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八章(2)

    第八章(2)

    作者:丁也林    

    Eric后聯系過幾次,至今沒有吳母的消息。吳霜威自幼喪父,寡母獨立門戶,頂著族人的壓力將獨子撫養成人,因而家族中也再無他人了。江書恂除了沉默也幫不上忙,那晚和趙正楊的歡笑漸漸消散了。Eric勸她也不要擔憂了,事情既然到了這一步,中國人常說吉人自有天相,也只能如此。江書恂沒糾正他,那叫聽天由命。

    小貓長大了很多,脾氣也漸長,時不時跑進屋里,若是有人不小心踩了一腳便大聲抗議,這往日沉寂的趙家小屋生出了很多樂趣。

    江書恂一覺醒來覺得不晚,厚厚的窗簾拉著,屋里暗沉沉的,可一看已經九點了。她下了樓,樓下也門窗緊密的,她煮了杯牛奶暗笑:“大媽也貪睡。”門外的小貓聽得人的動靜,立即大聲抗議地叫了起來,說她餓了,屋里的人快準備吃的。

    江書恂急忙打開門,小貓就竄了進來抱著她的腿想往上爬。江書恂急忙抱起小貓,跑到郭媽的房間讓她起床:“大媽,你怎么不起呢!”郭媽迷迷糊糊的,看到這臟兮兮的小貓嚇了一跳:“快快快拿走,臟死了!”邊起床穿著小褂嘟囔著小貓瞎轉悠,晚上不回家,大清早的事情真多。

    趙正楊也醒了,他摸來摸去摸不著眼鏡,急得在走出房在樓梯口叫著江書恂:“太太,快幫我找找眼鏡。”江書恂急忙上了樓,看趙正楊頭發蓬蓬得很是好玩,便笑著把貓咪遞給他:“你先抱會兒。”趙正楊不戴眼鏡是個睜眼瞎,朦朦朧朧地看見妻子遞過一個毛茸茸毛茸茸的東西,以為是個抱枕,結果是個會動的貓咪,嚇得一下子把小貓扔了出去,還哎喲哎喲哎喲地叫著:“太太,你可嚇著我了。”江書恂找到了眼鏡遞給趙正楊,郭媽正巧也去門口喂Niki了,小貓便跑下了樓。她不滿道:“一只貓也能嚇到你。趙教授真是膽小的可以。”昨晚上趙正楊非要講些日本國的民間鬼怪給江書恂聽,江書恂雖然是個醫生,不怕尸體,對于神神怪怪的卻有些害怕,這話算是給昨晚上自己扳回一點面子。

    這個早晨叫嚷得分外熱鬧,電話也叮鈴鈴響了,是Eric打來的。魏主任已經回來上班了,看過片子說雖然嚴重,但不是不可以動手術,今天安排吳霜威住院了。趙正楊這才摸到了眼鏡,聽到“盧思遠”的腿有好的希望,也是情緒高昂:“果然你們的上帝保佑了這位悲苦的先生。”

    江書恂微笑著,她心里有些淡淡的悲哀和歉意。她今天要去許家陪趙燕施打牌。趙燕施約了她好幾次,江書恂對玩牌很是沒有興趣,拖到今天,估計再拖趙燕施就要不開心了。Eric也諒解,說今日沒有什么特別事務,等吳霜威安定下來他們在去探望也不遲。

    劉太太見趙家開了門,舉著本雜志大呼小叫地跑了進來:“哎呀江醫生啊,你上封面啦!”Niki正在院子里吃早飯,嚇得蹦起來老高。劉太太一早拿到雜志就又羨慕又激動,知道趙家一定不會有,就等著第一個去報喜,連劉先生讓她吃早飯也沒聽到。

    江書恂正在樓上換衣服,樓下的是趙正楊在吃早飯,劉太太激動地把雜志塞到趙正楊手中讓伊自家看。江書恂正下樓,劉太太又嘰嘰喳喳說了一通,她伸手要去拿,卻被丈夫擋開。劉太太覺得這動作不友好,自己是不是討嫌了?尷尬之余說劉先生等她吃早飯,回去了。

    趙正楊抱著雜志,江書恂有些不高興,他急忙拉著妻子說好看,又說:“可我不喜歡這張照片,喜歡你這個樣子。”江書恂哎呀一聲甩開他的手,笑他真是個呆子,要去拿雜志,趙正楊卻偏不給。這時電話又響了,郭媽讓他們別鬧了,原來是沈雅琦打了電話:“親愛的,真是太好了,我和文韜不方便一直待在醫院,你們可得照顧好盧老師。”

