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南明錦衣衛第4章   神秘殺手

    第4章   神秘殺手

    作者:夏龍河    

       童大龍回到住處,大嫂已經做好了飯。

      這個地方是尹亮大哥的老宅子。大哥叫尹寬,是當年彭輝在昆明的秘密線人之一。尹寬在云貴一帶做草藥生意,因此家境也算豐厚。

      尹亮和趙坡白鳳應該剛進來,他們站在彭輝的眼前,垂手恭立。趙坡好多處受了傷,身上好似開了好幾個小泉子,鮮血在汩汩的朝外流。瘦小的老頭兒正在忙著配藥。

      他們的旁邊,是那個跟著他們一起跑過來的馬吉翔的手下。他的一條腿大概已經廢掉了,所以他半跪著半趴在地上。

      屋子已經點起了蠟燭。彭輝的臉在燭光下,呈鐵灰色。不過,雖然他因為流血過多,一臉的疲憊樣,聲音卻依舊堅硬,他說:“好!看在趙坡和白鳳的面子上,我暫且放過你。國難當頭,你日后如果再做這些傷天害理的勾當,錦衣衛的弟兄不會放過你的!”

      那人伏地磕頭。彭輝冷冷地說:“起來,男人膝下有黃金,我彭輝喜歡有骨氣的男子漢,你的頭還是到別處磕去吧。”

      白鳳和趙坡把那人架起來,放到剛剛彭輝躺著的手術床上。老頭兒給他檢查包扎。

      趙坡和白鳳依舊回到彭輝眼前,低頭站著。彭輝喝道:“在這兒站著干嘛?我都說了,你們是受馬吉翔差使,不得不為之,你們還站在這里干什么?”

      趙坡說:“我們希望都……希望大哥原諒,還把我們當兄弟。”

      彭輝喝道:“如果真是兄弟,就去殺了馬吉翔那個奸賊,保護好皇上!如果你們死了,我去給你們收尸!”

      兩人轉身要朝外走,彭輝轉眼看那個郎中給馬吉翔的手下動手術。馬吉翔的那個手下被大夫綁在床上,郎中正用刀子從那人的腿上往外扣鐵砂。

      此人嘴巴被堵住,全身激烈地抖動著,床就像抽風似地隨著他抖動。

       彭輝輕蔑地看著他。

      尹亮攔住趙坡他們,對彭輝說:“我替他們求個情。他們幾個都沒動手,殺清風的是馬吉翔的手下。彭輝,趙坡和白鳳都曾經是你的手下,你對他們不是不了解。現在馬吉翔已經兼任錦衣衛都指揮使,他們兩個怎么能殺得了他?”

      彭輝斬釘截鐵的說:“想繼續做我的兄弟,就得按我說的去做。我沒有強迫他們。他們也可以選擇投靠馬吉翔。”

      趙坡和白鳳對尹亮抱拳說:“大哥,彭大哥說的對。我們給錦衣衛丟了人,就應該用敵人的血去清洗自己的屈辱。”

      兩人走出去,尹亮喃喃地說:“趙坡身上還受著重傷呢。”

      彭輝冷冷地:“流點兒血就算重傷嗎?”

      錦衣衛的規矩,吃飯的時間不說話,吃飯如上戰場,風卷殘云,頃刻吃完。彭輝身體虛弱,吃得不多,卻也是很麻利地就吃完了。

      飯畢,眾人圍坐在彭輝的床邊。彭輝倚靠在床頭,閉著眼歇了會兒,問童大龍:“大龍,知道皇帝現在何處嗎?”

      童大龍說:“幾天前還聽兄弟們說,皇上一直朝南逃。這幾天斷了音信,不知皇帝去往何處了。”

      彭輝咬牙切齒:“李定國將軍勸皇上西上四川,這是復興之路。馬吉翔卻逼著皇上逃亡邊境,這是要葬送我大明王朝啊。爾等記住,要多聯系失散的錦衣衛兄弟,等我傷好,我等要追隨皇上,滅奸盡忠,殺盡清狗!”

      眾人齊聲:“我等遵命!”

      眾人商量,決定由尹亮和童大龍輪流值夜,余下的睡覺。彭輝渾身上下,特別是剛被切下的胳膊處疼得厲害,翻來覆去睡不著,就爬起來,走到院子。

      童大龍從屋頂輾轉跳下來。問他:“大哥,你怎么起來了?”

      彭輝說:“睡不著。沒什么事兒吧?”

