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淺淺歲月初見歡第5章   炫富

    第5章   炫富

    作者:凡塵風起    

      天高皇帝遠的,胥夭淺終于逃脫家里老母親的魔掌,過上了逍遙快活的大學生活。

      “李尋……咱們下周是不是有個迎新晚會啊?”周末宿舍全體躺尸,胥夭淺一個翻身,半個身體掛在床邊問下鋪正在刷劇的李尋。

      額,剛才差點就把人叫成李尋歡了,啊!那是童年里她御用的男神老公,以至于這么多年還是忘不了夢中情人啊!

      那時候她看林詩音哪兒哪兒都不爽,小小的她不知道這是為什么,直到后來上了初中,言情小說看了無數的她才后知后覺地懂了,哦!原來她是吃醋了。

      俗話說上鋪一翻身,下床就是地動山搖,更何況胥夭淺那動作像是要參加田徑賽,李尋抖了抖被嚇了一跳的小心臟,“是呀,聽說是江城大學音樂系集才華與美貌,禁欲系和一直身邊桃花不分寒冬臘月都在開的……男二南宮彥致歡迎詞。”

      “南宮彥是誰?”胥夭淺自動屏蔽李尋那一堆以前她很感興趣,聽著都能意淫一番的詞,直接抓住句子的關鍵詞,男二。

      哎,自從前幾天和造孽男寧景瑜有段孽緣后,世間美男都入不了她的卡芝蘭大眼睛了。

      所以,李尋這么多形容詞都只是形容男二,那男一是誰,她很是好奇,有沒有比寧景瑜更妖孽的。

      “寧景瑜。”吳瓊心里泛著小心心,輕輕念著寧景瑜的名字,她都覺得是世間最幸福的事了。

      吳瓊高中三年被“禁欲”了,戀愛都沒得談,一進大學就放飛自我了,所以新生報到那天就和來接她的學姐八卦了,硬是把江城所有八卦新聞給扒拉一個底朝天。

      “臥槽,還真是他啊!”

      “小淺,你認識寧景瑜?”吳瓊警鈴大響。

      “不認識”才怪,胥夭淺從吳瓊驚訝中帶點小興奮,然后小興奮中又夾雜了幾分酸味,她就不敢說認識寧景瑜了。

      她紙上談兵戀愛技巧無數的經驗告訴她,她似乎大概好像發現吳瓊小姐姐對寧美人有意思。

      “也是,你怎么可能認識寧景瑜,聽學姐說寧景瑜性子很怪,他從來不住宿舍,平時也不和人來往,每天除了上課就是蹲圖書館。他雖然是江城大學第一美男,但沒有人敢去和他表白,因為他釋放的冷氣會讓人不自覺退避三舍。”吳瓊繼續給宿舍的人科普。

      “大學不都應該要住宿舍的嗎?她干嘛不住宿舍。”翟莉有一點點好奇。

      “他爸媽是咱們歷史系的教授,這么多年座下幾百弟子畢業后大都是留校任職了,所以,你們懂的,他就是那么牛逼,不想住就不住咯!”

      “原來他爸是李剛啊,難怪那么臭屁,整天端著一張死人臉。”胥夭淺撇撇嘴,狂翻白眼。

      又是一個狂拽酷吊炸天的“富二代”,胥夭淺以為她已經從什么流星花園的臺灣劇里走出很多年了,到頭來才發現,更大的狗血在江城大學等著噴她一身呢!

      “咦,胥夭淺,你都不認識寧景瑜,咋知道他整天端著死人臉?”凡事有關寧景瑜的,吳瓊都不會放過蛛絲馬跡。

      “咦,你們這就不懂了吧,我是誰,我的專業是什么,我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超級無敵美少女,未來文學界,編劇界,影視界的大牛……”

      “行了,大牛,省去你那么多雖然很動聽但實則一堆廢話的廢話,撈干的說。”翟莉第一次發揮她東北女孩子的氣勢,一出口就是一陣地動山搖。

      “我是編導專業的胥夭淺,縱橫江湖多年,根據我不是很精深的專業,從臺灣偶像劇到大陸劇,再到全屏都是長腿歐巴的韓劇到足不出戶就可以演完一部家庭倫理劇的日劇……”

