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醫第200章   有期待,才有失望

    第200章   有期待,才有失望

    作者:暖春半夏    

      第二天中午,邵振堯準時出現在人間醫館的門口,林語菲頭一次沒有避著人,大大方方地和邵振堯手牽著手,從人間醫館中出去,兩人一起去吃午飯了。

      午飯的地點,還是邵振堯選的,邵振堯都沒看菜單,直接為兩人點好了午餐,在等著上菜的時候,笑容溫柔地說:“這家的招牌菜就是白灼豬排,味道很好。”

      林語菲笑著說:“嗯,在你擅長的領域,我當然聽你的。”

      林語菲這話說得,其實是有點含義在的,邵振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笑著問:“所以,這也是你為什么讓我去人間醫館接你的理由?”秀恩愛這種事,確實是邵振堯擅長的。

      林語菲說:“關于這個,我主要還是為了不便宜宣紅秀。”

      宣紅秀那點尿性,不用老邵先生告訴他,宣紅秀這一個月的時間又做了什么,邵振堯自己都能猜出來,頓時也皺起了眉頭:“這個女人還是這么不安分。”

      林語菲抿了抿嘴,說:“老邵先生很喜歡宣紅秀。”

      林語菲在訂婚之后,就改口叫老邵先生做“老爺子”了,這還是林語菲在改口之后,在邵振堯面前,第一次又重新叫了“老邵先生”這么一個稱呼,其中蘊含的疏離味道,讓邵振堯有點頭疼。恐怕爸這次把林語菲得罪慘了。

      邵振堯抬手按住林語菲的手背,說:“語菲,你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既然你不喜歡,窩就不會再讓宣紅秀來打擾你。”

      邵振堯本來就是要處理宣紅秀的,只是沒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能同意宣紅秀重新住進邵家來,這讓邵振堯之前的一系列安排都落了空——更讓人憋屈的是,這一切邵振堯既不能和老邵先生說,又不能告訴林語菲。他的計劃有些陰毒,讓老邵先生知道,他是一定會同情宣紅秀的,而不能讓林語菲知道,是邵振堯一直以來的想法,他不愿意讓林語菲接觸到自己身上任何一點見不得光的特質,雖然,那才是占據他生命中大部分的東西。

      林語菲這幾天非常疲憊,沒有休息好,再加上工作期間不允許她有絲毫的走神,整個人的精神高度緊繃之下,在面對邵振堯的時候那點放松,就好像是一層塑料薄膜,在她敏銳的觀察力上蒙了一層,讓她整個人都遲鈍了不少,以至于她根本沒有聽出來邵振堯語氣中的認真。

      林語菲笑了笑,問:“老實說,我是真沒把宣紅秀放在眼里,真正讓我在意的,是老邵先生的態度。你在避重就輕。”

      邵振堯還是第一次面對這樣不依不饒的林語菲,他一向不喜歡被忤逆,聞言,眉頭就微微皺了一下,好在這個時候,服務生來上菜了,借著服務生的動作,邵振堯飛快調整了表情,等服務生下去之后,邵振堯帶著清淡的、有些疲憊的笑容,說:“那你的意思呢?先說好,我不接受你搬出邵家,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能接受,明明我們在同一座城市,卻不能每天都見面。”

      林語菲被他的甜言蜜語暖了一下心情,但語氣卻沒有輕快多少:“老邵先生現在能偏心宣紅秀,那他以后就能因為別的什么事情而對我心存偏見。”林語菲閉了閉眼睛,看著正含笑看著自己的邵振堯,才緩緩問,“振堯,如果我和你結婚,我們必須和老邵先生住在一起嗎?”

      邵振堯的目光輕輕跳了一下,像是沒有反應過來林語菲的話:“你說什么?”

      林語菲說:“這次是最明顯的,老邵先生表現出對別人的偏心。我不知道為什么老邵先生不喜歡我,我也努力過了,但是你看,我的努力沒有效果。我今后也只會越來越忙,我再鍛煉兩個月,我就能獨立開一間診室了,等我拿到醫師執照,我還想同時招聘進中醫藥大學的附屬醫院,我想同時成為中醫藥大學的中醫老師,我還想去新加坡……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不能想象,當我回到家的時候,還要面對一個偏心的長輩。振堯,我只要想一想那個最壞的情況,我的頭皮都發麻了。”

      邵振堯一直安靜地聽林語菲說,等她說完了,才緩緩開口:“你努力了多久?”

