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乾隆皇帝·秋聲紫苑第4章   第四回 福公爵血戰觀星臺 起義軍全軍殉義節

    第4章   第四回 福公爵血戰觀星臺 起義軍全軍殉義節

    作者: 二月河     

      這一夜福康安沒有合眼,幾乎整夜都在思索卯時總攻后的軍事措置。玉皇殿中給他臨時擺放了沙盤地圖,熟悉得一閉目就全圖閃在心里,還是不時起來,自己秉了蠟燭照著看了又看,累乏了就在臨時搭起來的鋪上略躺一躺,想起什么事就騰身起來再看地圖。愈是臨近卯時,他的心便愈是煩躁。興奮里又夾著緊張,期待著又有一絲不安——畢竟三路大軍包抄的不是個小山頭,而是二百里方圓的龜蒙頂。互相聯絡都用起火信號,快固然是快了,也有一宗不好,若有意外變故無法詳細報知,而且起火信號白天不易看得清楚。因此,從下午開始,他便派出幾隊本地兵士出去“探哨”,每隔一刻向他報一次軍情,不但要劉墉和葛孝化的信號,龜蒙頂、涼風口、惡虎村、圣水峪諸路也都有偵探隨時聯絡報告。王吉保見他累得連連打呵欠,也覺心疼不過意的,一邊端茶擰毛巾不住侍候,勸道:“離卯時還有一個時辰呢!爺您只管打個盹兒,小事就算了,有要緊事我喊醒您。”

      “你能處置軍務?什么是大事?什么又是小事?”福康安沒好氣地說道。自己也知是累得光火,故緩了口氣,嘆道:“阿瑪在金川是用信鴿傳遞軍情,還是他老人家有辦法啊!我這里忙個不了,橫不楞子還又來了個十五爺——你想想,這里打亂了,十五爺出個一針半線的差錯,誰當得起這個責任?”王吉保道:“也是的,十五爺來湊個什么熱鬧?請他到營里來,又不來,問他在哪里住,又不說,這爺真難侍候。”福康安卻不愿在奴才跟前發颙琰的私意兒,好氣又好笑地雙手捂著口呵欠著,嘟噥不清地說道:“他也是好意,怕到軍里來掣肘營務,怕我為保護他分兵。唉……”颙琰這層“好意”之外,明擺著還有要在剿匪功勞里分一杯羹的“歹意”,說著就礙難啟齒了,他富察氏家和魏佳氏、颙琰家世淵源,原本并不在乎他來分點功勞,但這一來,軍務上頭又加這一重責任,反倒使福康安更是不堪重負。思量著,又加了一聲嘆息:“這又何必如此張致呢?”

      正說著話,聽見外邊石甬道上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噔噔”的撼得地皮直顫漸漸近來。王吉保正要問話,一個兵莽莽撞撞沖門而入,身上帶的風忽地將一片蠟燭吹得一暗。那兵似乎有點迷惘,看一眼福康安,手指著外頭道:“下來了!——他們都穿白的,下來了!”福康安一愣,情知軍情有變,“啪”地一拍神案喝道:“你慌什么?慢慢說!”

      “是!是——龔三瞎子的人下山了!”

      “有多少人?從哪條路來,往哪里去?”

      “都下來了!山道上擠的都是!像白螞蟻下樹似的……天太黑,看不清楚……前頭的已經到了山腳,后頭的還在路上……”

      王炎居然提前棄寨,主動前來攻擊!福康安千思萬慮挖空心思,也沒想到他有這個膽略!這下子變起倉猝:本來是三面夾擊包抄合圍的大局,一下子變成了自己一方獨自和逆軍對壘!……他們正在集結,后邊的隊伍在山道上,只要突然迎頭痛擊,立刻就會亂了陣腳!……這個念頭一閃,福康安立刻自己就否定了它。那樣一來,王炎立刻就會縮回龜蒙頂,在山寨死守,變成曠日持久的攻堅戰。但若靜靜看著他們整隊,又不知他們運動攻擊方向。倘若王炎部不強攻硬打,趁黎明向合水方向挺進,那就變成追擊戰——在山道上比腳力,官軍無論如何不是這些山寨逆民的對手……一霎時,福康安動了無數念頭,終于決意“不鼓不成列”,重新布置作戰方案。他鎮靜地掃視一眼院外,算計一下兵力,說道:“現在傳令賴奉安,派五百名軍士向城東運動,堵塞祊河河道。王炎如果攻城,虛應一陣向城南退,只許敗不許勝——他能擋住東南兩路敵人逃路就是大功一件——敵人如果搶攻奪路,可以后退,不許讓路,把王炎粘在河道上就成!”

      傳令兵答應了往外跑,賀老六已經進來,他已知道有敵情,目中灼灼生光,大聲請示道:“龜兒子們正在集結,這時候好打,一打就亂了!”福康安道:“一槍也不許打!弟兄們都起來了沒有?”

      “起來了,聽大帥的令!”

      “你帶一千五百人,”福康安咬著牙,一臉獰笑說道,“運動到賴奉安大營以西。敵人下來有三處攻擊方向,一是原來阿葛哈大營,一是平邑城,一是我這里玉皇廟。無論攻哪個方向,你暫時不要行動,只是切斷敵人歸山道路和向合水的驛道——打爛了不要緊,肉爛在鍋里!”

      “是,標下遵命!”

      “葛逢陽!”福康安又叫道。

      “奴才在!”

