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狩獵者第6章   通靈游戲

    第6章   通靈游戲

    作者:乾坤魚    

      湯小薇豁然坐了起來,沉重地喘著氣,身體顫抖。剛才她好像夢到了什么可怕的夢,又好像在現實當中,似乎自己一直都在沉沉地入睡,卻是不知道為什么一下子驚醒了過來!

      房間里漆黑一片,稍微緩和過來的湯小薇突然看到房間的門好像開了一條縫隙,外面淡黃色的光線射了進來——她明明記得自己在睡覺之前專門關好了門!

      驀然間,湯小薇感覺好像有人在暗中窺視著她,不由心中一顫,急忙蜷縮著用被子將自己包裹了起來。

      “唐文濤?”湯小薇嘗試著小聲地叫著。

      但沒有任何回應。

      “何莉?”

      還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于小偉?蔣哲?”

      依然是沒有任何的回應。

      湯小薇盡量壓制住自己的緊張,緩緩挪動著身體,伸出手想打開床頭燈。但剛起身,身后傳來“啪”的一聲響,一股冷風讓她打了一陣寒顫!

      湯小薇嚇了一跳,癱坐在床上。

      風中帶著雨,從窗戶里吹進來,湯小薇渾身冰冷。

      急促地呼吸著,湯小薇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心想著只不過是窗戶開了而已,但不知道何時又下起了雨。

      湯小薇調整了下心情,轉身要去關窗戶。突然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啊——”湯小薇大吃一驚,黑暗當中看不清那人究竟是誰,雖然感覺盡在咫尺,但卻看不清面目。只是感覺到他的力氣很大,死死地壓制著他的雙手!湯小薇使勁地掙扎著,甚至能感覺到對方呼出的熱氣,熱氣里帶著一股腥氣!

      湯小薇感覺自己的身體再次被狠狠地壓著,使勁地掙扎著。朦朧中好像聽到一個聲音,那聲音越來越清晰,好像有人在叫她,那聲音好像是那么熟悉!

      湯小薇感覺自己好似是靈魂出竅了一般,剛剛還處在于另外一個時空,眼睜睜地看著床上躺著另外的一個自己,但緊接著被一股強大的能量給吸了回來,好似剛才處在地底的深處,一下子破繭而出沖了出來,重新鉆回到了現在的軀體里!

      此刻,自己正躺在一個破舊的床上,腦袋上粘貼著許多的電極。

      湯小薇緩了緩神,感覺稍微清醒了一下,掙扎著半坐了起來,一邊低聲地呼喚著:“吳明,吳明……”

      始終不見吳明的回應,湯小薇立刻整個人都提高了警惕,三兩下扯掉了身上的電極,輕手輕腳地來到了門口。側耳細聽,在確定并沒有什么聲音后,這才緩緩地拉開了門。

      這是一個有些破舊的兩室一廳,此刻大廳里燈發出昏黃的光線,使得整個房間都顯得有些昏暗朦朧。房間簡陋,家具陳舊,客廳的正中央是一個紅色掉皮的沙發,正對著一個大屁股電視機,此刻,電視上放著一系列城市遭到毀壞,警車追逐的一些畫面,女記者采訪者一個警官,電視雖然開著,但卻并沒有放出聲音來。

      湯小薇看到了何莉一臉冰冷,開著車橫沖直撞,不由握了握拳頭,喃喃道:“你究竟是想干嘛呀?!”

      突然,湯小薇好像聽到隔壁屋傳來了一些動靜,急忙警惕地摸出了身上的匕首,緩緩地走到了門口。

      房門并沒有關閉,湯小薇順著門縫看去,只見房間里的大桌子上,擺放著三個巨大的顯示器,而在桌子旁的椅子上,一個大胖子此刻呼呼大睡——正是吳明!

      湯小薇不僅莞爾,今天一進入這個世界,她就刻意尋找到了吳明,目的就是為了讓吳明用科技的手段協助她再次進入到深一步的夢境當中,其實與其說是夢境,更應該說是深層的記憶。她只是在尋找著自己的記憶,以及事實的來龍去脈。

      湯小薇退回客廳,感覺有些餓,從冰箱里翻出了一個蘋果,直接狠狠地咬了一口。

      為了更加顯得與真實的世界逼真,他們每次進入到這個虛擬平行世界后,雖然身體的更方面技能和特長會翻倍,但是生理機能不會有太大的改變。而在這個世界的人也都是有血有肉有思維的人。從呱呱墜地,到生老病死,好似他們一直以來就按照自己的既有規律地生活著,而他們就好似一個外來物種的入侵者!