      林語菲的眉頭跳了一下:“宣紅秀沒來之前,當我發現老邵先生不是那么喜歡我了,我就一直在努力。宣紅秀來了之后,我又努力了一周,沒有效果,甚至老邵先生對我越來越不耐煩,我就徹底放棄了。” 邵振堯明顯是想說什么,但他的喉頭動了兩下,又放棄了,低聲嘆息了一聲,說:“爸剛收養我的那一陣子,我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他一直照顧我,一直照顧了整整兩年,我才逐漸恢復成一個正常的小孩該有的模樣。”

      林語菲愣了一下,邵振堯少年時期的事情,因為她還曾經聯系上了當年的精神病院的院長和幫老邵先生辦理領養手續的人,所以她知道的要比公眾多一點,但老邵先生領養了邵振堯之后的事情,因為涉及到的當事人太敏感,林語菲就沒有繼續往下查,也就不知道,邵振堯還有這樣一段故事。

      邵振堯看著林語菲,神情很平靜,但是仔細看的話,還是可以發現其中隱含的懇求:“當年,爸給了我兩年的時間,你能不能,也給爸兩年的時間?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林語菲心里不舒服,但也知道,邵振堯能說出這種話,就已經是做了非常大的讓步了,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好。”

      邵振堯再次抬手握住林語菲的手,微微勾起嘴角,這個動作,由他做出來,就帶了點莫名的柔軟和性感:“對不起。”

      邵振堯這個人,極其的驕傲,但是他的驕傲是建筑在他脆弱瘋狂的童年和崢嶸風光的成年的基礎上的,因此他的驕傲往往不動聲色,卻能讓人瞬間明白,也因此,在他出現在公眾視線中的這么多個年歲中,他一次“對不起”也沒有說過。

      就連和林語菲在一起,邵振堯確實為自己荒唐的情史“道歉”,嚴格意義上來說,那并不是道歉,而是他的一種保證,保證以后不會再犯進桃色緋聞中去——所以,這一聲“對不起”,才是林語菲認識邵振堯這么久,他所表現出來的、真心實意的歉疚。 莫名就得到了邵振堯的又一個第一次,林語菲被他這一聲“對不起”說得心慌意亂,根本沒在他那樣深邃的目光下堅持多久,就丟盔卸甲,舉手投降了:“好了好了,我知道啦。”林語菲抿了抿嘴,最后還是嘆息一聲,說,“我其實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宣紅秀住進邵家之后,家里的氛圍實在是太讓人不舒服了,我……我忍不住發泄一下。也沒有別的意思。”

      邵振堯將她顛三倒四的話聽進了心里,默默地在宣紅秀的懲罰上又增添了一筆,這才緩緩地笑了起來:“我當然知道你沒有別的意思,你那么尊重爸。不過也就是因為你對爸有期望,在發現他竟然會偏心向宣紅秀的時候,才會格外失望的吧?”

      林語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并沒有否認。

      一頓飯,吃了半個小時,但解決問題的時間還不到十分鐘,林語菲和邵振堯就有說有笑的出了餐廳,各自回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去了。

      這天晚上,饒是工作量多得能讓人原地飛升,邵振堯也并沒有安排人手加班,只是讓Essius和另外一個高級秘書和自己一起回邵家——哦,在他們出公司的時候,邵振堯還接走了已經下班了的林語菲。

      今天是邵振堯回來的第二天,但卻是他踏進邵家的第一天,也是宣紅秀時隔半年多,再一次見到她又恐懼又怨恨又愛戀的這個男人的日子。

      邵振堯進門的時候,宣紅秀一如既往地在廚房忙活,聽見傭人低聲的招呼,連忙擦了擦手,就從廚房中出來,張嘴就打了聲招呼:“林姐姐,你回來……了……”她的視線觸及邵振堯,像是看見了什么怪物一樣,明顯的恐懼從她臉上一閃而過,但她又飛快地鎮定了下來,乖巧地對邵振堯打了聲招呼,“小邵先生,你回來了。”