      葛逢陽就守在門口,向前挺了一步,聽福康安下令。福康安沒有馬上說話,審視他良久,輕輕嘆息一聲,說道:“你帶三百人到城西北角,看著逆匪動靜,他要攻城,或者來打玉皇廟,你都不管,等我的號令。如果去打原來阿葛哈大營,你要開槍誘敵。最好誘在西門外合圍殲滅。你要明白一個道理,這個平邑城地勢低,是個易攻難守的地方兒,他不到兩千人,只要進城,或者沒有營盤據守在野外,好打。明白么?”

      “奴才明白!”葛逢陽大聲應道,他又猶豫了一下,說道,“那……爺這里就剩不足二百兵了……他們要是攻玉皇廟,那可……那可……”福康安點頭一笑,見那些道士和向導都過來了,站在殿門口惶惑地看自己,因道:“不要驚慌,你們隨這位管帶出廟,有火槍隊護著,決計無礙的。若因軍事損毀廟產,損失多少賠償多少!”葛逢陽道:“我是誘敵,帶那么多火銃做什么?我帶兩枝槍,其余火槍隊跟爺!”

      福康安凝視著葛逢陽,說道:“你是誘敵的誘餌,魚是要吃餌的。我要叫他舍不得,吞不下。你可明白?這樣,我留下十枝火銃,有吉保和我們的家丁,還有賀老六的一百多親兵護衛我,足夠了。他要全伙來攻玉皇廟,你就傳令各路人馬到外邊夾擊。我強敵弱,又是白天作戰。劉墉攻山,如果見是空寨,也會來增援的!”

      一陣陣輕微的騷動之后,大廟里寂落冷靜下來。偌大的院落里黯黑不聞人聲,幽深得像沒有底的古洞,只受了驚擾的樹鳥偶爾一聲怪叫,剎那間又陷入更陰森恐怖的岑寂黑暗之中。玉皇廟地勢偏高,北面倚著龜蒙頂山根,向東下去是祊河,西邊有一道被山洪沖刷下來的干河溝,站在廟山門口就能鳥瞰平邑半個城,但此時外邊雙方軍隊都在運動,無論如何不能暴露指揮位置,只可派零星探哨出去偵探。事急關心,又不能親自出去觀望,饒是福康安鎮定,大冷天兒,腦門子上竟滲出一層細汗來。王吉保守在殿門口,一般也是心提得老高,廟里只剩下不足二百人,萬一敵人覺察,一窩蜂圍攻上來,官兵雖多,遠水不解近渴,五步之內血濺當場,別說有三長兩短,就是傷了福康安一根汗毛,自己這個“功奴”怎么向太夫人交待?他轉著眼珠子不停打著主意,趁福康安要水喝,賠笑道:“四爺,白天我仔細看過,這起子賊既然從西邊下山,想攻玉皇廟只有從正門進來……”

      “唔,唔?”福康安一門心思都在外邊,聽他說話,半晌才回過神來,一偏臉盯著他問道,“你是什么想頭?”王吉保道:“奴才想,姓龔的姓王的要是先打縣城,必定要占這座玉皇廟。他們兩千人,又都是中了邪的,我們只有不到二百人,打起來要吃眼前虧。”他用手指著廟后,說道,“神庫后頭有個觀星臺,是道士們守庚申坐著用功的地方,地勢最高,廟里的樹都比它低。依著奴才見識,爺帶五十名親兵到神庫,隨上火槍,敵人不來,那里能用千里眼觀陣,指揮也便利;他們攻廟,我在前頭帶人擋一陣,爺從東邊順河就到了城北,調兵從后頭夾擊。他就是土行孫投生的也跑不了。爺說呢?”他知福康安性氣極高,不說“逃”,只說“順河下去”,猶恐福康安不肯俯就,盯著福康安看他顏色。不料福康安連想都沒想就說:“好小子,會用心思!這種仗就是比誰聰明的事兒。他們提前下山,沒有照我原來的設計行事,但我畢竟比他們更提前到了平邑。現在倒是他在明處我在暗處,就是要用點心眼,打他個暈頭轉向!”說罷拔腳便走,命道,“你來調撥人,我上觀星臺——把燈熄掉!”

      觀星臺就在神庫北邊,也是依著山勢壘起的石基土臺,共分三層。福康安沒有登到臺頂便知王吉保的建議極好。此刻薄曦微靄映照,周圍雖然仍舊蒼暗,山川景物已綽約可見。土臺上下長滿了蒿草榛棘,又能隱蔽向外瞭望,居高臨下,不但便于發令指揮,且是事有倉猝,也能臨時抵擋一陣。福康安疾步上了臺頂,見居然還有幾個供打坐的石礅,不禁高興地一笑,也不就坐,舉起了望遠鏡急不可待地向西探望。

      但天色還是太暗,無論福康安怎樣旋動焦距,一切景物仍舊模糊不清,山根背陰處的殘雪和條紋狀的山壑石溝,構成黑白相間的一幅奇怪的畫圖在鏡中延伸,時而變幻跳躍著,根本分不清道路房舍。福康安正在向西努力瞪眼看著,忽然從西南方向“嗵”地響了一槍,急調轉望遠鏡看時,仍舊一團糊涂,側耳聽時,連槍聲也不再響了。正沒做理會處,王吉保帶著一個傳令兵連躥帶躍氣喘吁吁上了觀星臺,張嘴喘白氣稟道:“帥爺……接上火了……接上火了……”

