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南明錦衣衛第1章   牢房

    第1章   牢房

    作者:夏龍河    

      彭輝很清楚,馬吉翔這幾天就應該會派人來殺他。

      每天下午,陽光從狹小的西窗透進來,他貪婪地聞一會兒陽光的香氣,他就知道一天又要過去了。馬吉翔為他安排的這個房間,只有在太陽被西山拖住了尾巴的時候,才會有已經衰弱得像個老翁一般的陽光爬過窗戶,照在他的草鋪前。

      獄卒很敬佩彭輝,看到太陽老公公來了了,就會把鎖著他的長鐵鏈再放長些,讓他能湊到陽光下,曬曬太陽,去一去身上的霉味兒。

      彭輝戴著手銬腳鐐,又被沉重的長鏈鎖著,行動起來非常吃力。他的右胳膊被馬吉翔的手下用夾板擰成了麻花,無力地耷拉著,袖子里像是裝著一根面條。

      害怕馬吉翔的人看到,等陽光一過去,獄卒趕緊過來,幫彭輝把人移回原位,把鐵鏈縮短。然后,在彭輝的屁股下,放上一個墊子。

      彭輝感激地看著獄卒,說:“謝謝兄弟。”

      獄卒滿臉的羞愧,說:“彭指揮使,您言重了。小的也沒別的能耐,只能做這些。”

      彭輝仰天長嘆,說:“我彭輝一個將死的人,這些天得您大恩,我實在是無以回報。兄弟,只能等我來生再報了。”

      獄卒擺擺手,說:“您別提這些了。能為彭指揮使做點兒事,是我的榮幸。您在我們這些人的心里,是大英雄。”

      彭輝苦笑幾聲。獄卒鎖好鐵門,剛要走。突然從外面傳來嘈雜的腳步聲。一會兒,馬吉翔的女婿楊在帶著幾個壯漢闖了進來,本來比較安靜的牢房,一下子就傳來了各種聲音。鐵門的開關聲,喊冤聲,罵聲,哀求聲,各種奇奇怪怪的聲音,像極了大早上剛開張的牲口市。

      楊在在周圍虎狼一般的護衛簇擁下,挨個牢房查看。走到一個關著一個猥褻的老頭的監舍的時候,那老頭突然扯著脖子大喊:“我要吃雞!”

      楊在罵了他一句:“你吃屎!”

      老頭委屈地喊道:“有人天天吃雞,為什么不給我們吃?我進來的時候,有一百多兩銀子呢,為什么不給我買只雞吃?”

      楊在停下,喝問那老頭:“誰吃雞了?”

      老頭指著彭輝的監舍委屈地喊道:“就他吃了!我們都聞到味兒了!是鼎新堂的烤雞,好香啊,嘖嘖,饞得我一宿沒睡好覺!”

      楊在的兩只毒蛇一樣的眼睛盯住了瘦小的獄卒:“他……哪里來的雞吃?”

      獄卒慌了,有些語無倫次,躬身答道:“大將軍,是……有人托小人給他送的。”

      楊在惱了,吼道:“有人?是誰?誰給他送東西?我不是說過,不準接給他的所有東西嗎?”

      獄卒嚇得猛然仆倒在地,喊道:“小的錯了。我是看他可憐,就……。”

      楊在一腳把獄卒踹翻,罵道:“你看他可憐?你他媽的是想造反吧?這個彭輝勾結滿人,貪污公費,你同情他?你是不是他的同伙?”

      獄卒重新跪起來,磕頭如搗蒜:“將軍饒命,小的不敢。”

      楊在喝道:“滾起來,開門!”