      童大龍說:“清軍一直在調動,剛剛還有一幫人舉著火把從街上走過,應該是在抓人,不過,咱這邊倒是沒有什么動靜。”

      彭輝想到了被自己攆走的趙坡他們。不過,他嘴上沒說這個,而是說:“繼續監視,一點兒都不能馬虎。”

      童大龍輕聲說:“是!”就轉身躍上墻頭,繼續隱身監視著外面。

      彭輝在院子里溜達,從院子東邊的小拱門來到后院。讓彭輝大吃一驚的是,后院里竟然有個人!

      那人站著,對著什么鞠躬,然后跪下磕頭。彭輝仔細看了一會兒,才看出這人竟然是尹亮的嫂子。彭輝知道,半夜出來燒香磕頭的,都是心里愁事凝結,無法排遣的。他不想打擾她,只能轉回身,想走回去。

      沒想到那婦人卻聽到了,驚慌地喊道:“誰?”

      彭輝只得再轉回身,走過去,說:“嫂子,是我,彭輝。”

      尹亮的哥哥尹寬,是錦衣衛在昆明的諸多線人之一。尹亮又是彭輝的心腹,因此彭輝到過尹家多次。尹亮的嫂子看是彭輝,忙躬身施禮,說:“是彭兄弟啊,對不起,打擾了。”

      彭輝忙施禮,說:“是彭輝失禮了。嫂子,你半夜在此燒香禱告,是不是遇到什么難事兒了?”

      婦人說:“唉,也沒什么大事兒。尹亮他大哥這次去貴州收藥材,說是一個月回來,現在都快兩個月了,還是沒有回來,我就是掛念,這兵荒馬亂的,真是讓人心急。”

      彭輝安慰說:“大嫂也別擔心。做生意在外面,耽誤幾天是常事。”

      女人說:“是啊。我剛求過菩薩了,這菩薩是極善良的,她會保佑我家尹寬的。彭兄弟,這么晚了,您也好睡了。”

      半月后,彭輝身體好了許多。他化了妝,和尹亮來到街上。大街上到處都是清兵,安民告示貼滿了城墻。

      兩人看到不時有全副武裝的清兵押著捉到的大明士兵。這些明朝士兵有的穿著明朝軍服,有的則是一身農民打扮。大清士兵很霸道,那些大明士兵稍微惹得他們不高興,他們手中的大刀一揮,那些穿著破爛的士卒就會人頭落地。

      讓彭輝驚訝的是,他們看到了趙坡和白鳳。兩人化妝成普通百姓,看著街上走過的跋扈的大清士兵,和惶惶不可終日的百姓。

      尹亮也看到了他們,說:“我看到趙坡了。”

      彭輝說:“我也看到了。這兩個東西,這么危險的時候,這是出來干什么。”

      尹亮說:“他們好像在盯著一個人。”

      彭輝一愣:“盯著一個人?盯著誰?”

      尹亮說:“不知道。不過,我看他們的架勢,是在盯人。”

      彭輝朝尹亮擺了擺下巴,兩人就跟在了趙坡他們身后。趙坡和白鳳跟著一個戴著草帽的中年人在巷子里轉來轉去。中年男人顯然也是發現了他們,在轉過一條小巷后,猛然加快速度,朝前猛跑。跑到一半,被尹亮截住了。

      這家伙轉身,看到趙坡和白鳳,再轉身,看到尹亮朝他沖過來了,他略微猶豫了一下,朝著趙坡和白鳳就沖了過來。

      這一點出乎彭輝的預料。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人都會選擇朝看起來力量薄弱的一方沖,這家伙朝趙坡和白鳳沖過來,顯然說明他知道趙坡和白鳳的武功明顯不如尹亮。這是誰呢?對他們這么了解?

      趙坡和白鳳跟他剛一交手,白鳳就吃了他一腳,被踹得蹲在墻角,好長時間沒站起來。

       然后這家伙手中短刀幾個猛刺逼退了趙坡,幾個跳躍竟然跳上了旁邊的高墻。好俊的功夫!彭輝心里贊嘆。就看這幾下子,趙坡和白鳳還真不是人家的對手。

      尹亮還離得遠,他跑過來,恐怕這家伙已經順著這院墻跑遠了。彭輝想拔身上墻,他剛從隱蔽的墻角跑出來,就看到墻上猛然多了一個人影。

      這人一身黑衣,身形瘦小。他幾個跳躍就追上了順著院墻朝難跑的這個男人,右手一揚,尹亮看到有幾根銀光一閃,就追上了那家伙。

      那家伙轉回身,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就從墻上一頭栽了下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