      “你們別急,喘口氣再說。”福康安放下胸前的望遠鏡,待他們稍定,不緊不慢問道,“是葛逢陽還是賴奉安在西門?方才聽到一聲槍響,是誰放的?”那傳令兵猶自微喘,說道:“是葛逢陽……他派人來稟,匪徒們共有人數不足兩千,背著鍋灶,還有驢馱的糧食,在山坳里整了隊,趁黑去摸阿葛哈那座空營。還說他要放一槍,裝作向營里報信。敵人攻城他就屁股后繞著打。叫四爺放心,有信兒就又報過來了!……他還說,這些人也都是白衣白包頭。和我們的人差不多,黑地里打分辨不清,叫四爺留意……”福康安沒想到葛逢陽辦事這么細,連敵人人數裝備也摸清了,不禁大喜,舉拳一捶腿道:“小葛子好樣的!你派人傳令給他,粘牢了反賊,拖到天亮就是成功!”說話間,王吉保用手指著龜蒙頂東南山腰上叫道:“四爺,您瞧!劉大人他們打響了!”

      福康安回頭看,果見南柏村一帶山腰間起了一叢焰花,約有十幾枚的模樣,都是玫瑰紫色,已經在冉冉下落,未及暗滅,又一叢升起來慢慢騰空,是一色殷紅,紛紛散落著,又起一層菊黃煙花,卻是異樣明亮,天女散花般紛紛墜地……福康安已是隱隱聽得悶炮之聲遙遙傳來,興奮得眼中放光,說道:“快派人,到平邑北門燒三堆大火,燒起來后,把所有煙花起火都點燃了,火越旺聲勢越大越好!——劉墉進了山寨,見這里異常,一定要布置增援的!”他一腳踏了石礅看著天空,伸手道,“吉保,太冷了,弄口酒我喝!”

      龜蒙頂寨后響炮,寨東南起煙花,立時驚動了王炎、龔義天一干義軍。他們在山下集結了近半個時辰,大隊人馬收攏來,原打算一鼓作氣直撲阿葛哈老營,把這一營弱兵打散,燒它個火焰燭天,然后從容進城安民。但前哨摸到大營半里遠近,莫名其妙從城西樹林里傳來一聲火銃槍響,驚得野鸛老鴰繞林子亂飛亂叫,兔驚狐走樹搖草動的。大營里就都是死人也驚醒了,派人去查看,偏那葛逢陽隱藏得極好,連個鬼影子也不見。再看大營,本應是提鈴喝子派人出來偵探的,怪煞也是一點動靜全無。黑魆魆陰森森的帳篷營房寨門橫臥著,像一尊暗地里磨牙吮血的怪獸隨時都要暴起傷人的模樣——已經覺得不吉祥,山上又是這般動靜,到處都透著兇險莫測。本來一腦門心思要踹營的,二人都有點狐疑不定了。

      “是福康安在北邊動手了。我們先走一步,好險!”龔義天抹著滿把的汗慶幸地說道,“王圣使,有你的!他占了我們空營,一路追下來,我們就從祊河再殺回寨子,管教小崽子人仰馬翻!”王炎卻一直審量周圍形勢,盯牢了不住看那片營房,一盞燈也沒有,一點人聲也聽不見,這太蹊蹺了——莫非是座空營?但若這樣晾在城外,天一亮就全軍暴露,不能立刻端掉阿葛哈老營,只消一個時辰山上的援兵就到,那后果真是難以設想!想了想,說道:“我們不能在郊外野地久留,先派一小股人沖營再作計較!”龔義天便發令:“西寨的弟兄們,沖!”

      三百多名兵士聽令,發一聲喊便向兵營東門沖去。其余的一千多人隨著王炎吶喊助威,叫得一片喧囂:“踏平山東省,殺盡貪官污吏……”“驅逐韃虜,光復漢家衣裳”“均貧富殺劣紳”……地動山搖的呼喊聲在黎明前的曠野中回蕩著時起時落,顯得格外響亮聲勢浩大。但三百人沒有沖到大營門口便聽一陣槍響,“砰砰砰砰……”一般兒又脆又響在夜空中回蕩……

      進攻的人停住了腳步——槍聲仍舊是南邊樹林里響起的,近在咫尺的大營依舊毫無動靜,陰沉黑暗得鬼影幢幢。但大隊人馬已受到驚擾,毫無野戰經驗的義軍戰士們一片慌亂,有人就大叫:“龔大哥,王圣使!官軍從南邊壓過來了!”攻營的兵士站在寨門口向東南看,果然見樹林子南邊一隊隊人,像毛毛蟲一樣向大隊蠕動逼近,不時地放冷槍,“砰”的一聲,“訇”的又是一聲,不知耍什么把戲。有幾個膽大的兵士沖到寨門口,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頓亂腳猛踹。偌大寨門顫抖著呻吟著支撐了一會兒,一聲轟響拉雜倒了下去,黑霧一樣的灰塵撲面揚起老高,先闖進去的兵咳嗽著跳腳大叫:“龔大哥,是他娘的空營!一個鬼影兒不見!”

