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君須御斜柳第7章   :“越獄”

    第7章   :“越獄”

    作者:嗜睡的蝴蝶    

      柳憶凝在家呆了三天,除了自己房間哪里也不去,飯也是家里的阿姨送進來。倒不是她安分守己地要在家休息,而是被她父親柳義銘勒令不許出門。

      她的“后媽”盤巫梅來看了她兩次,被柳憶凝不冷不熱地打發走后,也就不再來了,留她一個人天天關在房里百無聊賴。無聊之下,給李嵐蘭打了個電話,讓她幫忙去酒吧,把還停在酒吧的車開過來,順便也想問問這幾天工作室的情況。

      柳憶凝大學畢業學的服裝設計,畢業后不聽柳義銘的安排,進入家里的藥業公司工作,非要自己開個內衣設計工作室,連創業的啟動資金都是自己辦的貸款。柳義銘雖然表面不說,心里倒挺高興,女兒能自立自強,他面子上也有光。明里由她自己折騰,可暗里沒少幫她介紹自己的朋友家眷到她店里捧場,就連他家海靈公司逢年過節給員工發的福利,也必定少不了柳憶凝的作品,害的很多單身男員工哭笑不得。

      也正因為如此,柳義銘一本正經地跟女兒談了一次,建議她擴大工作室的業務范圍。柳憶凝一聽有理,順手就把男士內衣也納入設計。結果歪打正著,不到半年,男士內衣的份額就達到女裝部的百分之六十,柳憶凝很快還清了貸款,工作室走上了良性循環的軌道。

      柳憶凝有事做的時候就是個工作狂,現在幾天不能出門,工作室的事她有點不放心,特意把李嵐蘭叫來,問問情況,也陪她解解悶。

      柳憶凝平時并不喜歡回家,總是找理由在工作室住,因此更不喜歡帶朋友回家。李嵐蘭以前來過柳家,也只是在門口等柳憶凝拿東西,進到房子里還是第一次,見到屋里的裝修擺設,李嵐蘭暗暗咋舌。柳憶凝也不讓她有時間驚嘆,拉著她進了自己房間。

      李嵐蘭一進屋就發出小聲的驚呼,“憶凝,你家這情況,我要是你,打死也不這么辛苦自己出去賺錢,就在家當宅女,多好!”

      “你可拉倒吧,我家有一個宅婆了,再多一個宅女?房子不得掀了?!”

      李嵐蘭一聽,就知道她在吐槽他爸那個小老婆。柳憶凝對這個“后媽”是各種嫌棄,就沒說過什么好話。

      “房子這么大,她宅她的,你宅你的,難不成她還敢惹你?”說完看著柳憶凝搖搖頭,“就你這樣,我估計就算打起來,她也不是你對手啊。”

      “胡扯什么呢你!”柳憶凝抬手拍了李嵐蘭一下,隨后認真地問道:“最近工作室怎么樣?店里生意好嗎?”

      李嵐蘭忍俊不住,“什么最近,你也才三天沒去。放心吧,柳大設計師,我給你看得好好的呢。”

      柳憶凝這才像緩過神來一般,“對哦,也就才三天而已,怎么好像過了好久一樣。看來還是不能在家悶著,度日如年啊。”

      說到這,李嵐蘭像想起什么似的,“咱們工作室倒是一切正常,不過你那天去的那個酒吧倒好像是盤出去了,代泊小弟聽說我去取車,還挺高興,說再多放幾天等他們換了老板,說不定他就被炒魷魚了,你再取車沒準就要跑交通大隊去了。”

      “盤出去了?”柳憶凝有點意外,“我看他那個酒吧生意挺好的,干嘛要賣?”

      “誰知道呢,這些有錢人的事我哪搞得懂啊!”說到這好像覺得有點失口,柳憶凝家也算是家大業大的有錢人,打擊范圍有點大了。李嵐蘭腦子快,立刻想辦法岔開了話題。

      “你今天不是要去換藥嗎?”李嵐蘭記得大夫叮囑過,三天后要去醫院換一次藥。“要不我送你去換藥,正好出去散散心,省得你這心里長毛。”

      一聽這話,柳憶凝樂得從床上蹦了起來,一把抱住李嵐蘭,“對,對,對,我今天要去換藥!哈哈哈,蘭蘭我愛死你了!”說完一個箭步竄到衣柜旁邊,從里面撈出一個雙肩背包,從柜子里抓了幾件衣服就塞了進去。

      “你要干嘛?”李嵐蘭一看她這動靜,趕緊問道。

      “干嘛?你說我要干嘛?”柳憶凝把背包往肩上一背,伸手拽起李嵐蘭,沖她做了個鬼臉,“越獄!”

