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淺淺歲月初見歡第65章   我就是故意的

    第65章   我就是故意的

    作者:凡塵風起    

      寧景瑜絕對是行動派,打算在他讀研前給胥夭淺買車,這才放寒假第二天,他就把車鑰匙交到她手里。

      “你哪里來的錢?”正收拾寢室的胥夭淺接到寧景瑜電話,讓她下樓。

      “我把卡里的錢用了八萬付首付,剩下的貸款我每個月慢慢還。”

      “要我說就不應該買的。”嘴上雖然抱怨,但胥夭淺內心還是高興的。

      “沒事,以后努力一點不就什么都有了。”寧景瑜怕她多想,說道,“這車是我的錢買的,我爸媽沒什么意見。他們本來就打算給你買,就是怕你不接受。”

      寧景瑜看出來她既歡喜又憂愁,繼續說道,“以后車子的油費,保養費這些我都會按時打錢給你的。”

      “好麻煩。”胥夭淺噘著嘴,他去讀書了還要操心車子問題,真辛苦。

      “那你要覺得這樣很麻煩,我就直接把卡給你,我以后的收入都會存在這里面的。”

      “不是。”顯然寧景瑜誤會她意思了,拉著他手道,“還是你保管卡吧!要給我了我忍不住全部揮霍完了。”

      “行,反正我除了生活費也不會亂用的。”寧景瑜把卡收起來,牽著她的手往主樓方向走去。

      “去主樓嗎?”

      “嗯,我把車停到那兒的停車場,宿舍這邊的停車位都被接同學回家的家長給占了。”

      “你有駕照?”這車是直接從旗艦店開來的。

      “嗯,高中的時候就考了,我不喜歡車,所以基本上沒用上。”

      “你考了多久拿到的駕照?”想起學車史,她仍然認為那是一段黑暗的歲月,四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孤獨絕望包圍著她。

      “一個月,駕校做的宣傳就是一個月。”