      “空營!”盡管王龔二人都已有了預感,還是同時吃了一驚——就算全營撤出,營房看護倉庫留守伙夫馬夫病號更夫甚或貓狗之屬都掃地出門?但無論如何,這里總算是個落腳地,聽著南邊零星爆竹似的鳥銃聲,東一槍西一槍不緊不慢黏糊著打過來,兩個人越發覺得原地站著不是事,龔義天說聲“走”,大隊人馬便隨著一擁入寨。就在阿葛哈空落的議事廳里緊急磋商。

      龔三瞎子道:“阿葛哈這人我知道,花花公子草包一個,沒有心計也沒膽量——全營進城定是福康安下的令,他不能不遵。我看我們就守這寨子,派一半人就打下了縣城,成個犄角之勢,然后看情形再辦!”“那方才是誰打槍?”王炎反問一句,又嘆道,“我們倉猝聚義,到底是建制不全啊!消息探馬反倒沒有官軍靈動……現在敵情不明,但有一條似乎清楚,福康安是要逼我們向西向南,然后在大川平原合圍我們……”

      二人商議來商議去,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沒想到福康安本人帶了兩千精兵,已經在平邑周圍布下了銅網鐵陣。二人僅僅是針對阿葛哈那一股不堪一擊的弱兵懦將部署行動;要想向東挺進,無論如何要吃掉阿葛哈的駐軍,占領平邑溯祊河相機行動。城外有小股官軍騷擾,也許是福康安的疑兵之計,不能膠著糾纏。到天放亮時,二人想到龜蒙頂已經失守,官軍隨時可能鋪天蓋地壓下來,更覺只能當機立斷馬上攻城,消滅了“阿葛哈”才談得上狙擊龜蒙頂的援兵,也才能再想由祊河向界牌突圍……因此,幾乎沒有爭執,兩個人一拍即合:棄寨,打縣城!

      二人計議罷,在營中整隊出來。此時天色已經大亮,但太陽還沒有出山,一片清光之中看得明白,平邑縣城北高南低橫亙在東邊,環城自西逶迤向南,半道護城河和南邊的祊河相通連,冰凍得像半條圍腰的玉帶。愈是向北,城墻也愈低,向南都是兩三丈高的磚城,城門鎖鑰封錮,沒有炸藥和云梯根本攻不進去。龔義天站在寨門口揚刀指向玉皇廟,說道:“占這座廟作我們中軍指揮,從此門打進去!”王炎道:“放火,燒掉他這大營!”

      在熊熊烈焰中,一千六百多名義軍向玉皇廟行進,先頭三百多名前鋒待轉過城西北角,突然發了狂似的齊聲呼嘯,揮刀直攻玉皇廟,關得緊緊的山門禁不住石砸腳踹,三下五去二已變得稀碎。義軍已一窩蜂擁了進去。龔義天正要揮軍進廟,突然廟中響起了槍聲,“砰,砰”的,一槍接一槍,卻不甚稠密,仿佛還不夠熱鬧,南邊樹林子一帶也響起了槍聲,比廟里聲勢大得多,似乎是排槍,邊放邊走越響越近逼過來。幾乎同時,攻進廟里的兵士們有十幾個跑出來,大呼小叫喊道:“廟里有官軍!廟里有官軍!”王炎怔了一下,平明人靜,他已隱隱聽得軍營西邊也有吶喊聲傳來,諸多異樣不利湊到一處,情知事有大變,急問道:“有多少人?”

      “看不清,都躲在廟樓上大殿里射箭打火銃,進去的弟兄們壓得抬不起頭……”

      “打!再進去五百人!”龔義天大喝一聲。

      五百壯士從廟門中一擁而入,福康安的衛隊立刻險象環生,王吉保見義軍舉著火把要放火燒廟,急令守在大殿里廊房的兵士退守廟北后門,望著潮水般漫廟涌進的人流只情放箭,鳥銃手分成五人一排,一排開火拒敵一排裝填火藥,滿廟里打得箭如雨蝗硝煙彌漫。但義軍似乎也覺察到廟中駐軍不多,后續的兵丁進來在山門內整隊,先頭進來的上房壓頂,用火箭逼射過來,廟中大殿已經著火騰煙。王吉保見形勢兇險萬分,一頭命令:“都退神庫去護四爺!”一頭撒腿直奔觀星臺,見福康安站在石礅上猶自用望遠鏡瞭望,也顧不得行禮打千兒,急急說道:“四爺,咱們走!”

      “怎么?攻進來了么?”福康安放下望遠鏡問道,臉上平靜如水,指著平邑道,“這個賴奉安還成,知道機變應付,已經有大隊人馬從東門出去了!”“我的爺,土匪也在包抄東邊的路,堵我們下祊河的道兒呢!”王吉保滿頭大汗臉色煞白,“再遲,就包圍了我們啦!”福康安道:“是我們包圍了他們!葛逢陽像一帖臭膏藥粘在他們屁股上,賀老六的大合圍也過來了,這仗好打!”他指指北廟門:“這里還能守一下,要把他全軍引進廟來我再退!”

      話未說完,北廟門里邊極近之處又響了幾槍,便聽刀槍相拼撞擊的響聲噼里啪啦急速亂響,先是十個火槍手奪門退了出來向福康安靠攏,已幾乎人人帶傷,到觀星臺下都拔出刀來,便忙著裝藥——原來在前面敵我混雜,已經是白刃格斗,既不能開火,連裝填火藥也來不及了。福康安“刷”地拔劍在手,扯足了嗓門喝令:“我的衛隊全部撤到廟后!”便聽一陣兵刃響動更加急促,百余名親兵渾身是血從廟門中退出來,在神庫旁邊列隊。福康安見還拖著十幾具尸體,站著的人也有不少傷了胳膊腿的,喝令:“兄弟們退過來,火槍手對準門口,進來一個打死一個!”

