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將門女醫:倒霉王爺求拯救第4章   

    第4章   

    作者:暖春半夏    

      第二天天色大亮的時候,木芳夕在寢室中練完了一套八部金剛功,帶著一身涔涔的汗意緩緩去開了門,昨夜狼藉一片的小廳今天如今已經被收拾好了,只沒有見到雙喜的身影。

      木芳夕自己去打水洗漱了一下,想了想,走到雙喜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聽見里面有人虛弱地應了一聲,才推門進去。

      雙喜正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木芳夕輕聲制止了,走到床邊,示意她就這么躺著,調息搭脈之后,面色和緩了許多:“這幾日多吃點好消化的食物。我也不要你伺候,你養好了身子,自去吧。”

      雙喜經過這一遭,對木芳夕并不若之前那般看不起了,原本還想說點感恩戴德的話,沒想到木芳夕竟然并不愿意留她嗎?

      見雙喜不說話,木芳夕問:“你收拾完小廳是什么時辰了?”

      雙喜躺在床上,有點摸不準木芳夕的意思,但才剛剛承了木芳夕的情,她比往日里要老實不少:“約莫是寅時四刻了。”

      寅時四刻,那已經是可以領早膳的時間了。木芳夕面上沒有太多表情,依舊只是淡淡的:“你用過早膳了嗎?”

      雙喜搖了搖頭,有些難受地捂著肚子:“我清理完小廳,已經耗盡了力氣,想著回房來休息一會兒再去領早膳,沒想到一覺睡到了現在。大小姐,雙喜……雙喜這就去領早膳。”邊說著,她邊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但就像一個真正力竭了的人一樣,掙扎了半天都沒能成功。

      木芳夕將她的種種舉動看在眼里,見她起身的動作逐漸小了下來,才淡淡道:“我去領吧。”

      雙喜昨天晚上確實是遭了大難了,但她來向木芳夕求救得還算及時,木芳夕的處理也很到位,不管從哪方面考量,她都不該是現在這么一副樣子。

      為什么雙喜在無意中毒之后不愿意去后廚了呢?

      木芳夕找不到太多線索,干脆就沒有再去思量這件事,但也不能這么餓著,她決定再去一趟后廚。

      只是出門并沒有上次那么順利,昨日里木芳夕的態度惹怒了梁氏,今天早上天才蒙蒙亮,嚴嬤嬤就帶著昨日那大丫鬟出現在了木芳夕院子的大廳中,身后依舊帶著那兩個身強力壯的家丁。

      見木芳夕緩緩走出來,嚴嬤嬤坐著沒動,很閑適地喝了一杯茶,抬眼,淡淡地看了眼那丫鬟。

      那丫鬟立刻冷笑著起身,快走幾步,擋在了木芳夕的面前,開口就是一頓冷嘲熱諷:“大小姐真是貴人多忘事,主母可吩咐了,讓大小姐閉門思過,大小姐這是想違抗主母的命令不成?”

      那丫鬟名喚流香,十八九歲的年紀,容長臉,眉目修長,眼尾微微上挑,帶著一股子難以言喻的風情,鼻梁挺拔,皮膚白里透紅,雖說略帶些風塵味,卻也算是個美人胚子,只可惜嘴角微微往下撇著,無端端顯出一絲刻薄的意味來。

      流香是梁氏從家里帶來的陪嫁丫鬟,為人精明干練,雖說平日里行事有些刻薄,但手段了得,倒也籠絡了府上不少大小丫鬟,除了嚴、楊兩個嬤嬤,流香就是梁氏最器重的下人了。

      小可憐的記憶中對于這個流香可謂是印象深刻,小可憐記憶中幾次刻骨的恐懼和瀕死的經歷都拜這個流香所賜。木芳夕看著流香,嘴角緩緩地挑了起來,半晌,忽然抬手,毫不客氣地甩了流香一巴掌,怒道:“你算是個什么東西?也敢在本小姐面前大呼小叫!”

      流香一時不察,被木芳夕打的臉都歪向了一邊,左手捂著發紅的左臉,習慣性地就想打回去:“你這個賤種……”

      “還真是什么人說什么話。”木芳夕寸步不讓,隨手抄起不知道哪個丫鬟放在小桌上的茶盤就朝著流香扇過來的手砸了過去,氣勢咄咄地緩緩上前,逼得流香不得不后退了兩步,“誰給你的膽子辱罵主子?總不能是母親吧?你好歹是個大丫鬟,走出來都代表著母親的臉面,你這樣給母親難堪——我就是殺了你,母親也不會說什么的。”

      流香猝不及防被砸了一下,頓時慘叫一聲,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的退卻感到恥辱,就被木芳夕眼中平靜的殺意給嚇呆了——這個素來軟弱無用的大小姐,是真的不在乎殺了她。

      嚴嬤嬤也沒有料到情況會變成這樣,趕緊起身迎上去,笑著解圍:“大小姐素來是最愛說笑了,流香到底年紀小,最是掐尖要強的,一時間說話不過心也是有的,大小姐何必與她一個丫鬟計較?”

      木芳夕淡淡地看著嚴嬤嬤,神情平靜矜貴:“嚴嬤嬤,這么一大早的,你倒是用上了早茶,想來守著本小姐的日子是很愜意的了?”

