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醫第196章   情敵入侵

    第196章   情敵入侵

    作者:暖春半夏    

      林語菲以為,老邵先生要參加韶樂樂團全球巡演第一站的開幕式,會一整天都在外面呢,也就和同事一起在外面吃了晚飯,大家說說笑笑到盡心了,才在路口分開,各回各家。

      林語菲本來還高高興興地騎著小電驢回到了邵家,結果一進門,她不僅看見了本該在韶樂樂團的老邵先生,還看見了穿著一身白色毛絨睡袍的宣紅秀,頓時一臉懵逼。

      我一定是走錯地方了……林語菲抬手輕輕扶住了額頭,緩緩后退出了邵家大門,重新推門進來,見老邵先生和宣紅秀都還在,她的心情是崩潰的。

      老邵先生聽見門口的動靜,從沙發上轉過身來,對林語菲笑著招招手:“語菲,你過來,我有些話要跟你說。”

      林語菲見老邵先生神情平靜,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愉悅的,她就知道,宣紅秀這是再一次成功占據了老邵先生心中的重要位置,也就很快調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淺笑著走了過去。

      宣紅秀本來就坐在老邵先生身邊,不管是表情還是動作,都乖巧的不行,在林語菲坐在老邵先生另一邊之后,還越過老邵先生的身體阻隔,笑著對林語菲打了個招呼:“林姐姐,你回來啦,工作累不累?”

      林語菲笑了笑,說:“不累。”

      老邵先生笑著說:“語菲,紅秀家里出了點事,先在我們家住幾天,你看,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能怎么養?邵振堯又不在家,邵家并不是她的家,能做這種讓別人住進來的決定的人,可不就只有老邵先生一個人嗎?

      林語菲心中有氣,但面上還是一副淡淡的笑容,顯得格外溫和:“好啊,宣小姐 住進來之后,家里還能熱鬧一點。”

      老邵先生也笑著說:“就是。不然你們兩個白天都不著家,家里就我一個老頭子,也是寂寞得很。”

      宣紅秀連忙抱著老邵先生的胳膊,說:“邵叔叔,邵先生那是要做大事的人,在時間分配上面,自然是要緊湊一點。林姐姐就更加是了,她有自己的夢想要去追求,您就別苛責他們了。以后啊,我陪你啊,反正我沒什么大的志向,我就想著在家里,把家里經營得漂漂亮亮的,讓你們每個人回來都覺得特別舒服!”

      林語菲聽了這話,就覺得心里已經很不舒服了,但是老邵先生和她可不是一個想法,聽了宣紅秀的話,看了林語菲一眼,見她沒有露出什么明顯的不高興,也就懶得掩飾自己的好心情了:“哈哈哈……好啊,紅秀你能有這樣的想法,邵叔叔很高興。”

      宣紅秀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輕輕攪動著手指:“邵叔叔……”

      林語菲實在不愿意看著這兩個人情真意切地互相取悅,只能從沙發上站起來,笑著說:“老爺子,宣小姐,我還有點事沒有處理完,先上樓了。”

      老邵先生看了林語菲一眼,知道她這是要不高興了,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心里并沒有多在意,只是笑著點點頭,說:“好,你先去忙吧。”

      林語菲抓著自己的書包,轉身就上樓了。

      進了房間,林語菲把房門關好,想了想,還是反鎖了一下,拿著手機就走到窗戶邊上,給葛遠辰打了個電話。

      葛遠辰這個時候在小區里慢跑呢,正覺得好像有什么人跟著自己,就接到了林語菲的電話,他就一邊掛著藍牙耳機,一邊跑,一邊還時不時回頭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在跟蹤自己。

      林語菲的語氣很嚴肅:“葛遠辰,你必須高度關注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葛遠辰被唬住了:“是謝小姐跟你說了什么嗎?”

      “哦那倒不是。”林語菲說,“寧然姐和段老臨時出國一趟,今天他們的班是我和另一個醫生頂的。”

      葛遠辰頓時興致缺缺:“那你還有什么是需要我認真聽你說的?”

      林語菲一咬牙,說:“我發現,老邵先生喜歡宣紅秀的程度,要遠遠超過喜歡我的程度。”

      葛遠辰當然知道宣紅秀是哪位,嚴格意義上來說,他認識宣紅秀的時間要比認識林語菲的時間早得多了,但那個時候的宣紅秀,正是被宣家和老邵先生給寵得無法無天的時候,基本上見到誰都是用鼻孔看人,驕傲得不行,葛遠辰是一個真正自戀但又有自知之明的人,哪里會待見這樣的宣紅秀?

      即使葛問忠在邵家服務了這么多年,葛遠辰多少也來過邵家幾次,愣是一句話都沒有和宣紅秀說過。

      那林語菲就不同了,這個家伙雖然很獨立,但一直有一種小孩一樣的單純和執著,剛接觸的時候,可能會給人一種冷淡的感覺,但是相處得久了,林語菲其實是一個很能討人喜歡的人——最難能可貴的是,她還不是處心積慮要討人喜歡的。 葛遠辰一聽林語菲說,比起她,老邵先生要更加喜歡宣紅秀,頓時就覺得整個人有點不好:“老邵先生怎么又和林語菲接觸了?邵振堯不是已經把宣家給告了嗎?沒和老邵先生說過原因?”

