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八章(1)

    第八章(1)

    作者:丁也林    

    林文漪罵道:“你為什么造我的謠?我什么時候要和武啟辰結婚的?”

    本以為愛綿綿劍名鴛鴦,

    卻原來恨切切劈對分雙。

    江書恂想前腳丈夫才拉著自己的手,向她展示了“自己的園地”未來的規劃,哪里有地丁、那里有薔薇,甚至那塊牌子都是他親手制作繪圖的,后腳林文漪就怒氣沖沖地上門興師問罪了。這應該就是丈夫所說的破滅的薔薇色的夢了,不過幻滅得過分容易了。

    劉太太家的收音機聲猛然開大,世上不識珍寶者,古往今來,比比皆是。黛玉拉住吳霜威的手,他原本好容易聚集的為江書恂強出頭的勇氣消失殆盡,佝僂著身軀倚在樓梯扶手上搖搖晃晃:“這位小姐,您恐怕有什么誤會了吧?”

    “是我自己說的,你不要問別人的責。”

    林文漪甩開武啟辰的手:“我如你的愿退了學,你連條生路都不給我留是嗎?”

    惡人先告狀是妹妹最擅長的,可爸爸的心不瞎,總是斥責妹妹的生事,繼母因此心生不滿,認為爸爸偏袒大女兒。江書恂少時雖有獲勝的快感,可后來等她長大了,才知道這也不全怪妹妹,爸爸確實是偏愛自己而使妹妹委屈的,在自己這里不足一提的小玩意都是妹妹要求著爸爸才能買的,這怎能讓妹妹不嫉恨呢?她養成了不珍惜的壞習慣,比如吳霜威吧,那么芝麻大的事他們就鬧得不可開交乃至分手,自己甚至要別人跑來家里賠禮道歉才肯原諒他,結果如何,她弄巧成拙,如今可舒心了么?而黛玉為了獲得吳霜威的愛卻歷經這么多磨難。她們比自己愚蠢么?還是比自己難看么?妹子自幼聰明伶俐,更是出了名的秀美,人家提到江家的女兒,誰不先說書怡的秀外慧中、蕙質蘭心,再說大女兒的文靜可愛,直到自己后來去德國后才勉強扳回一局了。而黛玉呢,只是一面便被她的美貌傾倒,而她的聰明與毅力又差自己何處呢?

    不過這種自我安慰不適用于趙正楊和林文漪,因為趙正楊連個新奇的小玩意都算不上,林文漪也沒優秀到可以用她的嫉恨反襯出自己的光榮。

    趙正楊本在學校上課,聽到郭媽的電話才一路趕回來。武啟辰在學校里散播他對林文漪追求的謠言時,趙正楊并沒有阻止。本來不是么,他是自己的學生,也是自己的助手,活該替他打下手,替他兜著所有的麻煩、罵名和錯誤,無論公私都該一視同仁。更何況他確實并沒有做什么實質的對不起妻子的事。可等林文漪鬧到家里時,趙正楊想的首先是對不住人家的名聲。

    “文漪,這事跟太太無關,你這兩天哪里都找不著,太太還特意問過你的下落,你千萬別多心……”

    江書恂想自己真是遭報應,她以前不懂得珍惜爸爸和吳霜威的愛,所以落到跟這兩個寶貝扯皮的地步。

    “您跟別這么說,我也不想生事,萬一林小姐的爸爸媽媽來跟我要人,好像我得擔上什么責任似的……”

    林文漪含淚怒道:“你明知道我爸媽不在了,非要這么羞辱我么?”

    江書恂本意只是譏諷,沒想到林文漪的爹媽已經去世了,但她也并不感到抱歉,反而知道沒家教是怎么一回事。

    假如吳霜威不在,丟人就丟人了,他們夫妻倆從結婚到現在,互相做的令對方不體面的事也不是一件兩件,有沒有“自己的園地”這樣深情款款的事兒都不妨礙江書恂對丈夫的反擊。可如今吳霜威被自己害得面目全非,如今又偏偏在他面前演了這么一出證明自己活得一塌糊涂的好戲,江書恂終于沒忍住淚跑回了屋里。

    吳霜威問趙正楊:“您知道什么叫‘往事不可追么’?”

    趙正楊的后背冒汗,他顫抖著筆墨在默寫晏小山的詩詞。

    滿目空念山河遠,落花時節又逢君,不如憐取眼前人。

    吳霜威說:“我錯了,我錯過一次令人抱憾終身,如今變成這樣非人非鬼的下場。我恨天、恨地,老天假使能多給我次機會,我何至于把事情搞得這么糟糕,自己悲慘而竟然要遭到這樣的羞辱。”

    趙正楊以為吳霜威說的黛玉,他想的卻是芳子。事情錯在他因芳子而與江家解除婚約,還是錯在他不應自己的前程離開芳子子而令她郁郁而終;或是錯在因自己的錯而責怪江書恂,以致夫妻關系的冷淡緊張;或是錯在因無法忘卻嬌小溫順的芳子而縱容著林文漪的囂張。

    江書恂把請柬扔給丈夫:“曉蕾要訂婚,不管你去不去,我都是要去的。”

    黎默秋燦若朝霞,嬌滴滴得好像清晨鮮艷的,帶著露珠的玫瑰。她的眼睛朦朦朧朧像毛邊玻璃一樣夢幻,若你長久地盯著她的眼睛看,見她的珠子從左看到右,又看了回來,你原以為她是生氣的,忽然她一笑就叫你的整個人是麻的了,心也是癢的了。

    曉蕾高興地招手:“黎小姐,總是您最忙的了。”

    吳茂源和吳太太都是嚴肅莊重的人,即使是做壽和兒子訂親的大事都是秉持著齋莊中正的微笑,唯獨見到黎默秋才會笑得輕松。黎默秋也機靈,拉著干媽的手連聲道賀喜,說自己緊趕慢趕地仍舊遲到了,十萬個對不住,連這么大的喜事都趕不上趟。她說話風趣又圓滑,吳太太笑道:“默秋,正說著今晚如此寂寞,原來少了你這么個大明星。”黎默秋笑起來眼波都是流轉的,明里暗里勾得人挪不開眼,楊柳腰春風搖曳似的。吳茂淵對太太很是尊重親愛,但是他也不會拒絕年輕貌美女子的奉承,吳太太也信得過丈夫,黎默秋常常到他家打牌,說是要認干爹干娘,到了也沒認。

    “您瞧這話說得,我哪里能搶了少奶奶的風光!”

