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萌系甜妻:夏少的心尖寵第1章   我想要

    第1章   我想要

    作者:言子喻    

      法國,棕櫚灘。此時正值盛夏,位于棕櫚灘旁的海面上正停留著一輛身形巨大,卻不失端莊大氣的游輪,游輪的甲板上站滿了人,登輪的人們紛紛在接收著西裝革領的保安的秘密檢查。

      游輪里,寬敞明亮的大廳正燈火輝煌,棚頂掛著一盞富麗堂皇的水晶燈,燈下滿是來自s市各行各業的頂尖級人物,男人們西裝革領,女人們裙角飛揚,他們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等待著參加s市最富有盛名的兩大財團家族的訂婚典禮。

      今夜,注定是個不眠的輝煌之夜。

      “上官皓軒,你……你什么意思?!今天可是我們訂婚典禮!你難道準備拋下我一個人,就這樣走了嗎?”溫可可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她漂亮的雙眸里,滿滿的都是霧氣,精致的妝容下透露著難以隱忍的怒意,可她周身散發出的氣質,卻滿滿的都是倔強與驕傲。

      上官皓軒的眉頭深深地皺著,俊朗的臉上滿滿的都是糾結與不安。

      溫可可臉上掛著一抹冷笑,然后,她像是在和自己幾年的感情打賭一般地說:“上官皓軒,如果你今天離開這里,去找她,那我們這幾年所有的感情,我就當作,被狗吃了!我永遠永遠,也不會再原諒你!”說完,她的眼角突然有點濕潤,她奮力地吸了吸鼻子,假裝自己沒事。

      上官皓軒聞言,回過頭看了溫可可一眼,他的眼神里寫滿了不解與不認識,幾秒后他轉身,從侍者手里拿過兩杯葡萄酒,緊接著,他把其中一杯遞給了溫可可。

      “可可,喝了這杯酒,原諒我。”上官皓軒帥氣逼人的臉此刻在溫可可眼里,卻是極度的令人厭惡。

      溫可可接過酒杯,一飲而盡,然后像一個凱旋而歸的王者一般舉起了高腳杯,她勾起嘴角,悲慘的一笑,然后一字一句地說到:“上官皓軒,我溫可可在此宣布,與上官家的訂婚典禮,到此為止,從此我和你,沒有任何關系!”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賓客不由得都倒吸一口涼氣,就連大廳里剛剛還紛亂的音樂聲也適時的戛然而止,人們的眼光,一直都在跟隨者這對金童玉女。

      溫可可見上官皓軒不出聲,臉上淡然一笑,只聽一聲清脆的“咔嚓”聲,高腳杯掉落在地,碎的四分五裂。

      上官皓軒眼里卻沒有絲毫意外的意思,他轉身把酒杯放到托盤里,趁人不備悄悄地往回縮了縮右手的手臂,這只手,是他剛剛遞酒給溫可可的那只手。

      而另一邊,他修長的手里正大力地攥著一個手機,秘書適時地提醒他,“上官小姐她……正在醫院搶救……”

      上官皓軒修長的身影在聚光燈下頓了頓,終于,他還是頭也不回飛快地離開了游輪,連最后一眼也沒有再看溫可可。

      這一刻,溫可可的心碎了一地,她和上官皓軒幾年的感情,也徹底地碎了。

      燈光下,溫可可曼妙的身姿此時正穿著一件極美極美的訂婚禮服,裙擺長長的拖在地上,手里捧著一把精致好看的捧花,可是就在上官皓軒離開游輪的這一刻,這一切的美好,都化為了泡沫。

      隨著上官皓軒身影的遠離,在場的賓客不由得議論紛紛,大家也只得把目光再一次地放到了溫可可的身上,溫可可此時,狼狽的像一條被人拋棄的流浪狗。

      溫可可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和她熱戀了多年的男友,竟然在她生日,也是她的訂婚宴這天,義無反顧地拋棄了她,讓她成為了眾人的一個笑話。