      林語菲想到老邵先生的話,低聲嘆了口氣,說:“可能就是因為和老邵先生說了原因,宣紅秀才會再次住進來的。”

      葛遠辰的表情有些扭曲:“宣紅秀再次住進邵家了?老邵先生能同意?那邵振堯呢?那你怎么辦啊?”

      林語菲原本就是想和他商量的,結果倒好,葛遠辰一點主意沒出,反倒是問了一堆的問題,林語菲只覺得頭痛地不行:“喂,我是來求助的,不是來聽你把我要問的問題都問了的!”

      葛遠辰“哦”了一聲,跑著跑著,腳步就慢慢減緩了下來,慢慢想著:“邵振堯是指望不上了,這事兒如果是老邵先生點頭,畢竟真要追究起來,這事也不大,說白了,讓宣紅旭住進邵家,也不是什么特別大的事情,邵家又不是養不起那一張嘴——邵振堯不會因為這件事去忤逆老邵先生。”

      林語菲就是知道這個,才沒有給邵振堯打電話——原先在醫院的時候,林語菲還覺得,邵振堯這么有孝心還事業有成的男人,實在很難得,也很受人尊敬,但是一旦她真的成為了邵振堯的女朋友,將來還要成為邵振堯的妻子,卻并不是邵振堯心中最重要的人,他的孝心,就讓林語菲不是那么好受了。

      葛遠辰邊慢跑,邊說:“那說你,你能接受……啊好吧,我白問這個問題了,你要是能接受,還能打電話給我嗎?”

      “我倒不是不能接受。”林語菲靠在窗臺上,說,“畢竟我白天上班,晚上回來也是在房間整理資料,最多去藏書室看書,不太可能有完整的一段時間和宣紅秀相處。我真正在意的,是老邵先生的態度。”

      林語菲思考了一下,繼續說:“你能保證,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絕對不會對第三個人說嗎?”

      葛遠辰笑著說:“保密啊?我最擅長保密了,你說。”

      林語菲說:“當初宣紅秀被老邵先生一怒之下趕出了邵家,有兩個原因,最主要的那個原因,是因為她被老邵先生當場捉住,用老邵先生來逼迫邵振堯向她妥協,稍微不重要的那個原因,才是她當著我的面勾引邵振堯。”回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林語菲可以非常清楚地判斷出來,到底是因為什么,才是讓老邵先生不愿再顧忌他和宣紅秀這么多年的情分,當天晚上就要把人趕出邵家——絕對不會是因為宣紅秀試圖插足她和邵振堯的感情。

      有了這么一個認識,再去看老邵先生準許宣紅秀重新住進邵家的舉動,林語菲心中已經不僅僅是不滿了,還有不安——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那個在心外住院部中對她和顏悅色的老邵先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對她態度微妙、甚至有時候還會打壓一下的老邵先生。這種轉變,讓林語菲感覺迷茫又痛苦,這也是她漸漸不愿意單獨和老邵先生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葛遠辰是個人精,只聽林語菲說了這句話,當即就明白她這次打電話過來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了,想了想,說:“語菲,你聽我的,老人家的想法你真的別猜,有一些理由你根本就猜不到的。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你不能犯錯。”

      林語菲眉頭微皺:“我沒有犯錯。”

      “我知道,你現在沒有犯錯。”葛遠辰干脆也不跑了,在小區中的長椅上坐了下來,邊拿毛巾擦汗,邊說,“但是現在,宣紅秀可住進邵家了,她不用上班,她每天有大把的時間陪在老邵先生身邊,這是你絕對比不過她的,我們誰也不知道,她會對老邵先生產生什么樣的影響。所以,你在將來也要注意,不要犯錯,不要惹老邵先生不高興,盡量掌握住邵振堯,那是你最強有力的靠山。說句不好聽的,你也知道,老邵先生的身體并不好,他還能活多久,這都要看天意,而邵振堯,才是能和你扶持一生的那個人。等老邵先生去了,你在邵振堯的心中,自然就排在了第一位了。” 林語菲簡直要笑出來了:“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么嗎?”她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在人間醫館中看到的類似案例還不過多嗎?那些依附于一個男人生存的女人,過得多么不開心,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了啊!別說她知道了那些案例,就是她不知道,她林語菲多年以來養成的習慣和性格,怎么可能會允許自己將終身幸福都賭在一個男人的身上?還等老邵先生去了?她就是邵振堯心中的第一人了?簡直笑話!