    曉蕾本來就高興:“黎小姐才是最耀眼的呢!”

    黎默秋忽然指著人后的江書恂,笑道:“這位太太倒是眼生。”

    江書恂參加吳茂源的生日宴,一半為曉蕾的訂婚,一半只為賭氣:她非得見林文漪因趙正楊不得不順從自己的意愿而活活氣哭而去心里才舒服,她以前就是這么逼著爸爸和吳霜威的,屢戰屢勝,沒人敢不服從自己的意愿。

    曉蕾親熱地拉著江書恂的手:“該介紹你們認識的,”

    記者們只顧著拍照,黎默秋毫不在意自己是最晚到的客人,輕車熟路地把花送給了吳茂淵,又拉著吳太太

    她倆互相奉承,黎默秋也笑了起來,忽然指著江書恂問道:“這位太太倒是眼生。”她起先聽說是教授太太倒只是客氣,后知道是個女醫生,神色就不同了,很是敬重地握著江書恂的手:“我說您的氣質與眾不同呢,我倒顯得淺薄了。”江書恂說不來場面話,輕輕握了握黎默秋涂著蔻丹的纖纖玉手:“只是份職業罷了。”黎默秋卻很不同意地笑著搖搖頭:“大不一樣呢!”

    “記者先生們,我要和江醫生合一張影。”

    黎默秋忽然興起,拉著江書恂讓記者拍照。江書恂連連擺手后退:“謝謝您,我只是個普通人,不大習慣這樣。”黎默秋指著記者端起的相機,輕輕跺腳撒嬌道:“江醫生忍心在記者先生們的面前讓我下不來臺么?”她是個甜姐兒,生氣比微笑還要惹人愛,記者和賓客們也輕聲哄笑著。江書恂為難地看看趙正楊,趙正楊站在人群后對她輕輕點頭微笑,自己的妻子被人夸獎容貌和德行,縱然他是個孤守書齋的書呆子,心里也分外的愉悅。吳太太見江書恂還猶豫著,輕輕推著她上前:“江醫生可不要推辭了。”

    黎默秋親熱地握著江書恂的手:“我的好姐姐,快來呀。”她指著一個記者道:“你們可不是《名媛》么,居然連江醫生都不認識。”《名媛雜志》的記者是個年輕的先生,可能也剛工作不久,看見黎默秋撒嬌嗔怒的表情如此令人著迷,面皮漲得通紅不知說什么。黎默秋嬌笑道:“傻站著干什么,好好拍呀!”別的記者們也都哈哈大笑起來。

    閃光燈一閃,江書恂的心里也恍恍惚惚的。她想,哎呀也不知道這樣美不美。

    黎默秋放過江書恂,又滿場地找人跳舞。她本來和吳正豪也熟得很,卻說今日不借吳秘書長了,曉蕾卻笑著推推吳正豪:“借給你又無妨?”黎默秋正覓到位孤身的中年男子,哈哈笑著拉著舞伴走開了。

    黎默秋開了個好頭,先生太太們都邁入了舞池翩翩起舞。趙正楊穿過人群拉著妻子的手往外走:“好太太,你今晚可出風頭了!”他想,那個什么名媛雜志,一定要買來看一看。江書恂喝了酒,又興奮,臉上紅彤彤的:“不許取笑我。”她撒嬌的神情和沈雅琦很是相似,趙正楊心中入了迷,他想他從來期盼的婚姻與幸福,就算是到手了么?

    江書恂剛才雖然出了風頭,不過她畢竟不是宴會的主角,男男女女們在舞池中各自風流。她和趙正楊躲在門外講著悄悄話,江書恂想到趙正楊“我們的園地”,她心想,現在不正是的么?別人的步伐他們不用跟從啊。趙正楊見江書恂自己想著事笑出聲來,問道:“太太在想什么呢?”江書恂偏不說,牽著趙正楊的手往屋里走:“跳舞去呀!”趙正楊被江書恂牽著,喋喋不休地說道:“那你笑什么呢?”他一直問著,江書恂就是不說。他們都不大會應酬,什么跳舞打牌看電影,都不是很在行,江書恂倒還好點,趙正楊全都不會。她見趙正楊還問著,酒勁上來,趁著舞池里的人們各自陶醉著,便上前緊緊抱著趙正楊,把頭埋在他的懷中輕聲說:“我就是覺得很開心。”

    這天地都是我們的了。趙正楊性格也是沉穩平和甚至是猶豫不決的,現在心里砰砰跳著,腳步跟著江書恂走著,他恍惚地想到在日本留學的時候,他也是這樣狂歡過的。一霎時,輕松的圓舞曲響起,一雙雙男女從他們身邊穿梭飛舞過去。趙正楊直愣愣看著天花板,過往的種種猶如磨片在他眼前飛過一幀又一幀,江書恂最初的冷漠沉靜到現在的歡喜眼淚都一頁頁地留在他的心上。

    一曲終了,江書恂推著他:“傻站著干什么?”散場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