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淺淺歲月初見歡第9章   如果掉水里了

    第9章   如果掉水里了

    作者:凡塵風起    

      “這日子沒法活了,離婚,必須離。”深夜十二點,隔音效果十分不好的舊居民樓十樓某間屋子里傳來一陣河東獅吼。

      “胥家兩口子又吵架了,這都凌晨了還不休息,精力好得很。”四樓是一對老夫妻,老人覺少,昏暗的臺燈下,老婦人還在整理以前的老照片。

      “聽說這房子要拆了。”老伴扶了扶老花鏡,專心地看著報紙,沒有接老伴的話。

      “哎,住了這些年,還真有點舍不得離開這兒。”老婦人嘆息。

      老伴還來不及說些什么又被十樓的獅吼聲給打斷了。

      “胥有順,你從小對女兒不管不顧的,你別指望她將來能給你養老送終。”胥母罵得口干舌燥的,咕嚕嚕地喝了一口水后繼續說道,“說到底在女兒心中我才是最重要的。”

      “你可得了吧,她要是心中有你能不遵從你的意愿上省師范的英語專業?她是打心眼里地尊重我這個老爸,所以才選擇編導專業,因為這是我建議她學的。”胥有順任憑胥母張牙舞爪,氣定神閑地坐在沙發上整理女兒從小到大拿的獎狀。

      “你,你氣死我了。”女兒不能讀英語專業這是胥母林珊的痛,這代表她在這個家的主權受到了侵犯,偏偏這個死男人還有事沒事拿這個來嗆她。

      “哼,就算氣死你也不能改變我在女兒心中排第一的事實。”胥有順得意洋洋。

      “我才是她心中的第一。”

      “我是。”

      “我才是。”

      兩方爭論不下,而聲音卻越吵越大,對門,樓下的中年夫妻實在是受不了了,披衣下床去勸架了。

      “我說老胥家兩口子,你倆從女兒兩三歲開始就爭她心中的第一,這都多少年了,還沒分出勝負呀?”

      “老黃,你是不知道這女人有多過分。女兒大了心中有自己主意有權利選擇自己喜歡的專業,那丫頭來一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在她眼皮子底下將專業改了,女兒遠在江城,她鞭長莫及,卻在家天天拿我撒氣。”胥有順也是很委屈的。

      “我說老林,女兒大了自己拿主意,再說都快國慶節了,選擇新專業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了,你就別揪著不放,好好過日子吧,成天吵吵鬧鬧的,女兒回來看了會傷心的。”一起跳廣場舞的大媽苦口婆心地勸導。

      “哼,那小兔崽子一點良心都沒有,她哪里會傷心。”林珊頭一偏,氣呼呼的。

      “她哪里沒良心了,前幾天還給我寄了一本好看的武俠小說。”

      “那照你這么說她還給我買了一條絲巾,所以我才是……”

      “停。”戰事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越演越烈,隔壁牛老爺一聲猛呵,一屋子嘰嘰喳喳的聲音停了,頓時鴉雀無聲。

      “我看你兩口子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還在這里爭論不休的,為了不妨礙街坊四鄰休息,誰是誰非還是由你們女兒來評判吧!”牛老拄著拐杖在沙發上坐下。

      “這,牛老爺還是不要了吧,這大晚上的孩子都休息了。”胥家兩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異口同聲。

      “打,必須打,不分出個勝負你們是不罷休了。”

      “那好吧!”林珊在雜亂無章的地板上扒拉了好久才找到手機,通訊錄翻開她弱弱問了一句,“我要說什么?”

      “我來吧,就你那點出息還要和我爭在女兒心中的地位,哼。”胥有順奪過手機,沒響兩聲電話就接通了。

      “喂,爸,這么晚打電話來是有什么事嗎?”

      “沒事沒事,我就是想問,女兒啊,要是我和你媽同時掉進河里了,你會先救誰?”

      只有這種歷史遺留的千古難題才能分出勝負,女兒被他從小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它一定會先救自己的,胥有順心里美滋滋的。

      胥夭淺沒有立馬回答,好像是在思索,大家拼住呼吸紛紛湊到胥有順耳邊,就想聽聽胥夭淺的回答。

      “爸,我不會游泳。”這邊胥夭淺揉了揉刷劇有些模糊的眼睛,想了好久才回答。

      言下之意,她誰也不救?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疑惑了。

      果真是白眼狼!

      “我不管,假如你會游泳呢!你會先救誰?”胥有順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繼續追問。

      “沒有假如啊!”

      “老子說有就有,你這個小兔崽子怎么屁話那么多。”

      “好吧,那請問你們倆是掉哪條河了?”行,你是老大你說了算。

      “哪條河?什么哪條河,河就是河了,你怎么廢話那么多。”林珊看不慣父女倆嘰嘰歪歪的,搶過手機一陣吼。

      耳膜受不住,胥夭淺將手機拿離耳朵一丈遠,掏了掏耳朵后才繼續說道,“你們都不告訴我是掉哪條河我怎么救你們。”

      “廢話真多,掉黃河了,你要救誰?”

      “我記得咱們那里只有長江沒有黃河吧?”胥夭淺雖然地理不好,但她可以斷定她老家沒有河。

      “你,兔崽子,你要氣死我們了。”這下胥有順也不淡定了,不甘心繼續說道,“我們是說假如掉河里了,是假如懂不懂,你讀書讀傻了吧!”

      “那假如掉河里了關我何事,我又不認識假如。”胥夭淺打了個哈欠,眼淚汪汪的,“你倆沒事還是洗洗睡吧,別整天跟些小年輕似的問這些幼稚的問題,沒什么事我掛了,唔,困死我。”

      “洗洗睡吧,我們倆在女兒心中什么地位都沒有,哎!”這下林珊算看明白了,兒大不由娘更不由爹。

      “睡吧睡吧!”胥有順像霜打的茄子,耷拉著腦袋,“各位鄰居不好意思,打擾大家休息了,對不住了,請回吧!”

      大家見二人出奇的一條心,相互扶持著,沒有剛才的劍拔弩張,倒像困頓中相互扶持,這下放心了都陸續回家了。

      胥家持續了幾個小時的鬧劇在胥夭淺毫無良心地回答下收場。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漫不經心地回答害慘了好些已經進入夢鄉的小孩子們。深更半夜地被從被窩里挖起來,回答爸爸媽媽同時掉河里先救誰的世紀難題,回答先救媽的被爸單打,先救爸的被媽藤條伺候,兩個都不救的免不了一頓混合雙打,還被罵白眼狼,沒良心的兔崽子。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