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今古俠客行第6章   第六回·棧道爭賭贏請客·不想老魔壞規矩

    第6章   第六回·棧道爭賭贏請客·不想老魔壞規矩

    作者:呂鳳倫    

      大巴山里的一處峽谷,是我們進入巴蜀的必經之路。

      有一個‘明修棧道,暗渡成倉’的歷史故事,就在這里發生過,但是它與本書無關,這里提過不記。

      我們展轉逃亡,終于走上險象橫生,名聞今古的棧道上了。

      讓我先喘一下大氣,平復一下激動的心情。

      為了擺脫他們的追蹤,我可是日夜提心吊膽,殫精竭慮!鐵打的精神都會疲憊,何況我只是凡夫俗子一名。

      好不容易靜下心后,我才打量周圍的環境。

      巴蜀棧道,是在懸崖絕壁間鑿石打孔,孔中嵌入巨木橫梁,橫梁上再鋪著木板而成的盤山迂回的人工險道。

      人走在這棧道上面,一邊是遍布棱角的峭壁,一邊是直落千仞的懸崖。峽谷里吹來一股股的勁風,感覺棧道上搖搖晃晃的,叫人幾乎立足不穩,縱然是渾身有膽的人也會覺得步步驚心,那膽子小的自然是寸步難行了。只是沿途奇景層出不窮,卻又賞心悅目之極。

      大自然造化如鬼斧神工,驚奇得可見一斑!

      歷經了重重的困苦,我們終于逃脫了那一批陰魂不散的江湖妄人。

      他們中,有的是江湖上的精英名宿,有的綠林大盜,為了博得靈仙兒青睞,無召而來,除了拿我當見面禮物,還有別的目的嗎?我從不高看自己,也不妄自菲薄——我帥我知道。

      我現在一身輕松,無憂無慮,抱著游山覽勝的心情,一邊欣賞著深山峻嶺里的奇花異草與奇峰怪石,一邊與小婕指點江山,逗得小女子樂不可支。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拐過一個大彎后,眼前的景物突然又變了。先是聽見水聲轟然作響,進而隨著棧道的空間不斷開闊,已有水氣一陣陣的撲面而來了,清馨得令人欲醉。視野所及,只見對面高山中水霧迷蒙,一道瀑布如出洞的蛟龍,從斷崖洞口噴瀉而出,直落崖底,匯成一股波浪翻天的急流,依著山勢瘋狂而去,當真令人嘆為觀止!

      我們都看得心神皆醉,負手停步靜思起來,只覺得整個人的精氣元神無限升騰,就快與自然萬物契合了。

      在這剎那間的光景中,我的心神里再無內外之分,人就是自然,自然也就是人。所有的塵事煩惱在這自然的奇景面前,已經變得不值一提了。

      我與小婕是被一陣放誕不羈的笑聲驚回神的,才發現我們已經不知不覺的走在了棧道的末尾。

      笑聲是從棧道出口傳上來的,遠遠望去,熙熙攘攘的估計有幾十人之眾。

      我們一驚,連忙回頭就走,只是這些朋友實在熱情得很,也想到了要阻擋我們的退路。看見他們一個個的兇神惡煞的過來,我不得不退回了原地。

      看看時光隧道探索器的屏幕上,已經有好幾個危險信號提示了,而我卻沉迷于這山山水水的風景,心啊真是不一般的大啊!

      “完了,我們被他們堵住了。相公怎么辦啊?”

      “別怕!”我的心情現在已經壞透了,卻不得不強打精神安慰小婕。看了看這些奇形怪裝的人物,都是我在江湖上不打不相識的老朋友了。

      我們已經身處危險境地,只能見機行事了。只是看看周邊環境,這兒上不占天下不著地的,我們現在就是插翅也難飛了,要怎么見機行事啊!

      葉居士出面道:“呂先生,我等在此恭候多時。你二位別來無恙?”

      我準備拔手槍,突然,一條花花綠綠的帶子迅速卷來,把我的手槍搶奪了過去。動作之快,目標準確,一氣呵成,讓我細思極恐!

      打扮得花紅柳綠的妖嬈少女道:“呂先生,這個便是你仗以成名的暗器吧!嘿嘿!好精致的一件神兵利器。葉居士,這怎么使用?”