      這里親兵衛隊剛退至土臺下面,廟門口一窩蜂擁出十五六個敵軍兵士,因門口狹小,個個擠得踉踉蹌蹌,尚自立足未穩,五柄火銃一齊發射,當時便打倒了五六個,剩下的人見勢不妙,有的搶路往回逃,有的往土坎里趴,有的大喊:“火槍厲害!王圣使的法術不靈!”里頭有人呼應助威喊著道:“不是法術不靈,是他們昨晚想女人了!兄弟們,推倒這堵墻,敞開了打!”聽得“一——二!”一聲吆喝,廟北墻已是轟然坍塌,只見如蜂如蟻的好漢們齊排成隊,挺著長矛大刀,紅著眼吶喊:

      “刀槍不入!刀,槍,不入!”

      ……一頭喊一頭白汪汪大隊壓上來。義軍寨里也有五六枝土銃,漸次出來站在玉皇殿后成一排瞄著土臺子沒頭沒腦只管開火。霎時間,觀星臺周圍一片濃煙滾滾,硝霧里鐵砂打得蒿草石基錚錚作響。槍聲中官軍義軍都有人不時倒下。但山寨的人似乎都已不介意是否真的能“刀槍不入”,前頭的倒下,后頭的又照舊喊著擁上來,剛剛歇息了片刻的官軍衛隊見情勢兇險萬端,橫中又殺了上去。兩下里都是最精銳的兵力,在這方寸之地短兵相接,土臺前后、神廟左右數百人連呼喊帶殺,攪成了堆、滾成了團……

      這真是空前慘烈的白刃激斗,此刻,福康安即使要從神庫東撤出廟外也要經過這片廝殺地了。初升起來的太陽慘淡的光芒剛好斜照在這山坡上,王吉保帶著兩個火槍手,十幾名衛兵拱護著福康安繞臺躲藏抵抗,走一處一處刀叢劍林,沖到跟前的就拼死用刀劈矛扎,福康安自己也有一柄短柄馬銃,看準了就打一槍,見來勢兇猛就繞臺再避,時而一兩聲短促的槍響淹在殺聲之中,臺前活著的三十多個親兵也真個兇悍,自身人人都殺得血流被面,見福康安處危急還要冒死去救,抵死不肯后退半步,臺周圍的官軍和義軍已完全混成一團,刀槍迸擊火花四濺不時有人慘呼著倒下。王吉保眼見自己人越戰越少,真的急了,大喝一聲:“架起四爺!從西溝跳下去——日你媽的們,這會子聽我王吉保的!”福康安還在遲疑,三四個親兵擁起他就向西走。正是萬分危急之時,忽然廟東北角“嗚嘟嘟”一聲號角,王吉保抹開糊在眼上的血一看,立刻高興得跳腳大叫:“四爺四爺!我們的人上來了!——葛逢陽!少主子在西邊,你他媽的囈怔什么?”他站在觀星臺基上,看著從東北角黃蜂一樣擁上來的官兵生力軍,雙腿微屈雙拳舉在肩上,激動得渾身顫抖,只情揚著雙拳歇斯底里大叫:“好,好!打得好,好哇!開火,開火,開火!打——啊打!”

      “砰”!“砰”!!“砰”!!!

      這是一支三百多人的清兵隊伍,葛逢陽帶著從廟東繞過來的,四十枝火槍輪排發火,打向密集的人群,一響就倒下一片,割麥子般打得神庫前尸積如山。本來已經打得性起的人們被這突然襲來的恐怖一下子驚醒了,嚇呆了,要奪路回廟,也被火槍封了門,眼見官兵越上越多,在神庫東邊整隊。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快逃”,眾人忽地向西擁去,接著又一排槍聲,一大堆人連擠帶壓滾進兩丈多深的洪水溝壑之中。葛逢陽一眼看見福康安提著馬銃站在跳躍呼叫的王吉保身前發愣,幾個趨蹌上去,一個千兒打下去,話也不說,吭哧吭哧直哭。王吉保神志已經興奮得失常,他一只腳赤著跳下石基,瘋子似的指著山洪溝,嘶啞得破了嗓子直叫:“打——啊打!給我裝足藥,填滿子兒——打呀!”那四十名火槍手站在溝沿上聽他號令,火槍放得像燃起了爆竹,只情向下有人的地方開火。可憐擠下了溝的這些人毫無招架之力,欲攀無路欲降不能,除了幾個心思靈動的順溝南遁,余下的一百多人挨了不計其數槍擊,被打得尸無完體血流殷溝。王吉保扎煞著雙手仰天哈哈大笑,“咕咚”一聲暈栽地上。

      “扶起吉保,打掃戰場救治傷號!”福康安說道。他仿佛此時才從噩夢中驚醒過來,看著戰場上的硝煙漸漸稀薄,打麥場似的東一堆西一堆的尸體,顫悸了一下,迅即收攝心神,又對垂淚不已的葛逢陽道:“你別難過,我是要把龔義天全伙誘進廟里,打起來就省事了。惹火燒身是我慮事不密,沒有你和吉保的責任……”葛逢陽也不答應也不謙辭,只是淚眼汪汪發呆。福康安知他怪自己事前不聽勸諫,又不能失禮責備自己,心里一陣滾燙,感動得嘆息一聲,卻笑道:“別抹眼淚了,往后再有這事,多聽你的建議就是了——寫信給你爹,就說我說的,你很給我露臉……”見擔架抬過了王吉保,幾步上前替他掩了掩被角,看他昏迷不醒,對抬擔架的兵士又道,“下令給賴奉安,我要征用平邑所有的郎中,購買所有的紅白傷藥。現在活著的軍士,要全部救治平安!”說著大踏步從廟角下路,邊走邊大聲下令,“所有我軍向這里靠攏,圍攻這座廟!劉大人下山,請他到平邑城北門相見!”

