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淺淺歲月初見歡第68章   大結局(上)

    第68章   大結局(上)

    作者:凡塵風起    

      還沒過元宵節,考研初試成績出來了,沒有任何懸念,寧景瑜以490的高分專業排名第一,甩第二名二十幾分。

      復試是在三月中旬,胥夭淺很想借著陪他去復試的機會去京都游玩一番,奈何已經開學了。

      寧景瑜的畢業論文已經沒有問題了,最近跟著導師做一些宋代古籍的收集與整理。

      七月份,寧景瑜的錄取通知書下來,九月份就要開學了,沒什么事他就去學校圖書館看研究生課程,等胥夭淺下課了再一起吃食堂。

      “寶,咱們即將開啟異地戀模式,我好舍不得你走。”要分別了,胥夭淺突然很傷感,咬著筷子訴說她的惆悵。

      “傻丫頭,這還不早著嘛!”寧景瑜笑了笑,把餐盤里她愛吃的土豆夾給她。

      “哪里早了,過一天就少一天。”

      “又不是見不到了,沒什么事話,我就回來看你。”

      “你騙人,研究生就要專心搞學術了,哪里還有時間回來。”胥夭淺眼淚汪汪的,好不可憐。

      “總會有時間的。”

      “寶,我想你。”餐盤被寧景瑜端回洗碗間,胥夭淺像張狗皮膏藥似的又貼了上去。

      “我這不是還沒走嘛!”寧景瑜笑著點了一下她的頭,寵溺說著,“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粘人了?”

      “從現在開始。”

      “好,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寧景瑜對她已經沒有脾氣了,有脾氣也沒辦法,她撒潑打滾隨手捏來,鬧得他妥協為止。

      九月中旬,寧景瑜打電話說跟著的導師是國內外有名的歷史學專家,沒有任何家里關系。是B大教授看他發表的外文期刊,主動要他讀自己研究生的。

      “你導師意思是讓你碩博連讀,將來有機會就去外國繼續深造?”寧遠捧著電話,有些激動地問。

      “是的,我在考慮要不要碩博連讀。”寧景瑜正在學校外面咖啡廳看文獻,導師的提議他很糾結。

      碩博連讀意味著要再多讀三四年,他和胥夭淺團聚的時間就會被延遲。

      “我覺得你導師的提議很好,不過最后還是要你自己做決定。”寧遠很希望他在學術這條路上走得遠些,但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好強加干涉。

      “寧景瑜,我最近在準備考研的資料,我想繼續做你的小學妹。”胥夭淺聽到寧景瑜的話,知道他的心思,然后很冷靜地說著。

      那邊寧景瑜有事要走,匆匆聊了幾句后就掛斷了。

      “小淺,你真的要考研?”夏裴雪想知道,她是不是為了讓寧景瑜安心忙學業,才這么說的。

      “叔叔阿姨,我是真的想考研,我喜歡電視編導這個專業,但我感覺大學里的課程有些廣泛,不夠精深,所以我想繼續學習。”胥夭淺很認真地說著。

      “小淺有自己的想法是很好的,叔叔阿姨都希望你做的任何決定,都是利于你將來的發展,而不是為了誰。”寧遠說。

      “叔叔阿姨,我知道的。”

      以前朝夕相處,現在各忙各的,一天能聊天時間也就半個小時來著。

      胥夭淺心里落差很大,但她也知道,寧景瑜有事忙,不可能隨時和她聊天。

      大三時候,吳瓊搬回宿舍住了,她們也不敢問她搬回來的原因,她也沒主動說起和男朋友的事。

      細心的李尋發現,吳瓊最近會獨自一個人發呆,一天時不時地盯著手機看。

      “不會是分手了吧?”翟莉問。

      “不清楚。”胥夭淺回。

      “哎,吳瓊看上去好可憐,好孤獨,可惜她什么都不愿意和我們說,要不然我們都能安慰安慰她。”李尋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她見不得身邊的人不好。

      “隨她吧!愿意說了自然會說,咱們這樣直白地問,何嘗不是給她難堪。”

      “我贊同小淺的話。”翟莉說著,“姐妹兒們,我們物理專業,只要畢業時,綜合成績排名第一,有保送中科院的機會。”

      “你心動?”胥夭淺看她一臉興奮的樣子,知道翟莉心動了。

      “小莉莉,你不要你家的南宮彥啦!你去讀研了他怎么辦?”李尋問。

      翟莉大聲一揮,毫不在乎地說,“害,什么情情愛愛的都是浮云,姐要專心搞事業,未來的科學界,應該有我翟莉的名字。”

