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淺淺歲月初見歡第62章   你是這條gai最靚的仔

    第62章   你是這條gai最靚的仔

    作者:凡塵風起    

      第二天胥夭淺一瘸一拐地去上課,翟莉她們要送她去教室的,但她一想自己只是受了點皮外傷,不需要人扶著就拒絕了。

      “胥夭淺,你這是最新玩法嗎?”在半路遇到張旭兩口子,看她全身是紗布,包裹得像木乃伊,很是好奇。

      “昨天騎車摔了。”胥夭淺嘴上有傷口,說話不利索。

      “騎摩托了?”吳敏戳她裹著紗布的胳膊肘問。

      “自,自行車。”

      “你這是在逗我笑嗎?騎自行車也能摔成這樣,你怎么不說你還腦震蕩失憶了呢!”張旭毫不客氣地笑了。

      胥夭淺以為自己是劇本里的女主角嗎,走路摔了都能失憶。

      “腦震蕩是真的,現在見到你后我寧愿失憶了。”他們良心大大的壞,一個拼命戳她痛處,一個拼命毒舌她。

      這兩人不愧是一家人,她都這么慘了,也不見得有個安慰。

      “真的很嚴重嗎?”平時耀武揚威,上竄亂跳的人突然失去了精氣神,病懨懨的,吳敏還是很心疼的。

      “你廢話,你沒看到我全身被紗布包圍了嗎?”胥夭淺翻了白眼,笨拙地指了指自己的臉,“這都有三個傷口纏著紗布了,其他的醫生倒想纏上,就是沒地兒綁了。”

      “好慘,胥夭淺,你真的好慘。”平時看人笑話,今天她也被笑話咯!

      到了教室不免被同學圍觀,那場景堪比見到一只恐龍還轟動。

      不想影響課堂,很識趣的胥夭淺搬到教室最后一排。腦袋疼,胸口也疼,干脆趴桌子上睡覺。

      “胥夭淺。”一節課都是用書擋著自己,視覺創意傳播老師走到她課桌旁,用書敲她。

      “老師?”被敲醒的胥夭淺還處于蒙圈狀態。

      昨晚傷口疼她一晚上基本上就沒睡著,快要天亮了才瞇了會兒。

      “你打呼嚕了。”女老師一本正經地說。

      “不會吧!”她睡覺從來不打呼嚕的,“我最多就是磨牙或者說夢話,不過沒有夢游癥,大家不用擔心的。”

      “你這嘴上的傷口一點兒不影響你說話啊!這嘴皮子還是這么溜。”女老師讓她站起來,上下打量一邊,包得很木乃伊似的,挺嚇人。

      “呵呵,謝謝老師夸獎。”胥夭淺本來不想說話的,是她非要讓說嘛!說了又不高興。

      “你這樣子成了這條gai最靚的仔了。”

      “哈哈。”教室里同學們哄堂大笑,沒想到快要退休的老教授也玩網絡名句。

      “老師,我頭疼。”還嘴無異于找死。

      “行了,你就趴著吧!要是痛得厲害就去醫院,你這樣子不會是昨晚搶銀行被打的吧?”弄得這么嚴重,看著都疼。

      “老師,她這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被人打的。”張旭大聲說著。

      胥夭淺感動,頓時熱淚盈眶,關鍵時刻還是哥們兒給力。

      “行了,不管是搶銀行還是拔刀相助都下課再討論,先上課。”

      快要放學了寧景瑜給胥夭淺發消息都被她選擇性看不見,她不敢這副尊容出現在他的面前,怕傷口雪上加霜。

      “你這個樣子怎么弄的?”得不到回復的寧景瑜親自來教室門口捉人,一看到胥夭淺這副鬼樣子氣得肝疼。

      “昨天被一只流浪狗咬了。”

      “說實話。”當他眼睛瞎還是智商下線了,那嘴唇上的傷口哪像狗咬的。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更何況他這架勢初一也不讓她好過了,胥夭淺硬著頭皮說道,“我騎車摔的。”

      “我只不過是昨天一天沒見你,你就把自己弄成這樣,胥夭淺你能耐了。”

