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南明錦衣衛第56章   客棧隱秘

    第56章   客棧隱秘

    作者:夏龍河    

      

      西風聽到槍聲,也趕了回來。

      西風過去看尹亮,彭輝和行地蜈蚣揮舞武器,殺進鐵鷹幫。十多個鐵鷹幫的人,怎么能抵擋得了這兩人。在他們砍到了三五個后,剩下的轉身就跑。這次兩人下了死手了,在后面猛追。鐵鷹幫的人也是有經驗,他們跑進小樹林,分頭跑。

      彭輝和行地蜈蚣只能一人追了一個,殺了后,剩下的就找不到了。

       還是讓噬鐵給跑了。

      兩人知道,在山里找一個人,那是比大海撈針都要難,沒辦法,他們只好回去。此時,西風已經把尹亮的遺體包好。三人草草在小樹林挖了個洞埋了尹亮,在樹上刻下了一個記號后,就趕回客棧。

      三人不敢對尹寬說尹亮之死,只說去跟蹤一個人去了。幾個商量了一番,決定讓西風帶著尹寬和受傷比較嚴重的鐵手陳奉去李定國處,彭輝和行地蜈蚣繼續尋找噬鐵。

      當下,彭輝去鎮上買了一輛馬車和吃用物品,西風帶著鐵手和尹寬跟彭輝和行地蜈蚣灑淚而別。

      行地蜈蚣卻對彭輝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他那天從地下掘土逃出臨滄后,在養傷的同時,化妝成乞丐,根據自己的分析,在臨滄城門等處外等著噬鐵的出現。他尋找了兩個月,終于發現了噬鐵的蹤跡。

      行地蜈蚣一路跟蹤,在一家客棧發現了鐵鷹幫的一個秘密聯絡點。每住五天,噬鐵就會從城里出來一次,秘密來到這家客棧。到了這一天,會有六七個鐵鷹幫的人來到這里。從做派上看,他們都是一些小頭目。他們各自帶著兩個手下,在客棧好像商量什么。他們不在客棧住宿。都是在近中午的時候來到,在傍晚離開。

      行地蜈蚣還觀察到,他們離開的時候,噬鐵有時候會隨著其中一個手下離開,有時候會自己在這兒住到明天上午,再自己一個人回臨滄,或者去其他地方。

      無論他怎么行動,這都是個好機會。是個消滅噬鐵的好機會。今天行地蜈蚣本來是要先去他住的那家客棧住下,觀察一下情況的,走到小鎮的時候,看到大批人朝這邊追,就知道這里有事了,因此才偷偷摸到了高統領他們后面,殺了他,救了彭輝。

      彭輝大喜,兩人打扮成趕路的山民,朝那家客棧趕去。

      這是一家處于村鎮邊上的客棧。客棧周圍有零星的住戶,顯得很安靜。客棧也是典型的前面是飯店,后面是住宿的格局,不過相比一般的客棧來說,這家客棧雖然不是刻意隱蔽,但是因為靠近村鎮,顯得很不引人注意。

      店面不大,里面桌椅板凳卻也很是齊整,店家搭理小店很用心,到處都顯得比較干凈,整齊。

      彭輝心說這個噬鐵倒是挺會選地方,這兒交通方便,可退可進,環境又不錯,適合修養。

      吃晚飯的地方,彭輝和行地蜈蚣就發現了一些問題。

      整個店堂里吃飯的有六桌人,有兩桌人都是清一色的壯漢。他們雖然穿的是當地山民穿的衣服,彭輝一眼就能看出來,他們跟那些比較呆板遲滯的山民有著很大的不同。他們裝作很認真地吃飯喝酒,彭輝卻能感覺到他們的目光好多次從他的臉上閃過。

      彭輝不認識他們,但是難保他們不認識自己。他只好低頭,讓行地蜈蚣的頭,擋著自己。

      這樣別扭了一會兒,他才想起行地蜈蚣給自己化了妝,這才抬起頭。不時地觀察這他們。

      行地蜈蚣說:“那幾個人就是鐵鷹幫的人,沒想到竟然有人住在這里。”

      彭輝喝了一口酒,說:“我也看出來了。看來這鐵鷹幫的人真是不少。”