      福康安從廟東繞到廟南,直到平邑城北門外才松了一口氣。掏出懷表要看時辰,卻又吃一驚,原來不知什么時候,左肋下被人扎了一刀,正扎在懷表上。表蒙子玻璃走字針兒都沒有了,裝簧機械和玻璃碴兒碎得混到了一處,表殼邊沿蜷起扭曲得不成樣子,亮晃晃的像只金蝸牛。怔了一下才覺得左肋間隱隱發痛,伸手摸摸卻沒有異樣,情知是這塊表救了自己一命,不禁暗道:慚愧!皇上洪福齊天,福康安命不該絕……想扔掉那表,又止住了,用白帕子小心包起又揣了懷里。收了怯色看那廟時,賀老六的兵在西,葛逢陽在東北已經守定,賴奉安守在城中的兵也都威風凜凜,螞蟻出洞似的從北門開出來,蔓延向東布陣。被打得一片瓦礫的山門前也有幾十具尸體,兵士們也在像螞蟻拖蒼蠅一般向后搬運尸體。西邊布置好沒有派上用場的官軍也都由城北官道運動過來,一隊隊涌過來。整個玉皇廟幾乎已是淹在白漫漫的“兵海”之中。廟門洞開著,用望遠鏡能看到鐵鼎跟前有人走動,卻是闃無人聲。一片死寂恐怖。他想叫王吉保,忽然想起他在療傷,心里一陣又悲又恨,牙咬得格格作響,回身命傳令兵道:“去,傳令給他們,敵軍傷號一概不救,就地斬首!叫城里所有的廚子,有什么好吃的,只管做給我的傷兵吃!”說話間城里已有人飛報出來:“劉大人從西關過來,請見福大人!”

      “好,請他城樓上見!”福康安咬著牙笑道,“今日一同觀戰,幸何如之!”說罷徑自進城登樓。少頃便聽城下一片馬刺佩劍碰撞響聲,劉墉幾乎一溜小跑著上來。一眼看見福康安站在樓門口偏眼覷天色,劉墉腿一軟,幾乎坐倒在地,一手扶著雉堞垛口站穩了,說道:“福四爺,你幾乎唬走了我的真魂!”福康安見他黑臉透著焦黃,喘吁吁站著盯自己,滿眼關切憂郁,也覺感動。想說什么,卻冒出一句:“媽的!表打壞了,現在什么時辰?”

      這一文一武是一對老搭檔了,自乾隆第一次南巡,二人一同奉旨觀風,在棗莊偷襲一枝花余黨蔡七就結下了不解之緣。現在一個是公爵,一個是軍機大臣,同操軍國中樞虎符,都自歷練出一份將相城府,喜怒親疏不形于色的,此時此情之下不禁見了真情。劉墉愣了一下,也看天色,太陽卻被薄云遮著,也是一笑,忙掏出自己的表看,說道:“現在是辰末不到午初。”

      福康安略為驚訝地又看看天,沒有立刻說話,他沒有想到方才那一場惡戰總共不到一個時辰,這么短一會兒自己已經在生死關里走了一遭。他轉過臉面向劉墉,說道:“石庵兄不要這樣看著我,我一根汗毛也沒傷。打仗的事刀頭上過活,連點風險都沒有,那連投機做生意的都不如了。這一戰雖險,敵人全都被我誘進了這甕里,省了多少事!要少死多少人?——今天白天,一定全殲這股子悍匪!”說著,吩咐人,“弄張桌子,擺點茶食,這里生一堆火,我和劉大人就在這里觀陣!”

      一時擺布停當,劉墉福康安入座,便見賀老六賴奉安和葛逢陽三人上城稟見。福康安笑道:“賴奉安差使辦得不錯,你的兵要不向東運動,他們當時也許就會突圍。這頓板子沒有白開導你。老六別那么沮喪,覺得沒有派上你的用場,有備無患嘛!敵人如果據守大營向西南走,那邊空著就麻煩大了!”他看一眼葛逢陽,但葛逢陽是他的奴才,無須這樣表彰安撫,因用手指點著桌子,問道,“這會子沒有動靜,你們琢磨著龔義天在做什么?”

      賀老六滿面羞慚,紅著臉尚未說話,賴奉安道:“方才大帥親自率中軍和逆匪白刃格斗,殺了三百多匪徒,這是龜蒙頂山寨的老本。打得兇險勝得漂亮,我猜龔三瞎子已經聞風喪膽,正在和王炎商量著投誠——這圍得水泄不通,又沒有援兵,遠處還有葛臬臺在界牌把守,兗州的兵還不住往這里開,他們插上翅膀也下不來!標下也是老行伍了,沒有打過大仗,擒過幾個小賊,自以為也滿得意的,這么親自瞧見了才知道什么叫真章兒。四爺在觀星臺左沖右殺,我親眼見砍翻了十好幾個賊,威風得跟關公一樣!”福康安聽得肚里不住暗笑,這人猜著敵人要“投誠”未必妥當,但高帽子手里現成戴得自然。賀老六見福康安沉吟,說道:“這不是一般打家劫舍的土匪,是一群有心胸有智算的反賊。離開平邑時他們下過告示,不傷平民不害商賈,是要‘應天順劫’大干一場的家伙們!不能指望他們投誠。我看他們在等天黑,我們的兵不能夜戰,天黑了突圍打出去,鉆進亂山中,不拘哪條小路就逃了!”

