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金牌娛記第36章   :身份被拆穿2

    第36章   :身份被拆穿2

    作者:梨珞梨    

      不行!暴露就暴露吧,她決不能容忍自己的男票被某些她最討厭的白蓮花給勾搭走了!

      這么想著,寧梓汐整個人都輕松多了。那種感覺就好像一直壓在肩上的重擔忽然被卸下來,讓她整個身體都變得輕盈起來。她顧不得自己累得打顫的雙腿,以最快的速度,往小店的方向跑去……

      “安總,您要不要喝點什么?”此時的白憐,已經幾乎整個人都貼到安子逸的身上了。原本就嬌嬌柔柔的嗓音此時卻變得更加膩人,若是一般人,只怕骨頭早就酥掉了,可偏偏安子逸就是那個奇葩。

      任自己什么招數都用盡了,偏偏安子逸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家伙難道是木頭么!

      白憐的心里都快要抓狂了,面上卻還要爆出一副嬌柔的模樣,心里卻在思量著要不要在這里跳一段前幾天才學來的脫衣舞試試看。

      此時,安子逸已經盯著面前的水杯有半個多小時了,如果不是眼睛還睜著,白憐都要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已經睡著了。

      不管了,跳就跳吧!

      白憐對小店里唯一的服務員笑了一下,道,“這位先生,我有點事情想要跟安總聊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行個方便?”

      “沒,沒有問題!”服務員其實就是個挺憨厚的傻大個,一見到這么個漂亮的女人對他笑,開心得魂都飛了,狂點了好幾下頭之后,才走出了小店,臨走前,還不忘體貼地幫白憐把門關上。

      向來以清純可人形象示人的白憐此時卻媚眼如絲地看著安子逸,“安總,人家最近學了個舞蹈,你要不要幫我指點一下呢?”

      “哦,跳吧。”

      這一番話,總算讓安子逸有了反應,得到安子逸首肯后,白憐整個人都開心到飛起。朝著安子逸拋了個媚眼,便開始跳起了前段時間特別練的脫衣舞。

      她的身體很柔軟,跳起舞來整個人就好像一條充滿魅力的美女蛇,對著面前的男人極盡挑逗之能事的脫衣舞,只盼迎來這個男人一個沉迷的眼神。

      然而,安子逸依舊心不在焉地盯著面前的水杯,身體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時不時的,會看一眼那關上的門,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白憐身上原本就穿得十分清涼,這會而已經脫得只剩下一條小褲褲了,不知道為什么,安子逸一直瞇著眼睛,一點要靠近她的意思都沒有。白憐無奈,只能更加拼命地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手指移到胸前,開始揉搓自己半年前才做好的胸部,只盼著眼前這個高冷的俊美男子能對自己的身體有所反應。

      又過去了十分鐘,怎么他等的那個人還不出現?安子逸不悅地皺起了眉,眼看著白憐就要一絲不掛了,便開口道,“把衣服給我穿回去,重新跳!”

      “蛤?”白憐楞了一下,這個男人也太難伺候了吧?雖然心中有不滿,但白憐還沒傻到在他面前表現出來,只能快速地穿好了衣服,重頭再脫一遍。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安子逸終于不耐煩地看了眼自己的手表,上頭的秒針沒跳一格,他的心便多一分焦躁,寧梓汐,你到底去了哪里?

      眼看著又過去了五分鐘,煩躁的安子逸總算是耐不住了,嚯的一下便站起身來。

      這是對她感興趣了嗎?自己這舞蹈總算沒白跳!

      白憐激動得心跳都快了不少,恨不得將自己光裸的身體一下撲到安子逸的身上……

      “穿好你身上的破布,可以滾了。”

      不會吧!

      這一刻,白憐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難道她的魅力失效了?不可能啊,就算在難搞的男人,只要她在他面前跳上這么一段,沒有誰能抗拒得了她的!

      “還不快點!”目光不小心掃到對方光裸的身體,安子逸的臉色更難看了,仿佛看到了什么丑陋的東西一樣。白憐覺得,自己似乎又受到了一萬點傷害。

      她默默地撿起掉落在地上的比基尼,正準備穿上,門,忽然一下子被人踹開了,寧梓汐站在門口,氣勢洶洶地盯著小店里的兩人。

      剛剛將衣服撿起來的白憐,還來不及穿上,就被寧梓汐推了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站穩了,卻見寧梓汐已經擋在安子逸面前,一雙大眼死瞪著白憐光裸的身體,“你這個死白蓮花,給你點顏料就開染坊了是吧,姐的男人都敢勾搭,信不信我揍死你啊!”說罷,還耀武揚威地揮著自己的小拳頭,戰斗力瞬間上升了好幾個百分點。

      原本氣勢洶洶,看起似乎真的下一秒就會跑過去把白憐揍上一頓的寧梓汐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異樣,驚叫一聲后,便拖著安子逸的手臂往外走。

      “怎么這么著急著拖我出來。”安子逸看著她,那雙琥珀色的眼睛在陽光下變得有些像金色,耀眼得讓寧梓汐整個人都忍不住沉溺其中。

      直到安子逸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寧梓汐才回過神來,她抓著安子逸的手臂,又往外走了幾步,回頭發現離那小店已經有一段距離了才停下來,繼續道,“安子逸,我跟你說,你可千萬不要給那些什么狐貍精、綠茶女還有白蓮花給勾搭走了,不然你會后悔的!”

      安子逸不禁失笑,“明明是你自己走了吧?”

      “我走了她就能對你跳這么這么變態的舞蹈?”寧梓汐一雙眼睛瞪得老大,“你看她尖嘴猴腮的,怎么看都不是個好東西!”

      “你不是她的影迷嗎?”安子逸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現,現在不是了!”

