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君須御斜柳第3章   :劉景熙

    第3章   :劉景熙

    作者:嗜睡的蝴蝶    

      白小鵬心中撲哧一樂,這位爺終于開始關心自個那個未來媳婦了。

      而此時,“爺的未來媳婦”正開著車、滿腹牢騷地給她老爺子打電話呢。電話接通,柳憶凝的老子柳義銘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喂,凝兒什么事?”

      柳憶凝開門見山,沖著電話就開始嚷嚷,“柳總,我可是你的獨生女兒,你就這么給我選老公的?什么狗屁正人君子,藍君御就是個不要臉的臭流氓,我就是要退婚!”說完便啪地一聲掛斷了電話,隨手把車里的音響調到了最大聲,任由她父親再怎么撥也不肯接聽。

      柳憶凝從藍君御那里跑出來,上了車越走越覺得憋悶。雖然那色狼被自己踹了一腳,可自己卻被他親過了,要論吃虧還是自己虧得大。這樣一想,就越發難受,扯了一把紙巾反復擦嘴,又隔空不停地呸了好多下,似乎這樣就能把那個強吻徹底抹掉一般。這個仇,一定要找機會報,不然就太便宜他了。

      電話里柳憶凝聽到了瑜伽的背景音樂,就知道她那個“后媽”又在家里作幺蛾子。柳憶凝心情不爽,懶得跟她碰面,將車子開到了城東,便順著打了右轉向。

      劉景熙就住在附近,她要去找他,跟他訴訴委屈。

      劉景熙是柳憶凝的學長,比她高兩屆,曾是他們學院的“院草”。他人長得好看,在學校里追他的姑娘也不少,談過的女朋友少說也有八、九個。不過不知什么原因,劉景熙畢業前夕卻突然和一向沒心沒肺、跟個假小子一樣的小學妹柳憶凝打得火熱。兩人動不動在校園里摟著脖子進進出出,社團活動也總在一起,稱兄道弟就跟一對同性戀似的。

      不少人都以為劉景熙是看上了柳憶凝的家世背景,為了攀高枝竟然連找女朋友的口味都變了,可讓人想不通的是,他倆直到都畢業了也沒發生關系的實質進展,二人見面還跟“兄弟”一樣,你拍我肩膀、我踹你一腳的,怎么都讓外人有點看不懂。

      柳憶凝將車停在劉景熙的小區院子里,看到他的車就停在前面一個車位上,人應該正在家。柳憶凝鎖好車,走進了樓道。

      劉景熙住得不高,四樓,柳憶凝穿著高跟鞋走不快,好不容易一扭一扭地爬到了三樓,腳脖子都有點發酸了。“等會一定得在劉景熙那找雙運動鞋,姑奶奶就沒這做淑女的命!”當她快走到三樓半轉彎時,聽到四樓房門一響,一個甜膩膩的女聲說了句“哈尼,拜拜!”緊接著就又是一記關門聲,隨后一個打扮妖艷的女人扭動著腰肢,從四樓下來,和柳憶凝打了個照面。

      柳憶凝自己感覺今天這身打扮已經很帶感了,可和這女人的鏤空花紗比起來,立刻像個小學生一樣幼稚。那女人看見她,微微愣了一下,下意識地抬頭往樓上看了看,沒說話繼續往樓下走。柳憶凝見她舉止古怪,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只見她頭上帶著個小巧的頭飾發卡,上面隱約看著像一枚櫻桃,將一側的頭發夾攏在頭頂,另一側的頭發卻披散在肩上,發絲微卷,慵懶性感,只是略略帶上了那么點風塵感。

      柳憶凝撇撇嘴,看來自己這點打扮的道行還差得太遠,瞧瞧人家,這狐貍味隔著半條街就能熏倒一片人。想著今天的藍君御那個大流氓,頓時覺得這倆人倒挺配。這樣一想,忍不住暗笑,煩悶的心情竟好了不少。

      拾級而上,柳憶凝來到劉景熙的家門口,抬手一個巴掌就拍在了門上,嘴里大喊著:“開門!”

      門內一陣踢里踏拉的拖鞋聲響,開門的正是劉景熙。看到柳憶凝,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當他辨認出來后猛地一愣,神情竟有一絲慌亂和尷尬。他身上除了一條子彈內褲,就什么都沒有穿。

      “怎么是你?”劉景熙側身,雙手迅速垂在身前擋住關鍵部位,也不管柳憶凝的反應,慌慌張張向屋里跑去,抓了一條休閑短褲套上,才再次小跑出來。

      “心情不好,來你這坐坐!”柳憶凝也沒太在意,大咧咧地一步就跨進了門,抬腳就把高跟鞋踢了個老遠,不等劉景熙給她拿拖鞋,光著腳就進了屋,全然把半裸的劉景熙當成了小透明。

      剛一進來就打了個噴嚏,不禁問道:“你這兒空調溫度怎么也打這么低?”

