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首席女中醫第204章   楊善

    第204章   楊善

    作者:暖春半夏    

      道地藥材生產基地這個項目正式擺上了邵振堯公司日程表,因為牽頭的是段志軍老先生,整個項目進行得異常順利,林語菲等于是平白拿了一小部分的干股,終于在這個項目中,有了話語權。

      從邵振堯的公司出來,林語菲滿腦子都是各種各樣的藥材,順便還將初中地理給復習了一遍,她走到一半,忽然就想起要去省醫看看老邵先生。

      老邵先生的情況很穩定,心血管疾病就是這樣,不發作的時候,患者的身體狀況也就是比普通人要虛弱一點,但是身體里就是揣著一個定時炸彈,一旦疾病爆發,人走得痛苦,但也走得比別人快。

      林語菲進了病房,并沒有看見宣紅秀,但見老邵先生似乎精神不濟,也沒有追問,就笑著陪老邵先生說了會兒話,見他的眼睛頻頻閉上,就笑著說:“老爺子,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老邵先生卻沒有讓林語菲離開,他盯著林語菲看了半晌,才忽然說:“對不起。”

      林語菲愣了一下,連忙搖頭:“老爺子說的是什么話?您哪里有對不起我的地方。”

      老邵先生笑了笑,神情有些恍惚:“你是個好孩子,也是真心對這個老頭子的。我老了,別的什么也不求,只想有個孩子陪在身邊,平時可以說說話,不至于我從外面回來,家里一點煙火氣都沒有,即使那么多傭人,誰肯和你說真心話呢?” 林語菲被老邵先生這話說得不安,好好的一個人,平白的怎么就說起這些話來了,林語菲連忙說:“老爺子,是我不好,人間醫館才剛剛開張,我們所有人都要竭盡全力,要不然,就按照醫館的正常上下班制度,我在下班之后,還是能多陪您一點的。”

      老邵先生笑著搖搖頭,說:“紅秀這個孩子,又一次辜負了我的期望,但她也是真讓我開心過,給我這個老頭子溫暖過……”老邵先生說著說著,面上又出現了那種走神的神情,林語菲不敢打斷他,只能老老實實地坐在椅子上,等著他走神回來。

      老邵先生繼續說:“這個話,我沒臉和振堯說,但是我希望你能聽我一句,紅秀她不無辜,卻也沒有那么可惡,小孩心性,喜歡了這么久的人,忽然就喜歡上了別人,一時想不開,也是有的。不值得……不值得振堯用那些手段去對付。

      如果說,林語菲沒有真切地看到宣紅秀爬上邵振堯的床的話,那今天老邵先生的話她還是會聽景區,說不定還真的會幫著勸邵振堯,但是現在不行了,林語菲已經看見了宣紅秀的愚蠢具有強大的危險性和不可預測性,她不是圣母,不會留著這樣一個膽大包天、蠢蠢欲動要做第三者的女人。

      跟邵振堯在一起的時間不算長,但那個男人給林語菲的影響是潛移默化而巨大的,心中轉過無數個念頭,林語菲面上卻還是一如既往的溫和平靜:“好,老爺子,我會和振堯說的,您就安心養病,這樣您出院之后,才能感受家的煙火氣呀。”

      老邵先生看著林語菲,像是在分辨她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沉默了半晌,才像是終于確認完畢了一樣,笑著點了點頭,也許是心里的一塊大石頭放下了,也許是他真的累了,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林語菲走出病房,關上病房的門之后,低聲問了保鏢一句:“今天早上,宣紅秀來過沒有?”

      保鏢對林語菲說:“宣紅秀來過,在病房中哭訴了一陣子,老板的聲音很輕,我們沒有聽見,但是老爺子發了脾氣,是老爺子把宣紅秀趕走的。”

      老邵先生發脾氣?那最大的可能,就是邵振堯把宣紅秀對他下藥的事和老邵先生說了。林語菲心中有數,對那保鏢說了聲謝謝,就回了邵家。

      種種紛繁暫告一段落,邵振堯今天回家的時間很早,剛好碰上林語菲難得進廚房。

      傭人正在準備晚飯的材料,林語菲忽然來了興致,說要下廚做一頓晚餐,結果才剛穿上圍裙呢,就被邵振堯從后面“偷襲”了,兩人在廚房邊鬧,邊其樂融融地一起做晚餐。

      相比起邵家的甜蜜和樂,Essius回到家之后,并沒有看見Cherry,還以為她又去Shopping了,也沒在意,直接進了書房,和藥理研究所的所長聯系了一下,請他加緊分析那包白色藥粉的成分和性質,才掛斷電話,就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Essius遲疑了一下,還是接通了電話:“你好,我是……”

      “我知道你是誰。”那個人的聲音很年輕,也不知道現在是在哪里,話筒中傳來的聲音帶著回聲,“我也知道,你在調查孫斌輝身上的藥粉,我也知道那些藥粉是誰給他的,你能不能馬上來省醫接我?”