      “恩,孺子可教也。”安子逸點點頭,然后將自己的手搭在寧梓汐的肩膀上,“走吧,我們去海邊逛逛。”

      “好。”

      “安子逸,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你跟他孤男寡女的呆在一個小空間里,沒有被她怎么樣吧?”

      “她又不是我的菜。”

      “嘿嘿,算你有眼光。”

      “是嗎?但我發現我眼光挺差的……”

      “安,子,逸!你一天不損我嘴巴就不舒服是不是啊?”

      兩人在海灘上笑笑鬧鬧,度過了這還算愉快的一天。

      一直到很久以后,寧梓汐才發現,安子逸之所以會讓白憐在那跳舞,不過是為了讓她吃醋而已……

      相較于兩人的輕松快樂,白憐的一張俏臉卻沉得像鍋底。

      兩條細長的柳眉已經糾結到了一起,貝齒緊緊地咬著那涂得艷紅的嘴唇,白皙細膩的雙手也緊緊地握成了拳,修剪得特別漂亮的丹蔻甲深深地嵌進肉里,氣死她了,真是氣死她了!

      本以為可以一舉拿下安子逸的,他對自己無動于衷也就罷了,偏偏那寧梓汐還要搗亂!

      她不是沒有注意到當寧梓汐沖進來時,安子逸臉上那一閃而逝的驚喜。她白憐算計來算計去,最后居然被人這么利用了!

      越想,白憐便越是生氣,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恨不得生撕了寧梓汐那張令人討厭的臉!

      氣著氣著,白憐最后居然氣笑了。

      沒關系,寧梓汐,我就再讓你得意幾天,等你最開心的時候,我在親手毀了你的一切。只有把人捧到最頂峰,再一腳把她踹下去,這樣,才是最痛的。

      想到在寧梓汐那張臉上出現心痛到無以復加的表情,白憐的笑容不由更大了。

      她穿好自己的衣服,便打開了門,慢慢地走出小店。

      從助理的手中拿過自己的手機,撥通了許瑩兒的電話,“報告總裁,我計劃失敗了。”

      “失敗!白憐,你是廢物嗎?這點小事都做不到,我捧你有什么用!”電話那頭,毫無例外的還是咆哮聲,不過這回白憐又了思想準備,自己的話一說完,便將手機拿得遠遠的,等她吼完了,這才將手機貼到自己耳邊。

      即便她不在自己面前,白憐也能想象出那只高貴的黑天鵝現在是有多么的歇斯底里,雖然她不知道許瑩兒為什么這么厭惡安子逸,不過就目前的狀況而言,她們又處在同一陣線了。

      “總裁,您別急,我還有別的辦法。保管讓安總大受打擊。”

      “哦?”

      電話那頭的聲音果然溫和了不少,白憐露齒一笑,然后將自己的想法一股腦兒全說給許瑩兒聽。得到了令自己滿意的答案后,白憐放心地掛斷了電話。

      她看著沙灘上那一排排的腳印,那張甜美的臉上,笑容越發冰冷,寧梓汐啊寧梓汐,我已經迫不及待地要看著你倒霉了呢……

      不知不覺間,兩人交往一個一個多月了。白憐再也沒有打電話來騷擾過她。

      原本寧梓汐還在擔心白憐會不會將自己真實身份告訴安子逸,現在看來,倒是她白擔心一場了。

      這一個月安逸的生活,讓寧梓汐整個人都圓潤了一圈,安子逸捏著她肉肉的小臉,略嫌棄道,“最近容嫂做的菜太多了,你又胖了。”

      不要在女人面前提到“胖”這個字好么?

      有那么一瞬間,寧梓汐忽然覺得安子逸身上充滿了“注孤生”的氣質,就他這張嘴,還不知道要氣死多少女人,也就自己抗壓能起強大一點,嘿嘿嘿嘿……

      寧梓汐神游著,竟嘿嘿地笑出聲來。

      “傻笑個屁啊,胖就算了,還這么蠢。”

      看吧……她又被嫌棄了。

      天宇娛樂內,那群總是熱衷于八卦的女人又在午餐時間聚集到了一起,總是能在第一時間捕捉到總裁與寧秘書八卦的同事B脫下了她新買的墨鏡,喝了一口奶茶后,終于開口了,“剛才,我去了一趟總裁辦公室,門是虛掩著的。”

      “然后呢,然后呢?”此話一出,這一群八卦女,包括剛剛送外賣過來,還沒來得及離開的小芭都湊了過來。

      “然后,總裁捏了一下寧秘書的臉說,‘最近容嫂做的菜太多了,你又胖了。’那語調啊,別提多寵溺了,差點沒把我眼睛給閃瞎了!”

      “真的是這樣嘛?”送外賣的小芭更是亮眼放光,“那他們一定會更加需要我們超市特供的‘吊炸天’牌套套了!等會你們下班了,我要拿一堆到門口推銷!”

      同事D頗為嫌棄地看了小芭一眼,“你這個財迷,吃飯的時候,能別那玩意么?”

      面對同事D嫌棄的眼神,小芭才不以為然呢,她斜睨了同事D一眼,“難道你你去超市買泡面,但家里的廁紙也沒了,你就不一起買了嗎?管吃不管拉,這是對菊花的不尊重!”

      此話一出,瞬間,所有人都吃不下了……

      看著眾人一臉不滿的表情,小芭只能嘿嘿地干笑兩聲,拿了自己的車鑰匙,丟下一句“我要回去拿吊炸天來賣”后,便溜得不見人影了。然而小芭并沒有料到,她的吊炸天并沒有賣出去,但在跟蹤寧梓汐的路上,卻發現了一個比“吊炸天”更吊炸天的秘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