      劉景熙將門口的一雙拖鞋飛快地收進鞋柜,又從里面另外拿出一雙拖鞋,扔到了柳憶凝的面前,“別光腳,小心著涼!”隨后一臉驚訝地走到她面前。“你這是去韓國整容了?還是吃錯藥了,咋穿成這樣就出門?這頭發……”

      柳憶凝是這里的常客,跟劉景熙相處從來是本色出演,所以也不把自己當外人,套上拖鞋一屁股坐到沙發上,“你才吃錯藥了呢!本小姐天生麗質,需要整容?我就是今天去辦件大事,接了個頭發,捯飭了一下。”

      劉景熙訕笑道:“都捯飭成這樣了,這事肯定小不了,看你這么下本錢,肯定辦成了。來,跟哥說說,你又去搞什么事了?”邊笑,邊走到冰箱前,從里面拿了一罐可樂出來扔給柳憶凝,自己也隨手開了一罐,喝了一大口。

      柳憶凝一臉氣哼哼的:“沒啥事,就是今天被狗舔了,找你吐個槽!”接過可樂,柳憶凝拉開拉環就悶了一口,余怒未消地繼續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不是給我弄了個什么父母之命嘛,我今天找那人退婚去了!”

      劉景熙沒忍住,一口可樂噴了出來,“兄弟,你就穿成這樣去退婚?你確定不是去結婚的?”

      “切,你懂什么!”柳憶凝往沙發上一靠,“我是跟他好好談過,可他不肯啊,我能有什么辦法?就只好給他來點猛藥咯。”

      “你這叫猛藥?依我看這是猛料還差不多。”

      “滾你的!”柳憶凝惡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你又不了解情況,那個藍君御不是號稱無界古板嘛,都說他最討厭女人穿得暴露性感了,連他們公司的制服都恨不能做成個面口袋。我就是想干點讓他討厭的事,他一生氣,這事不就解決了?”

      “那……你這樣去就解決了?”劉景熙突然有點好奇,眼前的柳憶凝讓他覺得既可愛,又有一點描述不出來的新鮮感覺。

      柳憶凝撅起嘴搖了搖頭,“沒,這不就被狗舔了嘛!”說完似乎又想起了辦公室里的那一幕,抬手又用手背擦了擦嘴。

      “哈哈哈!”

      劉景熙實在忍不住,笑著撲到沙發上。“你這個蠢女人,這副樣子去退婚?你是真不怕自己當時就被他吃了呀!”

      “他敢!”柳憶凝梗起脖子恨恨地回道,“他要是敢胡來,我就報警抓他,告他耍流氓,判他個十年八年的,正好事情就解決了!”

      劉景熙看著柳憶凝因為激動漲紅的臉,心中微微一動。他慢慢收起笑容,略帶認真地問道:“你就真的這么討厭他?”見柳憶凝張口就要回答,又加了一句,“認真點,想好再說。”

      柳憶凝撓了撓頭,稍稍思索片刻,“其實根本就說不上討厭不討厭,我跟這個人都沒什么交集,更談不上了解。可是現在你見過哪個女孩子還用父母來指婚的,我就討厭我爸拿我做交易。他跟無界集團合作就合作,非要把我賣了干嘛,我又不是個東西,說賣就賣?……”

      說到這,似乎察覺有點不太對勁,“呸呸呸,什么東西不東西。”

      劉景熙微微皺了皺眉,“既然你都不了解,干嘛不找機會了解一下再說呢?說不定,人家是真的喜歡你呢?”

      “他喜歡有什么用?我又不喜歡他,誰稀罕他喜歡?”柳憶凝從來跟劉景熙說話很隨便,根本不用考慮措辭,這也是他們友誼維持這么多年的一個原因。“而且我聽說,這個人怪里怪氣的,就像……怎么說呢,就像跟我們不是一個時代的人一樣。我上次找他,他也是什么亂七八糟的說了一堆,好多話我都不怎么明白,暈暈乎乎的。”

      看到劉景熙若有所思的樣子,柳憶凝生怕他不相信自己,趕緊又補充道:“還有還有,都說他古板正經,可我今天去一看,就是個偽君子,臭流氓!這樣的人,還讓我嫁給他,除非世上男人都死絕了!”

      劉景熙見她又激動起來,趕緊拍了怕她的肩膀。“好了,好了,別激動,要不你去洗把臉吧,你這畫得這么‘美艷’,兄弟我實在不習慣啊。”

      “行!”柳憶凝起身就往衛生間走去,關門之前沖著沙發上的劉景熙喊道:“你幫我找雙平底鞋,那雙高跟鞋快把我逼瘋了。”

      劉景熙應著去了鞋柜里找鞋,柳憶凝低頭洗臉。他這里一個人住,也沒有什么可用的化妝品,洗面奶只能用男士的了。洗去妝容的柳憶凝感覺像揭去了面具一樣,臉上每一個毛孔都感覺到了通透自在,這才是一個真實的自己。

      鏡子里的那個姑娘皮膚白皙,被水浸濕的碎發粘在臉上,添了幾分嬌俏。柳憶凝正要對著鏡中的自己微笑一下,笑容還未展開便慢慢地收起。

      洗臉池的臺面上,放著一枚金屬質地、造型小巧的發夾,上面嵌著一顆顏色嬌艷的櫻桃。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