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君須御斜柳第2章   查查柳憶凝在忙什么?

    第2章   查查柳憶凝在忙什么?

    作者:嗜睡的蝴蝶    

      柳憶凝心中有一萬頭草泥馬開始騷動,哇塞,這是要按劇本唱下去的節奏啊,功夫不負苦心人,老娘終于要收獲勝利的果實了!快、快,罵我啊,打我啊,訓斥我啊,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退婚了!

      還沒等她心里那一萬頭牲口奔騰起來,柳憶凝就發現男主角的戲碼不對。藍君御冷聲怒喝,敏捷地從沙發上翻起身來,順勢一掀,反將柳憶凝壓倒在身下。只見他居高臨下,把她不停扭動的頭牢牢按住,冷冽的眼神死死地望向柳憶凝的眸子,仿佛要通過她的眼睛看穿靈魂一般。

      片刻,藍君御嘴角勾起了一抹狷邪的冷笑,隨后將領帶一把扯下,方才端正清冷的君子氣質瞬間逆轉,周身散發出奪人心魄的狂野。

      柳憶凝腦子嗡地一聲出現了瞬間空白,一切都不容多想,雙手本能地想推開藍君御。不料藍君御順勢分別攥住,將它們反扭扣死在柳憶凝腰下,用一只手制住。而他的另一只手食指勾起,圈住柳憶凝小巧的下巴,慢慢地抬了起來。

      柳憶凝這才緩過神來,自己是不是著了他的道?不是說藍君御是個一本正經的老古板嘛?不是說他最討厭形色放浪的女人嘛?不是說他要娶的女人一定要賢良淑德?可現在他這幅樣子,又算什么?

      說也奇怪,藍君御反守為攻后,并沒有繼續下一步動作,而柳憶凝也就被他這么不尷不尬地鉗制在了沙發上,場面極其曖昧。柳憶凝手上吃痛,也不敢強烈掙扎,抬眼看向壓在身上的藍君御,便撞上了一雙正在審視她的澄亮眸子。淺棕的瞳色幾乎看不出任何情緒,而眼白處的那一片湛藍,卻似一池靜水深潭,古井無波。

      柳憶凝正被看得有些恍惚,心底里突然有個聲音低低響起。柳憶凝,你別忘了自己是來做什么的!怎么能讓這個怪物掌握了主動呢?她瞬間恢復清醒,很快拿定了主意,對著眼前這張俊臉擠出了一個媚笑。

      “君御,你輕點嘛,弄疼人家了!我知道你也是想我的,要不晚上我去你那吧?”柳憶凝一狠心,干脆把料一次加足。她堅信,如果情報不錯,這已經是藍君御的底線。我今天就踩了,看你還退不退?!

      “哦?”藍君御眉頭一挑,眼神中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了然,唇角的冷笑寒意更深。“既然你這樣心急,何必要等到晚上,不如現在,如何?”話音未落便欺身上前,將柳憶凝的下巴緊緊扣住,雙唇用力地覆了上去,將她的一聲尖叫堵死在了咽喉之中。

      柳憶凝被他出乎意料的強吻驚得完全沒了意識,一層淚霧竟毫無知覺地瞬間籠罩了雙眼。等她半晌緩過神來,就看到那雙古井深眸已經輕輕閉上。柳憶凝的憤怒被瞬間點燃,什么思想保守、古板嚴苛的藍君御,都是偽裝罷了,他分明跟其他男人沒什么兩樣,都是見色起意的色胚!完了,今天我這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自己送上門來了!

      柳憶凝心頭一沉,懊悔得腸子都要青了。可現在怎么辦,總不能讓這個色狼真的就把自己吃干抹凈了吧。老娘是要跟你退婚,不是來讓你吃豆腐的!

      想到這,柳憶凝將雙腿努力彎曲收回,然后腰上發力,膝蓋拼盡全力向上一頂。未加防備的藍君御一下子被從沙發上掀落到地上。柳憶凝飛快地翻身站起,抬起手背在眼前拭了一下,周圍的一切立刻清晰起來。她反手抓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手包,劈頭蓋臉就向正從地上往起爬的藍君御掄去!

      “打死你!打死你!我打死你個臭流氓!敢占老娘的便宜!”

      藍君御正從地上起身,被她打的步履有些趔趄,不過身體健壯的他還是很快站穩了腳跟,見柳憶凝沒有停手的打算,便抬手再次攥住她的手腕,冷聲問道:“還要打?你是想要再來一次?”

      柳憶凝聽出他語氣中的強硬與威脅,她再強悍,也終究不可能是藍君御的對手,這樣僵持下去,吃虧的只能是自己。如果藍君御真像她之前預想的那樣,因為自己挑釁他底線的行為而暴怒退婚的話,她就算吃點虧也值了。可現在這樣子,藍君御完全沒有想要按她設想的套路出牌,如果繼續下去,就怕吃了虧目的也達不到,豈不是白白犧牲?

