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淺淺歲月初見歡第61章   騎車差點摔進ICU

    第61章   騎車差點摔進ICU

    作者:凡塵風起    

      大二選修體育課,胥夭淺選的是籃球課。但因為個子矮再加上胖跑不動,沒上兩節課老師不要她,被委婉地勸退到其他選修課了。

      “不帶這樣欺負人的。”體育課下后胥夭淺獨自回宿舍,一路又踢又罵的。

      “怎么了滅絕師太,誰惹你不高興了?”尾隨了她好長一段路,見她沒反應,王曦從后面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自從我被攆到乒乓球組后,沒有一個人愿意和我組隊打球,他們嫌棄我胖不靈活,怕我拖后腿。”

      “這不是正常的嗎?”王曦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很是自然地說道。

      “你這沒良心的,我給你介紹對象時就差把我當姑奶奶一樣供著,現在利用完我了,你就落井下石了。”胥夭淺瞅著他,惡狠狠地說道。

      “我哪敢啊!但我說的也是實話好吧!”王曦舉手發誓,他只有一點點的幸災樂禍,“講真,你真的也太太太胖了,別的女生和你身高差不多的,哪個不是九十以下體重。”

      “我真的太胖了嗎?”胥夭淺暗自捏了捏肚子上的游泳圈,沮喪問道。

      “姐,到現在你還用懷疑你胖這個事實啊!”

      “你是學體育的,你就說我怎樣才能快速瘦下來?”不行,一定要減肥,要不然她會被恥笑到大學畢業,搞不好工作了也要被同事接著笑。

      以后結婚了寧景瑜有意無意拿這事說她,將來孩子也會笑她,說不想有個胖子媽媽。

      一胖毀所有,她的人生即將跌入谷底,永無翻身之日,所以,她發誓一定要減肥。

      “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管住嘴,邁開腿。”

      “廢話,這還要你說啊!”胥夭淺鄙視他,凈說一些她都知道的廢話。

      她要能管住嘴,邁開腿以至于到現在地步嗎?

      不得不提,她因為三百塊錢瘦下去的體重又因為寧景瑜給的五百塊錢養回來了。

      “那我就沒辦法了。”光說不練的人要減肥他沒什么辦法。

      “有沒有什么好的項目可以快速減。”

      “跑步。”

      “屁,跑步效果最慢而且要天天堅持,搞不好我小腿都要跑出肌肉了。”胥夭淺立刻反駁。

      “跳繩。”

      “累,而且不能保證每天都跳,我也擔心小腿有肌肉。”

      “游泳。”這個最快的了。

      “游泳不行,我小時候因為想要學游泳,差點掉河里淹死了,我有陰影。”

      “那我真沒法子了,姑奶奶,求放過。”這不行那不行,她倒是想躺著減肥那也得有用啊!

      “不行,接著想,想不出來今天不允許見李尋。”

      “去爬山。”

      “一個人太無聊了。”

      “你去報個健身班這樣就不無聊了,有許多小哥哥小姐姐陪你一起呢!”王曦眼前一亮快速說道。

      “我有錢燒得,有那錢我還不如買點吃的。”胥夭淺白了他一眼,也不看看她的名字,她是有閑錢去造的人嗎?

      “姐,你根本不想減。”王曦算看明白了,她丫的就是喊口號。

      有錢就想著吃的,他看這肥也甭減了。

      “減減減,這次一定減,你再說一個,我保證去。”看他放棄對她的治療了,胥夭淺著急了。

      “我想想。”王曦快速地想體育里都有的項目,“有了,你可以騎自行車,這個好玩又耗能,而且要是買輛自行車的話還可以代步。”

      胥夭淺想了想,說道,“這個可以。”

      每次他們出去,寧景瑜騎車都滿頭大汗,他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讓她別亂動,他快把不住龍頭了。

      “那你打算什么時候學?”趁熱打鐵,要不然想多了她就不學了。

      “明天,明天下午你想辦法弄輛自行車過來,籃球場你教我。”

      “為什么不讓寧景瑜教你?”又是他,他才不要當免費勞動力呢!

      “寧景瑜太美了,我舍不得他受累。”胥夭淺理所當然說道。

      “那我就不受累了。”王曦感覺很委屈。

      “你皮糙肉厚的不礙事。”

      “我有女朋友的。”她不懂避嫌嗎?

