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今古俠客行第3章   第三回·閻王貪污怕和諧·荒山我遇小劫匪

    第3章   第三回·閻王貪污怕和諧·荒山我遇小劫匪

    作者:呂鳳倫    

      剛離開酆都沒幾日,我找李勛寰、盧曉鳳、褚六相等俠士的消息,就傳遍天下了。自然是李閻王精心布的局。

      他的目的:“既然你不能為我所用,我就讓你在江湖中寸步難行!”

      我的煉獄生活就這樣的開始了?

      不,是李閻王自以為,我去找尋師俠客們,會對他的處境不利:如果這個世界上都和諧了,便沒有了冤案錯案,我也就沒有了冤死鬼。如果我真的沒有了這些冤死鬼,就少了一項灰色的經濟收入了。那是決計不能允許的,誰要砸了我的飯碗,我就跟誰急,要他下油鍋,讓他不得好死!

      到江邊租船,沿長江向上航行。一來,由于我初來乍到,不識古代途徑;二來,我沒有與船老大講價錢,以為我是個可以欺騙的生客——好家伙,居然故意彎彎繞繞,幾個來回后,自然酬金多多。

      再愚笨的人也會有點覺悟,何況我又不是真的迷戀這里的山水風光,幾回下來,自然察覺了老爺子的詭計,無可奈何之余,只好棄船買車。

      “哎!哎!公子,你怎么就下船了啊?三峽里有好多絢麗的風光,你還沒有觀看到呢!”

      我在馬車里伸頭道:“您老留著慢慢觀看吧!公子我可不敢再奉陪!”回頭招呼車夫,“不要管他,我們起程。”奶奶的,這船老大明擺著就是李閻王派來的攔截人之一,企圖以此阻擋我的尋俠之路。

      馬車在巴蜀大道上飛馳,嘚嘚聲中,只見后邊蕩起一陣陣黃塵。

      我坐在馬車里,憑直覺,知道這回總算對了,便放下擔心,看著車窗外面風景,時不時與車夫嗑嘮幾句,旅途才不至于寂寞無趣。

      車夫是一位幽默健談的人物!我心下懷疑,他大約是一位游戲風塵的異士吧!

      這天,路行到巫山下十里處,一個叫無情溝的地方,我預感到的事終于來了,想避免都不能。

      時光隧道探索器的屏幕上顯示一朵桃花,還是爛桃花那一種。難道我的桃花運是這樣的?

      “停車!”突然,前面傳來一聲嬌嫩的呼喝。“打劫!”

      大刀亮了出來,在炙熱的陽光下閃耀著刺目的光芒。刀在一只粉嫩的小手里。這只小手的主人,是一位十六歲,稚氣未除的小女子。

      看見這情形,原來故事不過如此,我放下了懸心,不由好笑,道:“小妹子,此路是你開的么?”

      “你說對了。”小女子揚了揚下巴,“所以,你們要打這里過,就得留下些錢財,好讓本小姐上山交差。”

      我道:“我們沒有錢呢,你要我們留下些什么呢?”

      “如果沒有買命錢,就只得留下你們的一只耳朵、一條胳膊或者是一只腳補償我的損失了。”小女子說的話,輕描淡寫之極,比吃家常便飯還要自然。可見,她干這勾當已經是老手了。

      “要是我們不答應呢?”車夫哈哈大笑道:“你將對我們怎么樣?”

      我氣憤道:“你家大人呢?怎么不好好管教管教你?”

      “管教我?他們早就讓我收拾啦!可能這會兒正在參加閻王的晚宴呢。”小女子心腸惡毒的道:“你們不用替我爹娘操心啦!”

      “什么!我的爺!”我聽她這般毫無底線的說,看來是心里扭曲得狠了,心下一陣冰涼冰涼的,“這是個什么世道?”

      “你們給不給錢?”

      我嘆息道:“沒辦法,我看見你小小人兒就不能學好,將來一定是個天大的禍害,不但坑害了自己,也必定坑害別人,趁現在就收拾了你,可能還來得及亡羊補牢,為民除害!”