      湯小薇有時候感覺這樣的世界很奇妙,甚至經常會想到自己此刻是真正處于虛擬世界之中還是在真實的世界之中,有時候會想自己從前會不會就像這個世界的一個普通的人,過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朝九晚五的生活。然而殊不知,這個世界卻只是其他“人”所建造的,他們這些外來的人們,可以輕易地殺死他們,毀滅這里。就好似上帝,傳說之中的眾神一般!抑或者是一直人們謠傳的外星人——此刻正站在太陽星系外巨大無比的戰艦上,透過無數的儀器屏幕查看著地球上的每個人!

      湯小薇依稀記得曾經好像看過一部電影,男主角從剛開始呱呱墜地誕生,到逐步地成長,到父母意外的死亡,以及獨自在小鎮上成長,結交朋友,他以為自己跟所有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一樣,每日有著自己的生活。然而,直到最后他才豁然發現,原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被刻意的安排,自己所有的生活都只不過是電視臺的一個節目,整個小鎮也只不過搭的景,父母也并沒有死亡,而是沒有繼續參演,認識的那些朋友都只不過是演員而已!他才知道,為什么小時候去爬山被父親發現后狠狠地教訓了一頓,因為爬上那座“山”就會發現一切真相!

      或者,我們生活在地球上的每個人,就好似那個男主角一般,只不過是別人眼中的一個“游戲”而已。湯小薇胡亂地想著,整個人幾乎都坐在窗戶外面,咬了一口蘋果,感受著窗外的涼風,看著遠處燦爛的燈火——又是一個繁華的都市!

      然后就在一剎那,腦海中突然顯現出了一個光點,就好似在長城上一般,再次感應到了,有個“同道中人”,在不遠的地方。而就在她感應到對方的同時,那個光點也極度地向她移動而來。

      狩獵者游戲設定之一,不定時,不定期,可以達到互相感應,有可能是全部都互相感應,有可能是最近的人互相感應,也有可能是最遠的人互相感應,所有的感應方式也是不固定,說不定另外一個游戲著就在樓下,而自己卻只能感應到一千里以外的人。

      這樣的設定只是為了防止眾人玩躲貓貓的游戲,畢竟整個虛擬平行的世界甚至可以是無限大!

      湯小薇嘆了一口氣,喃喃道:“又來!”狠狠地丟掉了蘋果,來到里屋,一把拍醒了開始打鼾的吳明!

      豁然驚醒,湯小薇發現唐文濤正坐在她的床前,抓著她的雙手,焦急地望著她!

      “沒事了,沒事了!”唐文濤愛惜地幫湯小薇擦拭著額頭的冷汗。

      湯小薇依然渾身顫抖著,撲在了唐文濤的懷里。

      旁邊的墻角,湯小薇的身形依然有些透明,仿佛鬼魅。

      看著床上的另外一個自己,此刻正緊緊地鉆在唐文濤的懷里,心中百感交集。唐文濤,這個她一輩子的摯愛,此刻終于出現在了眼前,一臉關切地緊緊地抱著自己——另外的自己。

      湯小薇急忙上前兩步,口中叫著“文濤!”伸手去抓唐文濤的胳膊,然而身體穿掠而過,立刻將她拉回了現實,也許此刻只不過在自己的深夢之中而已。只不過這一次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竟然可以看到更多不同的事情!當真是換個角度,就能夠看到事物的另一面。

      湯小薇再次靠近唐文濤,盯視著懷抱著另外一個湯小薇的唐文濤,依然是神采英拔,依然是和聲細語。突然之間,湯小薇好像感覺到此刻被他緊緊地擁抱著,身體上傳來久違的溫暖。

      湯小薇輕輕上前,緩緩地鉆到了唐文濤的懷里,這一刻她好像是魂魄又回歸到了自己的身體一般,只是想感受那一刻的溫暖。

      唐文濤好像感覺到了什么,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懷中的湯小薇,隨后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窗戶。

