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淺淺歲月初見歡第66章   留守兒童

    第66章   留守兒童

    作者:凡塵風起    

      第二天,胥夭淺二人在村民的帶領下來到村長家,村長帶他們四處走走,順便把村里的情況做個簡單介紹。

      “我們村是十萬大山深處,這邊交通十分不便。以前也有沿海地區的投資商過來這邊修路,但這個地方地無三里平,想要休一條公路談何容易,考察一番后這事就不了了之了。”站在山坡頂上,村長指著山下蜿蜒曲折的小路說道。

      “那這邊的路是后來你們村里集體出資修的嗎?”胥夭淺問。

      雖然這條小路也不是特別窄,但和江城,甚至她家那邊的路比,可以稱作羊腸小道了。

      “不是,這是前年政府修的,就是因為有了這條路,村民們出去方便了,村里有六十幾戶人家,絕大多數夫妻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殘。”

      “這小孩爸媽也是外出打工了嗎?”寧景瑜把相機里的照片給村長看。

      照片里,大冬天的,小男孩拖著不合腳的舊拖鞋,衣著單薄地坐在村口獨木橋上,定定地看著小路那邊。

      “是的,他家里有兄弟姐妹六個,他排行老三,都八歲了還沒上學。家里窮,負擔不起幾個孩子上學,所以他父母雙雙出去打工了,一年就過年的時候回來一次。”

      “那村里有學校嗎?”胥夭淺問。

      村長點頭道,“有,就是一間廢棄的破屋子,修繕后,弄了十多張簡易的桌子在里面,就當課桌了。”

      “有老師嗎?”寧景瑜想,這個地方,估計沒有專門的老師過來。

      “我小時候上過幾天學堂,孩子們的課都是我上的。但我也不懂,只能教他們認些簡單的字,以及加減乘除。”不能帶領村民們致富,不能給孩子們一個明朗的教室,請來專業的老師,他很慚愧。

      寧景瑜認真地把“羊腸小道”拍下來后,說道,“請村長帶我們去學校看看。”

      四處透風的教室,粗糙,黑糊糊的桌椅板凳,孩子們一個個認真,渴望知識的眼睛,這些都刺痛了胥夭淺。

      原來,所謂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

      她的生活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無憂,至少她有書可以讀,這些都要感恩于日夜辛勞的父母。

      寧景瑜沒怎么說話,他只是專心地拍照,各個角度都取景好幾張。

      “進去吧,里面上課的老師是我的侄子,我先教他,我有事的時候,就由他給學生上課。”說著村長推開教室門進去。

      不打擾學生上課,寧景瑜拍了幾張相片后幾人就走出教室。

      接下來又是去到幾個村民家采訪,不知不覺一天就過去了。

      接下來幾天,他們還是由村長帶著繼續熟悉村里的情況,小孩子對生人既害怕又好奇,經過幾天的接觸,胥夭淺已經能和他們打成一片了。

      “姐姐,你的鞋子真漂亮。”難得有空,胥夭淺和寧景瑜去學校和學生玩。

      “你要喜歡的話,姐姐回去就給你們每人買一雙。”胥夭淺摸著一個小丫頭的頭說道。

      “好呀!”其中一個小男孩很興奮,想到什么后他低下頭,弱弱地說道,“不過村長伯伯教我們,不可以隨便拿別人的東西。”

      “沒關系,這是姐姐送你們的禮物,當然能收啦!”胥夭淺笑著拉小男孩的手,“姐姐見到你們很開心,我就想每人送你們一雙鞋子當著紀念品。”

      “真的嗎?那我喜歡白色的。”

      “我喜歡紅色的。”

      “我喜歡藍色的。”小孩子們紛紛說道。

      “好好,都有都有。”胥夭淺笑著,在一群孩子中間,她仿佛是無所不能的孩子王。

      “姐姐,叔叔怎么不和我玩,他一直對著我們卡卡摁,他在干什么?”一個小女孩看著寧景瑜拿著手里的東西一直對著他們,很是好奇。

      “小妹妹,這個叫相機。”寧景瑜聽到她的話,走過來,把相機里的照片給她看,“你看,你和淺淺姐姐在說話,笑得很開心,我都記錄下來了。”

