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章(2)

    第十章(2)

    作者:丁也林    

    江書恂看這世上的男女都像錯了位的,每個人都恨不得在自己的悲劇里凄風苦雨地悲歌著。王樊每日地對秦憶梅深情款款,秦憶梅則依舊思念著方滔不給王樊好臉色。江書恂從來也沒被人無端地討厭過,武啟辰不搭理她算一個,王樊緊跟其后。這位先生一到濟慈,就像對江書恂很有意見似的,經常愛答不理的。江書恂雖然不計較這些,但心里不大高興,便想秦憶梅這樣的模樣和工作,只怕你王樊是打動不了的。但她又想,不好這樣刻薄別人,雖然對王樊還是很不喜歡。

    趙正楊發脾氣也是窩囊脾氣,吼了媽媽姐姐一頓,卻不敢明說把囡囡留下。江書恂搞不懂他憋屈的什么東西,賭氣一般當著他的面打電話給松江,說撿了個最漂亮的小女孩要送給姑姑姑父。沈雅琦是最愛孩子,又聽侄女說這孩子漂亮聰明卻不會說話,是心疼又心愛,約好了禮拜六來城里看望盧思遠,便順便把孩子接走。趙正楊哪里聽不出這層意思,卻依然不說話,只站在樓上聽到妻子用力掛了電話,悵悵地嘆了口氣。郭媽想勸勸,被江書恂一頓發脾氣,老大媽也火了:“你們兩個悶嘴葫蘆窩里橫,有本事說出來啊!”這話算是切中要害了,江書恂也訕訕地抱了孩子出門去門診。

    門診里秦憶梅也在對王樊發火:“王醫生,求求您不要整天跟在我后頭,我實在不喜歡這樣。”王樊苦著臉更難看了,他求助地看著江書恂,江書恂抱著囡囡也難堪,坐了沒一會兒就走了。要說調理矛盾兼和稀泥加保媒拉纖,這事兒她做不來,不如留給那群七嘴八舌的婦女們了,她們有經驗。不過秦憶梅肯哭出來喊出來就好了,就怕自己和趙正楊這樣的,有話在心口難開的。

    郭媽雖然喜歡囡囡,可更不愿意因為囡囡而讓他們小兩口吵架。可她也只能叫江書恂服軟,江書恂偏不服軟,郭媽知道勸不動,可如今倒也不著急,冷眼看他倆誰先認輸。郭媽想,我雖然年紀大,難道不知道夫妻間這點情趣么?她更不會勸趙正楊,他可比江書恂態度好多了,可承認錯誤后一點不改正才叫人更著急。

    江書恂下午從診所回來,聽到屋子里有彈琴的聲音。她如果不帶囡囡出門,回來的時候偶爾會見到趙正楊抱著囡囡瞎彈一些音調,可今天卻與眾不同,是很悠揚的曲調。江書恂沒進屋,站在院聽著,一旁的阿金抱著柵欄聽得也很入神。不過她一進屋就不太愉快了,是武啟辰抱著囡囡在彈琴。武啟辰其實聽到黃包車的車鈴聲就知道江書恂回來了,臉也紅了心也怦怦直跳,手上卻沒亂。

    “您好,江醫生。”

    這也是他為數不多的主動向江書恂說話。

    趙正楊也在樓下,江書恂看到武啟辰就更光火了,不知道那個倒霉的林文漪來了么?武啟辰看出了她的心思,急忙說就他一個人來校音的。江書恂本來就不喜歡他,說話還直戳戳的,更加不高興了,只勉強笑笑,武啟辰又不敢看了,抱著囡囡不說話。哪怕江書恂對他不是真心的笑,武啟辰心里都十分的感激。所有的人都以為武啟辰鐘情林文漪,他們都錯了。

    武啟辰很快地告辭,江書恂沒有留他,他走路慢吞吞的樣子很有點像趙正楊。

    “只是他一個人來的。”

    趙正楊又強調了一遍,江書恂點點頭沒說話,這種事再計較下去就真的是小心眼了。

    “今天乖不乖?”

    江書恂不再理丈夫,接過囡囡很親昵地吻吻她,囡囡咯咯笑著直搖頭,家里這死氣沉沉的氛圍才有了一絲活潑。

    “姑姑明天到。”

    趙正楊說知道了,大媽也把行李收拾好了。照例他沒進屋睡覺,仍宿在書房。囡囡不知道自己即將被送走,早早地就睡著了,一覺睡到沈雅琦來了。小姑娘怯怯的不敢接近沈雅琦,垂著眼皮害怕的模樣卻更惹人憐愛。后來還是沈文韜的大煙斗引起了小女孩的興趣,囡囡的戒備這才解除,任沈雅琦抱在手里愛個不停。

    “姑太太,您勸勸書恂吧!還生著氣吶!”

