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南明錦衣衛第2章   出獄

    第2章   出獄

    作者:夏龍河    

      一行人從外面跑進來,邊跑邊挨個監舍看,監舍里邊響起此起彼伏的求救聲。他們不理,一直跑到彭輝的眼前,站住了。

      彭輝一開始低著頭,他默默地等待著那致命的一刀。嘈雜的腳步聲在他眼前停住,彭輝還是低著頭。直到有人喊了他一聲:“大哥!”

      彭輝才抬起頭。是任子信,錦衣衛掌衛事。彭輝抬起頭,看著任子信。任子信身邊跟著的都是錦衣衛里曾經的好兄弟。他們都是平民打扮,齊齊地看著他。

      彭輝嘆氣,說:“他們派你來了?”

      任子信掏出鑰匙,親自開他的手銬腳鐐。彭輝認得那把鑰匙是錦衣衛中曾經的神偷高威的萬能鑰匙,這讓他一驚。他抬頭,看著任子信。

      任子信小聲說:“大哥,我們救你來了!”

      彭輝瞪大了眼睛:“兄弟,這是死罪!你不應該這么做!”

      任子信說:“我們兄弟幾個說好了,就是死罪,也要救你。實在不行,我們殺了那個馬吉翔,闖江湖去。這個糊涂的皇帝,實在不值得我們為他賣命!”

      彭輝大怒:“你再這么說,我沒你這個兄弟!我們錦衣衛的使命就是效忠皇上!任兄弟,你既然這么說,我不跟你走了!”

      任子信已經開了手銬和腳鐐,那個鎖著他身體的長鏈子上的鎖,卻怎么也解不開。任子信忙活了半天,那鎖依然紋絲不動。性急的錦衣衛士開始砸鐵鏈,那鐵鏈卻非常粗硬,怎么砸鏈子也紋絲不動。

      旁邊監舍有個老犯人冷冷地說:“這把鎖你們的萬能鑰匙是開不了的。這是昆明大牢獨有的死鎖,世上所有的萬能鑰匙都開不了。鐵鏈更是砸不開,那是從四川訂做的,用鋼精打造,別說那么大的錘子,再大的錘子都沒用。如果你們放我出去,我倒是可以幫你們弄開那鎖。”

      任子信擺了擺下巴,有個錦衣衛用錘子砍斷了犯人監舍的鎖,把老犯人放了出來。

      老犯人過來,走到這個房間的角落,竟然從角落里找出幾根各種形狀的鋼針和鉤針樣的東西。他只用了幾下,就把鎖著彭輝的鎖給搗鼓開了。

      老人呵呵笑了,說:“這個房間本來是專為我留著的,因此我備有東西,沒想到這次給了彭都指揮使。”

      任子信非常感激,要帶老人走。老人說:“這個大牢里的人雖然都是有罪在身,但罪不至死。將軍先走一步,我把他們都放出來,各自逃生去。”

      任子信背起彭輝,幾個人匆匆走出大牢。后面,那個老犯人,用任子信給他的錘子,砸開了一個又一個牢門。

      任子信等人跑出大牢,門外停著一輛馬車和幾匹快馬。幾個人把彭輝抬上去,任子信對彭輝躬身施禮,說:“大哥保重,我只能送大哥到這里了。童大龍下已經找好了醫生和地方,大哥盡管放心。兄弟告辭了!”

      彭輝忙說:“兄弟且慢,皇上現在何處?”

      任子信說:“大哥不要惦記皇上了。皇上現在專聽馬吉翔讒言,早就跑得沒影了,我等也不知他現在何處。”

      彭輝點頭,說:“你若找到皇上,要提醒他小心馬吉翔。我養好傷,定會召集人馬,尋找皇上,為皇上效力,奪回昆明,殺退滿清。”

      任子信拱手:“小弟遵命。大哥先養好身體再說,清兵就要過來了,大哥速走!”

      趕馬車的人猛打馬屁股,那馬嘶鳴一聲,撩開了蹄子。此時,監獄大門猛然被人撞開,大批人馬喧囂著,從里面跑了出來。

      任子信看著這末世光景,擺了擺頭,深深地嘆息一聲,帶著幾個人上馬,疾馳而去。

      拉著彭輝的馬車沒敢直接出城,在昆明城跑了一會兒,拐入一條小巷,進入了一個小院子。車夫從車上跳下,從屋子里走出一個人,兩人把彭輝抬進屋子,趕馬車的人又趕著馬車跑了出來。

      他剛趕著馬車走到大街上,突然看到五個如狼似虎的清兵追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南明士兵從遠處跑來。

      趕馬車的這人趕著馬車沖過去,放走了那個南明兵士,打馬一橫,擋住了那五個大清士兵的去路。

      其中一個大概是個小頭頭,他揮著刀就沖上來,喝道:“你找死?!”

      趕車的人從馬車上跳下,落地的同時已經出手,小頭頭被他一拳打得橫飛了出去,落地后,就一動不動了。他冷冷地看著余下的四個,說:“除了皇上,誰罵我誰就得死!”

