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六章(3)

    第六章(3)

    作者:丁也林    

    趙正楊迷迷蒙蒙醒來,發現妻子不在身邊,在書房睡了大半年,他已習慣這樣的場景,于是轉了個身又打算繼續睡下去。

    “太太!”

    趙正楊記得自己叫了一聲,隨后妻子就倒在槍聲中。他猛地驚醒了,跳下床連拖鞋都來不及找就奔出門去。他想,芳子是因為自己的漠不關心死掉的,要是妻子再出事,他應該沒臉再活了。

    江書恂只說自己打水迷路了,天黑害怕才哭的,趙正楊雖有懷疑,卻更憐惜她的淚眼。沈雅琦催他們去吃早飯時,他都輕手輕腳地噓道:“太太昨晚上迷路,剛剛才睡著。”沈雅琦忍不住樂道:“這么大的人,為這種事哭。”她拉著趙正楊的手:“盧老師今天早上出現了,愿意跟咱們一起吃早飯,你快點去見見人家。”

    “對不起趙教授,嚇到您了。”

    吳霜威幾乎也是一夜未眠,既然江書恂已經認出自己,再躲藏也沒什么意思了,他打算等江書恂一回上海,他就離開學堂。昨天她哭著回去時,吳霜威也擔心她不認路,可他坐下來就再沒站得起來,他認命了,自己再不是過去的吳霜威了。江書恂問了很多問題,可他一樣都不能答,一夜都想得是她哭泣的面龐。他想到那天回到辦公室后,他就明白江書恂來過了,也看到這封信了,吳霜威知道自己的秘密被愛人看到,但因為其實自己內心也難言是否真的要放棄,他不再理睬江書恂,任由她哭天抹地的,他想理理自己的思緒,忽然就自私了。

    趙正楊不太敢看那張不人不鬼的臉,吳霜威覺得自己又傷心得要流淚,就把墨鏡戴了起來,恐怖的臉被遮掉了二分之一。

    “盧老師,謝謝您信任我們。”

    吳霜威躲在墨鏡后看趙正楊,怨恨他原先對江書恂不好。可現在看他彬彬有禮,說話溫和的樣子,也不像是道德敗壞的人,也許只是心里賭氣罷了。江書恂從未說過她未婚夫的事,但凡提到都會很不屑一顧,說謝謝那位大少爺饒她一條生路,可誰知道真正的生路就在這死路上。吳霜威越想越傷心,低頭悶吃也不回話。

    趙正楊其實是個古怪脾氣,如果換成別人怎么愛答不理的,他早就發火了。可是聽沈雅琦說這個盧老師受傷很重,所以性情大變,其實內里是很真誠的人,也很有才華,就生出同情,只是也不再主動和他說話。吳霜威匆匆吃完就說去找孩子們了,沈雅琦見他們并不對付也不挽留,只說可惜書恂昨晚睡得太晚沒起來,等她醒了再介紹你們認識。吳霜威扶著門框愣了半天,啞著嗓子悶悶地說:“回頭再說吧!”他走出沒兩步就看到江書恂裹著睡袍緩緩地從草地上走過來,她不時理理被晨風吹散的頭發,低頭思索著的樣子很像那時候因為考試不及格悶悶不樂的情景,可畢竟今時不如往日了。吳霜威癡癡地發著呆,還是沈雅琦隔著窗戶叫道:“書恂,你快來吃早飯!”

    江書恂也看見了吳霜威,吳霜威輕聲問:“你還好吧?”江書恂點點頭,他就走了,沈雅琦很奇怪地看著他走遠的背影:“你們認識?”江書恂隨口說就打了聲招呼,她剛才已經醒了只是沒睜眼,知道盧老師今天會來,再看模樣就知道他是誰了看這人的模樣就猜到他是誰了。沈雅琦也就沒放在心上,只是問侄女昨晚怎么迷路了,這么大的人還嚇哭了。江書恂心里翻江倒海般難受,卻還要強撐笑容:“姑姑您別說了,太丟人了。”沈雅琦就讓他們夫妻吃飯,她去看看盧老師,別再摔著了。

    春天的陽光正好,趙正楊看妻子低頭躲閃的神色,忽然有些沮喪:“太太,昨夜到底發生了什么,你不愿說我也不勉強,可你如果遇到難題沒法解決千萬要告訴我,我怎么會坐視不管。”江書恂心里咯噔一下,欲言又止想她還有好多沒弄明白的不好輕易再讓吳霜威失掉臉面,可仍很感激丈夫說他不會坐視不管。她握著丈夫的手,想說些感激的話,沈雅琦又興沖沖跑來:“正楊,你快點來給孩子們講故事!”趙正楊擺擺手說不行不行,讓盧老師說吧,他講話孩子們恐怕不愛聽。沈雅琦拉他起身,讓他別推脫了:“盧老師那個嗓子說故事孩子們更不喜歡聽,剛才我說來了個大作家,他們可愛聽了!”趙正楊其實哪是什么“作家”,他為難地看看妻子,江書恂勉強笑笑:“先生,您就去吧!又不要宣講什么,您也不妨做回孩子們的偶像,這總該是樂意的吧?”她的意思是說趙正楊不愿做文學領袖,哪一派的都不愿,可孩子們天真無邪,還是給姑姑一個面子。趙正楊被妻子熨帖的話哄得很舒心:“那好,我等你一起去。”江書恂說自己還得回去梳洗,過會兒再做個遲到的學生吧!沈雅琦已經急不可耐地拉著趙正楊就出門了,還不忘調侃他們:“大家都說你倆呆又木,可你們說起情話來真叫人酸掉牙齒!”趙正楊還假裝自己冷淡閑適,處于對“悲傷”的熱愛中,可實際上他何嘗不喜歡熱烈的愛情?