      不等葛遠辰開口,林語菲直接說:“葛遠辰,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你的好意,讓我的心情更加混亂了。我要冷靜一下。”

      葛遠辰只好說:“好,我不會打擾你。”

      當葛遠辰掛掉電話之后,忽然聽見身邊隱隱傳來一句:“好,我不會打擾你。”聽那聲音,還是自己的,立即滿臉驚悚地轉過身去,尋找聲源。

      孫星辰穿著一套粉紅色的絨面運動套裝,手中拿著一個不知道什么玩意兒的東西,就像是一把縮小的無數倍的雷達還是雨傘之類的吧,正笑吟吟地看著葛遠辰。

      路燈就在不遠處,而孫星辰的位置正好背光,葛遠辰看過去,只看見她大半張臉都在陰影中,只有一雙眼睛亮得簡直都有點嚇人了的看著自己,當即就從長椅上跳起來了:“孫星辰?”這個女人是什么時候冒出來的?他就說嘛,他的直覺從來都不會出錯,就是這個女人在跟蹤他!

      孫星辰也跟著他,緩緩從長椅上站起來,笑著說:“我都錄下來了哦,你的聲音。”

      葛遠辰一想到自己在電話里說了什么,臉色就有點難看:“你這是侵犯我的隱私,我可以對你提起訴訟。”

      孫星辰愣了一下,隨即輕笑了一聲:“有什么關系?反正邵振堯都對我提起訴訟了,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被邵振堯發現了,我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但即使是做最壞的打算的期間,她也絲毫沒有讓自己受委屈,宣紅秀就是她的取款機,宣紅秀一天沒死,她就一天不用為金錢擔憂。

      這個女人之前就有點精神不正常,這會兒該不會是直接瘋了吧?

      葛遠辰絲毫沒打算和一個瘋子交談,也壓根沒有聽她威脅的打算,直接轉身跑回了樓道中,坐電梯回到他那個編導朋友的家中,剛關上門,左手就撥通了邵振堯的電話。

      邵振堯這個時候剛和同事從居酒屋中出來,日本清酒的日本人根本就沒有靈活性這種東西,和他們談判,都是按照日程表上的走,晚上不談生意,固定節目就是到各個居酒屋喝酒,唯一的好處,是他們沒有勸酒的習慣。

      留下兩個人照顧已經開始發酒瘋的日方談判代表,邵振堯和他帶來的那個高級秘書一起走出來,就聽見自己的手機在響,見是葛遠辰的名字在屏幕上跳動,就順手給接了起來。

      “小邵先生,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葛遠辰立刻說,“剛剛林語菲向我求助,我和她說話的時候,被孫星辰給錄音了。”

      這句話的信息量太大了,邵振堯做了個手勢,讓高級秘書先去開車,自己就站在居酒屋附近等著:“你說,語菲找你求助,而不是找我?”

      葛遠辰也不和他拐彎抹角,直接說說:“今天宣紅秀重新住進邵家了,是老邵先生同意的。你說,林語菲能找你求助嗎?”

      邵振堯微微皺起了眉頭。

      葛遠辰繼續說:“我告訴她,讓她盡量不要在宣紅秀在邵家的這段時間犯錯,也不要惹老邵先生不高興,畢竟,老邵先生在你心里,才是最重要的那個人。”

      邵振堯的眉頭已經皺緊了,但并沒有反駁。

      葛遠辰呵呵笑著,說:“我還告訴她,讓她忍著,等到老邵先生去了,那她……”

      “葛遠辰,你僭越了!”不等葛遠辰說完,邵振堯立刻呵斥,“誰給你的膽子,用這么惡毒的心思去揣測我父親!”

      葛遠辰沉默了一會兒,說:“我知道,你聽見這些肯定是要不高興的,所以我才自己打電話告訴你,就是不想讓你從別的什么地方聽見我的話,尤其是我不知道他們會怎么剪輯,到時候,你恐怕會更加生氣了。”

      邵振堯有些不耐煩:“語菲不會那么不懂事,你別挑撥離間。”

      挑撥離間?這個罪名真是太大了,他可承受不起。葛遠辰輕笑了一聲,說:“小邵先生,我可冤枉。我是在勸林語菲啊,我明明在告訴她,要怎么在重新有了宣紅秀的邵家、老邵先生更加偏向宣紅秀的邵家里,維持現有的生活水平地生活下去的辦法,怎么就成了挑撥離間了呢?”

      邵振堯并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問:“你要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

      葛遠辰“哈”了一聲,說:“說完了。”

      邵振堯掛斷了電話。

      “不出所料。”葛遠辰這才抬手開燈,直接把手機扔進沙發里,搖搖頭,去浴室洗澡去了。

      邵振堯看著漆黑一片的手機,面沉如水,高級秘書開著車過來的時候,差點沒被自家BOSS的黑臉給嚇到:“BOSS……有什么不對嗎?”

      邵振堯抬眼看了他一眼,搖搖頭,語氣中帶著微不可查的嘆息:“開車吧。”

      高級秘書二話不說,就發動了車子,朝著他們的酒店開去。

      宣紅秀重新住進了邵家?爸怎么會答應這種事?難道他真的想插手宣家那爛攤子?邵振堯想要給自家父親打個電話,但又不確定這是否會讓老邵先生傷心,畢竟,這通電話的含義也可以理解為他是在為林語菲撐腰,而傷了老邵先生的面子。

      想了想,邵振堯最終還是決定給林語菲打個電話,要是宣紅秀真的要挑釁她,還希望她能忍一忍,一切等他回國之后再說。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