      行地蜈蚣輕輕嘆口氣,說:“是啊。據說多的時候,鐵鷹幫有上萬人。現在少多了,但是幾百人是應該有的。卸嶺門只有二十余人,跟他們實在是沒法比啊。最近幸虧他們分出人去協助吳三桂,否則,我也不能出來幫你。”

      彭輝說:“我在錦衣衛的時候,也跟鐵鷹幫打過幾次交道。他們都不與我們正面沖突。沒想到,這個老江湖門派,還這么多人。”

      行地蜈蚣笑了笑,說:“主要是有錢。很多漢人中的武林高手為了錢也加入了鐵鷹幫,他們有的不了解,認為鐵鷹幫跟其他幫派一樣,都是很松的。等加入進去了,才知道上當了。這個鐵鷹幫當初建立的時候,是完全的軍隊做法,即便到了現在,也是很縝密,統一指揮行動,想退出就得拿命換。卸嶺門沒錢,現在兵荒馬亂的,盜墓挖出點兒東西也不值錢,沒辦法招到太多的人。找到了也沒錢養活。”

      兩人吃完飯,回到他們的住處。彭輝要洗臉,把臉上的濃妝洗掉。行地蜈蚣讓他等等,然后,他仔細地在墻角,屋頂等處仔細尋找。彭輝納悶,湊過來,剛要問他找什么。行地蜈蚣指著一個地方,示意他過來。彭輝走過來,行動蜈蚣輕聲說:“這里有個小洞,你朝那邊看看。”

      有個洞?彭輝有些詫異,這個房子還留個洞干什么?彭輝從洞里朝那邊看,只看到那邊的墻壁,卻看不到什么。

      行地蜈蚣走過來,伸進一根手指,把洞轉了轉,再讓彭輝看,彭輝這次看到了那邊的床頭。雖然沒人,但是床頭上搭著衣服,他知道,那邊房間是有人住的。

      他轉回頭,問行地蜈蚣:“這是……怎么回事兒?”

      行地蜈蚣苦笑,說:“鐵鷹幫真是太厲害了。這個地方是交通要道,鐵鷹幫在此開設客棧,肯定是為了監視來往客人。你剛才看的那個小洞,是可以調節角度的,利用鏡面反光,能觀察房間的大部分地方。里面住的什么人,住進來以后都干了什么,他們能看得清清楚楚。這種客棧我我們以前就知道有五家,沒想到這里也是。他們是布下了天羅地網,怪不得卸嶺門的弟子出門就會遭難。”

      彭輝有些不相信:“能看到這個房間的各個角落?那我們還在這里住嗎?”

      行地蜈蚣點頭,說:“住。咱還要好好的住下,讓他們覺得咱沒有發現這個。現在要是退房,他們肯定會對咱們懷疑。所以還得住。”

      行地蜈蚣小聲說:“他能監視咱們,咱也能通過這個小孔觀察他們。媽的,就是千萬別對上眼,那就露餡了。”

      彭輝也不能洗臉了。兩人把帶著的刀藏在床下,像正經的皮貨商人一樣,把帶著的紙拿出來,在床邊的桌子上記賬。

      為了讓對方看清楚,他們還點著蠟燭,一直到聽到隔壁房間有人進門,聽到里面有人說話。

      隔壁的是個大房間,起碼有四張床。他們卻很少說話。行地蜈蚣仔細聽著隔壁的聲音,聽了一會兒,大概覺得對方現在不看自己了,就把一直眼對上那個小洞,朝隔壁房間看。

      隔壁也點了一根蠟燭。四人盤腿圍坐在一起,好像在進行什么儀式。其他的倒也沒有什么。

      為了防備對方襲擊或者點燃迷魂香,彭輝和行地蜈蚣分別值夜。但是因為這個可以監視的小孔的存在,他們又不能坐著值夜。要躺在床上,還不能睡著,真是要命的事兒。

      上半夜彭輝值夜。他躺著發困,就坐起來,并通過小孔暗暗的觀察著他們。直到看到四人都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彭輝覺得應該沒事兒了,何況實在是太困,就坐在床上打了個盹。

      這一個盹,打了好長時間。彭輝睜開眼的時候,想到了自己的任務,剛要站起來,手腳竟然都動不了。

      彭輝一愣,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竟然被用繩子牢牢地捆在一根柱子上。并且嘴巴張得非常難受,他想叫,卻只發出了嗚嚕嗚嚕僅僅自己能聽見的聲音。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