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金牌娛記第26章   :曖昧讓人到大霉3

    第26章   :曖昧讓人到大霉3

    作者:梨珞梨    

      這家黑天鵝高級會所的包廂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樣,神秘而美麗。

      當這個穿著黑色真絲連衣裙的女人走進去的瞬間,便讓人有種特別的感覺,就好像這個包廂是為她專門設計的一般。

      女人坐在酒紅色的沙發里,比真絲還要細滑的手指拿起茶幾上的紅酒來,晃了晃,這樣的酒襯著她的皮膚,白皙得有些不真實。

      她紅唇輕啟,用清冷而傲慢的調子對安子逸道,“安總裁,我昨天跟你說的,你考慮得怎么樣了?”

      “我沒有任何意見,你覺得可以就可以了。”安子逸還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可若是熟悉他的人站在他身邊,定能夠注意到他眉宇間怎么都掩飾不去的疲態。

      “喲,安總裁,沒想到你居然這么好說話啊,哪怕我們許氏拿了八成利潤,而你們天宇只占二成,你也不介意?”女人輕笑兩聲,她的聲音有些低沉,卻不缺乏磁性,聽起來就如同大提琴一般高貴,典雅。可即便如此,也改變不了那語調里的藐視之意。

      安子逸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盯著手里的紅酒杯,好似那里能便出一朵花來。

      見他不說話,女人那雙如同黑寶石一樣的眼睛里邊多了一絲怒意,語調也越發不客氣起來,“安子逸,你別以為這樣做,就能贖去你當年犯下的罪!你害死了芊芊,你害死了她!”

      安子逸捏著酒杯的手一緊,那可怕的力度,幾乎要將整個酒杯捏碎。

      “呵呵呵呵呵……”注意到安子逸手部的動作,女人總算笑出聲來,她擁一只手掩住自己的嘴,眼睛里又恨意也有快意,“我還以為無論我怎么說,你都不會有反應呢!”

      她嚯的一下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安子逸,這樣的她,看起來就如同這個會館的名字一般,就是一直尊貴,驕傲的黑天鵝,“安子逸,這個合同可是你自愿答應的。我不會讓你有任何后悔的機會,不過同樣的,我也不會就這么放過你,這只是個開始而已!”

      “無所謂。”

      他沒有情緒起伏的三個字似乎再一次點燃了她心頭的怒火,原本托著酒杯的手往前一潑,杯里的酒液便一點不漏地全落到了安子逸的身上。酒雖不多,但侮辱意味卻十分明顯,“安子逸,我許瑩兒說話算話!”

      丟下這句話,許瑩兒便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包廂……

      唔……好困。

      寧梓汐趴在車上,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兩人進去已經快一個小時啦,難道她真的要在這里等一晚上嗎?

      可看那個女人跟安子逸之間,怎么都不像是要啪啪啪來一發的節奏啊?

      她還是……再等等吧。

      總算是皇天不負苦心人,沒多久,寧梓汐便看到一個男人從里面走出來,而這個人呢,她是化成灰都認得的安子逸。

      不知道哪個穿著黑色連衣裙的女人有沒有一起出來?

      寧梓汐又往出口瞄了瞄,可那里卻沒人再出來了。

      兩人居然沒有一起出來?

      正當寧梓汐感到奇怪的時候,安子逸卻攔下一輛出租車,走了。

      寧梓汐見狀,也顧不得去想那個女人的事了,趕緊開車跟了上去。

      載著安子逸的出租車最終停在一家酒吧前面,寧梓汐看到他從車里下來,然后走進了酒吧。

      這是什么情況?

      寧梓汐發現自己越來越搞不懂了。

      該不會是安子逸追那個女的沒追到手,跑到酒吧里借酒澆愁了吧?

      想法才剛冒頭,便讓寧梓汐給否定了。安子逸是誰啊,安子逸可是N多懷春少女心中的夢中情人啊,居然還有他追不到的人,這明顯不科學。

      不對不對,安子逸會主動追人才不科學!