      “鉆亂山,走小路……”福康安點了點頭。瞇起眼向南看,但見凍河縱橫間萬山峙立。半掩在裊裊回流的云海之中,一直綿延到極目不盡。看著群山,倏地想起一件事,問劉墉道:“你在龜蒙頂山寨上留守了多少人?”劉墉道:“我只帶了不到一千人連夜下山,山上一千,剩余的還在原處看守大炮。”福康安道:“火藥運走,大炮就是一堆鐵,不用看守。請你即刻派人回龜蒙頂傳令,龜蒙頂到南柏林一帶要嚴加巡邏,防著逆匪抄小路返回山寨偷襲——這一帶山川道路簡直就是迷魂陣,官軍在地形上頭無論如何沒他們熟。”他站起身,又用望遠鏡看了看廟宇,一手指定了說道:“我看他們也是在等天黑!賀老六!”

      “標下聽令!”

      “現在就集合人沖鋒,每次五百人輪番打,四個輪番后,兩千人全部攻進去,給我拿掉它!”

      “喳!”

      “聽著,”福康安一臉狠毒的笑容,“給你兩個時辰,你端不了這窩子就自殺吧!”

      “回大帥,我只要一個時辰!”

      “我給你兩個時辰,你用得越少越好。我和劉大人笑看你施為!”

      賀老六虎吼一聲答應著,噔噔噔下了城樓,福康安命葛逢陽“就在這里侍候”,命賴奉安“派人把所有大小路口堵起來,敵人如果散逃出來,要全部擒拿”。他適意地坐回椅子,隔桌送了一個銅手爐子,自己也提了一個在懷里,一揮手命賴奉安退下,笑著向劉墉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聽著城下集結隊伍單調急促的腳步聲,枯燥的口令聲,劉墉心里突然襲上一陣恐怖,臉色變得有點蒼白,見賀老六一手拤腰一手舉著令旗站在山門前指揮部隊,用手指了指問道:“他是不是叫賀老六,濟南城門領?”

      “現在是我的參將。”福康安細白的手指撫摸著光滑的手爐子,點頭說道,“跟過我阿瑪,是員好將。川漢,粗點。”見福康安看自己,劉墉笑道:“哦,沒什么。我聽和珅說,于易簡有筆銀子是姓賀的過手,姓賀的是有罪之身,四爺要調用這人,該和和珅打個招呼才好。”福康安眼中瞳孔亮了一下,鼻孔里哼了一聲,說道:“這是跟我擺軍機架子了!我有皇上提兵調將的敕命,連你也調來使用了,他怎么樣?我叫他準備三十萬兩銀子勞軍,他辦了沒有?”

      劉墉說幾句話,心思已經安定下來,臉色也不那么難看,這么撩撥得福康安動了意氣,他已經心滿意足,因一笑,說道:“他倒沒說什么,只是瞧著不歡喜。問我銀子從哪出,我說就從國泰的家產里出,他說福康安回來要寫個具文,才好向戶部報賬。”

      “我偏不給他寫具文,這么說,收條我也不給他,直接給戶部。呸!他咬了我的——”福康安越發不豫,想罵粗話,又見是面對劉墉,嘿地一笑道:“咬了我的小人去!石庵,這人我原看他還好,越看越不地道,是他媽的那個御虱!”還要說時,城下環廟四處響起了號角,便停了口,見下頭三駕大車馱著大鼓出來,笑道:“這賀老六,還要擂鼓進軍!看戲本兒看得長進了!”

      陰森凄涼的畫角聲中,鼓聲細碎得如萬馬踏蹄般響起。似乎撼得城上地皮都在簌簌抖動。正當午時,薄云覆蓋的天穹蒼茫晃亮,看得清爽,城下刀槍劍戟森樹排列,已變得殺氣騰騰。賀老六“哧溜”一聲撕開自己裹著白布的袍子,赤膊嘶聲大叫:“弟兄們,給我殺!”五百名軍校跟著大喊“殺——”!便正面沖了上去。一直空寂無聲的廟宇里突然也是一聲齊喊“殺——”!幾乎同時,廟前沿墻墻頭上密密麻麻站起了人墻,也有三四百人,還樹起了十二面素色三角旗,有的繪著火焰,有的畫著赤烏朱雀,在風地里獵獵招展,接著墻上義軍軍士的箭雨已經射落下來。葛逢陽猶恐箭射到城樓上傷了福劉二人,慌忙叫人“取盾來”,后來看了看沒有一枝箭能射到城根,才放下心來。

      賀老六站在石階前提刀指揮沖鋒,一手舞著袍子擋箭,因沖在前頭的兵士已被射倒了四五個,有的撲地氣絕,有的打著滾退下來,不禁勃然大怒,喝令:“鳥銃手,開火給老子打!打先人板板的烏龜不出頭!”