      “這個理想牛,墻都不扶,就服你。”胥夭淺朝翟莉翹大拇指。

      “可是好可惜啊,南宮彥對你是真的好好啊,要是錯過他,你會不會遺憾終身?”李尋沒什么大志向,她只想順順利利地畢業,然后找個學校上班,之后成家立業,相夫教子。

      “沒辦法,我只能努力做到分手季不一定是畢業季咯!”翟莉看著二人嫌棄的眼神,趕緊補充,“我意思是畢業了也不和他分手,我繼續讀我的書,他要回他家公司,或者搞他的音樂我都沒意見。至于能不能走到最后,從校服到婚紗,那就看造化了。”

      “我支持小莉莉。”胥夭淺一直不贊成那些為了愛情放棄自己認為重要東西的做法。

      雖然看似情深意切,但其實是給雙方的愛情上了枷鎖,畢竟世間萬事萬物都在變,誰能保證感情就能從一而終。

      要是中途有了什么意外,一方有負罪感,一方有了怨氣,那對感情毫無益處,這樣的感情也不會長久。

      愛情里勢均力敵比什么都關鍵。

      周五胥夭淺準備要回寧家,臨出門時,吳瓊從外面回來,想了想問,“胥夭淺,你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聊聊。”

      “好吧!你想說什么?”胥夭淺其實知道她要聊什么,只是不愿意主動提起。

      “我分手了,不,準確地說被分手了。”吳瓊在自己的書桌旁坐下,胥夭淺離她不遠不近的距離站著。

      “你坐下吧!你站著感覺很有壓迫感。”吳瓊不喜歡被人居高臨下地看著。

      意思這是打算促膝長談了?也沒問她愿不愿意。

      算了,都大三了也快畢業了,也許這是她們兩個最后一次談心。

      “你就不好奇我為什么被分手嗎?”吳瓊見她沒有任何一探究竟的欲望,只能自己引導話題了。

      “你想說了會說的,我的好奇與否對你沒有什么實質性的用處。”胥夭淺攤手,很隨意。

      “胥夭淺,我其實最討厭你這副高高在上,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吳瓊譏笑。

      “正好,我也不喜歡你這副要死不活,怨氣沖天的樣子,好像全世界每個人都錢你八百萬似的。”胥夭淺無情地懟她,“再說了,你喜不喜歡我是你的事。我又不是人民幣,祈求任何人都喜歡,我沒那么自戀和無聊。”

      “胥夭淺,你這嘴能吐蜜,你在乎的人,你毫不吝嗇地夸贊,鼓勵,哄得別人一愣一愣的。但同時你這張嘴也是最毒的,你的話永遠是那么赤裸裸,例如對我就是惡狠狠的。”

      “沒辦法,我就是這樣見人說話,你可以理解我很會左右逢源。”胥夭淺從來不知道謙虛二字怎么寫,她就當吳瓊夸她口才好,情商高,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你得到寧景瑜是不是很得意,在我面前耀武揚威,而我被分手了,你就可以看我笑話了?”吳瓊問道。

      她臉色蒼白,眼眶紅紅的,倒有幾分我見猶憐,可惜胥夭淺是直男思維,對美女梨花帶雨不感冒。

      “套用楊老先生的話說:現在年輕人的問題就是想得太多,而讀書少了。

      你就典型的想多了,我談戀愛有什么好炫耀的,你被分手了和我什么關系?我笑話你干嘛,我時間緊得很,別人見我都是要預約的。”

      “胥夭淺,你真鐵石心腸。”面對她的無動于衷,她的所有憤怒和指責都變得輕飄飄,沒有任何價值。

      “你以為我滅絕師太的名號如何來的,我要同情心泛濫,那我豈非浪得虛名?”胥夭淺沒覺得自己哪兒錯了,瞪大的眼睛證明她是很認真的。

      “算了,不說了。”對手不配合,說再多有什么意義。

      “沒事那我就走了。”胥夭淺起身。

      在關門之際,吳瓊突然說道,“胥夭淺,他有青梅竹馬的女朋友,他只是利用我。”

      關門的手一頓,胥夭淺終于揚起淺笑,“恭喜你,被利用結束了,及時止損。”

      “就這樣?”她的悲傷,委屈,憤怒就這短短一句話結束了,沒有安慰嗎?

      果然,胥夭淺最無情。

      胥夭淺探頭進來,對著吳瓊眨眼睛,“哦,有,那就是沒有什么是一頓火鍋解決不了的,如果不能,那就兩頓,吃飯去咯,餓死了。”

      門關上,宿舍里很安靜,吳瓊想胥夭淺的話連安慰也算不上,但似乎也恰到好處。

      她若是事無巨細地問她如何被利用,錢權如何如何欺騙她,然后和她抱頭痛哭,自己會不會更加難堪。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