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南明錦衣衛第7章   血書

    第7章   血書

    作者:夏龍河    

      晚上,童子龍在外面值夜,彭輝鉆進被窩剛想睡覺。尹亮說:“彭大哥,我總是覺得,我大哥至今還沒回,跟鐵鷹幫也有關系。”

      彭輝一愣:“為什么這么說?”

      尹亮說:“我想起了一件事。清兵還沒打進昆明,您還在昆明大牢,我和鐵拐子他們常在一起吃飯。我大哥閑著沒事的時候,也常跟我一起去。鐵拐子說有一幫從北方來的尋找一種什么藥的,讓我大哥跟他去了一次。回來后,我大哥就說有人訂了一批藥,他要早點到貴州去。”

       彭輝搖頭,說:“這個……鐵鷹幫不會來買什么藥吧?”

      尹亮說:“媽的,是應該沒關系。但是……我怎么覺得會有關系呢?”

      兩天后,跟尹寬去進藥的老管家回來了。

      老管家破衣爛衫,背著一個要飯用的布兜,進了家門后,看到尹亮,嚎啕大哭。尹亮問尹寬呢?還有一起去進藥的那些兄弟呢?藥呢?

      老管家喝了口水,把大致過程說了一下。他們這次去貴州進藥材,一路都比較順利,收了不少的名貴藥材,價格也比較便宜。尹寬就很高興,帶著他們在山里玩了兩天。

      四五天后,他們即將從山中的小路走出來,第二天就可以上寬敞的大道了。尹寬高興,晚上就讓管廚的弄了幾個好菜,大家好酒好肉,很多人都喝多了。

      大家都大意了,值夜的也都睡了。

      晚上的時候,還是老管家先醒了。他酒渴,起來找水喝,恍惚看到有人包抄了過來,他慌了,尿嚇沒了,趕緊喊人。

      還是晚了。對方人也不是很多,不過武功都是非常厲害。他們帶的幾個人一個是因為害怕,斗志不高,二是大都酒喝多了,稀里糊涂的上了陣,一會兒帶的幾個保鏢就被人家殺光了。

      尹寬一開始還要趕著馬車走,在大家的苦勸下,才倉皇逃命。對方緊追不舍,很多人被對方的弓箭射中,死在半路。老管家和尹寬一直在一起的,他們幾個人逃進了山里,跑在前面的老管家不小心掉進了山崖下,幸虧有樹枝掛住了,撿了一條命。他在山里轉了兩天,遇到了一個獵人,才把他救了出來。

      老家人以為尹寬他們早就應該回來了呢,沒想到人還沒回來。恐怕兇多吉少啊。

      尹亮一聽急了,當下就要準備去救人。嫂子出來,眼圈通紅,什么也不說,對著尹亮就要跪下。尹亮趕緊扶起嫂子,咬著牙說:“嫂子,你放心,我尹亮就是豁上這條命,也要去把哥哥找回來。”

      嫂子是個沒有主意的人,只是哭。尹亮讓人把嫂子攙扶進去,就跟大家商量怎么去找人。

      老管家還是經過事兒的。他說:“公子,此事急不得。從這里到貴州,上千里路,要走十多天。很多地方都是沒有人的山區,我們要帶夠足夠的銀兩和水還有吃的,如果想快,還得買幾匹好馬,要帶些繩子、鐵蒺藜、還有藥品,公子,明天我們準備一下東西,后天走合適。”

      彭輝也說:“老管家說的對,還有家里的事兒,也得安排一下,否則,我們一走,家里也沒人照顧。”

      尹亮說:“好,那就聽大哥的。明天準備東西,后天出發。”

      第二天,彭輝先想法把白鳳和尹亮嫂子青梅轉移到了青梅家里。然后,他們幾個人半宿出了尹寬家,讓尹亮設法甩掉尾隨的黑衣殺手,幾個人到藥鋪住到天亮,早上分頭出城,直奔貴州。

      四人一路邊打聽邊走。走到曲靖與貴州交界的地方的時候,已經走了一個多月了,可是他們還是一點兒消息都沒有聽到。

      當天晚上,他們幾個在一個叫石古的鎮上休息。這幾日大家都比較勞累,所以早早吃了晚飯,就找了一家旅館歇息了下來。

      尹亮沒有歇息,他和老管家趁旅店不忙的時候,找到了旅店老板。十多年來,尹寬他們每年兩次進貴州,都要這小店住宿幾天,因此跟老板比較熟悉。

      老板認得老家人。他的第一句話就讓尹亮和老家人大吃一驚。他問:“您不是跟尹老板一起來的嗎?怎么了?你們沒一起回去?”

