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醫第197章   最重要的人

    第197章   最重要的人

    作者:暖春半夏    

      邵振堯給林語菲打電話的時候,林語菲已經進了浴室,手機就扔在桌邊,林語菲根本就沒有聽見。

      而等林語菲從浴室中出來,外面又下起了雷陣雨,雨聲嘩嘩的,她心情不好,也沒有去看手機,吹干了頭發,破天荒地沒有看書,直接蒙頭睡了。

      第二天一早,林語菲是被鬧鐘叫醒的,一看時間,響的竟然是她設定的第三個鬧鐘了——老娘到底是為什么會睡得這么昏天黑地?

      林語菲慌忙從床上沖下來,飛快地換好了衣服,把手機往書包里一塞,飛奔著朝著樓下跑去,傭人正守在樓梯口,見她下來,連忙笑著說:“林小姐,早餐已經為您準備好了。”

      林語菲笑著擺擺手,跑到玄關,一邊彎腰穿鞋子,一邊說:“幫我準備兩片面包和牛奶,我要帶去診所吃。”

      傭人答應了一聲,才剛轉身,就看見宣紅秀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圍裙,手中提著一個小小的保溫盒,從廚房中出來了,越過傭人,將保溫盒送到林語菲面前:“林姐姐,這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早餐,既然你來不及在家里吃了,就帶去診所吧。”

      林語菲愣了一下,還沒說什么,老邵先生竟然跟在宣紅秀的身后走了出來,笑著對林語菲說:“語菲啊,你就帶著吧,是紅秀的一點心意。”

      林語菲笑了笑,把保溫盒直接塞進書包中,快速換好了鞋子,對老邵先生揮了揮手:“老爺子,還有宣小姐,那我先走了。”

      看著林語菲小跑著離開的背影,宣紅秀笑著說:“林姐姐比之前要活潑了好多啊,看樣子邵叔叔你們把她照顧得很好呢。”

      老邵先生笑了笑,雖然說也很認同宣紅秀的說法,但心里卻還有一點隱秘的不高興——他們家確實把林語菲照顧得很好,但是林語菲可并沒有照顧他們家啊,不說她之前還支支吾吾地不想“這么快和邵振堯訂婚”,就說她明明已經不需要天南海北地到處去學習了,卻還是不能安分地在家和家人相處,這實在是讓人有點傷心。

      宣紅秀看了眼若有所思的老邵先生,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笑得一臉甜蜜:“邵叔叔,今天的早餐有一大部分是我做的呢,你喝點水,我們一起吃早飯吧,好不好?”

      “好。”老邵先生向來喜歡孩子,再加上宣紅秀撒嬌起來的樣子也確實是賞心悅目,老邵先生笑著答應了一聲,和她一起進了飯廳。

       林語菲根本不知道老邵先生心中所想,急匆匆地到了診所,好歹沒有遲到,等她進了診室甲,卻是大吃一驚:“寧然姐,段老?你們提前回來啦?”

      今天是星期四,按照排班來說,段志軍是不需要來診所的。

      段志軍笑著拍了拍林語菲的肩膀,說:“我是有點私事,你們忙啊。”說著,他就背著手,緩緩走出了診室甲。

      林語菲有點莫名,看著謝寧然,問:“寧然姐,你們……你們剛剛是在商量什么事情嗎?”

      謝寧然走到她身邊,邊穿白大褂,邊說:“是啊,在商量建設東北地區道地珍惜藥材的生產基地的事情,嗯,還有在上海崇明島的那個小型藥材生產基地,也有點意思。”

      林語菲遲疑了一下,還是問:“所以……不是,但是之前我們不是說了嗎?道地藥材生產基地的事情,我也想幫忙啊。”明明拿了她和葛遠辰的資料,但到頭來卻要撇開他們,這算是怎么回事?