      嚴嬤嬤是梁氏面前得用的人,多少年沒有被人這么下臉子過了,見木芳夕這么不上道,臉色也有些冷了:“不敢。”

      木芳夕并不介意,依舊是那矜貴的模樣:“不敢就好。本小姐還未用上早膳,既然嚴嬤嬤在此,想來不用本小姐親自走一趟后廚了吧?”

      嚴嬤嬤被她這一句頂的不上不下的,想著梁氏的吩咐,到底不敢在木合德的眼皮子底下太過磋磨木芳夕,只能讓其中一個家丁去后廚領了木芳夕的早膳。

      “慢著。”木芳夕制止了那家丁,看了眼嚴嬤嬤和流香,似笑非笑地,慢吞吞地說,“昨個兒本小姐用晚膳的時候,賞了雙喜一盤菜,結果當天晚上雙喜就鬧起肚子來。本小姐希望,今個兒的早膳,可不要再出紕漏了。”流香抑制不住地冷哼了一聲,抱著紅腫疼痛的手走回桌邊,并沒有多想。

      倒是嚴嬤嬤的神情有些微微地變了,她皺眉看了木芳夕幾眼,沒弄懂這個忽然間變了性子的大小姐到底知道了多少,只能依樣吩咐了那家丁一頓,就讓人去領早膳了。

      木芳夕將在座眾人的神情收進眼底,心中已經有了思量,倒也沒說什么,只是又往前走了兩步。

      流香不由怒道:“木……大小姐!你又要去哪里?”

      木芳夕并未看她,只是緩緩地朝著門外走去。

      流香一怒之下又要動手,卻被嚴嬤嬤攔了下來。

      木芳夕這才露出點淺笑的痕跡來,贊賞地看了嚴嬤嬤一眼:“嚴嬤嬤做得很好,有些狂咬亂吠的東西就是要多加看管才好,不然,就要為主人惹禍了。您說是不是?”

      嚴嬤嬤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大小姐說的是。”

      流香的臉色徹底難看起來,看著木芳夕的眼神充滿了怨毒——這個曾經跪在她腳底下舔鞋底的廢物,如今竟然敢這么讓她難堪!她一定會報復的!一定!

      木芳夕不可能不在意流香的態度,她并不打算留著這樣一個對自己抱有極大惡意的大丫鬟,但到底該怎么做,還要看看小院中有沒有能用得上的草藥。

      左右檢查了一圈,木芳夕并沒有找到劇毒的草藥,有些不死心地蹲下來又翻了翻,除了發現了兩株剛長出來的藜蘆,之外,再沒有其他收獲。

      木芳夕在院子中活動了一下手腳,正好這個時候那去領早膳的家丁也回來了,木芳夕順手接過了飯盒,直接走回自己的小廳去了。

      流香看著木芳夕逐漸走遠的背影,恨聲道:“昨晚怎么就不是她吃壞了肚子!”

      嚴嬤嬤淡淡地看了流香一眼,忍不住提點道:“后廚的食物什么時候有不新鮮過?怎如何能讓人吃壞了肚子?”

      流香素來精明,聞言,面上都帶出了驚喜來:“那是主母……”若是主母想要木芳夕的性命,那她就不用苦苦忍著了!

      嚴嬤嬤之前還覺得流香聰明,但她都這么提點了,這個大丫鬟還不開竅,不由有些失望,但想著夫人的叮囑,還是低聲解釋說:“木芳夕現在已經廢了,夫人要她性命做什么?能做出這種事的,怕是二小姐。”

      流香有些驚訝:“二小姐那可是天上的云彩,如何能理睬木芳夕這樣的廢物?”

      嚴嬤嬤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些復雜:“你可聽說了,夫人準備將大小姐許配出去,但大小姐在府中生活了這么多年,名下的那些嫁妝,可不能便宜了外人啊。”

      木芳夕的母親是木合德在邊關的時候救下的商隊領隊之女,那個領隊天南海北地來往,積攢下了不少奇珍異寶,自小捧在手心的女兒一朝出嫁,那首領就拿了自己大半的收藏作為嫁妝。新嫁娘明艷動人,嫁妝豐厚且舉世無雙,當年那樁婚事,很是轟動了一陣子。

      只是物是人非,當年張揚明艷的商隊之女難產而死之后不過半年,木合德就娶了梁氏進門,緊接著那商隊首領就因為一連串的意外沒了蹤跡,木芳夕年紀尚小不能管事,當年驚采絕艷的嫁妝,這么多年就被梁氏握在手里。

      如今木芳夕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要出嫁,梁氏對于那些嫁妝早就有了徐徐圖之的謀劃,但她的親生女兒木晴雪,可就沒有那么沉得住氣了。

      流香是跟著梁氏進門的,對于當年的事情多少也有所耳聞,只是當年她年紀小,并不把傳言當回事,對于嚴嬤嬤明里解釋暗里警告的話也并未放在心上:“現在木芳夕膽子大了,真要拿捏住她,小打小鬧可不行,就讓我來幫二小姐吧。”

      嚴嬤嬤見流香固執己見,冷笑了一聲,想著“好言難勸該死鬼”,也不再說什么,只最后提醒了一句:“莫要讓夫人難做。”

      流香笑了笑,狠毒而自信的:“嚴嬤嬤放心,不過是整治那廢物,奴婢向來做得熟練。”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