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將門女醫:倒霉王爺求拯救第1章   

    第1章   

    作者:暖春半夏    

      “快來人啊!大小姐上吊了!”

      木芳夕只覺得腦子前所未有的昏蒙,恐怖的窒息感讓她根本沒有力氣掙扎,就在她的臉色逐漸變得青紫,耳邊忽然炸開了一聲破音了的尖叫,緊接著,她感到自己的雙腿被人抱了起來,迅速往上一托,她還沒有從那迅速的失重感中回過神來,就被大力摜倒在地上。

      “嘭——”肉體撞擊地面的聲音沉悶得讓人心顫,木芳夕整個人蜷縮成一團,低低地咳嗽了兩聲,還不忘大口大口地呼吸著,隨著意識的回歸,全身上下說不出的疼痛也緊隨著能被感受到了。

      就在木芳夕萬分狼狽地趴在地上喘息的時候,她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一雙清粉鴛鴦繡鞋,她愣了一下,腦子里快速閃過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還沒來得及深思,那雙腳微微一動,一只腳伸了過來,勾著她的下巴往上一抬,強迫她抬起頭來。

      站在木芳夕眼前的是一個相貌艷麗、體態豐腴的女人,她有一雙微微上挑的丹鳳眼,看人的時候眼波流轉,端的是風情無限,一張臉保養得很好,眼角的細紋還是暴露了她已經不年輕的事實,此時,那雙多情的丹鳳眼看著正微微垂著,看著木芳夕,就如同在看污穢不堪的垃圾一樣,冷聲教訓:“木芳夕,你和下人私通敗壞門風也就罷了,娘還以為,作為府上的大小姐,你好歹能有些擔當,但現在看來……”

      木芳夕的視線接觸到這個女人的眼神之后,腦子里突然爆出一陣尖銳的疼痛,這種疼痛就像是有人在她腦子里不斷敲打破壞,更像是有什么東西要活生生地鉆進她的腦子一樣,她忍不住抱著腦袋哀嚎起來。

      守在夫人身邊的兩個嬤嬤見狀,趕緊上前,一個將夫人護在身后,虎視眈眈地看著木芳夕,另一個把木芳夕的雙手強行折到了后背,整個人壓上去,讓木芳夕再沒有絲毫動彈的可能。

      “啊——啊!放開我!”木芳夕被這種疼痛折磨得幾欲崩潰,汗水和淚水混雜在那張俏麗的臉上,顯得格外狼狽和猙獰,“放——開——我——”最后幾下的掙扎,如同回光返照一樣,竟然真的讓她掙開了嬤嬤的壓制,可惜還來不及做什么,就被其中一個嬤嬤一記手刀砍昏過去。

      夫人梁氏嫌惡地看著狼狽萬分的木芳夕,冷笑了一聲:“果然是下賤胚子。”

      說完,梁氏便不再看她,只是對護著自己的那個嬤嬤說:“嚴嬤嬤,這個丫頭還沒有經過堂審,可不能就這么讓她死了。”

      嚴嬤嬤恭恭敬敬地低下頭去:“老奴明白,請夫人放心。”

      梁氏笑著拍了拍嚴嬤嬤的手:“你是我從家里帶來的老人了,我自然是放心的。只是這個敗壞門風的東西心思淺薄,膽子又小,一次輕生不成,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二次,在老爺回來之前,還需要嚴嬤嬤對這個丫頭多費點心思。”嚴嬤嬤眸光微閃,對待梁氏的態度越發恭敬:“老奴自當盡心。”

      梁氏帶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侍女仆從從這個簡陋的小院離開了,只留下最初從那三尺白綾上救下木芳夕的大侍女雙喜,以及眉目冷淡的嚴嬤嬤。

      雙喜從小就跟著木芳夕,見慣了木芳夕被人欺負的狼狽模樣,見木芳夕形容狼狽地昏迷在地上,小心地看了眼嚴嬤嬤:“嬤嬤,總不能就這么讓大小姐這么躺在地上……”

      嚴嬤嬤掀起眼皮看了看雙喜,嘴角往下一撇,并沒有說什么,只是施施然地緩緩離開了。

      雙喜知道這是不為難她們的意思,不由輕輕呼出一口氣,這才敢上前,把木芳夕扶起來,拖到床邊,用力把她抱到了床上,做完這些,她早已氣喘如牛,看著一番折騰后一身混亂狼狽的大小姐,她忍不住苦笑:“你一個將軍府的嫡小姐,卻過得連我一下個人都不如……也難怪你想找個人疼你了。”

      由于木芳夕一直昏睡著,雙喜就沒有從后廚領她的晚飯,而是自己在偏房吃過了晚飯之后自去休息。

      木芳夕是被冷醒的,她睜開眼睛,看著在月光下顯得隱隱綽綽的房間,看著幾步之遙的博古架,看著大開的窗戶,看著古拙的木桌木椅,回想著那段突如其來的記憶,她不得不承認,她穿越了。

      木芳夕怎么也沒有想到,她一個二十一世紀最年輕也最負盛名的國醫大手,不過是睡了一覺,再次醒來,竟然就變成了這個任人欺凌的小可憐!為什么?難道就因為小可憐也叫木芳夕嗎?回想起之前挑起自己下巴的腳尖,木芳夕滿臉嫌惡地想要爬起來,卻在稍微有所動作之后,被全身上下席卷而來的劇痛嚇得僵硬了動作。

      好痛!

