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君須御斜柳第6章   :暈車的總裁

    第6章   :暈車的總裁

    作者:嗜睡的蝴蝶    

      劉景熙和藍君御從未見過面,但劉景熙知道柳憶凝有這么個未婚夫、藍家大少爺卻不知道有劉景熙這么個人。

      李嵐蘭迎了上去,連忙問道:“憶凝怎么樣?”

      藍君御臉色陰沉,輕輕點了點頭,“并無大事。”

      說完撇了一眼劉景熙,便抬腳走到遠處的樓梯間,拿出手機給白小鵬打了個電話。

      劉景熙見他從里面出來,就猜到這人是藍君御,側頭問道:“他就是藍君御?”

      李嵐蘭點頭,“對,就是他。”

      劉景熙冷眼目送藍君御走到遠處,仔細審視著這個男人。也許是同為男人,劉景熙從藍君御身上感受到了一種與眾不同的氣度,這種氣度讓他周身發散出非常強烈的生人勿近之感。擦肩而過之間,藍君御的側顏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劍眉星目,鼻直唇紅,走路時步伐間顯露出的堅定和沉穩,也是劉景熙在周圍人身上從未見過的。

      這是個有著獨特特質的男人,甚至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個男人都更像真正的男人。

      劉景熙一向自詡美男,可與藍君御初見,一眼之下竟然隱隱有些自慚。他終于明白了柳憶凝對藍君御的形容到底是什么意思,藍君御,真的像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人。這飄忽的想法讓他莫名有些惆悵,而惆悵之下,腦子里本就還沒梳理清楚地情緒,變得更加混亂了。

      這時,急救室的門再次打開,醫生和護士推著急救床車走了出來。

      “家屬呢?”護士對著門外走廊上喊了一聲,李嵐蘭立刻跑了過去。“推到旁邊觀察室去吧,沒什么危險了,等她酒醒就可以走了,三天以后來換藥。”

      李嵐蘭向躺在床上的柳憶凝看去,只見她臉色蒼白,雙眼緊閉,額頭上包著一塊紗布,因為接近發際線,沒法用膠帶固定,便帶了一個頭網,看上去頗有點嚴重。

      “這樣就能走?”李嵐蘭疑惑地發問。

      一旁的中年醫生笑了笑,“外傷沒什么事,擦破點皮,好了以后只要不是疤痕體質,應該不會留下疤。就是酒精中毒有點厲害,現在已經洗了胃,也進行了藥物注射處理,沒什么大事了。”

      李嵐蘭繼續問道:“那她為什么還昏迷?”

      醫生笑著摘下聽診器,把軟管纏了幾下塞進白大褂口袋。“總要自己緩一會,你們推過去吧。”說完,便轉身走了。

      李嵐蘭看了看劉景熙,兩人默默地把床車推到觀察室,又拖了兩把椅子坐在床邊。不一會兒,柳憶凝便幽幽醒來,四下看了看,見到李嵐蘭便輕輕說了句,“蘭蘭,我想喝水。”

      “哦,我去幫你買!”李嵐蘭站起身正要走,一瓶開了蓋的礦泉水瓶就遞到了她的面前。藍君御也不說話,舉著向柳憶凝那邊抬了一下下巴。李嵐蘭竟然順從地接過,坐在床邊扶起柳憶凝,一口一口給她喂了進去。

      藍君御見她喝完,冷著臉看向劉景熙,語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冷淡。

      “多謝二位,你們請回吧,這里有我。”

      李嵐蘭第一次聽藍君御說這么多話,從他進來到現在,這人臉上就沒見過太多的表情,一直冷冷的。她也不知道為什么,莫名其妙就有點怕他,再加上她也很想跟劉景熙找機會相處,于是就試探地看了看劉景熙。

      “別走!”還沒等她邁腿,就被柳憶凝一把拉住了手腕,“蘭蘭你別走,我不想讓他陪我。”

      劉景熙一直默默站在旁邊,見此情景就明白了個大概,八成就是因為柳憶凝今天說的被狗舔了的梗吧。于是他趕緊出來打圓場,“沒事,我們陪她吧,要不藍總,你先回去?”

      藍君御斜著眼睛瞟了他一眼,沒有理他,而是對著床上的柳憶凝沉聲說道:“柳伯父囑咐,要我將你送回家,不可耽擱!”