      葉居士黯然搖頭,道:“請原諒老夫愚笨,現在還沒法探索透……透徹,這個倒要請教呂先生。”

      小婕冷笑道:“你以為我相公會比你更蠢么?把這神兵利器的使用方法告訴了你,豈不是老虎拔了牙,乖乖的讓你們宰割了?”

      打扮妖嬈的少女就是不服氣,“哼!這小小的一個物事就想難倒本小姐,太大口氣了!”在自以為是的情況下,肆意的擺弄著我的手槍。

      突然,啪的一聲槍響,聽得一聲鬼嚎似的慘叫,只見那打扮妖嬈的少女手一甩,人如木樁似的倒在棧道上,口角流血。她張了張那自負優美的櫻桃小嘴,要想說些什么,只聽得喉頭一陣咕咕,頭一歪,咽下最后一口氣。沒有說出秘密,她死不瞑目。

      圍在她身邊的豪杰們,見事故突變,大都吃了一驚,不由自主的退開一丈去,個個張皇失措,然后突然集體頂禮膜拜神靈。

      哎呀!我突然看見我那珍寶如性命的手槍,由半空墜落棧道外,好半天才從懸崖底傳來清脆的聲響。它這樣無情的離我而去,可是我行走江湖要依仗的保鏢啊,失去了它,我猶如老虎失去了爪牙,今后日子可不好瀟灑的過了。

      葉居士變了臉色道:“可惜!可惜!神靈還是告別了我們。”

      青城派的黑袍小道士大膽道:“大家都得不到它,雖然可惜,卻是對我們有利。”

      葉居士拍手歡笑道:“不錯!很好!”

      我沮喪道:“原來你們早就設計好了。”

      峨嵋派的女弟子理直氣壯道:“當然!”

      陜西來的漢子道:“多虧靈美人神機妙算,知道‘智者’會走上這條棧道,所以便提前指示兄弟們在這里恭候閣下大駕。”

      葉居士恢復了神色道:“來,先給呂先生介紹幾位朋友。”指著一位面無表情,沉沒寡言,年紀三旬的漢子,道:“這位是君無名先生。”

      “幸會!”我頭大如斗,瞪著眼前這個風云江湖的人物,言語有些僵硬了,直感自己走了好大的霉運——碰見這個武功變態煞星,肯定是不會有好處的了。

      葉居士道:“君無名先生會左右手劍法,堪稱江湖一絕。尤其是左手劍法,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

      我嘴巴里苦澀道:“不錯!”

      葉居士指著妖嬈女子的尸體道:“這位姑娘是苗人咸雪晴。”指著一位老頭道:“這位先生是巴山七十二幫的盟主,老顧。”指著另一位年輕漂亮的黑衣女子,道:“這位是峨嵋派,天鏡神尼的大徒弟,古拜鳳。”

      我心下發慌,連連道:“很好!很好!很好!”

      葉居士接下連續介紹的這些人,都是江湖名流,他們不惜屈尊降貴,為我這末名小子奔波,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我硬著頭皮道:“幸會!幸會!“葉居士道:“呂先生,你看那邊,有好些朋友為了你的緣故,不能達成共識,已經開始用武力解決了。”

      后面一禿頭漢子道:“呂先生該值得很榮幸才是。”

      葉居士道:“他的確該值得很榮幸,我們這么多的朋友都來迎接他們夫妻,儀式又十分隆重,不榮幸便是不給面子了。”

      一位武當派的道士道:“呂先生才出道沒多久,就這么受歡迎,這么名滿江湖,可見真的是后生可畏!真的是長江前浪推后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啊!”

      葉居士道:“看看去,看看華山邪門道人與泰山陽旭的決斗如何了?”

      這一群人已經把我們當作菜板上,那任人宰割的魚肉了。也真是的,還沒有經過我們的同意呢,就這么蠻橫無理的推推搡搡!

      我道:“既來之則安之,看看他們如何處理,我們再見機行事。”

      小婕道:“好!”