      “哇,這個東西好神奇啊,我們沒見過。”對新鮮事物很感興趣,小男孩們紛紛圍著寧景瑜要看照片。

      “你們好好讀書,將來有機會走出去了,就可以看到這個神奇的東西了。”寧景瑜很耐心地說道。

      “叔叔,你這個相機貴嗎?給我們拍照會不會太浪費了?”這么神奇的東西,他們沒見過。

      “不會,因為它能記錄你們的美好。”寧景瑜笑說。

      “叔叔,你笑起來真好看。”孩子們拍著手,咋咋呼呼的,“淺淺姐姐笑起來也很好看。”

      “那為什么她是姐姐,我是叔叔呢?”好不公平,他明明只比她大一歲,怎么就成兩代人了。

      “因為我長大了要娶淺淺姐姐,所以她只能是姐姐。”前幾天坐在村口橋上的小男孩,跟著他們來學校玩。

      “你淺淺姐姐是我的,你不能娶,只能是我娶。”寧景瑜瞪著他,小屁孩敢來挖墻腳。

      “淺淺姐姐,你快告訴叔叔,你是我的,不是他的。”小男孩雖然沒開始上學,但他性子活潑,幾天下來早和胥夭淺他們混熟了。

      “我是……”胥夭淺想要從善如流,但看到寧景瑜要吃人的眼神,趕緊哄道,“咱們叫他哥哥,那哥哥姐姐是不是就是你的啦?”

      小男孩想了想,家里的哥哥姐姐都和他住在一起,趕緊點頭。

      在村里住了一個多月,寧景瑜用相機把重要的事物全部拍下來。

      “咱們后天就回去了嗎?”晚上寧景瑜在整理照片,胥夭淺心情有些郁悶。

      在這里待久了,和孩子們熟悉了,而且村民們很淳樸,她有些舍不得走。

      “沒辦法,電視臺那邊就給一個半月時間,咱們回去還有好多事情要做。你要喜歡這里,以后有機會我再陪你來。”寧景瑜輕輕捏了捏她的手,安慰。

      “那說好了,以后有機會你一定要陪我來。”還能再來,胥夭淺心情一下子就好了,“我答應他們的禮物你要幫我搞定。”

      “行,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寧景瑜好笑,感情這丫頭只負責說,不負責做的。

      “嘻嘻,寶貝,有你真好。”胥夭淺喜滋滋地拉著他的胳膊,小貓一樣輕輕蹭著,討好賣乖。

      “對你有好處了你就叫我寶貝,對你沒好處了,你就連名帶姓的叫我,不用那么區別對待吧?”寧景瑜心里甜蜜著,嘴上卻不饒人。

      “那很簡單啊,只要你一直對我好,不給我叫你寧景瑜的機會不就好啦!”什么叫得了便宜還賣乖,說的就是胥夭淺這號人物。

      寧景瑜捏了捏她的鼻子,寵溺地說道,“你說的都對,我說不過你。”

      第二天寧景瑜和村長要上山,胥夭淺睡懶覺就沒跟去。

      臨走了,孩子們一個個地圍著胥夭淺他們,不讓走。

      “孩子們,哥哥姐姐們要趕緊回城里去,把咱們這里的情況向社會公布,然后就會有很多的好心人來幫助我們。

      那咱們就可以有機會走出大山,你們爸爸媽媽也不用出去打工啦,可以一直陪著你們。”村長眼看時間晚了,孩子們不讓胥夭淺二人走,趕緊說道。

      “村長伯伯,你沒騙我們吧?”有小孩半信半疑地問。

      “不騙你們,我可以保證村長伯伯說的都是真的。”寧景瑜認真嚴肅地承諾。

      “那你們一定還要再來。”

      雖有不舍,但一想著哥哥姐姐走了,爸爸媽媽就能回來陪著他們,小孩子們都依依不舍地放手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