      醫院換藥沒用十幾分鐘,傷口不大,柳憶凝死活不肯再用頭網,最后竟然讓護士橫著弄了兩片創可貼,就那么大搖大擺出了醫院。李嵐蘭說什么也不好使,只好跟在柳憶凝后面走到停車場。沒想到柳憶凝根本就不想讓她開車,打開車門自己坐進了駕駛座位。

      “你還要自己開?”李嵐蘭有點詫異。傷口再小,好歹也算個傷員,她非要逞強,還想搞一個‘輕傷不下火線’?

      柳憶凝把背包往后排座椅上一扔,促狹地沖著李嵐蘭一笑,“我有安排。”說完飛快地把車開出醫院。

      “憶凝,”李嵐蘭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猶豫片刻還是開了口。

      柳憶凝側頭看到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不禁有些好奇。“啥事?說啊!”

      “那個……你確定劉景熙沒有女朋友?”

      柳憶凝沒想到她這時會問到他,疑惑地看了李嵐蘭一眼,見她滿臉局促,緊張兮兮。難道她真對劉景熙動了心?

      之前李嵐蘭好像也不經意地問過同樣的問題,當時柳憶凝毫不猶豫地回答沒有,可是現在再次遇到提問,她竟不知該怎么回答。這幾天在家休息,她想的更多的還是怎么對付那個藍君御,就沒想過劉景熙的事。現在突然被問到他,心里竟然莫名有些煩亂,連柳憶凝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我……”柳憶凝一開口,才感覺自己喉頭有些發緊。忍不住輕咳了一聲,才繼續回道:“我最近也沒問過他,不能確定啊,要不蘭蘭你自己問他吧。”

      李嵐蘭聽到她的回答,有點詫異。“你們不是哥們兒嘛,他有女朋友會不告訴你?”

      “我是他哥們兒,又不是他媽,他也用不著啥都跟我說啊。”不知不覺間柳憶凝的語氣帶上了一些生硬。

      李嵐蘭很聰明地聽出了她的不悅,知趣地不再說話。柳憶凝也不吭聲,默默地提高了車速,半小時后,便將車子風馳電掣般開到工作室門口的路邊,對著李嵐蘭一擺手,“蘭蘭你先回去吧,幫我把背包帶進去,我還要出去辦點事。”

      李嵐蘭手指了指額頭,“那你這……”

      “沒事,放心吧,晚上不用等我,下班就直接走吧。我自己會回來的。”

      李嵐蘭見她堅決,也就不再說什么,“那你自己小心,有事給我電話。”說完就拎上柳憶凝的背包,開門下了車。等看見她車子拐彎消失在街角,才走進工作室。

      柳憶凝把車停在路邊,心情有些說不出的沮喪。這幾天她完全沒想到過劉景熙,并不是那天的事情對她完全沒影響,而更像是她的故意逃避。藍君御的事固然讓柳憶凝煩心,可比起劉景熙來說,似乎都顯得不那么棘手,只要她咬死不嫁,誰也不能強迫她去民政局登記。

      現在的劉景熙,對柳憶凝來說就像變成了一個黑匣子,既神秘又危險。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認識了這么久的一個兄弟,曾經毫無顧忌地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展現給了對方,此刻卻讓她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害怕!

      對,柳憶凝怕劉景熙!

      她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她只知道自己像站在深淵前一般,小心翼翼地想要避開,不想、不問、不去細究。

      柳憶凝嘆了口氣,把頭深深地垂下埋進雙手的環抱,卻不小心按到汽車喇叭,尖利的喇叭聲把思緒飄飛的柳憶凝一下子拉了回來。

      想這些沒用的干嘛,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拿過手機翻了翻通訊簿,找出一個備注為“死變態”的電話號碼,歪著頭想了想,然后撥了過去。

      “喂!”藍君御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低沉,磁性,一如既往的清冷,沒有任何情緒。

      柳憶凝輕輕搖搖頭,仿佛要讓自己更快地進入角色。

      “君御,是我啊。”柳憶凝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加溫柔嬌媚。

      藍君御不為所動,“何事?”

      柳憶凝心里把藍君御翻來覆去地罵了好幾遍,可還是耐著性子繼續說道:“你看,那天你把我送回家之后就沒有再來看我,我也沒好好謝謝你。你今天晚上有沒有空?我想請你吃個飯。”

      “并無閑暇!”

      你個死變態,老古板,請你吃飯,你還來勁,看我回頭怎么收拾你!

      柳憶凝強忍腹誹,不愿放棄,“君御,我知道我以前做錯了很多事,可我真的是想改過的,你如果不給我機會,我怎么進步呢?”

      電話里一陣沉默,柳憶凝感覺看到了希望,又加了一把力,“我們遲早要成親的,”為了說服藍君御,她甚至討好地把結婚說成了成親,“不互相多了解一下,這親怎么成啊?你說對不對?我這叫做主動溝通感情,你就給個面子……”

      還沒等柳憶凝說完,電話里就傳來了藍君御的回答。

      “好!”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