    江書恂喂了兩聲,電話里有沈雅琦說話的聲音,但是聽不大清楚,似乎在讓著電話。

    “是我。”吳霜威沉沉的聲音響了。

    江書恂沉默了一下,輕聲道:“是。”

    他們倆隔著電話,怎么都沒法說請現在的感覺。

    “多謝你。”吳霜威悶悶地說,他的喜悅遇到了江書恂就煙消云散了。

    趙正楊問是“盧老師”么,江書恂點點頭,對著話筒輕聲說:“我哪里幫到什么了。”吳霜威嘆了口氣也不說話,他倆沉默了一會兒,那邊先掛斷了電話。江書恂猶豫了一會兒才把無人應答的話筒掛上,做到了餐桌前。

    “待會兒就請姐夫派車去學堂接他們吧!”趙正楊把面包遞給江書恂:“你今天打牌回來了,估計他們就到了。”

    江書恂勉強打趣:“你這么心急,倒跟過去不一樣了。”

    趙正楊哈哈道:“趕緊把那位悲苦的盧先生治好,嵐云小姐也跟著少吃苦呀!”他一顆善心是從不變的,心道那這兩人之前哭啼啼的,趕緊把腿治好了,還不是笑嘻嘻的么?這幾日來,他們夫妻對話越加有趣,說話聲也越大,郭媽笑瞇瞇地看著,覺得這才是青年夫妻該有的樣子。

    門口的車喇叭就響了,趙正楊催妻子趕緊過去,不會玩牌就坐會兒,姐姐也是好心好意,雖然這好心真勉強人。

    “我下午也有課,晚上見。”

    趙正楊低頭翻著雜志向妻子道別,臉上滿是驕傲的微笑。雜志里說黎默秋小姐嫵媚多情,江書恂女士端莊文雅,一朵是嬌艷的玫瑰,一朵是嫻靜的玉蘭。他想,這幫記者們實在的深的思索沒有,這個比喻真是不錯。江書恂想暗搶,趙正楊側身護著:“司機都等著呢!”江書恂不滿道:“我看一眼不行么?”趙正楊偏不給:“怕你驕傲。”他生怕江書恂記不得似的囑咐道:“那幫太太要是捧你,你可不許驕傲。”他非要江書恂給個回答,江書恂便妥協道:“比起我這個大學問家的先生天天上報紙,我這算得了什么呢?”她笑著往門口走,指著花壇說:“您的園地快開花了。”

    江書恂還沒下車,一把嬌滴滴的聲音就在車外候著了:“書恂姐姐,咱們等您這朵玉蘭花兒開,可等得辛苦了。”

    趙燕施喜不喜歡黎默秋那都沒用,她要的思左右逢源的熱鬧和隨時可以利用的人脈。

    除了黎默秋,風吹了就能折斷的搖曳多姿,另還有位姓關的小姐站在一旁。江書恂看她三十不到的樣子,短短的頭發很是俏皮,居然說的長裙,露出胳膊和一大截胸脯,卻沒有色情的味道。黎默秋介紹說是自己的朋友,從香港來的,下午就要去加拿大了。江書恂詫異又羨慕,竟有人下午要去異國,上午還優哉游哉地玩耍,竟如此愜意。

    “關小姐是香港的歌星。”黎默秋拍電影,也唱歌,歌聲跟人一樣嗲嗲的軟軟的,打情罵俏居多。這位關小姐風格卻不大一樣,露臺的留聲機正播著,聲音有點低沉,卻別有深情。

    我得不到你的愛情,

    像冬夜里沒有光明。

    你不給我一顆癡心,

    像黑夜里頭找不到那蹤影。

    這歌兒江書恂聽過,是莉小姐唱的,可關小姐唱,自有她的情趣。

    “玉蘭女士,您喜歡么?”

    江書恂哎呀一聲:“您說我?”