      “當我沒問。”胥夭淺頓時沒力氣說話了,學霸不僅學習厲害,學車也那么快。

      不過現在想想去年他陪她去練車,面對她不夠用的智商和手忙腳亂,他沒有任何怨言和賣弄,她真心覺得寧景瑜很有修養。

      “這有什么的,男生對機械的掌握天生就比女生要好點,你不用想多。”寧景瑜笑笑,這有什么好比的,真是個不服輸的丫頭。

      “大眾越野車,還是紅色的,我好喜歡。”胥夭淺圍繞像獵豹一樣,安靜停著的車子轉了一圈,興奮得不得了。

      她個子不高,雖然力氣比一般女生大,但要駕馭越野車還是有一定難度。可技術不咋地卻偏偏就愛越野,它像在城市里奔跑的獵豹,駕著它心情瞬間放飛,歡快極了。

      “你喜歡就好,只是要多練才能上路。”寧景瑜打開車門坐進駕駛室。

      “嗯嗯,我今晚就讓我媽給寄駕照。”胥夭淺有些迫不及待。

      三天后,王曦打電話問胥夭淺要回家不,他請她坐飛機。

      胥夭淺和寧景瑜正在學校人少的路上練車,練得正起勁,火急火燎地報了個位置讓他過來,有話當面說。

      二十分鐘不到王曦就找到他們,胥夭淺正在寧景瑜的指導下慢慢起步。

      也不催她,王曦抱著手站在旁邊看笑話。

      “滅絕師太,你真的是有駕照,學過車的人嗎?”直線走成S型,她師傅要看到他教的人就這水平,估計當場暈倒搶救不過來。

      “怎么滴,我樂意。”胥夭淺才不管王曦如何嘲笑她,繼續練直線。

      “淺,咱們先休息會兒再練。”寧景瑜累得很。

      “哈哈,滅絕師太,連沒有脾氣,耐心十足的寧冰塊都崩潰了,你也算是個人才。”王曦走近,趴在車窗上幸災樂禍。

      “要你管。”胥夭淺懶得理他,發動車子,沒掌握好腳的力度,離合器踩猛了,車子一下子竄出去。

      昨天剛下雨,路上有積水,車輪濺起的水澆了王曦一個透心涼。寒冬臘月,濕漉漉的褲子貼在腿上,猶如跳進冰水里。

      “胥夭淺,我殺了你。”王曦提著褲子,怒吼。

      胥夭淺不是故意的,看他被澆了一身,趕緊停下來,換了退檔。這次著急的她又沒掌握好,很不好意思地對王曦造成二次傷害。

      “滅絕師太。”王曦忍無可忍,脫下外套就要往后座扔。

      以為王曦要揍她,胥夭淺這次是真的故意整他,開車一溜煙跑了三米,車屁股后面的水柱像長了眼睛似的直朝他臉上招呼。

      “這次我是真的故意的,你自己回宿舍換吧!拜拜。”沒有良心才是真正的胥夭淺,丟下路邊怒火沖天的王曦,和寧景瑜跑了。

      寒假開始了,按原計劃胥夭淺是要繼續留在江城找單位實習的。

      但因為寧景瑜參加了省級電視臺推出的公益欄目:關愛留守兒童的拍攝,胥夭淺正好想學習一下,就和他一起去到西南某個偏僻的山村。

      要到目的地真不容易,飛機到省會,火車到縣城,汽車到鎮上,最后牛車進村。

      凌晨一點,胥夭淺終于躺在了簡易帳篷里,她捶著快斷的腿,不斷哼哼,“寧景瑜,我為了陪你,命都搭進去了。”

      “辛苦了,辛苦了,我給你捶捶。”他一個大男人都受不了這三四天,一路基本上所有交通工具都坐了的折騰,更何況她這個小胖妞。

      “哼,以后你所有的獎金我全要了。”趁機敲詐。

      寧景瑜看她一臉狡詐的樣子,生出了逗弄她的心思。

      突然有些曖昧地靠近,往她臉上輕輕吹氣,聲音低沉,沙啞地說道,“我都是你的了,其他的更不必說了。”

      胥夭淺從來不知道眼前的妖孽會來這一手,臉頓時紅得像猴屁股,雙手無力地抵在他的胸膛上,幾分羞澀地辯解,“去去去,我才不要你,我需要錢。”

      “我就是活體提款機,你確定不要嗎?”寧景瑜又靠近她,暗沉的眼睛盯著她,從她眼睛里,他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樣子。

      被逼到角落,胥夭淺暗暗磨牙,擦,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滅絕師太,居然被一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欺負到這步田地,這是一個慘字了得。

      腦海里頓時出現一個畫面,華山之巔,大雪紛飛,胥夭淺把所有的道服穿上,仍然瑟瑟發抖,手里的浮塵艱難地在風中耷拉著。

      寧景瑜則穿著背心,大褲衩,一手捏著一本歷史書,另外一只手拿著一塊西瓜,兩人對峙著。

      劍拔弩張,但不妨礙強者啃西瓜。

      胥夭淺趁寧景瑜扔西瓜皮的時候搞偷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手里的浮塵朝他甩去,然而,說時遲那時快,他卻輕飄飄地用歷史書擋住了她的雷霆一擊。

      輸贏似乎可以從兩人的穿著來看,一個凍成狗,一個風度翩翩,明顯內力不在一個層次上的。

      敗了后,江湖把滅絕師太從武林中除名了,她成了西瓜大俠寧景瑜的小書童,有事沒事就被敲榆木腦袋。

      不行,士可殺不可辱,叔可忍,嬸忍不了,她不能認慫,奮起反擊。

      一瞬間,形式立馬來了個大反轉,寧景瑜一米八幾的大高個,被一個一米六不到的小胖妞撲倒,帥氣地跨坐在他身上,師太惡狠狠地問道,“認錯了沒?”

      “認什么錯?”寧景瑜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眼里盛滿了寵溺和戲謔。

      “那個,那個……”對哦,人家認什么錯,難道說他不該調戲她,而她不好意思,慫了?

      “要不要我提醒你,我犯什么錯了?”寧景瑜假裝大尾巴狼。

      帥不過三秒說的就是她,主權在手里還沒握穩呢又丟了!

      “不要不要。”胥夭淺趕緊捂住他的嘴,恐怕他說出什么讓她恨不得鉆地洞的話,麻溜地下來,她捂著被子,甕聲甕氣地說道:“我困了,要睡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