      “我都受傷了,你別罵我了,我頭疼,我胸口疼,我渾身都疼。”胥夭淺趕緊賣慘。

      “上來吧!我背你。”看她走路一瘸一拐的寧景瑜又氣又心疼,在她面前彎下腰。

      “不用了吧!這是在學校,大家看著不好。”面對誘惑,胥夭淺還是保持理智,有些猶豫拒絕。

      “你都這副鬼樣子了我再不背你,我看是我不好了,我非得被唾沫星子淹死。”

      “那好吧!”二話不說,胥夭淺很麻溜地爬到寧景瑜背上,一時忘了傷口,頓時又是一陣哀嚎。

      “你這是騎什么車弄的,這么嚴重。”她該減肥了,太重了。

      “自行車。”

      “你不是拿到駕照了嗎,怎么還摔這么嚴重。”寧景瑜皺眉問。

      “小哥哥,自行車和機動車不一樣,動作當然也不一樣。”學霸也問這么幼稚的問題,她不想理他。

      “要多久才能好?”

      “怎么的也要個把月吧!”胥夭淺下午放學還要去輸液換藥呢!

      “后天就周五了,要去我家吃飯。”寧景瑜心想,丫的,讓你造,看你如何給二老交代。

      “你想辦法幫我推了。”

      “那你是準備起碼一個月不見我爸媽了?”這個忙他幫不了,這下真成了丑媳婦早晚要見公婆了。

      絕望,大寫的絕望,胥夭淺拍拍他頭,“要不你放手把我摔死得了。”

      寧景瑜沒摔死她,倒差不多是掐死她。

      寧家客廳“小淺,你這個是怎么弄的哦,怎么這么嚴重?”剛不久夏裴雪一開門就被嚇了一跳。

      “不嚴重,不嚴重。”說話不利索好難受。

      “小胥這是怎么弄的?”寧遠問一旁在削蘋果給胥夭淺的寧景瑜。

      “騎自行車摔的。”

      “不是已經考了駕照嗎?還騎自行車干嘛?”

      “小淺,你是不是覺得去哪兒都不方便想要有輛車嗎?你直接說呀,我給你買。考慮到你是學生,就買個二十萬左右的。”夏裴雪心疼壞了,這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會不會毀容。

      “阿姨,不是的,不是的。”怎么一下子就把話題轉到買車上去了,腦震蕩的她跟不上節奏,趕緊解釋,“我就是想通過騎自行車減肥。”

      “臭小子,一定是你嫌棄小胥胖所以她才想著去減肥。”寧遠狠狠瞅了一眼寧景瑜。

      “不是,我就是……”

      “我看你就是。”夏裴雪點頭,不等寧景瑜解釋,就噼里啪啦一陣數落,“胖怎么了,我們家又不是養不起小淺。你以為要每個人都瘦得跟你一樣,風一吹就跑了才好。”

      “我看小胥胖也挺好看的。”寧遠難得夸人。

      一胖的胥夭淺嘴不自覺抽抽,這是夸還是貶?

      “你敢嫌棄小胥胖,今晚你就別吃飯了。”夏裴雪越想越氣,要不是為了減肥,胥夭淺能成今天這個樣子嘛!

      要是胥夭淺的父母看到她這個樣子一定心疼壞了,然后就悔婚了,那他兒子哭暈在廁所已經是輕的了。

      不行,她絕對不能讓這種悲劇發生。

      “你們能不能讓我為自己申辯一下?”寧景瑜面對兩個教授連珠炮似的發問,他沒有插話的空隙。

      “不能。”寧遠夫妻二人瞪他,始作俑者就是他,還好意思解釋。

      空氣突然好安靜,就在胥夭淺良心發現準備為寧景瑜說幾句好話時,寧遠說道,“臭小子,你不是要為自己申辯嗎,怎么不說話了?”

      “我……”寧景瑜很委屈,明明是他們不讓自己說話的。

      “行了,你別說話了,你一說話我就來氣。”夏裴雪轉頭親熱地拉著胥夭淺的手,笑瞇瞇說道,“小淺,咱們不減肥,你這個樣子就很好看,你是咱們這條gai最靚的仔。”

      胥夭淺看了一眼委屈巴巴的寧景瑜,心想,這魔性的話要被玩壞了,全民都在玩。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