      “胥夭淺,我要殺了你。”李尋小宇宙爆發了,胥夭淺廢話怎么這么多,關鍵還配合著動作,胥夭淺昨晚睡覺掛在床頭的內衣都給抖到她下床,并且好巧不巧地落在她的頭上,手指嫌棄地提著一根帶子一看,臥槽,米老鼠與唐老鴨。

      這什么品味。

      “好了好了,你們真沒耐心。”胥夭淺引起了公憤,趕緊總結,“一般世外高人都是獨來獨往,眾生平等的死人臉。”

      “怎么又變成世外高人了?”吳瓊疑惑地問。

      “很簡單,因為狂拽酷的小團伙時代已經一去不返,變成單打獨斗了。”

      “編導專業的果然腦回路和我們正常人不一樣,腦洞大開得能迎接全世界人民了。”翟莉又恢復了淡定。

      她們寢室是混搭,英語專業的李尋,計算機專業的吳瓊,更牛逼的是翟莉,物理專業。

      不過她們有很多公共課要在一起上課的,這不,前幾天高數課上鬧出的笑話都承包了他們半年的笑點了。

      “不對呀,吳瓊,你還沒說為什么這次迎新致詞是男二啊,干嘛不是男一?”胥夭淺只顧花癡了,腦袋不夠用了。

      “因為男一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哦!”全體靜默。大人物的世界她們不懂,一開口就暴露自己的愚昧無知了,沉默最能體現優雅!

      “寶貝們,你們高中有沒有背著家里悄悄談起小戀愛?”沒安靜十分鐘,胥夭淺憋不住了。

      “談了一個,高考結束就分了。”李尋想了想,“哦,原因是他爸媽覺得我倆不合適,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言下之意就是我配不上他的兒子。”

      “他考上哪里的大學?”胥夭淺問。

      “江城理工大學。”

      “江城大學甩江城理工大學好幾條街,他配不上你才對吧?”吳瓊問。

      “他家是江城本地人,家里做點小生意,有五處房產。所以,父親是開出租車的,母親是百貨公司保潔員家庭出生的我,在我這兒學歷沒有用武之地。”李尋一臉自嘲。

      “哼,做生意的了不起啊,我家里也是做生意的。”胥夭淺傲嬌地哼了一聲。

      江城大學是全國比較有名的學校,高中三年她就差和理化生,政史地穿一條褲衩,同生共死了,終于上帝還是比較照顧她的,以高出錄取分數線5分被編導專業錄取。

      家里的“懂事長”強迫她報考省師范大學商務英語專業,以她的分數那絕對是妥妥的,但胥夭淺還是寧愿在一幫學霸里當垃圾,所以狂讀《孫子兵法》半個月,最后采取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聲東擊西的辦法將專業給改了。

      她媽說了家里的事業將來要她繼承,所以要她學英語,將來出國洽談生意就不用帶翻譯了,省事。可她不喜歡做生意,喜歡寫小說,看電視,意淫美男,而能意淫美男的最直接辦法就是寫小說。

      “小淺,你家是做什么生意的?這么有錢,你要知道,江城這種一線城市,有五處房產那是以千萬為單位來算了。”吳瓊八卦雷達無時無刻都在四處搜尋,帥哥和金錢她都不會放過。

      “哦,不是大生意,也就是些小生意。”胥夭淺來的時候爸媽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要炫富,做人要低調,“我家里是賣小白菜的。”

      “那你家是有自己的連鎖店了?”李尋低落的心情成功被胥夭淺治愈了,她無意中和一個千金小姐做了上下鋪。

      唔,過來人說大學里室友感情最好,尤其是上下鋪,好得兩人都能為對方兩肋插刀,她也不要胥夭淺為她兩肋插刀,只要每天請她吃一個茶葉蛋就行。

      “沒有,就是街上挑著擔子,有城管追,隨時可以跑路那種小生意。”胥夭淺終于還是無視她爸媽的囑咐,把家底抖了個底朝天。

      “胥夭淺,你果然很需要錢。”室友全體倒絕,胥夭淺果然整天都在白日做夢。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