      “我知道,又不要你賣身,你只要幫我把住后面的座椅就行了。你要不放心,我把李尋也拉上,反正一個是教,兩個也是教。”

      “好,好吧!”再說下去她們班的女生都要拉來一起學自行車了。

      第二天下午三人準時到籃球場集合,李尋不愿意受累,就站在一旁看胥夭淺學。

      “胥夭淺,你丫的不要看腳啊!你看前面,前面。”王曦在后面推得滿頭大汗。

      “胥夭淺,叫你不要動,你怎么和咸魚一樣不停撲騰呢!別動,別動……”

      “胥夭淺,你太重了,我把不住了。”

      一個小時下來,王曦快累癱了,他接過李尋遞過來的水猛灌,“不行了,不行了,你另求高明吧!”

      “再教我一個小時。”胥夭淺求他。

      王曦連忙擺手,“你又重又愛動,還不看前面,我是教不了了。”

      “不行。”

      “淺,要不你還是讓寧景瑜教你吧!愛情的力量是無窮的,說不定他一教你就會呢!”李尋也看不下去了,很心疼大汗淋漓的王曦。

      “好吧!”今天她就暫時放過王曦。

      馬上就要考試了,寧景瑜得抓緊時間復習,最近一般沒什么要緊事她都不打擾他的。

      第二天下午胥夭淺又一個人來練車,自己摸索,在摔了幾次后她能騎一點點了。

      聽王曦說學自行車要到有一點斜坡的地方才能很快學會,胥夭淺推著車到化學實驗樓旁邊的安靜小道上去練。

      還別說真管用,沒練幾趟她就騎會了,準備繞個圈回宿舍了,哪知道路越走越陡,不過好在沒幾個行人。

      胥夭淺得意極了,哼起小調,終于學會了騎車,讓他們小瞧她,嫌她重,她要用實力狠狠打他們臉。

      然而就在她走神時,一個女生突然從旁邊的草叢里竄出來。

      胥夭淺著急,不知道要捏剎車,然后慌亂的她一下子摔下自行車。臉著地,車翻了,連帶著胳膊腿全部在地上狠狠摩擦著。

      有半分鐘胥夭淺的腦袋里是空白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直到那個突然竄出來的女生扶她,叫了她好幾聲后她才意識回籠。

      “同學,你怎么樣,有沒有摔哪兒?”女同學扶她在路邊坐下。

      “我沒事。”胥夭淺用手小心碰了一下額頭上的傷口,忍不住輕哼了一聲。

      然后她檢查了一下腿,胳膊,剛才麻木了沒覺得疼,現在緩過來了感覺有點疼。

      “同學,我看你挺嚴重的,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或者我給你朋友打電話,讓他們送你去醫院吧!”女同學很擔心,她全身上下都是傷,感染了就遭了。

      “我沒事,你先走吧!我一會兒自己去醫院。”胥夭淺心里憋著一把火,她怕自己小不小心就要罵出來了。

      “那好吧!你自己一定要去醫院哦!”女同學知道她沒用,不放心但也無可奈何,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休息了十幾分鐘的胥夭淺顫顫巍巍站起來,試了試手臂還能動,她慢悠悠地去推著車子往校醫院走去。

      “我的天啊,你這是怎么搞的,全身是傷口。”給她處理傷口的是一個四五十歲的女醫生,她一邊小心翼翼地給她洗傷口,一邊心疼說著。

      “嘻嘻,騎自行車摔的。”胥夭淺嘴唇上也有大大小小幾個傷口,她扯著嘴笑。

      “都這樣了你還笑得起來,你都不疼的嗎?”

      “疼疼,輕點兒,輕點兒。”處理手肘傷口時,胥夭淺忍不住了。

      “你還知道疼啊!小朋友,你騎車也要小心點啊!這么摔下來多疼啊!”女醫生眼淚都快要出來了,感覺就像自己的女兒受傷了一樣。

      “是,我以后小心點。”

      “還騎?我看還是別騎了,挺危險。”女醫生給膝蓋上完藥用紗布包起來,“我來數數,你全身上下有幾個傷口,一,二,三……有十七個,太嚴重了。”

      “沒阿姨說的這么嚴重,要真這樣我還不進ICU了。”

      “你別不放心上,這么多傷口萬一感染了可麻煩了,還有,臉上這一堆,估計要毀容了。”女醫生很擔憂,不是嚇唬她的。

      “沒,沒那么嚴重吧?”毀容,這好像不好玩啊!

      “肯定會留疤的。”

      全身上下太疼了,腦袋被震住了,痛,毀不毀容以后再說,現在不想說話和思考。

      處理好傷口已經晚上八點了,胥夭淺不敢進宿舍。在樓道里徘徊好久,最終鼓起勇氣敲門。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