      邵振堯的視線在她身上一掃而過,神情沒有絲毫變化,就好像看見的不是一個大活人,而是一團沒有任何意義的空氣一樣。

      林語菲對此沒有任何感覺,實際上,她對宣紅秀的任何挑釁都沒有感覺,真正讓挑釁變得有意義的,其實是老邵先生的偏心。而現在,老邵先生并不在場,宣紅秀的存在也失去了意義。

      林語菲把書包交給傭人,讓她拿去掛起來,順口問了一下晚餐準備的情況,請傭人再加兩幅筷子——林語菲在行使女主人的權利,毋庸置疑。

      邵振堯淺笑著在她側臉上印下一吻,對Essius和另一個高級秘書說:“你們先去書房,Essy需要我簽字的文件先排出來。今天晚上,我們可能要通曉了。”

      Essius已經認命了,說好的“從日本出差回來就放婚假”的承諾,就像是不知道什么時候被自家BOSS給吃了一樣,說不定還拉出來、沖到了不知道哪里去了,所有人都當它沒存在過,Essius也不好在公司全體陷入奮戰的時候,自己說要去度假,只能捏著鼻子,和大家一起拼命。

      答應了自家BOSS一聲,Essius轉身,和同事打了聲招呼,兩人一起上了二樓,進了邵振堯的書房,然而就在下一分鐘,老邵先生卻從書房中出來了。 邵振堯的書房看管并不嚴,里面也沒有像影視劇表現的那樣,存著一堆要命的文件資料什么的,但內容紛繁復雜,除了特定的打掃傭人之外,平時也沒什么人愿意進去——向來不通金融的老邵先生,就更加不會去自己兒子的書房中溜達了。

      邵振堯原本只是隨意地往樓上一瞟,就看見自己父親神情冷淡地從自己的書房中出來,不知道為什么,心中頓時就彌漫上來了一股微妙的情緒,還沒等他分辨清楚,老邵先生就已經從樓上下來了。

      老邵先生笑著上下打量著邵振堯,半晌,才說:“去日本一趟,你都瘦了。”

      邵振堯立即微笑起來,上前攙扶著老邵先生,邊說:“爸,你什么時候看我都覺得我瘦了。倒是爸你啊,臉色沒有我出差之前那么好看了,是不是最近又沒有休息好?”

      老邵先生笑著拍了拍邵振堯的手,視線投向廚房,說:“這你倒是說錯了。紅秀是個好孩子,不管我干什么,對于年輕人來說有多無聊,她都會陪著我,倒是讓我心里舒服了不少。人老了啊,哪有那么多追求,只是想著,能有家人陪在身邊。”

      邵振堯低聲嘆了口氣,說:“是兒子不孝。”

      老邵先生說:“胡說,我兒子最孝順了,這個誰也不能否定。”

      就在父子倆黏黏糊糊地交流感情的時候,Essius和那位高級秘書已經將書房布置好了,只等著自家BOSS上樓之后,就能繼續那場在公司中未完的會議。

      正好這個時候,傭人也來匯報,說可以用晚餐了,一行人就呼啦啦地朝著飯廳而去。

      或許是邵振堯回來了,或許是飯廳中還有外人,宣紅秀比以往要沉默許多,除了偶爾給老邵先生夾菜、說一兩句笑話之外,全程安靜如雞,絲毫沒有之前對著林語菲冷嘲熱諷的自以為是、洋洋得意的模樣。

      用完了晚餐,一行人陪著老邵先生在后花園中溜達了一圈,終于各自散了。

      宣紅秀理所當然地緊緊跟著老邵先生,深怕她離開一秒鐘,老邵先生就被邵振堯給策反、要把自己趕出邵家——那她才是真的要陷入走投無路的絕境中去了。

      然而,邵振堯充分扮演了一個醉心于事業的大男子主義患者,根本就沒有和老邵先生再多說一句廢話,帶著Essius和另一個高級秘書就鉆進自己的書房中去了。

      而林語菲,也全然沒有之前的冷淡和隱隱的煩躁,竟然能和老邵先生說笑起來了。

      林語菲看著走在老邵先生左手邊、笑容平靜而溫和的林語菲,因為邵振堯回來的那點不安,忽然間就茁壯成長了起來,忍不住說了一句:“林姐姐,你一整個晚上都沒怎么和小邵先生說話,你們是不是吵架了啊?”