      謝寧然笑了笑,用充滿安撫的語氣,說:“別著急嘛,這不是事情還沒定下來,我和老師這次出差,主要是為了去考察去的。等有了結果,我還會和你們說的。”

      林語菲答應了一聲,面上已經平靜了,但是內心卻有點波瀾——以現在的中藥市場狀況來看,要是能建立起統一的道地藥材生產基地,先不說這將對規范中藥市場能起到多么大的作用,就說這其中所蘊含的經濟利益,也不是常人能夠想象的——這么大的利益,足夠引誘一些人墮落了。

      這換做是之前的林語菲,根本不會在意藥的利益問題——她一個西醫,西藥的價格再如何,也輪不到她一個一線醫生來指手畫腳,藥廠的盈利還是虧本,只有不到Essius%的經費會返還到一線醫生的身上,對他們的生活影響其實不大。

      但是中藥不一樣啊,除非是單純做針灸推拿的中醫,他們不用中藥,那當然可以不用在意這方面的問題。但是任何一個開方的中醫,就算你自己的遣方用藥精妙得起飛,藥房給你用的是亂七八糟的、質量根本不過關的中藥,那療效也是要打折扣的。

      但是,如果真的是謝寧然和段志軍想要撇開她和葛遠辰的話,林語菲心里雖然有點失望,但其實沒多少憤怒的——她給自己的定位,就是輔助者,段志軍他們看不上她,也是情理之中。

      謝寧然坐在了位置上,看著林語菲把書包放在一邊,隨口問了一句:“吃過早飯了沒有?”

      林語菲愣了一下,想到書包中的那個保溫盒,笑了笑,說:“吃過了。”

      一個早上的時間,林語菲和謝寧然卻并沒有什么交流,也許是來預約的病人都是已經見過的了,謝寧然沒什么八卦再和林語菲說,也許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謝寧然甚至沒有像往常一樣,和林語菲一起吃午飯。

      林語菲坐在醫館食堂中,有一搭沒一搭地戳著粳米,身邊忽然坐了一個人——丁肅端著盤子坐在了林語菲的身邊。

      林語菲對他笑了笑:“聽說你被患者點名表揚了啊,恭喜。”

      丁肅笑得有些靦腆:“我那都是學你的。”

      林語菲愣了一下:“學我的?我有什么好學的?”

      丁肅看著盤子里的飯菜,微微抿嘴,對著林語菲一側的臉頰上出現一個淺淺的酒窩,給他清秀溫和的形象平添了幾分可愛:“你大概不知道吧,你實習的時候,我曾經去過省醫,那個時候,幫我辦理住院的醫生就是你。”

      林語菲對于這個是完全沒有印象了,只是盡量誠懇地笑了笑:“你說的實習是……幾年前?”

      丁肅笑著擺擺手:“兩年前。當時你給人的感覺很舒服,平平淡淡的,但是我可以感覺出來,你是真的在關心我。”

      林語菲有點不知道該說什么——兩年前,那不叫實習,那是她的規培階段,天知道她每天都忙成狗,有的時候甚至一天只來得及吃一頓夜宵,她自己都覺得當時她的狀態糟糕極了,竟然還有人為了兩年前的一次見面,對她念念不忘到今天?

      這個人的眼睛瞎了吧。我要不要幫他預約一下眼科醫生?畢竟這方面我還是認識點人的。林語菲心里這么想著,對著丁肅的笑容就有點走神。

      丁肅在林語菲的眼前晃了晃手,笑著問:“怎么啦?”

      林語菲連忙回過神來,說:“沒什么。”

      丁肅說:“當時我就想,為什么有人能在這么高強度的工作下還能維持這么溫和穩定的情緒呢?仿佛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東西可以難倒你。我當時才還在搖擺,要選擇什么方向……哦,我們大一的時候是大科類招生,這個你可能不知道,就是到大一結束的時候,才會選擇要報讀的專業,但是在第二年的時候,允許有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其實說白了就是允許你轉專業。”

      林語菲安靜地聽他說,點了點頭,并沒有發表評論。

      丁肅說:“我看到你之后,就決定了我以后要成為什么樣的醫生……”

      林語菲聽到這里,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了:“我當時在什么科?”

      丁肅的笑容有點無奈,說:“你當時在大內科。”

      林語菲頓時了然——這樣才對嘛。

      丁肅笑了笑,說:“不過,要是沒有當年的誤會,我們也不會在今天成為同事啊。”

      林語菲也跟著笑了笑,說:“我吃好了,先走一步。”

      丁肅忽然叫住她:“你在省醫的時候,工作強度很大,但是你的精神狀態很好。如今你在人間醫館,工作強度并不大,但是你的精神狀態并不好。你……你后悔從省醫離開了嗎?”