      獄卒站起來,抖抖索索地開了門。楊在帶人闖了進來。彭輝面朝墻壁背朝楊在,像是背后趴了一只蒼蠅,一動不動。

      楊在死死的盯著彭輝,沒人說話,空氣一剎那間似乎也凝滯了。只有獄卒,驚恐地看看楊在,看看彭輝。

      楊在看到了放在角落里的一個小藥瓶,他拾起來聞了聞,突然哈哈笑了,說:“彭指揮使,日子不錯啊,有雞吃,還有人給你送藥。你這個都指揮使,就差女人了。”

      彭輝還是背對他,一動不動。

      楊在猛然抽刀,用刀背狠狠地砍在了彭輝的脊梁上。

      彭輝依然一動不動。

      楊在發怒,再次揮刀,這次刀背拍在了彭輝的頭上。彭輝搖晃了幾下,倒在地上。

      獄卒驚恐地喊了一聲。

      楊在看到了彭輝屁股下的墊子,彎腰從彭輝的屁股下抽出來。墊子是監獄統一做的,上面還繡著一個“獄”字。

      楊在把墊子遞到獄卒面前,喝道:“這個也是別人送進來的嗎?”

      獄卒噗通就跪下了,說:“回……回將軍,小的看他可憐,屁股都打爛了,不……不敢坐,才拿個墊子給他。”

      楊在吼道:“這個藥瓶呢?這是誰送的?這可是同仁堂的藥瓶,我會派人去查證。你要是撒謊,哼,你應該明白撒謊的后果!”

      獄卒絕望地喊道:“將軍,我是看他……。”

      楊在慢慢舉起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說:“兄弟,這可怨不得我了。跟我們做對,你是瞎了你的狗眼!”

      楊在的刀慢慢地用力,在獄卒的脖子上割出了血。獄卒嚇得渾身哆嗦,又不敢動。當刀深入了,就要割到喉管的時候,獄卒突然瘋狂了,他猛然蹦了起來,高聲罵道:“楊在,你們這些畜生!國家危難,你們卻在殘害忠良,我魏釗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楊在冷冷地一笑,刀光一閃,鮮血從獄卒的脖子處噴了出來,噴了彭輝一臉。彭輝擺了擺頭,慢慢地醒了過來。

      獄卒倚著墻,慢慢倒了下去。

      楊在用那個墊子擦了擦刀,把刀插進刀鞘,走出彭輝的監舍。他走到那個老頭的監舍前,躬身問拉頭:“還要吃雞嗎?”

      老頭驚恐地扭頭,躲閃著他的目光,兩只手篩糠一樣搖著,說:“不。不吃了,不吃了。”

      楊在讓旁邊的獄卒把死了的獄卒拖出去。

      彭輝已經爬了起來。他冷冷地看著楊在,看著旁邊的獄卒走過來,抖抖索索地把尸體拖走,一言不發。

      楊在罵道:“你看什么看?是不是想現在就死?”

      彭輝就那么盯著楊在。楊在剛要發威,突然一聲巨響,震得房屋亂抖。楊在吼道:“這是怎么回事兒?有人造反嗎?”

      彭輝也被這聲音驚動,抬起頭,仔細地聽著。又是一聲巨響,幾乎在同時,從外面躥進一個兵卒。看到楊在,他大聲喊道:“楊將軍,不好了,滿人攻進來了!”

      楊在慌了:“什么?滿……人?他們攻進來了?”

      兵卒一臉的哭相,說:“是啊。昆明守不住了!”

      楊在也不顧得耍威風了,帶著人轉身就跑。那些獄卒聽說殺人不眨眼的滿人攻進來了,也跟在他們的后面朝外跑。

      犯人們在后面喊:“放我們出去啊!”

      “別跑啊!你們這些該死的,放我們出去!”

      沒人聽他們的話。仿佛為了回應犯人的呼喊,突然一陣接二連三的巨響,震得房屋都簌簌發抖。響了好一會兒,聲音才停了下來。

      牢房里,大家都沒有從驚愕中醒悟過來,一片寂靜。

      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靜過后,又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犯人們以為是有人來放他們了,都喊起來:“放我們出去……放我們出去啊……。”

      彭輝卻以為這是馬吉翔派人來殺他了。他轉過身,看著監舍的鐵門。

      楊在等人跑得急,鐵門沒有關。彭輝看了看自己的手銬腳鐐和鐵鏈子,長嘆一聲:“今日休矣!”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