      唐文濤安慰了好一陣子,才讓湯小薇平靜了下來。湯小薇告訴唐文濤自己一直睡得糊里糊涂的,唐文濤告訴湯小薇一定是做噩夢了。

      一道閃電劃過窗外,悶雷聲滾滾傳向了遠方。

      “又下雨了。”緩和下來的湯小薇嘆息了一聲。

      “好了別睡了,大家都在一起玩鬧呢,跟大家一起吧。”唐文濤將湯小薇扶坐了起來,在床上尋找著湯小薇的外套。

      湯小薇想回絕,但是想起適才的噩夢,不由心中又是一顫,便配合著唐文濤穿好了外套。

      湯小薇起身舒展了一下身體,感覺精神好了許多,剛走了兩步,看到唐文濤要關閉床頭燈,便連忙攔住了。

      “別關,一會兒回來黑。”湯小薇不知道為什么現在特別怕黑!

      唐文濤“哦”了一聲,邊隨同湯小薇走向門口。

      不遠處透明的湯小薇留戀地看著倆人走到門口,急忙跟了上去,只不過是直接穿過床頭柜穿墻而出。

      而門口的湯小薇看到唐文濤走了出來,回頭剛要關門,忽然發現桌子上自己的筆記薄翻開著,旁邊一支黑色的中信筆還在緩緩地晃動著!

      透明的湯小薇剛穿墻而出,突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于是,徑直跟了上去。

      樓道口,何莉邊整理著自己的衣服,邊走進了房間。

      這是一個套間,外面是一個不大的客廳,帶一個不大的廁所,里面房子有一張雙人床。

      此刻,戴著眼鏡,高高瘦瘦,看起來有幾分斯文的于小偉正坐在沙發上,隨手看著旅店里的過期報紙。在他的旁邊,頭發梳理的油光蹭亮,有些胖乎乎的蔣哲則斜躺在沙發上,無聊地翻玩著桌上的撲克牌。

      蔣哲抬眼看了一眼走進來的何莉,隨口問道:“上個廁所怎么這么久呢?”

      何莉將擋住眼睛的卷毛頭發劃拉開來,輕哼了一聲,一屁股沉沉地坐在了沙發上,說道:“上廁所又不是趕著去投胎,有什么可急的。”

      沙發被何莉沉沉壓下,于小偉身體斜晃,便順勢丟掉了手中的報紙,靠在了靠背上,笑著對何莉說道:“這可說不準,好多人可都是在廁所里降生的呢,這不前兩天剛看新聞,在某中學的女廁所里發現了一個女嬰,保不齊是哪個女學生干的。”

      蔣哲聞言有些驚訝地說道:“還有這事,才中學生?!”

      何莉沒好氣地說:“我看你就是廁所生的。”

      于小偉聞言并沒有生氣,卻是笑嘻嘻地說道:“此前聽我們班同學說,他們那邊的婦女好多都是在下地干活的時生的孩子。”

      蔣哲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大笑著叫道:“對對對,我就有一個哥們曾經說過,他就是在牛槽里生的!”

      于小偉看了蔣哲一眼,說道:“牛槽里怎么啦,耶穌就是在牛槽里生的。”

      何莉終于咯咯地笑了起來:“他沒被牛給啃掉可是稀奇。”

      “哎喲,還真是呢。”于小偉好似想起什么,說道:“你們說豬會不會吃肉呀。”說著看著旁邊的蔣哲,順便掃了一眼何莉。

      何莉冷哼一聲說道:“豬跟你們兩個一樣,什么都還不吃,只不過有人再吃也不胖,估計趕過年人家都懶得殺!”說著瞥了一眼于小偉。

      于小偉并沒有理會何莉的譏諷,繼續說道:“上次看到一個新聞,說是在鄉下有個老太太帶個小孩,那天老太太到廚房里去做飯,那小孩剛一歲多,在院子里爬著玩。等到了中午下地干活的父母回來了,結果到處都找不到小孩,最后在豬圈里找到了孩子,但已經被母豬給吃掉了一半,可真是殘忍啊。”

