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淺淺歲月初見歡第3章   交易

    第3章   交易

    作者:凡塵風起    

      陽光透過紗窗照耀進來,洋洋灑灑地落在安靜沉睡的臉上,有幾分歲月靜好,當然,前提是忽略寧景瑜一大早的殺豬聲。

      “啊,胥夭淺,你居然跑到我床上來睡覺,你還要不要臉。”寧景瑜一睜眼就看見枕頭上擱著一張又圓又大的臉,嚇了他一跳,然后很是嫌惡地往床的另一邊挪。

      “我哪里跑到你床上了,諾,你看,明明腿還在床下呢!”胥夭淺哈欠連天,被他鬼叫鬼叫地吵醒了,一看時間才六點半,腦袋換了個方向,后腦勺對著他,反正她又看不見他的憤怒,繼續補覺。

      “這還不叫跑到我床上?”寧景瑜憤怒地看著她的大半個身體都挨著他,就只剩下一雙腿搭在床邊的椅子上,等等,枕頭這塊怎么濕了?反應過來后寧景瑜給了自動屏蔽他的話的胥夭淺屁股一腳,“你睡覺還流口水了,你惡不惡心。”

      “啊,地震了。”突然被踹下床,正在好夢的胥夭淺頓時從地上彈跳起來,一邊揉屁股一邊大呼小叫,等反應過來時她才知道剛在正在做夢。

      “你神經病啊,干嘛踹我?”

      “誰讓你睡到我床上的。”

      “這是你的床?你叫它一個試試,你看看它應不應你,這明明是醫院的床,我愛睡就睡,你管的著嗎你!”胥夭淺兩手叉腰,氣吞山河。

      “胥夭淺你耍賴是吧。”寧景瑜沒料到她會倒打一耙,迅速地起床,繞過床尾,慢慢地走向她,雖然穿著藍白相間的病號服,但全過程一點兒也不有損他的優雅和威嚴。

      胥夭淺看著不斷朝她傾倒的龐然大物,他一臉冰霜好像要吃了她的樣子,胥夭淺怕了,色厲內荏,不斷地后退,雙手不自覺地擋在胸前,嘰嘰歪歪,“你要干嘛,你再不停下來我就要喊非禮了。”

      “怕了?”

      “誰說我怕了?”胥夭淺在強撐。

      “呵呵!”寧景瑜冷笑。

      “大哥,我認輸。”后背已經抵到另一張病床了,退無可退,胥夭淺慫了,她承認怕了眼前這個陰陽怪氣,一臉平靜地家伙,趕緊跪地求饒,雙手扯著他的褲腿,聲淚俱下,“大爺,你饒了小女子吧,小女子行走江湖風里來雨里去的不容易。我上有八十……奶奶,下有,下暫且沒有了。”

      病號服褲子很松,快要被她扯下來了,寧景瑜死死拉著褲頭,居高臨下看著腳下一坨,一臉便秘,“快松手。”

      “不松不松,我已經跪地求饒了,你要放了我才松手。”

      “好,你快起來……”

      “景瑜,你們在干什么?”寧家二老一推門就看見床邊自家兒子被扒褲子的場景。

      “我,我們沒事。”寧景瑜聽到母親聲音,大窘,一發力,將褲子從腳下瘋女人手里搶過來。

      這女人武俠小說看多了,分分鐘入戲。

      “啊,小胥,你干嘛跪在地上?”后面進來的司機大叔手里拎著早餐,一進門就看見寧景瑜坐在床的另一邊不說話,而胥夭淺在跪坐在地上,還沒來及起來。

      “啊,大叔,我胃疼。”丟人很,絕對不能說她在跪地求饒。

      “啊,是哪里不舒服嗎,要不要我去叫醫生。”

      “不用,一會兒就好,一會兒就好。”胥夭淺連忙擺手。

      “那我扶你起來吧,可憐的孩子。”司機大叔將早餐放在桌子上后扶胥夭淺起來,后悔不已,“早知道有胃病,我昨晚就不應該讓你留下來的,你要有什么事,我良心怎么能安呢!”

