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將門女醫:倒霉王爺求拯救第6章   

    第6章   

    作者:暖春半夏    

      第二天,木晴雪舒舒服服地用過早膳,又帶著昨日的那兩個侍女一起到了木芳夕的院子中,這次嚴嬤嬤連阻止都沒有,直接目送木晴雪進了木芳夕的房間之中。

      木芳夕依舊靠在小榻上看書,房門被粗暴地推開,她才微微抬起眼瞼,看著帶著一臉紆尊降貴的神情走進來的木晴雪。

      “木芳夕,你怎么還沒有和父親說?”木晴雪邊說著邊上前,抬手挑起木芳夕的下巴,嘖嘖嘖了兩聲,“你這張臉,要是留了疤可怎么是好啊。”

      木芳夕從小就沒有得到什么照顧,以至于她明明比木晴雪大上兩歲,身量卻沒有木晴雪高,當她蜷縮成一團靠在小榻上的時候,微微露著臉上的血印子,那可憐見的勁兒,大大滿足了木晴雪的施虐欲。

      木芳夕微微抬起頭,膽怯而迷茫地問:“什么嫁妝?”

      木晴雪愣了一下,眉頭微皺:“你不知道有什么嫁妝?不可能!我知道了,你根本就不想把嫁妝給我是不是?”說到這里,木晴雪的表情變得惡狠狠的,尖利殷紅的指甲幾乎要戳到木芳夕的臉上,“我警告你木芳夕!你別給我耍花樣!”

      木芳夕像是被嚇到了一樣,瑟瑟發抖,沉默了片刻,像是認命了一般,開口都帶著點哭腔:“我真的不知道你說的什么嫁妝……但是,但是我昨天找到了一點好東西,你想不想看看?”

      木晴雪覺得木芳夕這種態度才是真正的,施恩一般地一揮手:“拿過來。”末了,還不忘習慣性地威脅了一句:“木芳夕,要是你說的東西讓本小姐看不上眼,你知道后果!”

      木芳夕甚至都不敢抬頭看木晴雪的眼睛,轉身從火爐邊上小心地端出了一個帶著裂紋的茶杯,放在小榻邊的矮桌上,小聲地說:“里面有點神奇的東西,要湊近了看才比較能看出好來呢。”

      木晴雪的眼珠子轉了轉,她畢竟是梁氏一手教養出來的,心中滿是各種后宅手段,見木芳夕只是不遠不近地站著,直接說:“你上去,把蓋子打開!”

      木芳夕低垂著頭,在木晴雪看不見的地方微微挑起嘴角,緩緩上前,動作輕柔地打開了茶杯的蓋子。

      茶杯中正是那藍澄澄的液體,瓷白的茶杯底部還沉淀著一些五水硫酸銅的晶體,不大,但是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精致。

      木晴雪等了一會兒,確認沒事了才上前,一眼就看見這個從未見過的漂亮液體和杯底的那些細小的結晶,不由湊近了去仔細看。

      木芳夕不動聲色地往后退了兩步,含笑在一邊看著。

      不到半刻鐘,木晴雪就覺得眼睛和鼻子特別難受,像是被什么燒灼了一般,但并不嚴重,因此她也沒有多在意,只是揮揮手,對木芳夕說:“還挺好看的,那我就帶走了。”

      木芳夕有些不舍:“可是……把這些液體放久一些,還能長出更大更漂亮的寶石呢……”

      木晴雪一聽,眼睛都微微發亮,看著木芳夕心痛的表情,覺得心情大好:“木芳夕,就算我把東西留在這里,你覺得你守得住嗎?廢物就要有廢物的自覺。看在你獻了寶物的份兒上,我今天不整治你,但你做事也給我利索點!”敲打了木芳夕一頓,木晴雪就帶著兩個丫鬟捧著那茶杯喜滋滋地離開了。

      木芳夕等她們走出房間,一改唯唯諾諾的神情,神色清冷,眼中閃過一絲暗芒——這可是你自己要拿走的,木晴雪,我給過你選擇的機會了。

      木晴雪在木芳夕的小院中被提醒了一下那漂亮的液體中還能長出更大的藍色寶石來,回到自己的院子中之后,就時不時地去看一看,隨著液體的溫度降低,還真讓她看見了寶石一點一點“長大”的過程,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眼睛和鼻子那種隱隱的燒灼感變得越來越強,強烈到讓她再也不敢忽視的地步。

      一疊聲地叫著讓丫鬟去請大夫過來,木晴雪的一個心腹丫鬟從后廚回來,對木晴雪稟報:“大小姐,我已經將巴豆霜加入了木芳夕的晚膳之中,沒有人會發現的。”木晴雪這會兒已經不怎么能說得出話了,睜著眼睛看她的時候,看見的影響也是模模糊糊的,心中不由更加害怕,聞言也只是胡亂點了點頭,就嘶喊著:“大夫呢!大夫怎么還沒來?”

      那名心腹侍女被木晴雪那狀若瘋狂的痛苦神情嚇了一跳,不敢繼續呆在她身邊了,提著裙子趕緊往外跑去。

      木晴雪的陣仗鬧得很大,梁氏本來正在和木合德你儂我儂呢,忽然就聽見門外一陣喧囂,木晴雪的心腹丫跌倒在門前,凄聲慘叫,一疊聲地說:“老爺,夫人,快去看看二小姐吧,二小姐不好了!”