      老管家一驚,問:“老板,您見過我們尹老板了?”

      旅館老板不相信似的看看老家人,看看尹亮,說:“當然見過了。有一個月了,對,一個月左右,尹老板帶著人在這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就走了。我還問他怎么不多住幾天呢,他好像說要去什么龍。他話沒說完,就被人拉著一起走了。看樣子,是很急的樣子。我還奇怪呢,以前每次來都是您來算賬,這次怎么換人了。”

      老管家問:“那結賬的人什么樣?您以前見過沒有?”

      老板想了想,遲疑著說:“想不大起來了。真不好意思,我這里經過的人太多了。不過,那人我以前沒見過。”

      尹亮插話,問:“什么龍?老板,您好好想想,是什么龍?”

      老板看了看尹亮,尹亮忙說:“尹寬是我大哥,我是他親弟弟。不瞞您說,我大哥他們在貴州被……搶劫了。只有老管家逃了回去,我是來找他的。”

      老板聽完,嘴張得老大,說:“什么?被搶劫了?那……跟尹老板一起回來的,是誰?”

      老家人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對了,老板,尹老板也沒跟你說什么嗎?”

      旅館老板搖頭,說:“這次來跟以往不同。以前尹老板每次來,都要請我一起喝酒說話,在這兒住上兩三天。說實話,尹老板來的次數不多,卻是我這里的大客戶,所以,我記得很清楚。這次不一樣,他走進來,招呼也沒跟我打,我跟他說了句話,他就點點頭。進了房間就一直沒出來。第二天一早就走了。我問他,怎么不住幾天歇歇了。他說,他要到什么龍,對了,就是什么龍,去給人治病。就說了這句話,就被人叫著走了。”

      尹亮問:“是什么龍?老板,您能想起來嗎?”

      老板想了想說:“真忘了。他當時說的時候,我就感到這個名字挺生疏,也沒用心記。”

      尹亮急得跺腳,說:“那是我大哥讓你給傳信呢。他是個藥材商人,怎么能去治病?老板,求求您了,您好好想想。”

      老家人想了想,問:“是景隴?老板,是景隴嗎?”

      旅館老板又想了想,說:“好像是吧。我真的……沒聽清。”

      尹亮問:“老板,我大哥當時住在哪個房間?麻煩您帶我去看看行嗎?”

      老板說:“行。你們稍等,我去找鑰匙。”

      進入尹寬住的那個房間,兩人一番查找。老板很后悔,說:“我當時覺得有些奇怪,也沒細想,這個房間,后來是我收拾的,也沒發現什么。這些日子,也沒人住過。這里的人窮,這個房間屬于有錢人住的,所以住得人少。”

      尹亮和老家人把房間的角落甚至被褥和下面的草褥子都掀開看了,也沒發現什么。兩人失望地看著老板整理房間,老板放草褥子的時候,尹亮發現褥子好像爛了一個口子,有個白布樣的東西,從那口子里露出一個角。

      尹亮過去,扯著布角,拽出塊白布。白布上寫著血紅的兩個字“景隴”。

      字跡是歪扭的,字的各個部位都沒搭連起來。尹亮聞了一下,血腥味加上霉味兒,非常難聞。

      尹亮強忍淚水,說:“是偷著寫的。肯定有人跟他住在一起,他在關燈的情況下寫的,用血。”

      老板看著觸目驚心的兩個字,連連說:“怪不得,怪不得,我說我找枕巾怎么也找不到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