      藍君御見她神色陰晴不定,臉上竟顯出微微得色,心中冷哼,既然只是想退婚,何必非要搞這些花樣,真因為本王是那么容易被你蒙騙的?

      而柳憶凝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心知今天這一計是不能得逞了。好漢不吃眼前虧,得先想辦法脫身才行,退婚的事只能回頭再想辦法。想到這,柳憶凝厚著臉皮認了慫,訕笑著說道:“不,不,不,我還約了人,要遲到了,下次……下次再來找你……”

      說完輕輕抽出自己的手腕,一步一挪地向門口蹭去。藍君御也不為難她,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到了門口,猛地打開門沖了出去。

      柳憶凝正要快步逃跑,卻覺得哪里不對勁。抬頭一看,辦公室卡座里幾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伸著脖子看著她。

      我去!肯定是在里邊的時候動靜太大,把人都驚著了。柳憶凝生怕節外生枝,于是連忙擺了擺手,大聲說道:“沒事兒,沒事兒,你們都忙吧。”說完,快步向公司的大門跑去。

      柳憶凝平時穿高跟鞋次數少,這會兒要逃跑就更覺得礙事。她走了兩步,歪歪扭扭地閃了好幾下,索性停下腳步,將腳上的鞋脫了下來拎在手上,撒開了丫子狂奔,直跑到自己停車的地方才回過頭看了看。藍君御并沒有追出來。

      真險!今天撿了條命!

      坐進了車里,柳憶凝才感覺到自己的心砰砰地跳得厲害,呆呆地想了半天,突然覺得這個藍君御跟自己知道的樣子實在有些不太一樣,但具體哪里不對,一時半會卻說不太清楚。犧牲色相這種事今天都做了,可他好像還是不吃這一套,難道真的要跟這個怪物過一輩子?不行,我還得找個參謀幫我想想辦法。想到這里,柳憶凝扣好安全帶,緩緩發動車子,很快駛入車流。

      藍君御右手輕輕揉了揉腹部,緩緩坐到沙發上。

      肋骨處有絲絲疼痛隱隱傳來,柳憶凝用膝蓋頂的那一下,確實是力道不小。藍君御眉頭微微皺著,若有所思。倒并非那一腳把他傷得有多重,而是柳憶凝今天的表現讓藍君御有些意外,他需要靜靜地整理整理思路。自己未過門的媳婦,穿得如此性感地跑到自己辦公室來,百般挑逗,可到了關鍵時刻卻上演了這么一出貞潔烈女傳,說來說去不還是為了要退婚么,這女人真的這么討厭自己?

      柳憶凝那一瞬淚光閃爍的委屈,不知為什么讓藍君御有一絲不安。這個世界里,他能看透的人已經不多了,柳憶凝那一雙眸子之間的清澈干凈,卻是讓他能看清很多東西的所在,也是讓他能將自己原來的世界在這個地方延續的唯一所在。想退婚,門都沒有!

      藍君御慢慢解開襯衣的紐扣,低頭看了看被柳憶凝頂到的肋骨,只見那里一片紅腫,按一按還有些刺痛感。藍君御無奈地苦笑兩聲,這女人還真是夠狠的,就算是受了驚嚇,也不至于對未來的夫君下如此重的毒手吧。他慢慢回到辦公桌前,凝神思考片刻,事情到了現在,不能再由著她的性子胡來了。想到這他拿起電話,按下呼叫鍵,對著話筒說了一句,“白小鵬,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很快,藍君御辦公室的門上就傳來了輕叩聲。“進來!”隨著藍君御的招呼,一個二十一、二歲的白凈小伙子就走了進來。

      進來的人叫白小鵬,是藍君御的助理,為人機靈,平時很得藍君御的歡心,兩人除了上班時間在一起,下班也經常約著吃飯、騎馬什么的,所以不僅是上下級關系,更是像朋友一樣。而藍君御最喜歡的,還是他嘴很嚴,該說的說,不該說的從不多說,這給藍君御省去了不少麻煩,因此對他更是另眼相看。

      此時的白小鵬,雖然臉上還是帶著笑容,但看起來稍稍有些尷尬。見藍君御襯衣不整,更是有些不知所措,連眼睛都不敢跟他對視。剛剛坐在外面,辦公室里的動靜隱隱約約聽了個七七八八,然后就看到藍總未婚妻儀容不整地“奪門而逃”,現在連總裁都是這樣一副模樣,有些事怕是腦補就能想象出個大概了。

      不過白小鵬好就好在知道分寸,這種場景下仍然能強作鎮定,低著頭輕聲問道:“藍總,你……叫我有事兒?”

      藍君御攏住襯衣的衣襟,一邊將紐扣一顆顆扣好,一邊沉聲說道:

      “你去給本……給我查查,這個柳憶凝最近都在忙什么?越詳細越好。”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