      站在一旁不說話的寧家二老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兒子,又看了一眼臉蛋紅撲撲的女孩兒,又注意到一晚這個關鍵詞,然后聯系剛才他們看到的場景,二老相互看了一眼,默契點頭,得出結論,兒子在醫院發生不可告人的大事。

      “兒子,我們來接你出院了。”昨晚差不多十點才接到寧景瑜發來的短信,說是低血糖在醫院打葡萄糖點滴,讓他們第二天一早來接他出院。

      “我去換衣服。”說著寧景瑜就進了衛生間。

      “小姑娘,你胃疼好點了嗎?”目標人物之一不在,想要得出準確信息,只能從面前低頭一臉局促的女孩入手。

      “好多了,謝謝阿姨。”

      “你剛才為什么坐在地上哭啊,是我兒子欺負你了嗎?”夏裴雪溫柔地問。

      “沒,沒有。”我的乖乖,她終于知道寧景瑜一言不發就讓人頭皮發麻的氣息來自哪里了,面前這個看起來優雅,笑容可掬,帶著一副金絲眼鏡的阿姨就是源頭。

      她有一種看見教導主任的恐懼。

      “走吧。”寧景瑜瞥著角落里抖著肩膀低頭喝粥的女人,他猜想是母親嚇著她了。

      她怎么那么膽小,剛剛的囂張氣焰去哪里了。

      “慢著,你還沒告訴我她是誰,你們剛才在干什么?”從頭到尾一言不發的溫文爾雅的男人發話了。

      “老公,你別太嚴肅,會嚇壞年輕人的。”夏裴雪不滿地瞅了一眼旁邊的男人。

      胥夭淺被嗆了一下,心想,阿姨,你不嚴肅已經把我嚇得半死了,你們兩個是半斤八兩,旗鼓相當。

      “沒什么好說的,她就是樓下精神科的王小花,今天早上突然跑到我病房的。”寧景瑜解釋完抬腿就要走。

      “阿姨,我不叫王小花,我也不是樓下精神科的。”胥夭淺很是委屈,這個名字好土。

      “既然是精神科的那就沒事了,走吧!”寧遠大步跨出病房門。

      夏裴雪看了一眼委屈的女孩兒,想要再說些什么只是暗自搖了下頭,然后小跑去追前面兩個男人了。

      司機大叔等胥夭淺吃完早餐就送她去火車站。

      寧家三口回到家,寧遠坐在沙發上,夏裴雪回房間換衣服。

      “說吧,怎么回事。”寧愿才不相信寧景瑜醫院那一套說辭。

      “你有個學生是編導專業的輔導員,你幫我一個忙,我會記住的。”寧景瑜言語淡漠。

      “和今早那個女孩有關系嗎?”

      “嗯。”

      “林豪是我學生不錯,想要我幫你也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寧遠思考了一番,冷靜說道。

      “什么條件。”

      “答應我繼續讀歷史專業,大學期間都不能轉專業。”

      “你落井下石。”寧景瑜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詞來形容他父親“無恥”行為了。

      “答不答應在你,幫不幫卻是我的事。”寧遠也不逼他,很是和風細雨。

      “你父子二人干嘛劍拔弩張的,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說。”夏裴雪換好衣服出來。

      “好,一言為定。”寧景瑜一咬牙,接受寧愿的條件。

      然后他就把胥夭淺錯過報到的事給寧愿說了,然后就回房間補覺了,鬧騰了一早上,他很累。

      “老公,你說兒子干嘛要幫那個女孩兒放棄轉專業,他倆會不會有什么事?”夏裴雪拉著寧遠的胳膊。

      “應該不會。你兒子什么德行你不知道啊,這么多年,你看他和誰糾纏過?”

      “那他是因為什么?”夏裴雪想不通。

      “他不想說就不說吧,整天沉默寡言的,也不知道是他折磨我們還是我們對不起他。”寧遠也是一頭霧水。

      “好吧!”夏裴雪拎著包包出門了,學校有事要去一趟。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