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金牌娛記第27章   :曖昧讓人到大霉4

    第27章   :曖昧讓人到大霉4

    作者:梨珞梨    

      秦朗好像是在對她笑誒!

      演唱會的現場熱鬧非凡,原本在舞臺上剛剛唱完一曲的秦朗竟然從舞臺上跳了下來,寧梓汐看著他一步步朝自己靠近,心,開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來。

      他……是朝自己身出了手嗎?

      臉好似被火燒灼著,燙得很,“梓汐,把手給我。”

      秦朗的聲音一直很溫柔,寧梓汐看到他沖自己露出了八顆牙齒。這便是她最喜歡的秦朗,永遠都像陽光一樣,讓人舍不得離開。

      寧梓汐將自己的手交托到他的掌心里,被他一步步牽引著,走到舞臺中間,“梓汐,今天我想當著所有歌迷的面,跟你跟你說一句話。我們在一起吧,好不好?”

      秦朗陽光帥氣的臉龐在燈光下似真似幻,寧梓汐看著那雙足以讓自己泥足深陷的臉,用力地點了點頭。

      她看到秦朗的臉正一點點地向她靠近,這是……要被吻了嗎?寧梓汐緊張地閉上雙眼,可等待已久的吻并沒有落下,寧梓汐不禁睜開了雙眼,秦朗不見了,然而在她面前的臉依然俊美非凡,但那張臉的主人卻是……

      “安子逸啊啊啊啊啊!”

      寧梓汐一下子從床上坐起來,看著空蕩蕩的房間,不禁松了口氣。她怎么就夢到安子逸了呢?寧梓汐擦去額頭上的冷汗,在深吸了兩口氣后,總算是平穩了呼吸。

      安子逸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開了,房間里只剩下她一個人,她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經帶著些許夜才有的黑,自己該不會已經睡了一天了吧?

      寧梓汐拿過自己的手機,在看到上頭顯示的時間后,終于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看在自己照顧了他一晚上的份上,安子逸應該不會扣她工資吧,寧梓汐雙手合十祈禱著,她的家產都被燒了個干凈,只剩下銀行卡里那點可憐的存款了。

      看著床上那張安子逸留給她的字條,寧梓汐松了口氣,說是看在她救駕有功的份上,今天算放假,不扣工資。

      這個安子逸還算有點良心,寧梓汐微微一笑,退了房后便上了雜志社的車。然而看到車上的相機后,她又一次糾結上了。

      這些照片雖然不怎么樣,但好歹也能拿去跟陳野交差,可是……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夜安子逸帶給她的震撼實在太大,想到這些照片要登上八卦雜志,他的感情要被一大堆人在背后議論紛紛,寧梓汐就于心不忍。

      即便知道他是娛樂圈里可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龍頭老大,即便那些雜志可能還沒發行就被壓下來,但寧梓汐還是不忍心。

      要不,就都刪除了吧,寧梓汐想。

      反正在主編眼里,她就是個菜鳥,十八線的小藝人都能跟丟的貨色,像安子逸這么謹慎的人,挖不到料也很正常吧。

      寧梓汐動了動手指,將相機里的照片全部刪了個干凈。

      總算是了卻了一份心事,寧梓汐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輕盈起來,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將車子一路開到雜志社,果然,陳野還在。

      寧梓汐默默地低下頭,企圖掩飾住自己的心虛,將相機和鑰匙交到陳野的辦公桌上。

      見寧梓汐進來,陳野出奇的和藹,那顆微禿的頭在燈光的照射下,賊亮賊亮的,“小寧啊,這么快就回來啦?挖到什么料了嗎?”

      “沒有。主編,我……又把人跟丟了。”

      陳野沉默了一陣,最終只能無奈地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嘆氣道,“誒……我就不該對你抱有太大希望。”

      “主編,我下次一定會努力的,你要相信我!”

