這樣的話,那些死去的人也將不會死去,甚至于自己也不會被抓到這種狩獵者的游戲當中!”

      突然想到這一點,湯小薇心中猛然一震,好似一下子豁然大悟,眼前的許多事情似乎都開朗了許多,此刻的心中又燃起了一個強大的信念:改變過去,改變現在!

      那么此刻,就一定不能讓自己死去。心中想著,床邊的湯小薇剛想去想辦法讓床上的湯小薇躺的更加舒服一下,突然背后傳來一股強大的力量,仿佛是一個巨大的吸塵器猛然將自己吸走,隨后又仿佛是一個能量巨大的黑洞一般,猛然將自己的身體吸了起來,一股股強大的勁風激烈,瞬間將她的身體攪得粉碎!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