    如果要形容Sridevi,那她一定是朵毛茉莉,熱情、堅強、芳香馥郁,只知有夏而從不知冬之嚴寒,敢愛敢恨。

    她從見到吳霜威第一天起,芭蕉樹遮蓋了印度南亞大陸熾烈的陽光,這由于憔悴的青年穿著白襯衫和西裝馬甲站在樹蔭下對自己微微一笑,黛玉就知道自己再也離不開他了,即便知道他心里有別人,即便他現在成了這副模樣。她是朵毛茉莉,沒什么能難得倒她。

    沈雅琦高興地招手喊著:“黛玉,我在這邊。”

    江書恂第一次見到黛玉,也被她驚人的美貌震撼到。所謂眉梢眼角含情的美人,江書恂見得不少,可那些美人都要湊近了看,蓋因五官嬌小,離遠了看誰都是模糊一團。唯獨黛玉不同,即便離了很遠,你都不得不被她的美貌和微笑中的神秘風情打動。江書恂本想避開的,可她遠遠看到了黛玉的笑,看到她身上的沙麗,聽到她手鐲叮叮當當的響聲,她忽然不想走了。

    Sridevi是婆羅門,與皮膚黝黑的錫克教紅頭阿三不同,她的皮膚白皙而眉眼更深邃、鼻梁更挺拔。她身上穿的是改良沙麗,顏色稍微不那么艷麗,可依然窸窸窣窣得仿佛一只調皮的小貓。Sridevi緊緊攬著沈雅琦的胳膊,告訴她這兩天排隊之艱辛,要不是和別人吵了一架才插了隊,否則還拿不到藥膏呢!江書恂心里就發酸,知道黛玉的中國話說得那么好,必然是那兩年在印度和吳霜威耳鬢廝磨學來的,她不是嫉妒,是想自己怨恨了吳霜威好幾年了,可如今見到他這副模樣,才知道他無論是回北平結婚還是在印度和黛玉在一起,都好過現今這副模樣。

    “太太,快幫幫我!”

    趙正楊起得早,吃完早飯閑得無聊,就去逗弄沈雅琦拿條意大利靈緹貝貝了。他在家里無聊時就逗逗Nikki,Niki老實憨厚任主人戲耍,可貝貝卻是被沈家夫婦當成寶貝縱容溺愛著的,趙正楊這么一逗,它興致勃發竟然一路追上去了。趙正楊葉公好龍,見貝貝玩瘋了,心里也打怵,遠遠地看到妻子急忙呼救。

    沈雅琦笑得彎下腰,一把攔住貝貝,親昵地夸它機靈可愛,趙正楊則滿頭大汗地直喘氣,見自己在眾人面前出丑,有點不大好意思。江書恂忍著笑遞給丈夫手帕:“你以為貝貝和Niki一樣好欺負么?”

    Sridevi終于看到了江書恂,她以前只在相片上見過這個中國女人,雖然是一瞬的事,吳霜威很快就收起了照片,但她知道自己不會記錯。黛玉知道自己長得好看,她驕傲自信,知道比自己長得更美的人大概鮮有,可直到見到江書恂,她才知道如果要和吳霜威登對,印度女人再美也不夠,她美得太熱烈而不含蓄雋永。江書恂勉強笑著和黛玉握握手:“黛玉小姐,終于見到您了。”黛玉第一次為自己身上馥郁的香味感到羞愧,中國女人清淡、柔和,這才配得上樹蔭下吳霜威憂郁的笑容。

    “您在德國念書的么?”

    “您認識太太?”趙正楊搶著回答。

    Sridevi笑得燦爛嫵媚:“不認識,可我聽沈院長提到過很多次。我的漢語說得還標準么?趙教授。”趙正楊也笑著握了握她的手:“非常地道。”黛玉搖搖手中的袋子:“我要給思遠送膏藥了,江醫生,您能陪我一起去勸勸他么?您是醫生,我想請您幫我勸勸他去醫院檢查,我怕他的腿傷會越來越嚴重。”

    茫茫大草原,路途多遙遠,有個馬車夫,將死在草原。

    車夫掙扎起,拜托同路人,請你埋葬我,不必記仇恨。

    請把我的馬,交給我爸爸,再向我媽媽,安慰幾句話。

    轉告我愛人,再不能相見,這個訂婚戒指,請你交還她。

    “他唱這首歌時,常常流淚,你聽過么?”

    江書恂搖頭:“沒有,當初他不唱這種歌。”她知道黛玉支開別人的意思,黛玉應是認出了自己,逃是逃不開的。

    “是么?原來他是遇著我之后才不開心的。”

    江書恂遠遠凝望著坐在草地上的吳霜威,他那時候也愛背著手風琴邊彈邊唱,歌聲高昂而爽朗快活。

    “你知道多少?”

    “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不然為了他能開心,我一定早就來上海找你了。”Sridevi鄙夷地說:“可是找你又有什么用,你早就結婚了。”

    江書恂也不辯駁,吳霜威既不愿說,她也沒必要對黛玉解釋。

    “可是你活得那么好!你丈夫對你那么好!你看到他現在的樣子,心里就沒有一點愧疚嗎?”

    吳霜威放下手風琴,一瘸一拐地走上前:“黛玉,這件事有些誤會,回去講給你。”

    “你聽大家的話,我回去跟老師講下,就接你去醫院……”

    “不,我不去!”

    “是Eric……”

    吳霜威忽然吼道:“我知道是他!我不用猜他就會來上海!現在他滿意了嗎?如今每個人都狼狽不堪這么凄慘,他滿意了嗎?”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