      老邵先生的神情頓時變得微妙起來——林語菲和邵振堯在一起這么久,兩個人可從來都沒有吵過架,一方面,是因為兩人都是理性至上的人,另一方面嘛,林語菲在一定程度上,其實是依附邵振堯生存的,在這樣相對不平等的關系下,兩個人根本就不可能吵起架來。

      但是如今不一樣了啊,林語菲在人間醫館中的名氣已經打出去了,又時常受到段志軍的夸獎,之后的生活顯然是不成問題了,她不需要依附自己的兒子,家里又有個她看不順眼的紅秀,林語菲如果在這個時候和自己兒子吵架,原因是什么,幾乎都不用猜了。

      老邵先生的神情變得微妙,林語菲心里不是不膩歪的,老邵先生這是被宣紅秀給下蠱了嗎?怎么她說什么就信什么?

      只是,林語菲心里不舒服,面上卻沒有絲毫表現出來:“哪里。只是中午的時候,振堯百忙之中還抽空出來和我吃飯,我和他有什么話啊,都在中午的時候說開了。再說了,我和他每天上班下班都要見,一天之內也沒有那么多話要說啊。”

      老邵先生的面色稍微和緩了一些,笑著說:“也是,振堯事業忙,就需要語菲你這么通情達理的媳婦兒。”

      林語菲抿嘴笑了笑,毫不客氣地受了這一個月以來唯一的一次夸獎,又陪著老邵先生一會兒,才回房去整理資料了。

      宣紅秀雖然有點不甘心,但到底不敢在邵振堯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腳,只能重新鉆進廚房,在傭人的幫助下,煮了一鍋香甜的牛奶紅豆沙,沒有加糖,可以按照每個人的需要,自己動手去添加冰糖或者白糖。

      只是這一次,老邵先生自己端走了自己的那一碗夜宵之后,并沒有讓宣紅秀去敲邵振堯書房的門,而是將廚房交給了傭人去打理,半是強制地讓宣紅秀回房休息了。

      老邵先生想著自己妹妹的哭訴,再想想自己兒子書房中那怪異出現的半張計劃表,他的眉頭皺了起來,原本是想要等著邵振堯工作完了,把這件事和他再商量商量的,但沒想到,一直到他熬不住睡著了,自己兒子都沒有從書房中出來——更倒霉的是,老邵先生因為昨天晚上受了涼,再一次感冒,而且引起了肺炎,再次住進了省醫的住院部。

      邵振堯和下屬一起,熬到了后半夜,把完整的方案做出來,讓Essius明天一早就安排人和美國、日方的投資方都敲定一下,把最后的投資額度給定下來,三個人各自回房休息,幾乎都是一沾床就昏睡過去,一直到第二天一早,他們被各自的鬧鐘給吵醒。

      林語菲是最早醒來的那個,只是當她在健身房慢跑了半個小時、下樓來吃早飯的時候,還沒有見到老邵先生,正想問問傭人呢,就隱隱聽見了救護車的聲音。

      林語菲對于這個聲音實在是太熟悉了,幾乎是條件反射地跳起來,還沒跑到玄關,就看見邵家的大門一開一關,兩個醫生和四個護士就直接沖了進來,其中一個醫生和林語菲的關系還很不錯,但在經過林語菲身邊的時候,卻連一個眼角的余光都沒有留給她。

      林語菲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站在原地等了一會兒,就看見老邵先生昏迷不醒地被放在擔架上,匆匆抬了下來。

      動靜鬧得這么大,邵振堯在醫護人員上樓的時候就已經醒來了,當老邵先生從樓梯上下來的時候,還是他跟在一邊保駕護航,一邊有條不紊地吩咐傭人準備老邵先生住院用的材料,在經過林語菲身邊的時候,頓了頓,說:“你跟我一起吧。”

      林語菲連忙把手中的油條扔回桌子上,抓了手機,就跟著邵振堯一起坐進了省醫的救護車中,在清晨寬闊的馬路中,呼嘯著朝著省醫而去。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