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醫第199章   美好之下的陰影

    第199章   美好之下的陰影

    作者:暖春半夏    

      好在,老邵先生一個晚上也沒出問題,直到第二天,林語菲特意設置了一個六點的鬧鐘,迷迷糊糊地從床上下來,披了一件外袍走出去,沒有去健身,而是直接進了廚房,專門問了下傭人,昨天晚上老邵先生的身體情況,確認無誤之后,才重新回到房中洗漱。

      不過從這一天開始,林語菲就盡量減少自己在邵家的時間,要不就是下班之后和人間醫館的會員出去吃飯,要不就是下班之后去圖書館泡著,直到夜幕低垂,才會回到邵家,洗漱睡覺。

      就這樣過去了大半個月,在邵振堯即將要回來的前兩天的晚上,老邵先生終于忍不住給林語菲打了個電話:“語菲啊,你今晚什么時候回家?我讓人給你準備夜宵吧。”

      經過大半個月的努力,林語菲已經成功地打入四個會員的親密朋友圈,這會兒正在跟其中一個大小姐喝酒呢,聽了老邵先生的話,就笑著說:“老爺子,我正在和朋友聚餐呢。晚上……我盡量早點回去吧。”

      老邵先生笑著答應了一聲,并沒有多問,就掛斷了電話。

      那位大小姐就有點不高興了:“說好了要聚一聚的,怎么又要提前回去了?”

      這位大小姐性格潑辣,心直口快,她是第一個主動要和林語菲做朋友的人,也是相處下來,林語菲最喜歡的一位朋友。她的父母屬于家族聯姻,只有她一個婚生子,手中掌握著家中集團超過一成的干股,屬于再怎么揮霍無度也要兩輩子才能把錢花完的主,因此朋友極其大方,還護短,林語菲和她相處起來,十分輕松。

      見她不高興,林語菲只能安撫道:“家里有點事,長輩傳喚,我還能不回去嗎?”

      那位大小姐扁了扁嘴,雖然還是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但也沒有再拉著林語菲,不讓她走,只是在送林語菲出門的時候,忍不住問了一句:“是因為宣紅秀的事情嗎?”

      自從宣紅秀第一次到人間醫館去“接”林語菲下班之后,她還去過三次,每一次去,都是打著“邵叔叔讓我來接你”的名義,雖然并不是每一次都要提到邵振堯,但總的來說,已經給人留下了“這位宣小姐和邵家的關系很好”的印象了。 對于人間醫館的工作人員來說,這位宣紅秀小姐很有可能就是他們的大股東邵振堯先生的未婚妻,大家在工作之余,難免會談論一下,有的時候,而這位大小姐,就是在無意間聽了一耳朵,特意來找林語菲求證的,并且在這一來二去的交往中,對林語菲產生了好感。 林語菲笑了笑:“我不知道,我和宣紅秀沒什么交往。再說了,明天振堯就回來了,我還能讓自己受委屈了不成?”

      大小姐嗤笑一聲,她還約了朋友,沒辦法送林語菲回家,只能隨手招了一輛停在會所門口的出租車,幫林語菲把車門打開,自己撐著車頂對林語菲說:“要是邵振堯不能幫你做主,你來找我!我一定給你出氣!”

      林語菲被逗得哈哈大笑,輕輕拍了拍她的肚子:“好了,回去吧。”

      那位大小姐目送著載著林語菲的出租車開了出去,拍拍手,轉身就回了會所。

      林語菲進了邵家的時候,老邵先生并不在客廳,反而是宣紅秀穿著一身海馬毛的粉藍色毛衣裙從廚房中出來,手中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擺著兩小盅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兒的東西,正在冒著熱氣。

      見林語菲回來,宣紅秀對她笑了笑,笑容誠懇而甜美:“林姐姐,我做了牛奶蛋羹,不過邵叔叔不喜歡吃甜食,我就沒有加糖,但是味道也很不錯啊。廚房里還有兩盅,你要不要嘗嘗?”

      林語菲笑著搖了搖頭:“我剛吃了東西。老爺子在房間嗎?”

      宣紅秀笑著說:“哦,老爺子在二樓陽臺呢,我帶你上去?”

