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萌系甜妻:夏少的心尖寵第6章   看到你這張臉我也不會贏

    第6章   看到你這張臉我也不會贏

    作者:言子喻    

      溫可可抬起頭憤怒地與夏安毅的眼睛對視,四目相對,一瞬間,火花四射,只不過,是敵視的火花,一個眼睛里滿滿的都是怒火,一個眼睛里滿滿的都是玩世不恭。

      溫可可雖然心里十分不屑與夏安毅這種人交流,但是為了解決她自己的問題,沒辦法,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在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要有耐心,要有耐心,就當他是一只癩皮狗。

      夏安毅饒有趣味地看了溫可可一眼后說到:“溫大小姐,求人也是有成本地,不如這樣,你替我把牌打到頭,我就答應你和你出去好好談談,如何?對了,友情提醒下你,現在,我們打5,她們打10。”夏安毅特地加重了“好好”二字地讀音。

      溫可可白了一眼夏安毅,在心里默默吐槽到,s市沒人了嗎?竟然選了這么個桀驁不馴地家伙當夏少,要是有外敵入侵,這家伙還不得第一個放下武器逃走?

      雖然溫可可心里對夏安毅是一百萬個看不上,但是為了找他談事,只好作罷。

      她思考了片刻,掀了掀薄唇說道:“你們玩的什么撲克?我不會打撲克牌。”

      夏安毅得瑟地抖了抖腿,眉眼上挑,調皮地道:“那就別怪夏某不客氣了,溫大小姐請回吧!”說著,伸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溫可可眼光一聚,狠命地攥緊了拳頭,“好吧,那我幫你玩。”她現在就像是案板上的肉,為了知道報道事件的真相,她不得不任由夏安毅宰割。

      夏安毅扯開嘴露出一個清冽又安然的笑容,他總是有辦法利用他外形的優勢去博得別人的眼球,如果這一幕被外人看到,一定會以為是夏安毅遇到了一個蠻不講理的野蠻女友。

      桌子上的其他幾個人見兩人這副歡喜冤家的樣子,不由得眼里露出些許笑意。

      “抓牌吧。”夏安毅伸出修長有力的大手一把握住了溫可可的小蠻腰。

      “嘖嘖嘖,真細啊,溫大小姐該不會是不食人間煙火吧?”夏安毅悠悠地吐出一口煙,低音炮一樣的聲音在溫可可的耳邊環繞,真是個自帶3d環繞音效的男人呢。

      溫可可伸出胳膊肘狠狠地在他肚子上懟了一下,然后厲聲警告道:“你給我小心點!”

      夏安毅眼神魅惑地瞧了她一眼,又慢悠悠地吐出一口煙,“小心什么?”

      溫可可眉頭一挑,心里早已經有了一個新的主意,只見她艷麗的紅唇勾起一抹冷笑,“小心你的……腳!”

      說時遲那時快,細細尖尖的高跟鞋已經朝夏安毅的皮鞋上踩去,誰知,夏安毅的反應也絲毫不落后,他“嗖”地一下,飛快地抽回了黑亮的皮鞋,然后叉開腿,把右腳伸到桌子旁可以看得到的地方動了動。

      “你……可惡!”溫可可低低地咒罵一聲。

      夏安毅笑的十分無害,“溫大小姐沒聽說過一句話嗎?聲東擊西,你下次要是再想襲擊我,就不要提前告訴我你的計劃啊!”

      “好啦,乖,抓牌。”夏安毅左邊的腿抖了抖,溫可可嬌小的身子顛了顛,她感受到夏安毅腿部堅硬而有力的肌肉在支撐著她的身體。

      溫可可不想再和他浪費時間,她急需盡快和他談談。

      而且,她發現,每當她和夏安毅這個家伙相對的時候,她就不由自主地想要和他拌嘴吵架,這種感覺真的是……醉了。

      溫可可回過頭,不再搭理身后的男人,開始專注地看著自己手上的牌。

      夏安毅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他清冽的男性氣息就縈繞在溫可可的身后,隱約還可以聞到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混合著不知名的洗衣水的味道。

