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君須御斜柳第4章   買醉

    第4章   買醉

    作者:嗜睡的蝴蝶    

      “憶凝,要不要我送你?”劉景熙跑進臥室里抓出一件T恤,胡亂地往身上一套,跟著柳憶凝就要出門。

      他不知道柳憶凝情緒為什么突然低落下來,從衛生間出來臉上還掛著水珠就要走。

      柳憶凝魂不守舍地搖了搖頭,“不用。”說完,默默地穿回自己的高跟鞋,走出大門反手一關,把劉景熙關在了屋里,而自己扶著樓梯間的欄桿磕磕絆絆地下了樓,坐進車里像逃命一樣,呼地一聲把車開出了小區。

      思緒很亂,一時難以整理。

      或許看到發夾的那一刻還不算什么,可當柳憶凝再轉身看見旁邊垃圾桶里丟棄的東西,她心頭有一種莫名的情緒快速漲了起來。

      一個用過的安全套,就像一場剛剛結束戰役的見證,在完成使命后被丟棄在了這里。

      柳憶凝突然感覺到一種難堪,仿佛自己沖入了一處本不該進入的私人領地,周圍的一切都在提醒著自己,她的不請自來是多么的不合時宜。眼前,那個下樓女人的形象再次浮現,就那樣帶著生香的活色,從她的面前經過。而她現在看到的一切,便是那女人不久前縱歡的證明,而縱歡的對象,是劉景熙。

      她并非不知道劉景熙的風流,在校的時候,他的軼事就常常成為女生寢室熄燈后夜談的八卦。可本該腦補的種種情節,卻如此這般地在她眼前展開,讓柳憶凝有些眩暈。

      她想不清自己到底怎么了,明明只是把他當成兄弟,嘻嘻哈哈的打鬧之下也從未生出過綺念。可為什么,此時的自己心里竟像堵上了一塊大石頭,壓得她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附身而下的藍君御,笑臉相迎的劉景熙,兩張面孔在腦海里不停閃回,柳憶凝的胸口愈加沉重,一聲大罵忍不住脫口而出。

      “媽的,今天出門沒看黃歷,什么奇葩的事兒都被老娘趕上了!”柳憶凝只想跟什么東西打一架。這都什么事兒啊,男人們都怎么了?可罵過之后莫名心里有點酸,沒來由的,眼前的視線就開始有點模糊。柳憶凝只好開了雙閃,將車慢慢停到了路邊。

      路上開著車下班的人越來越多,已經開始有些擁堵了。柳憶凝正閉著眼在車里‘享受’自己的難過,只聽車窗上傳來敲擊聲。她應聲搖下車窗,一個警察正站在他的車門外,看見這個滿臉淚痕的美女,微微一愣。

      柳憶凝連忙伸手在臉上抹了一把,沖著大蓋帽做出個強笑,“警察叔叔有事嗎?”

      警察顯然沒有料到會看到這樣一副場景,臉上反而現出了一絲尷尬的表情,把自己原本想訓斥的話全部給咽了下去。“小姐姐,你……沒事吧?”

      柳憶凝心里再難受,也知道開車的人得罪不起警察,現在人家找上門來,說不定是自己無意間違反了交規。這種時候聰明的做法就是態度要誠懇,裝可憐,警察心一軟就可以免吃罰單了。于是她抽了抽鼻子,囔著聲音故作鎮定地笑著回答道:“我沒事,謝謝警察叔叔,就是有點不太舒服。”

      大蓋帽沒想到這姑娘變臉這么快,滿臉眼淚還能笑得出來。于是很快也重新進入了自己的角色。“你要是沒事,就盡快把車開走吧。這會兒下班,你把車停這里要造成擁堵了。”

      柳憶凝一聽,心知這是警察執法的前奏,今天已經都這么倒霉了,要是再被警察開張罰單,就可以直接去跳江了。想到這立刻滿臉堆上笑,忙不迭地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今天失戀,有點痛苦,這就走、這就走。”

      說完,連忙把車子發動了起來,一松剎車,車子匯進主車道,進入下班高峰的車流之中。身后的警察看著車尾燈發了半天的楞,這姑娘……是不是刺激太大神經出問題了?這副樣子像失戀?

      ‘夜艷’酒吧的門口,一臺白色轎車緩緩駛了過來。門口代泊的小弟很有眼色地跑了過來,殷勤地將車門打開。正是第一波客人到來的時間,有車來就意味著生意來了。穿著性感卻一臉素顏的柳憶凝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慢慢地下了車,將車鑰匙遞給了泊車小弟。自己拎著手包,抬頭看了看‘夜艷’那霓虹閃爍的招牌,一步一歪地走進了酒吧的大門。

      買醉,哪還有比這里更合適的地方呢?