      這到底是誰的地盤,老娘還需要你“帶”?林語菲對于宣紅秀這種無時無刻不想要顯示自己那虛妄無比的主權的行為十分看不上,淺淺地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那倒是不用了,我自己上去找他好了。”

      宣紅秀笑著和林語菲一起走上樓梯,說:“哎呀,看我,又說錯話了。我也要把點心給邵叔叔送過去呢……”

      “宣小姐,我必須提醒你一下,雞蛋中含有大量的膽固醇,心血管疾病的患者,對于膽固醇的攝入量是有嚴格限制的。”林語菲的視線在那兩盅白瓷杯上掃了一遍,笑容溫和而包容,就像是在看一個拙劣的小丑,“你對老爺子的關心,我們都看得到,這么多天了,你在廚房花費了多少心思,我大概也是知道的,但是我想,有些營養學方面的知識,你可能需要補充一下。”

      二樓并不遠,林語菲說完這些,兩人就已經踏上二樓的地面了,而陽臺,就在十米之外。

      宣紅秀的瞳孔微微緊縮了一下,面上有一種陰郁的表情一閃而過,但下一秒,她又忍住了,很是認同地說:“林姐姐教訓得是,我確實是不了解什么營養學的知識呢,我只會把我覺得好的、把我所能給的溫暖和關心,都給邵叔叔。比起專業性,我真是連比都沒辦法和林姐姐比呢……”說著說著,她的語氣就低沉下去,好像因為林語菲的一番話,她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自我厭棄中去一樣。 林語菲眉頭微皺,說:“我不是這個意思……”

      老邵先生卻已經從陽臺中繞出來了,他的臉色并不好,顯然是把宣紅秀的話聽了進去,但不知道他到底聽了多少,林語菲心里小小地“咯噔”一下,率先對老邵先生笑了笑:“老爺子,我回來了。”

      老邵先生看了林語菲一眼,嘴角微微往下一拉,才對她笑了笑,不等林語菲說什么,老邵先生就抬手摸了摸宣紅秀的腦袋:“你也忙了一天了,趕緊去休息一下。”

      宣紅秀放下托盤,怯怯地看了林語菲一眼,又飛快地對老邵先生笑了笑,轉身一蹦一跳地下樓去了。

      一蹦一跳……林語菲額頭青筋直跳,忽然發現自己是真的比不過宣紅秀,這個女人為了討老邵先生的歡心,可以做出種種無節操的事情來,而且,她的所有精力,也就用來討好老邵先生了。

      二樓的陽臺是有窗戶的,空間很大,最外面那二十平米被老邵先生改造成了一個內包的小花圃,雖然春寒料峭,但畢竟不是完全處于室外,還有園丁精心照料著,各色鮮花開得很燦爛。

      林語菲和老邵先生就坐在小花圃的邊上,絲絨包邊的白色歐式大靠背椅,眼前是白漆的歐式小圓桌,上面擺著一張紅棕色的中式托盤,顯得有些不倫不類的。

      老邵先生沒有看林語菲,只是抬手,從托盤中端了一盅牛奶雞蛋羹出來,也不吃,就這么抱在手中,像是要暖手似的。

      林語菲問:“老爺子,要不我去拿一個暖手寶……”

      “語菲,我知道,你不喜歡紅秀。”老邵先生打斷了她的話,說,“我可以理解,任何一個人在看見情敵的時候,心情都不會好到哪里去。”

      林語菲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無奈:“老爺子,我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不喜歡宣小姐。宣小姐給我的感覺,就好像她總是在謀劃什么事情,那種若有若無的‘惡’,讓人非常不舒服。”

      林語菲不給老邵先生插話的時間,頓了頓,就立馬又繼續說了下去:“您是藝術家,按理說,您應該要比我敏銳。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宣小姐在面對我的時候,她說話的語氣、說話的內容,和她跟您說話的時候,有非常大的區別,她每一次說的話,都好像在提醒我,我不該在邵家,‘應該’在這里的人,是她。她對邵家的熟悉程度,要遠遠超過我,她更加讓您喜歡。我也是個女人,我對自己的定位就是邵家未來的媳婦兒,在宣小姐這樣明里暗里的對比中,我怎么可能會感覺好呢?老爺子,我也有自己的壓力,我希望我回到家之后,看見的是溫馨的家庭,不是有人在我面前話里話外地擠兌我啊。”