      溫可可皺著眉,感覺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這個男人,八成是克我,溫可可在心里暗暗地想到。

      周深修長的手指夾著一根香煙,神情冷淡恍惚,眼睛里只有自己手上的那副牌,放佛在計算著什么。

      其他幾個人則樂在其中,他們很少能看到有哪個富家千金得此殊榮,和吊兒郎當的夏少夏安毅打得如此火熱,更難得是,他們兩個,一副歡喜冤家的樣子,十分有cp感,看熱鬧可比玩牌有意思多了,又能玩牌,又能當觀眾何樂而不為。

      溫可可皺著精致的眉眼仔細地盯著手上的那副牌,她之前也同那些名媛千金玩過,為了應付,不得不,多少也是知道一些規矩的,不過是不精通罷了。

      但是有些東西,她雖然不會,卻也深諳此道,比如說,她看著自己手上的這幅好牌,便知道,自己這種牌,就算不會玩,只是個半吊子,也能玩一玩牌。因為她手里的這幅牌實在是太好了,什么大王小王都在她手里。

      夏安毅他們玩的撲克牌叫升級,倆倆一伙,兩伙人中任意一伙人中的先走了且他的同伴走了就可以升一級,從1-12級,誰先達到12誰先贏,溫可可雖然不怎么玩撲克牌,但是她也知道撲克牌中大小王是最大的,是以,她覺得自己很幸運。

      周深細細地觀察著溫可可地表情,只要溫可可臉上露出笑意,他就什么小牌都打,讓溫可可墊牌。

      因此,溫可可地心情好的不的了,因為,第一把,開局還不到十分鐘,她就已經順利當老大出局了,還出局的很風光。

      夏安毅卻好像十分不關注牌桌上地事情,他坐在溫可可地后面,時而擺弄手機,時而扯扯溫可可地頭發梢,一副紈绔子弟地樣子。

      溫可可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個特點,只要她心情受到影響,心情不好了,自然而然地就會做不好那件事。

      因為夏安毅坐在她身后總是撩撥她地緣故,她心情受到了很大地影響,只是一會地功夫,她就徹底失去耐心了。

      “夏安毅,你到底要干什么?”溫可可一把拉開夏安毅的手,她滿是怒意的眸子,不經意地對上夏安毅滿是玩味的臉。

      “溫大小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需要娛樂,我自然也是需要娛樂的呀,你玩撲克牌,我沒什么玩的了,只有……”玩你兩個字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大家心里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溫可可滿面怒意地瞪著他,夏安毅卻覺得,她那種表情可愛極了。

      “溫大小姐,不是我說,你的脾氣也太差了,你說你都贏錢了還臉那么臭,他們這些輸錢的怎么辦?再說,有我這張這么帥的臉擺在這里給你看,你還不開心點?對吧?她們想看還看不到呢?”夏安毅滿臉戲虐地看著溫可可,說著,又把眼神瞥向包廂里那些正在聚精會神地看著她們這邊八卦的女人們。

      那些女人可都是夏安毅的顏粉,整個s市誰不知道,有個長相極帥,又身材極好,性格還不冰山的可愛夏少?

      她們一聽夏安毅正在問自己,紛紛諂媚地扯出一個可愛的笑容,然后上趕著貼著臉皮道:“是,夏少大人。”

      溫可可沒好氣地瞪了那些女人一眼,瞧瞧她們那個諂媚權貴的樣子,露臉的露臉,露胸的露胸,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群夜總會里的小姐呢。

      想到這兒,溫可可抽回眼神氣急敗壞地說:“說真的,夏少,看見你那張臉,我連贏錢的欲望都沒有了。”

      聞言,夏安毅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有那么幾秒鐘,他的神情有點恍惚,又有點沒想到的意思。

      桌子上的另外三位少爺,見夏安毅頭一次吃癟吃的這么慘,不由得相互對視幾秒,然后噗嗤一聲,哈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沒想到啊,夏夏少也有如此落魄的時候。”周深代表其他的幾個人進行了一次總結性的發言。

      其他兩個人伸手拍了拍,鼓起掌來,贊同周深的發言,“就是,就是!”