      蔣哲若有所思地說道:“既然是母豬,那很有可能是剛下完崽,一個是為了保護小豬,另一個可能是為了補充營養,就像平時溫順的小狗,產崽后變得額外地兇悍,誰都靠近不了,就像母雞有時候會吃掉剛下下來的雞蛋一樣。不過其實自然界許多動物都不是最初課本里或是我們知道的那樣,比如小時候說犀牛是素食動物,后來才知道犀牛才是雜食動物,要想跟他一起玩,搞不好就玩到肚子里去了。”

      于小偉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之前還看到一個更殘忍的新聞呢,說是有個人癱瘓在了床上,因為家里條件也不好,所以屋子里有好多老鼠,有一天家里人都不在,他自己一個人躺在床上,突然聽到腳下有一陣聲響,后來發現是有個大老鼠,更恐怖的是,那個大老鼠在啃咬他的腳。因為那個人癱瘓在床上,家里也沒有人,沒法動彈,也叫不到任何人來幫他,只好眼睜睜地看著大老鼠一點一點地啃掉了他的腳,因為是癱瘓,所以他也感覺不到疼,但是最后因為失去過多而死。真的是,竟然被只老鼠給活活吃了。”

      “這方法不錯呀。”何莉聞言笑著瞅著于小偉,“回頭也可以讓你試試呀,只不過擔心你的肉太酸,連老鼠都不吃了。”

      于小偉聞言,再次拿起報紙,淡淡地說道:“我又不是耶穌,就不用受刑罰了。”

      旁邊的蔣哲干笑了兩聲,叫道:“人家耶穌可是誕生在馬槽里,為了世人的贖罪來到世間的!我們呀,只不過是凡夫俗子”

      透明的湯小薇看著于小偉,卻并沒有多少驚訝,在狩獵者中,于小偉也存在,他也或多或少地說道了此前他們兩個人認識,而且每次都格外地關照著湯小薇,而且湯小薇也明顯地感覺到于小偉對她是有意思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她總是跟于小偉沒有那種男女的愛情感覺,一直都是朋友的感覺,只不過可能更加親密一些的朋友。或許類似于男閨蜜,湯小薇曾經想過。但此刻,看到于小偉也在自己的深層記憶夢境當中,那么他或許對于自己對于唐文濤知道的更多!然而,對于蔣哲,湯小薇卻感覺印象已經特別地模糊。

      幾個人正說著,唐文濤和湯小薇走了進來。唐文濤拉著湯小薇的手,湯小薇另一只手中緊摟著一個玩具娃娃。

      何莉輕哼了一聲,轉過了身子。

      于小偉好像有些激動,剛要站起來,被何莉一腳踹倒在沙發上。

      于小偉回頭問道:“怎么了?”

      何莉隨手晃了下,說道:“報紙給我看看。”

      唐文濤看了看眾人,笑著說道:“怎么都閑坐著了,不是要玩游戲嗎,反正現在還早,外面下著大雨,想出去玩也不成,手機信號也不好,也上不了網。”

      于小偉隨手將報紙丟給何莉,看著湯小薇,低聲問道:“你的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啊。”

      何莉一把拽過報紙,說道:“人家有的是人陪,關你什么事兒。”

      “這就叫朋友間的關心,要是你那天有個大病小災的我保證全天24小時守候。”蔣哲嬉笑著故意將“24小時”說的特別重。

      何莉聞言,一字一頓地說道:“用,不,著!”

      唐文濤拉著湯小薇坐在沙發上,說道:“按原計劃,早就應該到我們村子了,但是這兩天下雨,路上很不好走,就算是天氣放晴了,也要稍微等一兩天,讓路稍微干會兒才行。大家好不容易出來透透氣,就都徹底地放松放松。”

      何莉說:“我想出去轉轉,屋子里悶死啦。”

      唐文濤說:“趕明兒晴了,我再帶大家到鎮子上好好逛逛。”

      蔣哲說:“感覺沒意思,我們可以玩玩游戲呀。”

      于小偉問道:“玩什么游戲,電腦游戲,我這次沒拿電腦,手機游戲倒可以。”

      蔣哲說:“現在外面天黑,還是風雨雷電的,最適合玩通靈游戲了,就不知道你們敢不敢玩了。”

      何莉聞言一怔,隨著笑了起來,叫道:“對嘛,對嘛,這樣才有意思嘛。怎么樣,玩什么?筆仙還是碟仙呢?”