      我們過去的時候,他們已經決斗了五場了,各大門派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結果還是不能盡如人意,無法善罷甘休。

      這些亡命江湖人呢,個個心懷鬼胎,打著為了靈仙兒的幌子,實則是為了我這呂先生一身的奇怪本領,欲借之成就天下第一,助其橫行江湖而已。

      這一場,泰山派的陽旭敗了。

      接著一場,是君無名代表上官驚鴻與李勛寰的兄弟飛歌決斗。

      兩大高手相對,割據棧道一端。大伙兒各找安全的地方觀戰。

      飛歌那把鐵片做成的,在別人眼睛里看似小兒玩具的劍,其實是要人性命的劍,在陽光下閃耀出奪目的光輝。

      君無名的劍也是隨隨便便的不起眼,卻也是可以要人的性命兇器,與他作對的時候,千萬不可掉以輕心。

      兩大高手都拿眼睛看著對方,都在觀察對方在精神極度緊張下,所漏出來的破綻。

      突然,一陣長嘯,飛歌沖天飛翔,閃電一劍刺出,刺向君無名最薄弱的環節,右手。因為他知道,君無名的右手早先就被李勛寰一刀廢了,不再具有殺傷性威力。

      君無名也是一聲長哮,左手劍突起揮舞,一片劍幕保護起自己最薄弱的環節,然后倒飛出棧道之外。

      一片驚呼聲響起,在場的各大派高手駭然變色。

      君無名不愧是高手,雙足互點,突然拔高幾尺,一陣連環空心斗翻回來,左手劍猛然刺向飛歌百會。

      飛歌也是好樣的,在不可能的時刻突然趴下,雙足一撐棧道欄桿,順棧道向下滑開五尺,一彈而起,又搶占到了有利據點。

      山風吹過,飛歌只感覺背上冰涼,原來是衣衫給君無名的劍劃破了,心下驚顫,剛才真是險到了極點。一聲狼嚎,然后劍身合一,螺旋般旋轉,標槍一樣還擊君無名。

      君無名眼見一劍刺空,心頭微顫,毫不猶豫的以劍點棧道木板,借彎如彈弓的鋼劍彈力,橫空飛翔。

      兩劍半空交鋒,一連串叮當聲響,只見火星迸濺,兩柄斷劍飛向半空,陽光照耀下閃爍著落入峽谷里。

      在場的豪客們,個個看得臉色大變,冷汗直流。他們個個都很慶幸,自己沒有鹵莽挑戰這兩個亡命之徒。

      這是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決斗,搞得眾人頭暈目眩,天地變色日月無光。

      我害怕,看不過去了,帶了小婕準備逃之夭夭,因為自己還有使命,不能有所耽擱。另外,就是自己怕死,怕得要命。如若不信,我叫君無名隨便割你一刀,看你怕不怕。

      “那里走!”一個聲音突然向我們追蹤而來,捉住我們夫妻,分別夾在腋下。回頭環顧群豪,洪聲道:“各位,對不住,業某人要先邀請呂先生到家里做客,有什么問題,也請諸位到黃山白云山莊來協商。”再環顧群豪,“告辭!”回頭就走。

      這人來也英武,走也瀟灑。

      他這一出場,亮出字號,立時就震懾住了群豪,個個眼睜睜的,不敢輕舉妄動絲毫。這些人除了欺善怕惡,就再沒有別的本事了。

      葉居士聲音顫抖著道:“哎呀!是白云山莊莊主業古誠,他也來爭呂先生了。我們還能怎么樣?”

      巴山七十二幫的盟主老顧,頹唐道:“葉居士,他可是你表哥啊。”

      葉居士顫抖著道:“是呀!可他根本就不賣我面子,我又能拿他怎么樣?”

      老顧嘆道:“這一下沒戲了,我們怎么就失算了這個狠角色呢。”

      “這個人當真是會揀便宜,我們白白辛苦了一場。”古拜鳳狠狠道:“我們要不要追?”

      葉居士道:“追不上了!就算追上了也無濟于事,你們有誰能夠抵擋業古誠的‘天外飛仙’絕技?走吧!回去向靈仙兒告罪吧!”

      飛歌與君無名各自手里握著斷劍之柄,想到對手的劍法都是半斤八兩,再決斗下去只會落得個兩敗俱傷的結果。更何況爭斗的籌碼已經失去,這場干架也就沒有了意思。只好各自后退幾步,回頭揚長而去。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