      “行了行了,”陳野不耐煩地揮揮手“回去吧,有情況的話就通知我。”

      “是的,主編。”

      看著寧梓汐越走越遠的背影,陳野越發覺得自己精明一世卻糊涂一時,他怎么就挑了個菜鳥去安子逸身邊做臥底呢?這是挖坑把自己埋進去的節奏啊!

      接下來的日子跟之前沒什么兩樣,白天她依然跟在安子逸身邊工作,而晚上依然是下了班后就被容嫂拉起練習那個詭異的舞蹈。安子逸沒有再夜不歸宿過,慢慢的,寧梓汐也生出了那么點安逸的感覺來,安逸到她甚至快要忘記了自己是個狗仔……

      “我們這么多天的努力,就是為了今晚,大家加油吧!”

      “今晚?到底是什么大事啊?”見所有人都一臉鄭重其事的模樣,不明真相的寧梓汐便湊過去問。

      回應她的是琳琳的大白眼,“你在安總身邊這么久,都不知道今晚是他二十五歲生日?”

      納尼,二十五歲生日?

      原來安子逸也比她大不了幾歲嘛,沒事總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干嘛。

      寧梓汐撇撇嘴,雖然面上并沒有表現出很在意的樣子,但卻開始幫著容嫂布置起了安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家都在等待著這次生日會的主角出現。

      門被打開的瞬間,寧梓汐呼吸一窒,垂落在身體兩側的手抓住了身上的褲子,她甚至可以感覺到有冷汗從她的手心里冒出來。

      不就是幫安子逸辦個生日會嘛,你緊張個鬼啊,他是安子逸啊,又不是你男神秦朗!寧梓汐暗罵了自己兩句,但依然控制不住那雙不停在冒冷汗的手。

      寧梓汐看到他推開門的瞬間,那張近乎完美的臉上有一瞬間的愣神,但很快的,便沉下來,如同山雨欲來那般,讓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容嫂!”

      安子逸的聲音比平時還低了幾個溫度,容嫂一路小跑到安子逸身邊,“少爺。”

      “這是怎么回事?”安子逸指著面前的一切,聲音越發冰冷。

      “自從那件事后,您已經很多年沒有過過生日了,我是覺得……”

      “不需要!”容嫂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安子逸給打斷了。平時對待容嫂,安子逸的態度還算恭敬,但此時卻冷得可以凍死人,“讓她們滾,馬上!”

      那些個準備跳舞的姑娘們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啊,見安子逸說了這話,便急急忙忙地拆了套在頭上的熊貓頭,跑出了安宅。

      那琳琳原本還有些猶豫的,在安子逸越發冰冷的目光下,也走了出去。只有寧梓汐愣在原地,她到底是應該走呢,還是留下來?

      “怎么還有一個?”

      “她是……”

      算了,她還是走吧,就算去外頭睡公園也比在這里吹安子逸牌免費冷氣要強啊。

      寧梓汐這么想著,便拖著笨重的服裝往外跑。衣服實在是太大太笨重,也不知道那幾個姑娘是怎么穿著這些衣服健步如飛的。

      心越是急,腳下的步子便越亂,這一不小心的,左腳就拌到了右腳上。

      “媽媽呀!”寧梓汐慘叫一聲,雙手胡亂地揮舞著,好不容易抓住了那么點東西,本想借著這個機會站穩,卻不想連著那樣“東西”一起栽倒在地上……

      “咚!”

      好大一聲悶響,但寧梓汐并不覺得疼,身下的壓著的東西暖暖的,還很有彈性,似乎……是個人。

      “啊——!!少爺!”

      “啊?”

      將頭上礙事的熊貓頭套摘下,寧梓汐總算看清了被自己壓在身下,現在已經處于昏迷狀態的安子逸。

      “愣著干什么,快從少爺身上起來啊!”容嫂焦急的聲音喚回了寧梓汐的理智,她頂著這身笨重的裝備從安子逸身上起來……

      安子逸的眼睛緊緊地閉著,臉色還有一些蒼白,聯想起剛剛那一聲悶響,寧梓汐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愣著干什么,趕緊叫救護車啊!”