      這話說得莫名其妙,但其中蘊含的信息卻十分關鍵,Essius迅速朝著門口走去,語氣卻是十分悠然:“哦,你連名字都不敢告訴我,你還希望我相信你嗎?”

      那個年輕人遲疑了一下,說:“我叫章明靖,是林語菲的師弟。”

      Essius的腳步微妙地停頓了一下,就小跑著出門,語氣平靜地問:“你現在在哪里?”

      “省醫西藥房的倉庫。”章明靖的聲音越來越小,緊接著就是一陣輕微的窸窸窣窣的聲音,他像是在往更加狹窄的地方躲,“你快點,我堅持不了多久了。”

      Essius不敢耽誤,叫上兩個保鏢在省醫門口集合,自己迅速發動了車子,朝著省醫開過去。只是Essius太著急了,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在他開車出了地下通道的時候,Cherry也正好回來,而且,當Cherry興高采烈地和他揮手的時候,他目不斜視地從她身邊開了過去。

      保鏢比Essius更早到達省醫,Essius從車上下來,直接帶著兩個人朝著省醫西藥倉庫走去,到達倉庫門口的時候,Essius才發現,倉庫是鎖上的,他正準備走,卻聽見里面傳來了一些細小的動靜,這在一個反鎖了的倉庫中可算是異常表現了。

      Essius一點沒跟省醫客氣,直接讓保鏢把那個鐵將軍給砸了,保鏢踹開西藥倉庫的大鐵門,Essius才發現,今天這個不算小的倉庫中可真是格外熱鬧——張立名、卞皓平和兩名不知道是什么科的醫生都聚集在這里,還有四個保安在倉庫中翻找,棍子在藥架的空隙中亂桶,那架勢,不像是在找一個活生生的人,倒像是想把人打死在當場。

      被那巨大的踹門聲給驚動了,一行人全都看過來,神情各異,倒是卞皓平最快恢復了正常的笑容:“Essius先生?請問有什么事嗎?”

      Essius笑著搖了搖手機,說:“我家養的寵物落在這里了,我來找。”說完,不等卞皓平再說什么,他直接揚聲道,“明靖,我來了。”

      倉庫中寂靜無聲了一會兒,章明靖才從最靠東邊墻角的藥架里面,窸窸窣窣地擠出來,眾人聽見聲音往里走了一段,才看見,章明靖大半個身子都是懸空的,只靠著一雙手臂,把自己吊在最內側的那個藥架上,身體可以在一定范圍內靈活擺動,這才躲過了保安的棍子。這個藥架是堆放一些雜物和因為各種原因要處理掉的藥物的,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一直堆到了天花板,章明靖才能堪堪把自己藏了起來。

      卞皓平看著章明靖,神情很平靜,反而是張立名有些沉不住氣了,剛想沖上去,就被卞皓平攔住了,卞皓平說:“Essius先生,這位章明靖是我們醫院的醫生,他鬧出了一起醫療事故,我們正要追究他的責任……”

      “你可以起訴他。”Essius看了章明靖一眼,對卞皓平和張立名笑了笑,說,“或者等我明天派個律師過來。”說完,Essius也不看卞皓平的神情,對著章明靖輕輕一別下巴,“走。”

      章明靖如蒙大赦,趕緊跟著Essius,小步快走地離開了省醫,坐進了Essius的車子,就忙不失迭地說:“省醫的西藥有問題!”想了想,他覺得這樣說的不對,就換了個說法,“醫院高層利用西藥做手腳,來謀取暴利!”

      Essius淡淡地看了章明靖一眼:“你好章先生,我并不關心別人是怎么謀取暴利的,我關心的是,你說的‘證據’在哪里?你要小心哦,要是你拿不出來,我就把你從車上推下去。”

      章明靖被這個神情清冷的男人給嚇了一跳,更加懷念自己溫柔的師姐,直接說:“我要見到師姐才能說!這件事事關我們老師!”