    趙正楊前腳下樓陪沈文韜喝茶,郭媽就忙不迭地告狀了。江書恂生氣地說:“大媽,你瞎說什么,我哪兒生氣了!”郭媽白了她一眼,從頭到尾地把事件說了個遍,沈雅琦聽他們鬧別扭,先是擔心,后明白了原委,不禁啞然失笑道:“這……哎喲,這么說你們是不愿意把囡囡給我的咯!”

    江書恂滿是委屈:“我是不樂意給,他也沒樂意留啊!”沈雅琦明白趙正楊也有難處,江書恂低聲說不用權的,她也明白趙母不樂意,趙正楊夾在當真也不痛快。沈雅琦很愛憐地說:“有什么辦法呢,這不就是太太的哲學么!”她是在開玩笑,江書恂聽了不大樂意:“這是什么倒霉哲學,非要我體諒他。”郭媽沒有那么溫柔的脾氣:“你總不能為這個小東西不過了吧!”江書恂和郭媽更親,說話更直接:“那我要他又有什么好處!”沈雅琦緊忙喝住:“書恂,你瞎說什么!”她嚴厲地制止道:“正楊有這個心思,你不要勉強更不能急躁,以后時機成熟再把囡囡接回來,難道不行么?”江書恂還要爭辯,沈雅琦嚴厲起來也很有威嚴:“這種話不要瞎說……”她話還沒說完,囡囡突然鬧了起來,用力推開沈雅琦要江書恂抱。沈雅琦不知所以,江書恂知道,囡囡其實不想去松江,剛才講話太激動忘記避開這孩子了。唉,聰明又可憐的小東西喲。

    趙正楊陪沈文韜上樓,看到囡囡在發脾氣問了一句怎么了,江書恂怒道:“她怕被丟走,趙教授找到她爸爸媽媽了嗎?”沈雅琦喝住侄女,江書恂抱著囡囡生氣地下了樓,倒是趙正楊說了聲對不住。

    “正楊,你為你媽媽考慮是沒錯,可你也要為你太太考慮。囡囡我們可以暫時收著,可你總讓書恂受委屈,我們做長輩的看著也心疼……”

    趙正楊不說話,就把沈家夫婦晾在一旁進了書房。沈雅琦也是一聲哀嘆:怎么遇上這么個琢磨不透的自私鬼!

    因為囡囡知道自己要被送走,小姑娘提高警惕不允許沈家夫婦靠近自己,沈文韜用煙斗逗她,也被囡囡生氣地扔出老遠。江書恂去抱,她就哭哭啼啼地不撒手,大人都沒辦法,趙正楊卻穩坐書桌不下來。江書恂實在無奈,只好說自己一起去車站,這時候趙正楊才慢慢下樓來:“東西太多了,姑姑姑父不好帶,玩具就不要收拾了吧!”江書恂是想和他辯幾句的,只是老錢的車鈴在門口響了,才沒廢話。

    郭媽眼圈紅紅的拉著囡囡的手,小姑娘哭得沒力氣,依偎在江書恂懷中。江書恂替她擦了淚,讓她和大媽、劉太太、阿金道別,末了看到趙正楊半死不活地站在門口,語氣很是冷淡地說:“趙教授,您不和囡囡道個別么?”趙正楊慢吞吞走上前,彎著腰把囡囡的鞋子穿好,除了他還沒人發現孩子皮鞋的搭扣掉了,掛在腳上要掉下來。

    沈雅琦輕嘆一聲,不知道趙正楊在想什么。江書恂冷眼看丈夫這樣猶豫的樣子,想還先不收拾玩具,難道以后再去么?孩子哭成這樣,自己還送她走,實在沒臉面再去學堂見她了。

    江書恂走到大門口看到花壇猶豫了下:今年大概是開不了花了,可明年開花又有什么意義呢?江書恂扭過頭,趙正楊原來站在門口望著自己,灰色的褂子在陽光下很是晦澀。江書恂抱著囡囡就望著趙正楊,哪怕趙正楊有一絲的舉動她都會搶在他表態前懇請丈夫把囡囡留下來。但趙正楊一絲給她希望的動作也沒有,就這么站著,然后居然轉身走了。

    自作多情。江書恂突然想到這個詞,陽光下她有點出汗。趙正楊這么自私的人,他只考慮自己難辦,就把問題拋給別人,自己還有挺強的受傷害的心態——江書恂厭惡透了這種受害心理,真是個逃避的好法子。她想,囡囡在鄉下會受到沈雅琦夫婦的愛,不比在這個自私的家庭里差,這么一想,勉強不那么難受了。

    劉太太隔著柵欄很是抱歉地看著江書恂,沒辦法,她改不掉自己好講話的毛病。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