      不過到底安子逸進酒吧干嘛?

      寧梓汐在外頭等了許久,還不見安子逸出來,干脆自己就溜了進去。這酒吧可不同于剛才那個高級會所,進去還要看人。酒吧這地方嘛,想進去自然就能進去了。

      擔心單反太過顯眼,寧梓汐抓了錢包跟手機便下了車。透過昏暗的燈光找了一圈后,寧梓汐終于在一個角落找到了安子逸的身影。

      這是她從來沒見過的安子逸。

      寧梓汐眼中的安子逸可以是高高在上的,也可以是生人勿近的,甚至可以是黑心芝麻餡的,但面前這個失意人,哪里還有半點平日里那副高高在上的總裁模樣?

      威士忌一杯接著一杯,不要錢似的往嘴里灌,仿佛他灌進去的并不是苦澀的酒液,而是解決煩惱的良藥一般。

      人都說借酒澆愁愁更愁,看到面前的情況,寧梓汐更不會否認這一點。安子逸沒有停止過往嘴里灌酒,但他皺起來的眉頭,卻一直沒有舒展開來。

      “服務員,給我酒!”安子逸包含醉意的聲音在酒吧里響起。

      這里的酒保也都是精明人,看到財經雜志上的名人出現在他們店里,便一直守在附近。見他開口要酒,便又拿了兩瓶過來。

      寧梓汐看著桌上滿滿的酒瓶子,不禁吐槽道,這都第幾瓶了,安子逸你TM想酒精中毒吧?

      看著安子逸不要命地往杯子里倒酒,寧梓汐實在忍不住了,她沖上去一把奪過安子逸手中的酒瓶道,“不要喝了。”

      “還給我。”

      安子逸伸手就要搶,寧梓汐好歹是清醒的,又怎么可能讓他的手呢?她將酒瓶放到一邊,“你這樣喝下去會酒精中毒的,你想死啊。”

      “中毒,中毒好啊,哈哈哈哈哈……”安子逸笑了,可笑容卻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好尼妹啊,果然喝多了!

      寧梓汐翻了個大白眼,“我送你回去吧。”寧梓汐說著,不禁默默感嘆自己的善良。

      “我不走,我還要喝。”

      喝你個頭啊!

      寧梓汐在安子逸的身上巴拉了一陣,總算從他的以待里找出個錢包來。一頭那一大疊紅艷艷的鈔票看得寧梓汐眼睛都直了,“結賬。”

      付完了帳,寧梓汐便拖著這么個大包袱,準備回寧家去。誰知道安子逸這貨喝醉了,發起酒瘋來也是蠻可怕的。

      “我不走!”

      好不容易將人拉出了酒吧,結果安子逸卻像被釘子釘在原地一樣,怎么拉都拉不動了。

      “總裁,老大,BOSS,別鬧了好么?”費勁了力氣才將人拖到門口,這會兒寧梓汐的頭發散了,衣服也亂了,力氣也沒了。她看著安子逸,已經開始考慮著要不要把他丟在這兒不管算了。

      但思及在N城自己喝醉的時候,安子逸也沒丟下她不管的事,最終還是決定留在這陪他耗。“算了,就當是還債吧。”

      嘟囔了一句,寧梓汐便伸出手去抓住安子逸的胳膊,一邊拉著人,一邊哄道,“總裁,我們先回家好不好?”

      “我不要回家!”

      “那你要去哪里?”寧梓汐表示,她真的好想哭。

      安子逸不說話,就這么盯著她看了許久,忽然一把抱住了她。

      “喂,你干嘛啊!”這么大庭廣眾的,她可不想變成別人口中的八卦,再一次上頭條啊!

      寧梓汐掙扎著,可惜她越是掙扎,安子逸就抱得越緊,“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什么呀。”寧梓汐滿頭霧水。

      “對不起……對不起……”

      這安子逸是被復讀機附身了吧?