      福康安帶來的五十枝鳥銃,一字排開站在城下,這是訓練有素的火槍手,裝藥極快,準頭也極好,一排打,一排裝藥輪換開火,聽賀老六號令齊發一槍,正面廟門墻上敵軍已倒下一排,幾排槍打過,墻頭上已經不見人影。五百名官軍嗷嗷大叫連躥帶蹦沖了上去,墻頭上雖然仍有人射箭,已經無力遏制官軍這股攻勢,十幾個官軍已經奪門而入,接著又擁進去四五十個,賀老六一把甩掉手中袍子,帶著余下的兵蜂擁而入。里邊頓時殺聲震天,兵器碰撞聲響成一片……

      劉墉已看得目瞪神迷,兩只手緊緊捏著椅把手,一顆心提得老高放不下來,聽見廟里“轟”的一聲,像是什么東西倒了,雜著殺聲喊聲叫罵聲,卻不知情形到底怎樣。福康安嘆道:“我聽是賀老六得手了。這是拆掉了龔義天上墻射箭的木頭架子。有人說我愛用大炮,像這樣的廟墻,一炮就轟坍了。野戰還是要炮!”說著話,賀老六已經帶人退了出來,一頭一臉都是灰,指揮著又抬出十幾具尸體,自站在城門洞前大聲稟道:“他們已經退到玉皇殿,喊話要派人說投誠的事!”

      “投誠?”福康安冷笑一聲,“我到濟南他們就該辦這件事了。”他頓了一頓,毫不猶豫地迸出一個字:“打!”

      第二隊五百人沖進廟去。似乎沒有遇到抵擋就到了玉皇殿一帶,仍舊是一片殺聲不見人影。賀老六不再請令,呼叱吆喝著命令第三撥人:“從廟東繞過去,從北門殺進去,逢人只管當餃子餡兒給我剁!”又喝命第四梯隊,“在廟門口擺開,聽我的令往里頭殺!”

      看著一隊隊官軍士兵呼嘯跳踉如黃蜂入巢般涌進大廟,劉墉情知大事已定,剛剛松了一口氣,前廟留守的一群官軍一陣亂喊狂叫,夾著乒乒乓乓的刀槍并擊聲且戰且退出了廟。福康安以為里邊戰事有變,“唿”地站起身來,朝城下喊道:“賊人從前門出來,預備著廝殺!”喊聲甫落,他自己也愣住了:原來龔義天一行人只剩下二十幾個人,從廟后被壓退到了廟前。

      一剎那間陣地岑寂下來,連擂鼓助威的軍士也呆著住了手。這二十多個人像是經了“血雨”,衣袍頭臉都染成了殷紅色,袍擺上的血黏糊糊的已漸凝結,臂上臉上血色鮮亮,淋淋漓漓還在往下淌,有幾個前胸小腹受了重傷,還有的拖著一條斷腿,大家挽著手相扶將,艱難地挪動著身軀向城邊走來,在城門口站定了。看著這樣的場景,站著的福康安、坐著的劉墉、環立護衛的葛逢陽一時都僵住了,滿城上下軍士將佐都如廟中木雕泥塑般愕然瞠目不語。福康安身子前傾,一手扶著城垛口,一手背在身后,大睜著眼看著這群人走近,直到他們站定,身上一個悸顫才回過神來,面白氣弱地問道:“你們……你們要怎樣?”

      “我要見福大將軍。”居中而立的龔義天抹了一把臉,平靜地說道,“我就是龔義天,有話要說!”

      福康安悄悄深吸一口氣,穩住了心神,說道:“我就是福康安——還有一個叫王炎的呢?都站出來說話!”

      龔義天木著臉向前跨了一步。他身邊一個身形弱小的人也跟上來,說道:“我是王炎。”福康安道:“時至今日,有什么話說?”龔義天冷冷笑了一聲,說道:“自古成則王侯敗則賊,可以由你說嘴。如果勢均力敵,你不是我的對手。”

      “這也由你說嘴,”福康安咧嘴一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自然不能勢均力敵。”

      “三秋蚱蜢葉上走,到底蹦跶能幾時?大清君昏臣庸,貪官污吏遍天下,苛捐雜稅敲剝窮民,怨氣直沖九天,大亂就在眼前。我雖敗了,紅陽教、天理教沒敗,二十年看天翻地覆!”

      “你來見我就為說這些?——恐怕我太忙,沒工夫聽你的三字經!”

      “我的兄弟有被俘的,有受傷的,他們降你,盼你不要殺降。自古殺降將軍不祥,這是第一。”

      福康安想了想,說道:“還有第二?說!”

      “家屬早已被你們捕拿了,一人做事一人當,不要難為他們。”龔義天直盯盯看著福康安說道,“我也久聞你的大名,是說話算話的漢子,我要你給我一句話!”

      福康安看了看從廟中擁出來圍了里三層外三層的軍士,說道:“你也是條漢子,只是錯了念頭錯了路頭,深可令人惋惜。國法俱在,我也不得自專,家屬我可以不殺,但依律要流配為奴,跟著你的人是‘從逆’,法無免死之說。”

      龔義天聽了,平靜地一笑,說道:“你說的也是實話。既然不能許諾,我也不給你全功!”他“噌”地拔出刀來,空中弧光如電閃一耀,已將身邊王炎砍翻在地,人猶未及驚呼一聲,已經橫刀在項,猛地一拉,項中頓時血流如注……拄刀在地,身子猶在晃蕩,二十幾個人一齊拔刀在手,有的互刺,有的自刎,像被一陣風突然吹折了的一片小樹林,人們紛紛倒在冰冷的石板地下……

      “好漢子!”福康安驚呼一聲。他突然覺得有點眩暈,盯視著那些還在顫抖蠕動的尸體,良久才移開了目光。他自己也像中了一刀似的踉蹌了一步,臉色像死人一樣慘白,心中迷惘得一片空白,憂郁地對周圍軍士們說道:“你們不要學其心行,但要學其志勇……就這樣吧,打掃戰場,清點敵我人數,驗明龔義天和王炎的正身……”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