      梁氏被嚇了一跳,起身都沒來得及穿好鞋子就要往外沖。

      倒是木合德要更加沉穩一些,扶住慌慌張張地都要摔跤的夫人,邊柔聲安慰,邊示意丫鬟過來幫著梁氏穿戴整齊。

      有了木合德作為主心骨,梁氏多少也安定了下來,扶著木合德的手就往木晴雪的霽雪院而去。

      木晴雪的丫鬟去請的大夫倒是要比梁氏更早到一些,原本按照規矩,他一個外男應該先去請示了梁氏再來為木晴雪看診的,但是那丫鬟被木晴雪的慘叫嚇破了膽子,不管不顧地扯著大夫直接就到了木晴雪的院子中來。

      木晴雪這會兒已經抱著眼睛在地上不斷翻滾了,桌椅被她拉倒了一片,從木芳夕手中奪來的茶杯輕而易舉地摔碎成好幾片,那顏色已經變淺了不少的藍澄澄的液體也潑灑在地上,不一會兒就深入地磚的縫隙之中,再也找不到了。

      霽雪院中的大小丫鬟都被木晴雪的慘狀嚇得瑟瑟發抖,不管是平日里多么得用的丫鬟都遠遠避開木晴雪,生怕被這個狠毒野蠻的二小姐賴上。

      被派去請大夫的丫鬟急急忙忙進了院子,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副景象,整個院子鴉雀無聲,反倒襯出了木晴雪的慘叫瘆人得緊。

      她也不敢耽誤,連忙將那大夫推著進了小院,一疊聲地說:“二小姐也不知怎么了,好好的就說眼睛痛起來,大夫你快去看看,這是怎么了啊!”

      那大夫看著這精致幽香的女子閨閣,只能低聲嘆息一聲,低頭往里走,邊說:“你們家小姐掙扎得太厲害了,找幾個嬤嬤來幫忙按住她吧,不然老朽可無法看診啊。”

      幾個丫鬟面面相覷,木晴雪向來不喜歡拘束,她院中原先是有幾個嬤嬤的,但是都被她找了各種各樣的理由遠遠地打發走了,這一時半會兒的,她們去哪里找力氣大的嬤嬤來?

      倒是一些膽大的丫鬟率先上前,避著木晴雪將屋中散亂的擺設重新整理了一下,又細致地將地上破碎的茶杯茶壺清理了出去,力求讓場面好看一些。就在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的時候,木合德和梁氏終于趕來了,梁氏并沒有聽清楚那大夫說什么,一眼看見了木晴雪的慘狀,眼淚都要下來了,扶著木合德,怒斥道:“你們一個個的都沒手嗎?二小姐這么痛苦竟然不會幫扶一把?”

      那大夫趕緊向梁氏行禮,說:“夫人,小姐掙扎得太厲害,老朽唯恐她會傷及自身,能夠請夫人尋兩個身手利索的嬤嬤來將小姐壓制住,老朽也好看診。”

      梁氏趕緊點頭,不用她吩咐,跟在她身后的楊嬤嬤和另一個嬤嬤就上前,小心地避開木晴雪的指甲,動作輕柔而不失力度地把她的四肢困住:“大夫,可以了。”

      梁氏還有些心疼:“把小姐搬到床上去啊!都是死人嗎!地上那么涼,二小姐要是受了風寒我唯你是問!”

      那大夫卻等不及兩個嬤嬤搬動木晴雪了,快步上前,將她緊緊閉著的眼睛強行打開,就看見她的結膜和角膜已經充血得厲害,眼球上升至出現了一些紅色的瘀點,要是再拖下去,恐怕會有失明的危險。

      大夫不敢耽誤,照實對梁氏和木合德說了一下,又補充說:“煩請夫人為老朽準備兩塊干凈的絲綢過來,并為老朽準備一盆干凈的清水。”

      梁氏心疼慌亂到了極致,整個人反而冷靜下來了,吩咐丫鬟照著那大夫去準備,很快就拿了兩條全新的絲綢方帕并一盆清水過來。

      那大夫示意其中一個丫鬟幫忙拉開木晴雪的眼皮,自己用絲綢方帕輕輕地點按她的結膜和眼球,動作已經盡量輕柔了,但在眼睛這么敏感的地方操作,還是免不了讓木晴雪慘叫連連。

      木晴雪的喉嚨也被硫酸燒灼了一會兒了,開口的聲音都帶著難聽的沙啞:“放開我——你這個賤民!竟敢害我,你竟敢害我!我要殺了你——殺——了——你!”說話間,木晴雪瞪大了眼睛,混雜著劇痛和猙獰的神情扭曲了她艷麗無雙的容顏。

      梁氏在邊上聽得直垂淚,渾身發軟地靠在木合德的懷中:“老爺……老爺,這可怎么是好?晴雪平日里最是乖順,如何能有人這么狠心地害她!老爺,你一定要為晴雪做主啊!”

      木合德雖說有些不贊同木晴雪說的話,但看著這個自己平日里最愛惜的女兒這么痛苦,他也有些憤怒:“夫人放心,為夫定要為晴雪討個公道!”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