      林語菲今天回來,就是想要好好把話說明白的,老邵先生偏心宣紅秀,對宣紅秀做的挑釁視而不見,已經對她林語菲造成了影響,明天邵振堯就要回來了,林語菲不想讓邵振堯覺得,她是一個不會處理家庭關系的女人,而老邵先生的想法,則是不想讓自己的兒子知道,他把自己兒子的后院弄得著火了,所以今天晚上的這一次談話,兩人勢必要互相妥協,更好一點的結果,就是兩人開誠曝公,最后達成能維持很長一段時間的和平協議。 林語菲已經亮了底牌,就看老邵先生愿不愿意退讓了。

      老邵先生看著林語菲,半晌,才緩緩放下那個白瓷杯子,瓷器接觸木頭桌面,發出沉悶的一聲,老邵先生的聲音同時響起:“語菲,溫馨的家庭,誰都想要。”

      林語菲一聽這話,心就已經涼了半截。

      老邵先生繼續說:“我們邵家,畢竟是虧欠了紅秀不少,我之前也說了,紅秀年少無知,之前被家里嬌慣壞了,現在她正在努力改正,她在改,犯錯是在所難免的。”

      林語菲抿了抿嘴,徹底對老邵先生失望,但面上,反而帶出了一點溫和的笑意來:“嗯,我也可以感覺得出來,宣小姐……比以前要溫和許多了。”但是以前宣紅秀那種有恃無恐的明刀明槍,在她明白自己的錯誤之后,快速地把自己的招式改成了現在這樣的含沙射影、暗箭傷人,還特別注意不在老邵先生面前留下蛛絲馬跡,簡直讓林語菲防不勝防。

      別的不說,就說殺傷力,現在的宣紅秀簡直要甩以前的她十條街都不止。

      老邵先生看著林語菲,像是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一朵花來似的:“語菲,我自問對你也不錯,就是不明白,你所謂‘偏心’的結論,是怎么得出來的?”

      老邵先生對自己也不錯……林語菲的表情恍惚了一下,在老邵先生還在省醫心外住院部的時候,他對她當然很不錯,甚至在之后邵振堯追求她的時候,老邵先生也是一副樂見其成的樣子,老邵先生曾經在那么長的一段時間中,對林語菲很不錯,以至于林語菲都不確定,他是什么時候、因為什么原因,對她沒有那么好了。

      林語菲抿了抿嘴,這大半個月的時間,她和那些總裁、小姐們混在一起,學的最多最扎實的,卻是怎么偽裝自己的表情,讓自己看起來真摯誠懇無懈可擊,現在,林語菲把這個技巧活學活用了起來。

      林語菲看著老邵先生,微微抿嘴,眼瞼下垂了一些,讓自己看上去如同爭寵失敗了的小孩一樣,又委屈,又有點氣憤,還有些謊言被拆穿之后的擔心惶恐:“自從宣小姐來了之后,老爺子你確實沒有像以前那樣對我好了。而我因為工作的原因,又不能如同宣小姐一樣,時時刻刻陪在您的身邊……”說這話的時候,林語菲心里有一個小人,一直在發出冷笑。

      老邵先生愣了一下,仿佛沒想到她會這么想,無奈地笑著搖搖頭:“你這孩子。語菲,紅秀再怎么讓我喜歡,她也是別人家的孩子,而你是振堯的未婚妻,將來是我的家人,孰輕孰重,孰親孰遠,你還能分不清楚?”

      林語菲笑著答應著,既然已經沒有了真心,接下來的談話就變得容易多了,林語菲應付著老邵先生說完,才帶著一臉被安撫了的笑容,從二樓的陽臺出來,回到自己的房間。

      一關上房門,林語菲的笑容瞬間就消失了,她滿臉的疲憊,怎么都遮掩不住,直接把手機往床上一扔,林語菲蹲在墻角,那里還擺著兩個大紙箱子,里面裝的是她從前的一些衣服暫時派不上用場的廚房用品,她想,或許是時候再去租一間房子了。

      人間醫館的盈利狀況怎么樣,林語菲沒有去問,也不知道,但是就她所知,她已經在為人間醫館創造經濟價值了,而段老最近也頻頻夸獎她,在分析病情的時候,她開的方子,和謝寧然的已經沒有特別大的區別了,再加上她手里的這些人脈和資源,再給她兩個月的時間,她完全能自己掌握一間診室。