      夏安毅挑了挑眉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妨礙你贏錢了?”

      溫可可直直地對視上他的眼神,沒在怕的好嗎?肯定地說到:“不然你以為呢?不過你非要在這也可以,我多幫你輸點錢,就當給大家發福利了。”

      夏安毅趕緊搖了搖頭,要一個金牛座的人輸錢,那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的!

      周深側過臉看了夏安毅一眼道:“我看你還是趕緊走吧,別在這礙我們的事,要不然,說不準一會你輸多少錢呢。”

      夏安毅微微皺眉,細細盤算了一下,雖然他有錢,但是他也不想在這種地方輸錢,還是走吧。

      他盯著溫可可的眼睛看了一會,眼里滿是戰火,然后冷哼了一聲,叼著煙轉身走了。

      “一群聚眾賭博的賭徒!敗家子!”夏安毅走之前還氣焰囂張地丟下了這么一句話。

      誰知,夏安毅剛走,桌上的三個大男人就動作整齊劃一地拍著桌子大笑起來,笑聲幾乎可以震動整個包廂。

      周深搓了搓細長的手指,若有所思道:“果然是金牛座,要他拔毛,太難!”

      夏安毅走了,牌局繼續,再加上周深的幫助,和溫可可自身的運氣還挺好的緣故,接下來的幾局,她基本上一直當老大率先出局,而三個大男人,卻成了牌搭子。

      溫可可之前還覺得是自己運氣爆棚,誰知道,都到了最后一把了,周深還在讓她墊牌,而且,他每出一張牌,溫可可能用上的幾率都很大,原來周深一直在幫自己啊,溫可可暗暗在心里想到。

      她也不由得在心里慶幸,幸好有周深哥哥在,要不然,自己今天不輸都難。

      牌局結束后,溫可可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走之前,她數了數自己桌上的籌碼,她不僅贏了,還贏了很多,她拿起自己的手包,對周深展顏一笑,“周深哥哥,改天有機會一起吃飯,今天……”

      還沒等溫可可說完,周深擺了擺手,“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溫可可拿起手包,轉身幾步走到夏安毅身邊,此時的夏安毅正和那些富家前進打得火熱,包廂里充斥著“五魁首啊,六六六,發發發啊,九頭牛”啊的劃拳聲。

      溫可可不屑地瞪了左擁右抱玩得正歡的夏安毅,以為i自己站在這里便可以吸引住那男人的注意。

      誰知夏安毅依然沉醉在骰子,劃拳之中,像是沒看見她一樣。

      “夏安毅,我把你的錢贏回來了,我和你的同伙也率先出頭了,你現在過來跟我談談。”溫可可趾高氣揚地說道。

       夏安毅繼續和坐在他旁邊的眾多美女飲酒作樂,劃拳什么的,溫可可在昏暗的燈光下看見,夏安毅的手指修長好看。

       溫可可說話的聲音其實很大,但是夏安毅卻一直都一副我沒有聽到的樣子。

       “夏安毅!你不要太過分了!”溫可可厲聲道。

      夏安毅仍然一副沒有聽見的樣子,溫可可可不好惹,惹急了她不管是誰都沒有好果子吃,她抬起高跟鞋,猛地一腳朝夏安毅的小腿踹去。

      受到攻擊的夏安毅這才慵懶地抬起頭,臉上帶著幾絲醉意,瞇著眼睛看著溫可可說道:“哦,知道了,寶貝兒們,你們自己玩吧,我和這位溫大小姐有事要談。”

      溫可可的目光掃過夏安毅旁邊半椅在他身上的女人,那個女人身材很好,前凸后翹的,再加上她穿的那件貼身包臀的裙子,更顯的她整個人的嫵媚。

      溫可可最見不得這樣送上門的女人,只要夏安毅稍稍低頭,就能看見那女人白花花的酥胸。

      “夏夏少,你現在這幅樣子,真讓我擔憂。”溫可可的視線隨著夏安毅起身。

      “哦?怎么呢?”夏安毅不解。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我看,如果把整個s市交給夏少大人你,恐怕,我大s市要亡了。”溫可可不屑地看著夏安毅說到。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