      最終,安子逸的25歲生日,是在醫院里度過的。

      其實救護車才開到醫院,安子逸就醒了。但容嫂不放心他的身體,還是讓醫護人員對安子逸進行了一番檢查,然而得到的結果是,輕微腦震蕩,需要住院一周觀察。

      安子逸無語了,作為一個兢兢業業的好總裁,讓他躺在床上七天,實在是一件很蛋疼的事情,于是乎,安子逸表示反對。

      不過醫生們也表示了,反對無效。

      作為將安子逸弄進醫院的罪魁禍首,寧梓汐表示,自己也很不開心啊。

      容嫂那家伙,將安子逸送到醫院便回去了,說是家里的事情要她去處理,照顧安子逸的工作,便交給她了。

      說得那么義正言辭,寧梓汐覺得,容嫂一定是怕自己會掃到臺風尾,這才讓她來當這塊擋箭牌的。

      嗚嗚嗚,她的命好苦……

      寧梓汐悄悄地抹了一把辛酸淚,繼續削著手中的大蘋果。

      一圈,一圈又一圈,看著垃圾桶里比蘋果還要厚的蘋果皮,寧梓汐燦笑了兩聲,對躺在病床上的安子逸道,“總裁,吃個蘋果吧。”

      “削得真丑……”生日那晚的事就像一場幻覺,現在這個躺在病床上的安子逸,一下子又恢復到了過去那副狂霸拽的總裁樣,當然,前提是先將他身上的病號服換成高端定制的西裝。

      “你怎么這么挑剔啊!”

      “傷患挑剔一點是應該的。”安子逸理直氣壯地指指自己的后腦勺,用這個無聲的動作告訴她,自己之所以會躺在這兒,到底是誰造成的。

      好吧……

      她干的,她忍!

      在心底對眼前的人比了個中指,寧梓汐拿起一旁的蘋果,又削了一個。寧梓汐磨著牙,努力讓自己露出個親和一點的微笑來,“總裁,這個可以了吧?”

      “嘖……比剛剛那個還要丑。”

      “嫌丑你就別吃!”使喚人也要有點節制好吧?寧梓汐一把搶過剛剛放到安子逸手中的蘋果狂啃,啃得只剩下一個果核了菜塞到安子逸手里,一邊費力地嚼著嘴里的果肉,一遍對安子逸道,“烏爾的組本嘎!窩筆數里!”萬惡的資本家,我鄙視你!

      這一番含糊不清的話任誰都聽不出來是什么意思,但寧梓汐嘴里塞滿了果肉的模樣倒是讓安子逸的心情好了幾分,“呵,跟個倉鼠一樣。”

      “你罵誰呢,你才倉鼠呢,你全家都小倉鼠!”好不容易將嘴里的果肉吞了下去,寧梓汐瞪了他一眼,“會不會說話呢!”

      “嘖嘖,這炸毛的樣子更像倉鼠了。”

      寧梓汐顆不想繼續跟他討論這個倉鼠的話題了,她用手給自己扇了扇風,之前一直給安子逸削蘋果,她這身熊貓裝還沒換呢,反正這祖宗現在也沒什么大事,她干脆先去換個衣服好了。

      寧梓汐這么想著,便起身準備離開,結果卻被安子逸抓住了手,“寧梓汐,答應我,以后不要穿熊貓裝了。”

      “為什么?”寧梓汐奇怪了,難道有錢人的癖好都比較多?討厭熊貓,還討厭過生日?

      “我不喜歡。”安子逸不愿多說,但表情卻變得有些難看。

      寧梓汐盯著他看了許久,腦子里突然冒出一個念頭來,繼而就這么不經過大腦的同意,便從嘴里冒了出來,“是因為芊芊嗎?”

      “你是怎么知道芊芊的?”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