      既然可以在經濟上獨立,林語菲也相信,她在將來肯定能把邵振堯在她身上投資的錢全都還給他,那么,有些事情,就要拿出來 說道說道了。

      只是,就算是已經下定了決心,林語菲這個晚上還是沒有睡好,第二天天沒亮就醒了,看著鏡子中自己臉上那兩個巨大的黑眼圈,頓時有種眼前一黑的感覺。

      無奈,林語菲只能化了個淡妝,堪堪遮住了臉上的憔悴,這才出門去上班。

      邵振堯的飛機是中午抵達,公司派車去接,林語菲就順路蹭車去機場接邵振堯,只是沒有告訴他,想要給他一個驚喜。

      邵振堯從機場出來的時候,林語菲還沒來得及上去,就看見邵振堯腳步一拐,沒有走到公司的車子這邊來,而是去了對面的那一輛銀白色的凌志轎車,從車上下來了兩個人——謝寧然和段志軍。

      林語菲的腳步頓時停頓了一下,兩輛車的距離不算遠,周圍的人又不多,林語菲隱約可以聽見他們交談的內容,“藥材”這個單詞,幾次三番落進林語菲的耳中,讓她的臉色一點一點變得蒼白起來。

      本來,林語菲都已經接受了謝寧然和段志軍要撇開她和葛遠辰提供資料和聯系政、府等等的功勞、自己擔綱去主持建立道地藥材的生產基地了,但這么一個項目需要的資金可不是段志軍和謝寧然這樣的醫生可以拿得出來的,林語菲還想著,自己在后期還是能幫上忙的,比如說幫忙拉個投資商什么的,沒想到一轉頭,她心心念念要為他們找的投資商,卻已經先和他們接上了頭。

      也是,邵振堯認識段志軍、謝寧然本就在她之前,沒理由段老想要找邵振堯做投資,還要經過自己。林語菲自嘲地笑了笑,轉身重新鉆進了車里,坐在后座上等著邵振堯過來。

      邵振堯雖然很感動段志軍能親自來接自己,但他還有一些事情要和手下一起回公司解決,也就沒有坐上段志軍的車子,他們簡單地商量完事情,段老進了機場,邵振堯則帶著同事,朝著自己公司的車子走過來。

      邵振堯打開車門,就看見林語菲淺笑著坐在后座上,也跟著笑了笑,坐進來之后,一邊扣安全帶,一邊說:“這算是驚喜嗎?”

      林語菲笑著說:“這不算是驚喜。我要搬出邵家,這才是驚喜。”

      邵振堯的手頓時僵硬了,看著林語菲,半晌,才笑著說:“你啊,我差點就被你嚇到了。你要怎么補償我受驚的心靈?”

      林語菲面上帶著笑,語氣淡淡的,但卻有種不容置疑的力量:“邵振堯,我要搬出邵家,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在通知你。”

      邵振堯眉頭微皺,一臉的摸不清頭腦:“發生什么事了?這……這太突然了。語菲,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了?我買下了你原先居住的出租屋沒錯,但是那地方才剛剛拆了,準備重新裝修,你現在要 住進去……那地方沒辦法住人啊現在。”

      林語菲愣了一下:“你買下了我原先住的出租屋?你為什么要買那個房子?”

      邵振堯抬手,攬著林語菲的肩膀,稍微用力,就讓她靠在自己的懷中,說:“你不是喜歡那里嗎?我在房產證上寫的是你的名字,以后那就是你的產業,作為我送給你的第一份禮物。但是我覺得,如果就這么把那所房子送給你,顯得有點寒磣,我就想著,要先裝修一遍,按照你的喜好,再把家具什么的配齊了,好給你一個驚喜。沒想到你會這么著急。”

      林語菲眉頭微皺,用了點力氣,從邵振堯的懷中掙扎出來,看著他,說:“我不知道你買下了那個房子。我也不是因為懷念那個出租屋,才要從邵家搬出來的……振堯,你什么時候有空,我們聊一下吧。”

      邵振堯這個時候,才發覺林語菲是認真,遲疑了一下,說:“合作案剛剛展開,我今天的行程已經滿了,這樣吧,明天中午,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們一起吃飯,你有什么想說的,都可以說。”

      林語菲點了點頭,勉強笑了笑:“好。”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