      安子逸依舊只是抱著她重復說著對不起。寧梓汐默默地嘆了口氣,嘗試著開口道,“那啥,我原諒你了,好么?我們先回去?”

      安子逸點頭是點頭了,卻依然抓著她,死不松手。

      這下子要怎么開車啊!

      寧梓汐看著自己被緊緊握住的手,算了,還是去住酒店吧。反正他安大總裁有錢,任性。

      在附近找了個酒店,寧梓汐在服務員的幫助下,就拖著這么個巨大的拖油瓶走進了房間。

      “總裁,我們到啦,你先睡,我就先走啦?”寧梓汐試探性地向半醉半醒的安子逸道。感覺到抓著她的那只手力氣在變小,便趁機將自己的手抽出來。

      可還沒多久,手又被安子逸一把抓住。

      “別走……對不起,芊芊,別走。”

      芊芊?

      這是個女人的名字吧?

      難道說……

      忽然間,寧梓汐覺得今晚的一切都合理了。

      那個穿著黑色連衣裙的女人一定就是芊芊。

      并且,她跟安子逸一定是認識的。而且根據她的推理,兩人不僅認識,還在一起過。但因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兩人分開了。其中原因一定是安子逸。所以現在安子逸求原諒,求復合,但被那個叫做芊芊的小姐給無情地拒絕了!

      所以啦,安子逸便跑到酒吧來借酒澆愁了。

      恩,對!一定就是這樣的。

      她寧梓汐實在是太聰明啦。

      寧梓地笑了起來,以后,請叫她福爾摩斯寧,或者是江戶川梓汐,不然叫寧青天也是可以的,哈哈哈哈哈……

      高興歸高興,寧梓汐可沒忘記安子逸還抓著她手腕的事。

      她試圖掰開安子逸握著她的手,嘴里便勸說道,“總裁啊,我不是芊芊,我是你的秘書,寧梓汐,所以,現在我可以滾蛋了嗎?”

      “別走!”手腕被松開了,但她來不及高興,又被安子逸一把抱住,壓到床上,“對不起……芊芊,對不起……”

      偌大的床上,她卻彈動不得。

      她就像夾心餅干一樣,被壓在安子逸和床鋪的中間。不禁如此,安子逸的雙手還緊緊地環在她的腰上。她的呼吸間除了酒香,便是安子逸身上那股淡淡的古龍水味,心跳瞬間變得有些不規律了,感覺像是被迷惑了一樣。

      安子逸的頭埋在寧梓汐的肩窩里,她似乎感覺到有什么滾燙的液體滴落在自己的肩頭,就這么透過她的皮膚,一直燙金了心里。她悄悄地嘆了口氣,“不走就不走,就當抵押房租吧,誰叫我在你家白吃白住呢?”

      嗚嗚嗚……想到這里,寧梓汐欲哭無淚,作為一個良民,她為什么要以身抵債啊!

      安子逸鬧騰了一晚上,直到天邊泛起了魚肚白才沉沉地睡過去。寧梓汐看著自己被緊扣住的手腕,無奈地搖搖頭,反正這床挺大的,也讓她休息一會吧,這么想著,人也慢慢陷入了沉睡中……

      燦爛的陽光從外頭照進來,射到了那兩片如小扇子一般的睫毛上,那兩片睫毛顫了顫,睫毛的主人最終還是睜開了眼睛。

      宿醉過后,頭還是有些疼,安子逸坐起身子,在看到身邊躺著的人時,臉上卻不自覺地露出笑容來。

      淡金色的陽光照在身邊那人的臉上,很干凈,很柔和,也很美好。他不禁伸出手去戳了一下,卻被她不耐煩地揮開,“安子逸你別鬧了好么?姐姐我照顧了你一晚上啊真的很累,讓我睡一會。”說著,便翻了個身,沉沉睡去。

      外頭陽光正好,安子逸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原本的陰霾,似乎也被這明媚的陽光給驅散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