      余下的四個揮舞大刀,朝著這人就撲了過來。趕車的漢子從腰里掏出短刀,只幾下,就把三個砍翻在地。剩下最后一個,驚恐地問他:“你……你是什么人?”

      那人冷冷的哼了一聲,說:“大明錦衣衛童大龍!”

      “錦衣衛?”那人絕望地喊了一聲,撲通跪下,喊道:“大爺饒命,饒命……。”

      童大龍不答話,慢慢的走過去,刀一橫,這個大兵就邊倒退,邊倒了下去。童大龍上了馬車,繼續趕車前行。

      一路上,極少行人。在一處高大的外墻下,躺著幾個穿著長衫的老者。墻上掛著一塊白得刺眼的白布。布上寫著“大明永存”幾個大字。

      童大龍趕車過去,下車看了看,幾個老人各握短刀,皆割喉而亡。

      童大龍朝他們鞠了一躬,上車疾行。馬車躥過一條街道右拐,前邊猛然跑來一隊清兵。

      童大龍趕緊回頭,打算從另一條街道,拐個彎繞過去。他剛趕著馬車跑了不遠,就看到了一隊士兵從追著一個少女從一幢房子里跑出來。

      少女跑了不遠,就摔倒在地上,那群士兵餓狼一般沖了上去。幾乎在同時,從房子里沖出一個揮舞著一根細棍子的老人。老人沖過來,照著一個士兵的頭上就是一棍子。他下手太輕,士兵站起來,摸摸頭,一刀就把老人的頭給削了下來。

      童大龍長嘯一聲揮舞短刀就沖了過去。那些大兵都是久經沙場的人,看著這童大龍虎嘯長天的架勢,就知道不是善茬,十多個人擺開架勢,一齊圍了上去。童大龍剛揮刀殺了三個,就看到從大街一頭又沖過來一隊人馬。那些人顯然看到了這邊有戰事,邊喊著,邊涌了上來。

      那個少女還在抱著老人的尸體哭泣。

      童大龍大嚎一聲,狂風似地沖進大兵們中間,一陣猛砍,砍死了五六個,剩下的幾個散開,圍著他。童大龍沖過去抱起還在哭泣著的幾乎全裸著的少女,把她扔在車上,打馬就跑。他揮舞大刀,跑在馬前開路。

      甩下那幾個士兵后,他跳上馬車,脫下一件衣服,扔給了坐在車廂里的少女。后面的士兵在后面邊喊猛追。童大龍顯然對街道非常熟悉,三轉五轉就把那些大兵們甩得沒了蹤影。

      童大龍趕著馬車再次回到小院子,把院門關了,喊里面的人拿出衣服,讓少女穿上,才帶著少女進了屋。

      天已經是傍晚了。害怕大清士兵發現,屋子里沒有燈光。堂屋里,一個精瘦的老人,正在給彭輝包扎。他的那條被擰斷的胳膊已經被老人鋸了下來,扔在地上的一塊破布上。躺在地上的胳膊閃著青色的光芒。

      少女一進來,因為屋子黑,什么都看不清,一腳就踩到了胳膊上。少女低頭,看到是一只張著五指的胳膊,嚇得猛然大叫了起來。

      童大龍忙制止她,說:“姑娘,別怕,這是我一個兄弟……的胳膊,他受傷了。”

      女孩閉了嘴,眼神依然是驚恐無比。因為被清兵追擊,她的精神已經接近崩潰。她看了看包著頭,渾身幾乎都被包裹起來的彭輝,看了看依然在給彭輝擦藥的精瘦老頭兒,朝后退了退,渾身發抖。

      從里面走出一個老女人。童大煥說:“大嫂,又麻煩您了。我在外面救了這個小姑娘。他的家里人被殺了,沒地方去,只能先住在這里了。”

      老女人臉色慈祥平和,她走過來,看了看小女孩,嘆口氣,說:“唉,可憐的孩子,跟我進里屋吧。”

      小女孩看到這老女人,似乎有些輕松。她轉頭看了一眼童大龍,童大龍點頭說:“這是我大嫂,你跟她去吧。”

      小女孩和老女人進了里屋。精瘦的老頭兒突然抬頭,對童大龍說:“彭大人失血太多,需要弄點東西補一補。”

      童大龍忙問:“老先生,您說,需要什么?”

      老先生說:“現在他身體虛弱,也不能用大補的東西。弄些紅棗,老母雞,枸杞什么的就行。”

      童大龍說:“行,我馬上去弄。”

      彭輝突然開口了。他聲音依然中氣十足,說:“不用。現在外面太亂,出去太招人。我身體好,沒人來殺我,就是大補。兄弟放心,不出十天,我就沒事了。”

      童大龍剛要說什么,外面砰砰有人敲門。童大龍抓起刀,來到門口,問:“誰?”

      外面人說:“我。“童大龍開門,驚喜地喊道:“大哥!我剛剛去找你們,被清兵堵了回來……你怎么受傷了?清風呢?”

      被稱作大哥的人進了院子。他把一把鋼刀遞給童大龍,說:“他……死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