      Essius已經很久沒見過敢在自己面前這么囂張的年輕人了,尤其眼前這個不僅囂張,還是在有求于自己的時候囂張,忍不住微微勾了勾嘴角,調轉車頭,朝著邵家開去。

      邵家。 晚餐因為是林語菲和邵振堯兩個人一起坐的,他們也就做了夠兩個人吃的東西,剩下的就勞煩傭人去收拾了,于是,當Essius、章明靖和兩個保鏢上門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邵家飯廳中正在進行的、亮瞎狗眼的燭光晚餐。

      Essius這才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還饑腸轆轆呢,而他這一路過來,是絲毫沒有和Cherry報備的。我有預感,事情要糟……

      Essius根本不敢想象,現在Cherry是什么心情,只能將章明靖往前一推,說:“BOSS,林小姐,這小子知道那藥粉是怎么來的。”就飛快去了后花園,給Cherry打電話。

      但Cherry一直都沒有接,這讓Essius整個人都有些焦躁。

      章明靖看著林語菲,再看看神情有些冷淡的邵振堯,遲疑了一下,問:“我能坐下來再說嗎?”

      知道眼前這小子是林語菲的師弟,邵振堯不會對他發火,但是章明靖打亂了他準備的燭光晚餐,邵振堯也不會給這小子好臉,聞言,只是微微一挑眉:“坐。”

      章明靖趕緊坐到了林語菲的身邊,像是一下子找到了安全感一樣,機關槍一樣地說:“師姐,我跟你說,卞皓平他不是個東西!他在倒賣省醫的西藥,主要目標是進口的處方藥,抗癌藥物和鎮定類藥物是大頭,而且,我今天還聽說,國外流通進來的新型解熱鎮痛藥缺少臨床試驗,他就拿了一點在讓人去做——我看見那個人是孫斌輝了!”

      章明靖小林語菲一屆,他和孫斌輝是有交集的——準確來說,那個時候,作為普通學生的章明靖,是單方面崇拜著作為校園風云人物的孫斌輝的。

      解熱鎮痛藥……這樣一來,邵振堯今天清晨的那種狀態,也就能說得通了。林語菲只覺得頭大如斗:“你的證據呢?卞副院長德高望重,你這話是真的還好,萬一是空穴來風,那我們豈不是和那些網絡噴子一樣了嗎!”

      章明靖有些焦躁:“我聽見了,我也看見了,我就是人證啊!”

      “你這個人證不能算。”邵振堯說,“你和卞皓平有利益沖突,警方和法院只會‘參考’你的證詞,而不會把這些真的當成是證據。”

      章明靖險些跳起來:“我一個小醫生,怎么可能會和卞副院長有利益沖突?” 林語菲若有所思:“老師從院長的位置退下來,徹底離開省醫,而張立名又是個空降兵,掌握不住省醫的情況,這樣一來,省醫的實際領導權其實還是回到了卞副院長的手中。而我們,作為老師的學生,確實是和卞副院長有利益沖突的。”

      章明靖著急得汗都下來了:“可是……可是我聽見的都是真的!”

      邵振堯實在看不慣年輕人毛毛躁躁的樣子,直接說:“只要做過的事情,都會留下痕跡,更何況,卞皓平并不是一個冷靜持重的人。”邵振堯手中本來就捏著卞皓平的把柄,只是卞皓平并沒有得罪過他,他也就把這個把柄放著,但如今,卞皓平既然自己犯到了他的頭上,那要煮要炸,可全看他的心意了。

      章明靖也不是一個冷靜持重的人,他反應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邵振堯這話是什么意思,看著邵振堯的眼神都閃閃發亮:“小邵先生!你愿意出手幫忙是不是,你真是太好……”

      邵振堯完全不想聽他的甜言蜜語,言辭鋒利地問:“你和卞皓平不該有這么親密的交集,你是怎么‘聽見’的?” 章明靖的臉上閃過一絲心虛,并沒有回答。

      林語菲問:“所以,你其實是在為老師抱不平嗎?”不然,沒什么理由可以解釋他這么巧的“聽見”了啊。

      章明靖理直氣壯地一點頭:“對啊!老師那么好,不該受到這種不公平對待!而且,我這次回來是辦離職的,卞皓平卡著我的檔案不讓我走,還讓我交二十萬的違約金,這這……這把我賣了也沒有二十萬啊!”作為一個月光族,他必須是個窮逼好嗎! 林語菲還想再說什么,章明靖卻已經不想說了,他一手抱著肚子,一手去拉林語菲的手臂,習慣性地撒嬌道:“師姐……師姐,我快餓死了,你弄點東西給我吃吧?你煮點龍須面,加點丸子我就很開心啦。”