      于小偉叫道:“我看還是算了吧,這些可都是禁忌游戲呢。”

      唐文濤好像很感興趣的樣子,問道:“什么禁忌游戲,就大家一直傳說的筆仙、碟仙嗎?”

      蔣哲一下子來了精神,叫道:“知道世界十大禁忌游戲嗎,超級詭異。除了大家經常聽說的那些筆仙、碟仙、鏡仙外,還有其他傳說很詭異的游戲。”

      于小偉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大部分也不過是以訛傳訛罷了。”

      唐文濤有些好奇地問道:“這些游戲有那么詭異嗎?”

      蔣哲笑了笑說道:“當然有了,那些碟仙筆仙的就不提了,告訴你個四個人玩的最簡單的游戲,看你們敢不敢玩。”

      說著有些意味深長地看了看大家,見眾人都有些好奇地望著他,這才繼續說:“這個游戲其實挺簡單的,半夜時分,在一個長方形的房間里,每個角落面朝墻壁站一個人,不能向后看。游戲開始時,其中一個角落的人向另一個角走去,然后輕輕拍一下那個角落的人肩膀。接著,被拍的人就按照同樣的方法向另一個角走去拍另一個人的肩膀,大家走的方向要一至,都是順時針或逆時針。以此類推,不過當走到一個沒有人的角落時,就要先咳嗽一下,然后越過這個墻角繼續向前走,直到見到下一個人。然后,過不了多久……”

      說到這里,蔣哲突然停頓住,怔怔地看著眾人。唐文濤有些莫名其妙地問道:“然后就怎么了?”

      蔣哲突然嘶啞著嗓子低沉地說道:“然后,過不了多久,你就會發現,就算是走一圈也不用咳嗽,也就是說每一個墻角都有一個人!四個墻角四個人,還有一個人在走動,那么多出來的那個是誰呢?”說完,蔣哲怔怔地看著于小偉!

      于小偉聽的愣了一下,有些緊張地回頭向著四周張望,突然好像看到了一個淡淡的身影從旁邊一閃而過,不由驚叫了一聲叫道:“那……那個人是誰?”

      何莉以為他還在問問題,說道:“我說是鬼你信嗎?”

      于小偉咽了一下吐沫,向著四周觀望了好一陣子,才說道:“剛才我好像看到了一個身影。我……”

      何莉冷笑一聲,說:“哎喲,演技上漲了,怎么快就入戲了。”

      湯小薇急忙說道:“多嚇人啊,還是別玩這些游戲了。”

      唐文濤卻是很感興趣的樣子,繼續向蔣哲追問著:“還有什么其他的游戲嗎?”

      蔣哲繼續說道:“當然有了,比如撥打無線電話啦。用一個沒有接上電話線的電話,隨便撥一個號碼,如果電話通了代表游戲成功了。”

      湯小薇有些奇怪的問道:“連電話線都沒有怎么能打通呢?難道是衛星電話?”

      蔣哲說:“沒有電話線自然不會打到人間的電話去呀,你說是誰在接電話呢?”

      湯小薇聞言一怔,隨之臉色變了變。

      唐文濤說道:“得了吧,我看這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游戲,都是你瞎編的吧。”

      蔣哲急忙爭辯道:“這可不是我瞎編的,大家知道血腥瑪麗吧,也是十大通靈游戲之一,這可不是我瞎編的吧。”

      “血腥瑪麗,是半夜的時候一個人到浴室,鎖上門,關掉燈,對著鏡子,點上蠟燭,念Bloody Mary的那個嗎?”湯小薇問道。

      蔣哲聞言,興奮地叫道:“看吧,連小薇都知道這個游戲的玩法。”

      何莉接著說道:“看來你是玩過呀,聽說玩這個游戲的人,往往有幾種可能,在鏡子里出現一副皮肉被撕裂的面孔,邪靈會把你嚇死;一對邪惡的紅色眼睛會在鏡子里出現;鏡子或墻壁有血液滲出,邪靈會把你拉進鏡子里。你遇到的哪一種呢?”

      湯小薇趕忙搖頭道:“我可沒有玩過,只是聽說而已。”

      于小偉有些納悶地問道:“血腥瑪麗,不是雞尾酒嗎?”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