      柳憶凝雖然也算是W市知名企業家的千金小姐,可從未來過酒吧這種地方。許多的第一次,都讓柳憶凝趕上了,第一次長發,第一次性感裝扮,第一次被強吻,第一次面對“犯罪”現場,第一次進酒吧,當然,也自然就少不了第一次要對付孟浪的好色男人。

      所以四個小時以后,當她搖搖晃晃勾著一個男人的肩頭走出酒吧,也就絲毫不足為奇了。

      泊車的小弟見柳憶凝醉得厲害,便湊到她面前詢問要不要替她代駕回家,結果被柳憶凝身邊的男人抬手攔住,叫小弟把他自己的車開了過來,扶著柳憶凝就上了車。

      小弟這種場面見得多,規規矩矩地幫他們打開車門,目送汽車開出去,嘆息著搖了搖頭,這種事兒在他們這幾乎每天都有發生,見慣不怪了,只不過這個女孩子眼生,雖然看上去穿得暴露、臉上卻是一派清純模樣,可惜了!

      柳憶凝整個人暈暈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上的是誰的車。看著眼前晃動的恍惚人影,傻乎乎地笑著對他說“我真的不能喝了,這是最后一杯。”

      開車的男人是個年近四十的中年男人,見到她這憨態可掬的樣子,心中愛得不行。柳憶凝衣服領子本來開得就大,她這酒醉之后人也坐不直,直往座椅下面出溜。那男人一邊握著方向盤,一邊用右手拉住她的胳膊,不停把她往上拉。肥厚的手掌觸到柳憶凝光潔的皮膚,肚子里那顆脂肪肝忍不住拼命地顫了顫。這年輕的感覺真是好啊!

      柳憶凝閉著眼睛坐在車上,覺出有人在她肩上摩挲,一把推開那只手,“劉景熙你他媽別鬧,我想吐!”說著將身體側坐過來,面朝著他打了個嗝。

      “可千萬別,姑娘,吐這我這車就沒法整了,忍忍啊,馬上就到家了。”男人邊開車、邊提防著柳憶凝,生怕她真的吐出來,手也不敢再伸過來了。

      柳憶凝變得安穩下來,靠著座椅昏昏欲睡。男子不停側目看著她,完全沒留意路邊一個橫穿過來的行人猛地出現在車前。待他發現人已到車前,男子驚出一身冷汗,急踩剎車,制動盤發出一陣尖利的嘶叫,堪堪避了過去。

      迷迷糊糊的柳憶凝被這突如其來的急剎沖擊震得身體猛地前傾,卡在咽喉的酒氣猛地返了上來,隨后哇的一聲,一大堆花花綠綠的嘔吐物噴了出來。

      本就帶著酒意的男子被她這一吐嚇到,一下子失去了對車子的控制,方向盤一歪,直直向路邊沖去。只聽砰地一聲,車頭撞上了水泥隔離墩,隨后車身擦著墩子又沖出去一段距離,這才勉強停了下來。

      側坐的柳憶凝本來就沒帶安全帶,車子被隔離墩一撞,她的頭順著慣性就撞到了前風擋玻璃,人順勢向后一仰,后腦勺又撞到了車門上,加上本就酒醉,于是一下子失去意識暈了過去。

      車上的男子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故嚇得目瞪口呆,可他帶著安全帶,所以渾身上下并沒有受傷。看到旁邊的柳憶凝仰躺在座位上,額頭上一股鮮血慢慢地流了下來,這老男人立刻就嚇傻了。

      壞了!壞了!這下出大事了!本來喝個小酒偷個腥,是找樂子的,出了這么檔子事,這可攤上大麻煩了!他也喝了酒,本就存著僥幸,不被警察抓到酒駕。現在出了交通事故,肯定是跑不脫了啊。

      有時人一急,還真能想出歪點子。這老男人一急,腦子里靈光一現,就想出要把柳憶凝‘拋尸’這么個損招。反正自己也不認識她,就算被警察發現,自己也不算故意害她,那會酒也散了,警察找不到證據,編個理由應該就可以蒙混過關。

      于是他哆哆嗦嗦地下了車,打開副駕這邊已經碰撞變形的門,將昏迷了的柳憶凝拖出了自己的汽車。左右看了看,便將她扶著趴到了水泥隔離墩上。隨后自己快步回到車上,迅速逃離了現場。

      也就是晚上十點鐘左右,路上的車不算少,早已有人將這一幕看在眼里,并給110打電話報了警。沒過十分鐘,一輛警車便拉著警笛呼嘯而來。警察下來將現場拍了幾張照片后,立刻拉著柳憶凝送進了醫院。路上,警察從她的包里找到手機,給她通話記錄中最后一個人打了個電話,那人正好是她的父親——柳義銘。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