      一時之間,s市最著名財團溫家的千金在訂婚宴上慘被拋棄,傳遍了各大新聞媒體的頭條,當晚,甚至有幾家媒體網站因訪問量過大而癱瘓。

      溫可可的心,痛的像被人剛剛用刀子剜過一樣的疼,但是她又能如何呢?想起溫總,想起溫家,她只好強顏歡笑,燈光下,溫可可在眾多賓客的注視下,緩緩地走到舞臺中央,拿起麥克風溫聲道:“感謝大家百忙之中來參加我和上官皓軒的訂婚典禮,但是因為發生來一些意外的關系,訂婚典禮到此結束,大家的禮金和禮物溫氏集團會雙倍返還,大家返程的機票酒店我也會安排人馬上解決好,謝謝大家的理解,再見。”

      溫可可的眼眸低垂,長長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樣煽動著,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什么,她感覺自己臉上一陣燥熱,身體的不適讓她立馬丟下手捧花飛奔下臺,她高傲的像一只天鵝般挺著身子,氣勢絲毫不減。

      法國市中心某知名酒店。夏安毅扛著爛醉如泥的溫可可,絲毫不顧及大廳里紛亂人群朝他們投射過來的目光,一會功夫,他從助理手中接過酒店服務員遞來的門卡,快速走到電梯旁,飛快地按下電梯的按鈕。

      “夏少?這?”助理臉色尷尬地看了一眼抗在夏安毅肩上的溫可可,他知道夏安毅有潔癖,他擔心夏安毅為了肩上這個撿來的女人為難。

      夏安毅用余光掃了一眼肩上的這個女人,然后吩咐道:“你把我的車開走,沒你的事了。”

      助理畢恭畢敬地點了點頭,離開了酒店。

      幾分鐘后,電梯的門緩緩打開,夏安毅扛著肩上醉的面色緋紅的女人走下了電梯。

      他瞄了一眼房間號,然后掏出了房卡,誰知,夏安毅剛要開門,他身上扛著的那個女人卻嘴里嘟囔著什么,低頭一把拽住了他的領帶,迎面而來的氣味是淡淡的紅酒味和好聞的香水味,兩種味道摻雜在一起,莫名的誘人,再加上這個誘人的動作,夏安毅不由得覺得口干舌燥。

      他加快了手上的開門動作,用腳把門關上,然后一把將身上的女人狠狠地丟在床上。

      可女人并沒有就此放棄的意思,反而轉身抓住了他胸前的領帶,一把把他拉向自己的胸前。

      “溫可可!你有完沒完?看清楚了,我是夏安毅!”夏安毅奮力地將自己的領帶從溫可可手里奪回來,然后站直了身子,準備離開。

      溫可可眼神迷蒙,她明明沒喝多少酒,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覺得自己的身子燥熱的很,另外……身體的每一個器官都在叫囂著,想要……男人。

      夏安毅恍惚的瞬間,溫可可支起身子,伸出玉璧一把勾住了夏安毅的脖子,然后,捧起他的臉就將自己湊了過去,僅僅一秒鐘的時間,她就直接倒下了。

      夏安毅冷著臉,強壓制著自己身體里的欲望,一把把溫可可扯了下去,他冷聲冷氣地說:“溫可可,怎么?被上官拋棄了就墮落了,想找其他備胎安慰你?可惜了。我夏安毅從不做人的備胎,更不會做上官家的備胎。”

      溫可可身體里此時正涌起一波又一波的熱浪,她知道有什么不對,可是她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子了,殘存的最后一絲理智告訴她,上官皓軒遞給她的那杯酒有問題。

      夏安毅見溫可可不吭聲,以為她在裝傻,俊逸的臉龐微微靠向溫可可,又說:“怎么?裝傻充愣是你一貫的技倆?”

      溫可可身心俱疲,她的心徹底被上官皓軒傷了,現在,又要失身于此嗎?想到這兒,她眼睛里落下了幾顆豆大的淚珠,臉上的神情也委屈的很,她這幅楚楚可人的樣子,像極了一只被人拋棄的小狼狗。

      夏安毅心里忽然有個地方軟了一下,他伸手去擦溫可可那迷人臉蛋上的淚珠,他第一次見溫可可哭,沒想到是這個樣子的。

      這個地點,不知道的人以為他把溫可可怎么樣了呢,可是,他分明一根溫可可的手指頭都沒動。

      下一秒,溫可可一把抱住了夏安毅健碩的身軀。“你不敢嗎?”魅惑的聲音傳來。

      還是激將法最有用,夏安毅漂亮的眼里閃過一抹濃烈的欲望,他望著眼前的溫可可,嘴角忽地勾起一抹釋然的笑。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