    關小姐拿著雜志:“您這朵玉蘭花兒可是大名鼎鼎呢!”江書恂頗為害羞,很不好意思地隨便翻了翻雜志,也不敢細看。那記者奉承話太多,什么美好的詞語用得跟免費似的,江書恂著實害羞道:“您還是叫我江醫生吧。”關小姐沙啞著嗓子低低地笑道:“您可能真叫人喜歡。”

    趙燕施正跟黎默秋和別的幾位太太打牌,看到弟妹和關小姐在一旁說的開心,急忙招呼道:“書恂呀,別光顧著和關小姐說話了。喏,你們也來兩把。”說著撇下手里的牌把江書恂和關小姐拉過來。江書恂連連搖手:“我不大會,還是看你們打吧!”關小姐坐在黎默秋的位置上已經開始把牌了,香港的女人打牌還是很靈的:“江醫生,您不要客氣了。男人都說酒逢知己千杯少,咱們不會喝酒,玩兩把牌的交情還是應該有的呀!”她這么講,江書恂便不好拒絕了。

    勉強打了兩把,趙燕施在一旁看的哎呀直叫。她絕非心疼輸掉多少錢,這種小錢許太太可看不上眼。但是江書恂出牌簡直一塌糊涂,好好的牌也打得亂七八糟的,作為牌迷,趙燕施簡直心疼死了,恨不得直接出手替她打。江書恂抱歉地說:“我說我不大會,還是姐姐來吧!”趙燕施趁她說話出了張牌,惋惜道:“書恂呀,你讀書這么聰明的人,打牌真不靈。”江書恂站了起來,趙燕施順勢坐下埋怨道:“你看,該胡的時候不胡……糟糕透了!”趙燕施接過上家的牌,啪的推到麻將:“糊了!”她指著牌教育江書恂:“你看,要是你打,照樣賠錢。”她再怎么勸,江書恂都不愿意坐下打牌了。

    “我坐著看你們打牌。”黎默秋換了張外國的唱片,可能是爵士樂或者什么音樂,輕松玩轉。她捧著杯紅酒,隨著音樂輕輕搖擺著。江書恂看她沉醉的樣子,美麗而哀傷,確實是一朵玫瑰。黎默秋坐到江書恂身邊,把高跟鞋踢得遠遠的,兩只腳也擺上沙發了:“江醫生,儂歡喜這篇文章么?”江書恂心里自然高興,只是出于禮貌說:“托您的福,不過我就是個普通人,實在不是您,擔不起這樣的贊美。”黎默秋嗤嗤地笑道:“江醫生,許太太講儂只會讀書,我看儂蠻會來噻啊!”她怕江書恂害羞,拉著她的胳膊半是撒嬌,又有感懷:“講心底話,我是很羨慕您。讀過書,活得很自我。”太太們摸著麻將,嘩嘩的聲響夾著俏皮的音樂,黎默秋的感傷顯得并不那么真實。

    江書恂不置可否,她本來也不是個特別愛讀書的人。去德國留學,也是娘家拿出了許多的錢。至于自我,她自嘲道,這不正是越活越少的一種精神能量么?

    門口響起汽車的聲音,江書恂以為是許奉時回來了,結果走進來一個身量不高的先生。甚至,江書恂懷疑這位留著分頭穿著西裝的人,其實是位女士。

    “啊,Willy!”關小姐丟下牌興奮地迎了上去:“你來了。”她跟Willy站在一起,又穿了高跟鞋,似乎比Willy還高一點。黎默秋蹦了起來,光著腳在地上找鞋子,找到后搭著就跑了過去:“哦,Willy,儂為啥才來。”她上前就親吻著Willy的面頰,Willy回吻著黎默秋:“親愛的,你又上雜志啦!”他們如此親密,關小姐并不生氣,反而笑語殷殷的。

    江書恂遲疑著不知道怎么打招呼。Willy一開口十足的女人的粗嗓子,江書恂再看“他”的形體,愈發懷疑。Willy倒不以為意,很主動地向江書恂打招呼,似乎別的太太們也很熟悉“他”,Willy也坐下打了兩把。

    “Willy和關小姐就要走啦!”

    江書恂這才知道他們不是去度假,是就此移居加拿大,驀地心中有難言的滋味。

    “最好是不要活在太太們的嘴皮子底下。”江書恂說的是趙燕施的那幾位太太朋友,當面親親熱熱的,背后卻說的話不大好聽。黎默秋撇撇嘴道:“啥人注意伊拉格閑話!”語中多不屑之情。關小姐告辭后,黎默秋也要離開許家,趙燕施見留不住,便要江書恂過來一起打牌。江書恂連連道:“我實在的不會,我也先回去吧!”黎默秋急忙說:“好姐姐,咱們順路,我送你一把!”趙燕施還要再留,江書恂實在呆不住了,拒絕道:“姐姐,你們趁著時間還不晚,再盡興地玩兩把。”趙燕施牌癮也實在的大,聽到江書恂這么說就不再留她了。她招呼道:“昨天吳家送了請帖過來了,吳正豪和曉蕾馬上辦婚禮,你跟正楊也去呀!”江書恂心想,這兩個孩子怎么這么著急啊!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