      “什么?你要殺我為民除害?好大的口氣,也不怕閃了你的舌頭。”小女子哈哈大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我拔出手槍來,瞄準了小女子那弱不禁風的身板兒,閉了眼,心下一陣悲涼的嘆息!

      “先生,你這是干什么?她還是一個小女子啊,你不能傷害她。”車夫雖不認識我的手槍,卻能揣測我的動機,“念在她涉足未深,我們就大人就不記小人過,原諒她這一回吧!”

      我痛心疾首的道:“你不懂得的,我心里真的好難受,也不忍心下手傷害她的,但是現在,我不得不這樣做一回無情的劊子手。”

      我做夢都想當為民除害的大俠,這個理想早就在心里根深蒂固了。

      嘿嘿,打瞌睡都有人送枕頭,這小劫匪是自己送上門來,成全我行俠江湖的第一個里程碑,我怎能忍心拒絕了她的一片好意。

      誰讓我首闖江湖的第一戰夭折了,我與他沒完。

      小女子看見我手里拿出奇形怪狀的黑家伙,好笑道:“你這是什么?是暗器?還是一根掏火棒?”

      我道:“你信不信我這家伙一定能夠收拾你?”

      小女子不以為然道:“哈!哈!哈!就憑你這破玩意,快別丟人現眼了。到時候鬧得灰頭土臉,沒臉回去見你爹娘。”

      我惱狠道:“廢話少說,快亮你的刀。”

      “好!這是你自己找死的,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小女子拖刀而前,“看招!”一招‘橫掃千軍’突然狂奔而出,沒有半點先兆,這是我所預料不到的。

      嘩啦!一聲劇烈的聲響,馬車輪子破碎一地,車廂歪倒右邊去了。

      一陣馬嘯,驚馬絕塵而去。

      道路邊上,車夫站在大槐樹底下直戰戰兢兢,而我則躲在車夫背后,嚇得直伸舌頭,“我的乖乖!好厲害的刀法!”

      “可知道我厲害了吧!”小女子得意揚揚的道:“現在磕頭求饒還來得及。”

      “我求饒。”車夫委頓在地,看似磕頭,其實是有所作為的。

      “你這是……這是干什么?”小姑娘驚駭無比,顯然是知道車夫的厲害了。

      只見車夫身上突然彈開幾把刀子,使出地堂刀法來,整個人以超速度旋轉,猶如一個飛輪向小姑娘下盤攻擊。

      在敵強我弱的時候,且對方還是個冷血無情的人,既然求饒沒有用,何必作賤自己。這個時候除了拼命能獲得一線生機外,車夫已想不到其它的好辦法了。

      江湖生存法則歷來如此。

      小姑娘一招‘力劈華山’使出,只見地上激起一道塵煙,阻擋了車夫的攻勢,緩和了空氣里緊張的氣氛。

      車夫要再發招攻擊,突然,啪!一聲槍響過,子彈飛出……小姑娘的刀掉在地上,金石相碰,哐當作響。

      鳥兒都嚇得不敢叫了,現場終于安靜了。

      車夫驚呆了,什么暗器?這么霸道!

      小姑娘被突然而來的槍聲驚傻了,連鼻孔里流出了鮮血也不知覺。我沒有打中她啊?她怎么就流血了呢?

      “看來小丫頭是受了自身內力的反激,傷了肺……”

      原來如此!

      我上前一把捉住她,按在石頭上就打屁股,“打你打你,看你以后還學不學好?”好不容易,小姑娘才哇的哭出聲來。好了!能夠哭就沒事了。

      小女子委屈道:“你打了我,嗚嗚……以大欺小,我告訴姐姐去。”

      “好!我們一起去找你姐姐。”我道:“讓你姐姐好好管教你。”

      小女子忽地又慌忙道:“不不……你……你千萬不要告訴我姐……姐……我……”

      我好像忘了她是原來那個殺人不眨眼,內心里裝著一條小毒蛇的攔路女匪了,居然腦殘的笑道:“哈!怎么啦?先前的威風都到了那里去了?”

      我是不是犯賤?想體驗一下農夫與毒蛇的真理?

      不是,我很理智。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