      木芳夕出身于一個著名的國醫世家,從小就表現出超常的天賦,從小到大都是被人捧著長大的,幾乎沒吃什么苦頭,卻在一覺醒來,還沒來得及領悟到自己的身份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被人羞辱了一番,又被刻骨的疼痛折磨得渾身無力,這簡直……簡直……簡直了!

      原先的木芳夕被發現和仆從廝混,還被梁氏抓住了把柄,她一時間想不開,就上吊自殺了——她是解脫了,卻讓木芳夕被困在了這樣一個迷局之中。

      這是個不曾記錄在史書上的時代,但從原主的記憶來看,這個朝代的民風有點類似宋明時期,假道學盛行,文人墨客一個個清高孤傲得很,對于女人的束縛也最可怕。

      木芳夕絕對不相信,在這樣一個朝代中教養出來的將門大小姐,還是個不受寵、自小備受欺壓的小可憐,能做出和仆從私通這種事來。

      可是在原主的記憶因為極度的恐懼和羞恥變得有些混亂了,木芳夕從她的記憶中找不到更多有用的幫助,只能作罷。

      只是,就算不能為原主平反,木芳夕也絕不容許府中的其他人再如同往日一般隨意欺凌自己!自從上吊之后,那個懦弱愚蠢的木芳夕已經死了,現在活著的、必須要活得精彩的人,是她。

      木芳夕立下了雄心壯志,還沒來得及籌謀呢,就聽見肚子里傳出了一連兩聲“咕嚕嚕”的聲音,她不由有些悲傷——她餓了!

      這也不怪她,原主鬧著自殺就沒吃早飯,她被打暈之后從中午一直昏睡到了現在,午飯晚飯都沒吃,活生生被餓了一整天了,肚子里真是沒有一點料了。

      木芳夕下意識就要撐著手臂從床上爬起來覓食,但手臂才稍微有所動作,肩關節處就傳來近乎尖銳的酸痛——那是肩關節被過度拉伸的后遺癥,她立刻不敢動了,在心里把那個壓制住自己的嬤嬤罵了個狗血淋頭。

      又餓,又痛,連動都不敢動。木芳夕連著叫了幾聲雙喜的名字都沒有得到回應,只能無比凄涼地躺在床上挺尸,直到雙喜在第二天早晨過來服侍她起床。

      木芳夕半個晚上沒有睡好,還吹了一晚上的冷風,這會兒見雙喜過來,臉色蒼白得跟鬼一樣:“雙喜,去給我弄一碗粥過來,量要大一點的,再弄一點小菜,用開水燙一燙,加點鹽就好了,不要加亂七八糟的調料。”

      這個朝代也是絕了,社會思想和宋明理學類似,但是吃茶的口味卻和盛唐時期類似,都喜歡往茶湯里加各種詭異的調料,木芳夕表示她一點都不想嘗試這些。雙喜答應了一聲,彎下腰就要把木芳夕扶起來洗漱。

      “不要碰我!”木芳夕真的被疼痛嚇怕了,躺在床上盡量放松身體,只想著讓身體自己慢慢恢復,一點都沒有要做復健的意思,“我就想躺著。”

      雙喜只是點了點頭,沒有關心,也沒有追問,順著木芳夕的意思,讓她躺在床上給她擦了臉,就去后廚領取木芳夕的早膳了。

      木芳夕躺在床上,艱難地用過早膳,看著雙喜又要離開,連忙叫住了這個一臉愁容的侍女:“你去幫我抓點藥過來。”

      雙喜看著木芳夕,眉頭微皺,低聲勸道:“大小姐,奴婢知道您心里苦,但將軍還有一天就要回來了,要是讓他知道您沒有過堂就要尋死,他會很生氣的。您……您還是消停一點吧。”

      木芳夕這才反應過來,雙喜以為自己抓藥是為了毒死自己嗎,她嘴角抽了抽,盡量耐著性子解釋:“你看我現在全身都痛,昨晚窗戶沒關,吹了一晚上的風,頭也痛,我就想抓點藥,自己熬著吃一吃。”

      見雙喜還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木芳夕簡直要氣笑了,也不和她客氣,直接命令道:“把紙筆拿過來,我寫了藥方,你自去藥店抓藥,要是藥沒帶回來,你也不用回來了!”

      雙喜見慣了木芳夕膽小怕事的樣子,驟然被她這么強硬地命令,還有些不悅,看著她想要反駁什么,卻在看見木芳夕平靜得甚至有些冷厲的眼睛的時候,什么話都不敢說了,吶吶地應了一聲“是”,趕緊將收拾好的紙筆遞給了木芳夕。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