      林語菲被他鬧得沒辦法,習慣性地就要起來去煮面條,卻被邵振堯黑口黑面地攔住了:“秦姨,煮四碗面條出來。”

      廚房中忙碌的傭人連忙答應了一聲,邵振堯揮揮手,把兩個保鏢和一個蹭飯吃的給打發到一邊去了。

      Essius握著手機,很有些失魂落魄地走進來,低聲說:“Cherry不接我電話,BOSS,林小姐,我要回去看看。”

      邵振堯看了他一眼,說:“帶著保鏢一起走。”

      Essius點點頭,帶著兩個保鏢就離開了邵家,他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對,就讓其中一個保鏢開車,自己坐在后座上走神,神情有些困惑。

      當Essius回到家之后,就看見Cherry已經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干凈,全都擺在主臥的門口,在行李箱上貼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Essy大笨蛋,我不和你結婚了!我要離家出走!

      Essius在房中找了一圈,果然沒看見Cherry的影子,又是哭笑不得,又有點疲憊,坐在沙發上,沉默了半晌,再一次給Cherry打了個電話,她依舊沒有接,Essius就給她發了條微信:Cherry,你回來吧,我們可能還需要再磨合一下,這個房子本來就是你買的,要走也是我走。

      Essius發了這條微信之后,Cherry的電話馬上就進來了,情緒激動地破口大罵:“Essius!你什么問題啊?我離家出走你就要和我分手嗎?你平時的甜言蜜語呢?你不想哄我了是不是?你連看我都不愿意看了是不是?!你們男人為什么都是得到了就不珍惜!為什么!”

      Essius平靜地聽她說完,才說:“Cherry,我是真的想和你過一輩子的,但是我的個性你也知道,我熱鬧不起來,在私生活狀態中,我只想安靜。你也說了,你喜歡我的安靜,但是在和我在一起之后,卻一直一直試圖讓我‘熱鬧’起來的人,也是你。”他說的“熱鬧”簡直太客氣了,那分明就是一次次由Cherry發起的、單方面的吵架和挑刺。

      聽出Essius語氣中的疲倦,Cherry終于慌了:“Essy,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這就回來……你等我!”

      和Essius雞飛狗跳的情感生活不同,林語菲這段時間可以說是過得順風順水,邵振堯在“迷藥事件”之后,就去做了個徹底的全身體檢,他的身體很健康,而老邵先生雖然還在醫院住著,但總體情況都穩定了許多,林語菲雖然不能給他額外用藥,但她在下班之后,能每天都來給老邵先生做半個小時左右的推拿,老邵先生的氣色又明顯好了起來。

      至于孫斌輝,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吧,邵振堯最終收回了對他的資助,他的美國夢就此破裂,林語菲不知道他有沒有怨恨過自己,有沒有像是怨恨葛遠辰一樣,試圖攻擊過她,邵振堯把她保護得很好,她是真的不知道。

      而宣紅秀,林語菲是看著她被趕出這個城市的,她做了整整十九年的大小姐,在二十歲生日的時候,卻失去了一切——包括攛掇她給邵振堯下藥的父母,在她被老邵先生拋棄之后,更是登報和她斷絕了關系,林語菲不知道她今后會有什么樣的人生,也不想知道。

      李健鳴移民德國,在德國一家私人醫療機構中繼續發光發熱,從她偶爾上傳到微博的照片來看,她過得比國內還要好。

      卞皓平最終還是沒有重新當上省醫的院長,反而在之后的一起醫鬧中被患者家屬惡意傷了手臂,成為了一名醫鬧斗士,陰差陽錯地進入了醫療政治體系,雖然沒有爬到很高的位置,但也很讓他心滿意足了。

      至于張立名,因為本身就是空降兵,當他的后臺調動離開這座城市之后,他也就灰溜溜地從省醫院長的位置上下來,再也不能對省醫的工作人員指手畫腳……

      發生的事還有很多,但林語菲關心的事,卻寥寥。

      九月份,林語菲考了中醫的執業醫師考試,十二月份,考試結果出來,林語菲在同一天就在人間醫館中擁有了自己的診室,并且接受了邵振堯的公開求婚,一月的時候,兩個人在希臘舉行了婚禮。

      林語菲看著眼前這個穿著白色西裝的英俊男人,按照牧師那緩慢的聲音,一字字莊嚴宣誓:“我愿意。”

      邵振堯低頭親吻林語菲的時候,笑容深邃,頗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覺:“我發誓,我會讓你幸福一輩子。”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