      白小鵬趕到醫院的時候,藍君御仍然跟柳憶凝僵持著,而劉景熙與李嵐蘭正夾在中間,走不得留不得地難受著。白小鵬是個機靈鬼,剛才在電話里已經把大概的情況問清楚了,現在進來一看病房里的情形,就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劉景熙和李嵐蘭他不認識,所以他只能去跟柳憶凝交流。

      “憶凝姐,我是藍總喊來幫著接你回家的,你也別為難藍總,不然他跟柳總也沒辦法交代不是?”白小鵬情商高,這番話說得有情有理的,一下就給藍君御解了圍,也緩解了病房里緊張尷尬的氣氛。不僅如此,他機靈地猜到李嵐蘭他們跟柳憶凝的關系,要想完成藍君御交代的任務,還得把這二位送走才行。

      “你們是憶凝姐的朋友吧?真是謝謝你們了,這么晚還麻煩你們照顧她。我是藍總的助手,專門過來幫他的。要不你們二位也先回去休息吧,這里有我和藍總,你們放心。”

      李嵐蘭早就想走,無奈劉景熙一直沒有走的意思,柳憶凝也不愿意跟藍君御單獨在一起。現在來了個救兵,正好也算解脫了。藍君御再怎么說,也是柳憶凝的未婚夫,他們夾在中間實在有點難做。聽白小鵬說完,就求助般地看向柳憶凝。

      柳憶凝見白小鵬來了,一番話說得也沒什么毛病。反正有他在,該死的藍君御也不敢把她怎么樣。再說,這個劉景熙……想到這里便又覺得心情煩躁,于是做了讓步,松開了李嵐蘭的手。

      于是李嵐蘭便拖著劉景熙,告別了柳憶凝出了病房。留下黑著臉的藍君御,死死盯著躺在床上的柳憶凝。

      白小鵬見他神色不對,趕忙上前打岔。“藍總,我們什么時候可以走?車就停在下面門口了,不過你……”

      藍君御擺了擺手,“無妨,現在就走。”轉身用柳憶凝身上的單子把她裹住,彎腰橫著抱起,大步向外走去。

      有個護士一見剛要上來,白小鵬立刻把她拉到一邊。藍君御不管那些,抱著柳憶凝就下了樓。柳憶凝全身被裹得像個粽子,根本沒法反抗,干脆也就不掙扎了,由著他抱著自己來到車邊。白小鵬正好跑著沖過來,打開車門,讓藍君御他們坐進后排,自己鉆進駕駛室,發動車子滑出醫院大門。

      車子開得很慢,藍君御坐在柳憶凝的身邊,還是感覺到強烈的不適。他臉色蒼白,雙唇緊閉,一只手始終放在柳憶凝的頸下,另一只手死死抓著前排座椅后背的把手。

      “藍總,你沒事吧?我盡量開穩一點啊。”

      “沒事。”藍君御強忍著暈眩,輕輕搖頭。

      柳憶凝看他臉色不對,很是奇怪,開口問道:“他怎么了?”

      白小鵬從后視鏡看了看她,“你不知道藍總他暈車嗎?”

      “暈車?”

      “是啊,不僅暈車,還暈船、就連……”

      “白小鵬!”藍君御雙眉緊皺,低聲喝止。這人今天話真的是太多了!

      白小鵬立刻閉了嘴,這位爺的脾氣他很清楚,他可不想因為話多砸了飯碗,所以一路上再也沒有多說一個字,除了車輛行駛發出的聲響之外,車里陷入一片寂靜。

      藍君御還在強忍不適的眩暈感,柳憶凝看著他卻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從昨晚出事到現在,幾個人在醫院折騰了一宿,此時的東方已經微微發白。柳憶凝家住在城郊,從醫院回去開車也要差不多一個小時。白小鵬照顧到藍君御暈車,車速開的很慢,所以等他們開到,已經用了接近兩個小時,天也亮了。

      此時柳憶凝的酒勁已經全部消散,額頭上的傷口也不大,除了洗胃造成的食道不適之外,已經沒什么太不得勁的地方。

      反倒是坐在他身旁的藍君御,更像個病人,神情萎靡,“奄奄一息”,好像醉了酒的人不是柳憶凝,而是他一樣。

      白小鵬把車停住,連忙下來先把藍君御攙扶下車。剛一著地,藍君御就感到天旋地轉,腳下站不穩,一下子附倒在路邊。

      柳憶凝精神倒挺好,自己把醫院的被單子掀開,打開車門光腳下了車。夏天的清晨微有涼意,她禁不住打了個寒戰。轉身拉起手包,拎上自己的高跟鞋,就向家門走去。

      暈頭暈腦的藍君御一見她還穿著昨天那身衣服,滿不在乎地走了出來,氣得顧不上難受,歪歪倒倒地撲過去,一把把柳憶凝拖回車邊,抓起單子再次將她裹住。

      柳憶凝被他攥得手生疼,裹在單子里大罵:“藍君御你神經病啊!你放開我,我自己走!”

      藍君御并不理會,側身試了試,發現自己頭暈沒法公主抱,便干脆一貓腰,把柳憶凝扛到了肩上,全然不顧她的高聲叫罵和拼力掙扎,看得旁邊的白小鵬一臉黑線。

      藍君御就這樣,扛著自己的未婚妻,像個醉漢一樣,踉踉蹌蹌走進柳宅,把柳憶凝像個“木乃伊”一樣放在了柳家的客廳里。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