      林語菲驚訝地看著丁肅,他這句話的槽點太多,她有點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沉默了一會兒,只是簡單地搖搖頭:“不后悔。”

      可能真的是追求不一樣,看到的事情也不一樣。林語菲壓根就沒覺得人間醫館的工作強度可以被稱為“不大”——天知道,在人間醫館中,她不僅要全權負責處理坐診醫生的雜事,還要負責安撫病人的情緒,甚至有時候她還要負責在患者和醫生之間充當翻譯,還要選擇特定的患者,一點一點地重新充實自己在邵振堯那個階層的朋友圈,好讓自己以后不要變成她所接觸到的、任何一個悲劇故事中的主角。

      這他。媽。的壓力要比當初她在省醫工作的時候大得多了好嗎!

      林語菲把盤子放在水池里,大踏步出了食堂,掏出冷落了整整一個上午的手機,一打開,就看見上面明晃晃地顯示這三條未接來電,還都是來自同一個人的——邵振堯。

      看了眼最早的那個未接來電的信息,是昨天晚上十點多的,林語菲完全沒想到葛遠辰這個家伙已經把她給賣了,這會兒猜不到邵振堯給她打這三個電話主要是為了什么,隨手給打了回去。

      邵振堯今天有點不舒服,好在今天也并沒有安排什么重要的會議,他就和四個保鏢在酒店里休息。

      林語菲的電話來的時候,邵振堯剛喝了一杯麻黃湯的沖劑,滿嘴的古怪味道沒處發泄,接起林語菲的電話的時候,語氣難免有些壓抑:“語菲,你現在有空了?”

      林語菲眉頭微皺,說:“嗯,我下班了。”

      邵振堯低聲咳嗽了一聲,說:“我知道宣紅秀重新住進邵家了。”

      林語菲用力抿了抿嘴,沒說什么。

      邵振堯說:“抱歉,我不知道爸會這么做……”

      林語菲勉強笑了笑,說:“我也沒想到,不過沒關系。”反正宣紅秀和她在日常生活中并沒有太多的交集,有老邵先生看著,邵振堯不久之后也要回來了,邵家總不能變成宣紅秀的一言堂吧?

      邵振堯精神不好,聽了林語菲的話,只是沉默了一下,保證說:“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林語菲做了這么多年的醫生,聽他的聲音就知道,他現在應該是疾病狀態,也沒讓他再多說話:“好了,我有分寸的。你快去休息吧。”

      邵振堯笑著答應了一聲,就掛斷了電話。

      林語菲放下手機,面上淡淡的笑容卻一點一點收斂起來,眉頭微皺,半晌,她給葛遠辰打了個電話。

      葛遠辰昨天晚上和李瑾瑜鬧得太晚了,充當一個高級免費勞動力奮斗了大半個晚上,好不容易才在凌晨時分爬到了床上,這會兒是活生生被餓醒的,但是在床上輾轉反側,實在不想起床,卻因為放在床頭柜的手機催魂奪命一樣地響了起來,而不得不帶著滿腹怨氣,從床上掙扎著爬過來,連名字都沒看,就接了電話。

      林語菲劈頭蓋臉地問了一句:“葛遠辰,是不是你把宣紅秀住進邵家的事情告訴邵振堯了?” 葛遠辰的腦子還沒轉過來,低聲應了一聲之后,林語菲的話才在他的腦子里轉了一圈,頓時一激靈,整個人清醒過來,連忙補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被逼無奈!”

      林語菲簡直想穿過電波去捅死他:“我不管你有什么被逼無奈,你就告訴我,你是怎么和邵振堯說這件事的?”

      葛遠辰不敢隱瞞,就原樣把他昨晚和邵振堯說的話復述了一遍,還順帶說明了自己被孫星辰威脅的事情,最后以可憐巴巴得讓人雞皮疙瘩起一身的語氣說:“語菲,你一定會原諒我的,對不對?”

      “對你個大頭鬼。”林語菲翻了個白眼,想了想,還是沒把謝寧然和段志軍可能要撇開他們兩個自己去做那道地藥材生產基地的猜測告訴他,只是隨便說了兩句,就掛斷了電話。

      也不知道林語菲今天到底是真的犯太歲還是怎么樣,她在下午下班的時候,竟然碰上了來人間醫館的宣紅秀。

      宣紅秀一臉乖巧地和人間醫館中的人打招呼,那架勢,就好像人間醫館是她家開的一樣——哦,說不定人家還真是這么覺得的,畢竟,這家醫館中,邵振堯占據了超過60%的股份呢。

      林語菲麻木地一抹臉,想著要怎么才能悄無聲息地繞過堵在大堂中、以為自己是萬眾矚目的明星的宣紅秀,丁肅忽然就從她的身后走過來,笑著說:“語菲,等我呢?”

      人間醫館快要下班的時候,人流其實并不多,大廳中也很安靜,丁肅這話一說出來,幾乎是所有人都聽見了——這個所有人里面,自然就包括了宣紅秀。

      宣紅秀看著林語菲和丁肅,一雙挺大的眼睛中滿滿都是好奇和單純,那模樣,活像是看見了什么外星生物似的。

      說不定這家伙真是什么外星生物呢,有那么獨特的腦回路,還有那么厚的臉皮。林語菲從來都沒有發現,自己還能有看著一個人,就抑制不住內心噴灑毒汁的沖動,側臉,帶著一點僵硬的笑容對丁肅說:“哦不是,我在想,要去哪里吃晚飯。”畢竟,就算是醫館的食堂再怎么好吃,也架不住天天吃,對不?

      宣紅秀連忙說:“林姐姐,我已經讓傭人準備了晚飯了,今天晚上邵叔叔也會在家吃飯的,我是特意來接你回家的。”

      聽聽,這話說得,好像宣紅秀已經成了邵家的女主人了一樣。還邵叔叔……等等,邵叔叔……

      林語菲注意到,宣紅秀這話說完之后,人間醫館的工作人員看著宣紅秀的眼神已經有點不一樣了,心里頓時冷笑了一聲,她算是知道宣紅秀莫名其妙地跑來人間醫館是為了什么了。

      人間醫館的工作人員都知道,這個醫館是邵振堯為了自己的未婚妻組建的,姓邵哦。現在站在人間醫館中的宣紅旭,年輕貌美,穿著打扮都帶著一股輕奢的氣息,看得出是受過良好教養、家庭條件也十分不錯的,再加上她對工作人員又十分的有禮貌,話里話外有意無意地都帶著對“邵叔叔”的親近和尊敬,分明就是在告訴大家,她就是傳言中的那個“邵振堯先生的未婚妻”。 林語菲心中有氣,偏偏還不能拆穿她,只能憋著,和丁肅、謝寧然他們道別之后,和宣紅秀一起進了電梯。

      宣紅秀說:“林姐姐,我也買了一輛小電驢呢,看你每天騎著小電驢上班,好開心的樣子,我也想變得開心起來。”

      林語菲勉強扯了扯嘴角:“抱歉啊,宣小姐,我有點累。”

      宣紅秀連忙擺手,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隨口說說,你不用理我的。”

      到了地下停車場,宣紅秀果然走向了其中一輛粉紅色的小電驢,林語菲在看清那輛電動車的造型的時候,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再一看那牌子,心里那點說不清道不明的不高興,頓時就膨脹了無數倍——這輛電動車在國內并沒有售賣,要專門從美國進口,看造型,還是屬于特斯拉旗下的新款,買這樣一輛小電驢的價錢,都能買一輛日系中檔轎車了!

      這么大的一筆錢,肯定不是宣紅秀自己出的……一想到宣紅秀才住進來幾天啊,老邵先生就舍得花這、么、多、錢給這個女人買這、么、一輛電、動、車,林語菲的臉色不受控制地就有點難看。

      一起回了邵家,宣紅秀熱情如火地要幫林語菲拿書包,但卻在進玄關的時候,也不知怎么回事,她被絆了一跤,手中的書包當即就飛了出去,“咚”的一聲砸在地上,險些把客廳的木質地板給砸出一個潛坑來。

      宣紅秀一疊聲地說著“對不起”,幾乎是連滾帶爬地跑進去,從傭人手中幾乎是用槍的把書包拿過來,抱著書包,二話不說就打來來檢查了一遍。

      林語菲原本還沒覺得有什么,直到她把一個保溫盒從書包中拿了出來,當著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出來的老邵先生的面,緩緩打開,林語菲忽然發現,她找到她這一整天都覺得不大對勁的原因了——她忘了處理掉保溫盒中的早餐。

      老邵先生顯然也看見保溫盒中的早餐,再一看,宣紅秀委屈得眼眶都紅了,看著林語菲的眼神就有點不贊同:“語菲,你已經忙得連早飯都顧不上吃了啊?”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