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南明錦衣衛第57章   釘刑

    第57章   釘刑

    作者:夏龍河    

      

      彭輝一愣,搖了搖頭,腦子清醒了些,這才發現,他不但人被綁住了,嘴巴里竟然也被塞進了一塊散發著臭味的破布,整個人,只有頭能勉強動一點,眼珠子可以隨便轉。

      眼珠子一轉,他就看到了行地蜈蚣。行地蜈蚣跟他一樣,整個人被綁在一根柱子上,也只有頭能左右轉動轉動。

      兩人互相點頭,表示都看到對方了,再什么也做不了。估計有布頭塞進了喉嚨里,彭輝的喉嚨一個勁兒地干嘔。他用舌頭頂,用牙把破布朝外擠,想把塞著的布弄出來,可是這布塞得太狠,彭輝努力了好一會兒,只是累得兩腮酸痛,臟布卻一動不動。

      因為兩腮太難受,彭輝只得停下歇一歇。一側的行地蜈蚣大概也在做那樣的努力,但是也只是徒勞掙扎了一會兒,就停了下來。

      彭輝能聽到他粗重的喘息。歇了會兒,彭輝就思考他們兩個怎么被人家綁起來了。他努力想,只能想到他坐在床上打盹,就想不起別的來了。

      難道……是在打盹的時間?彭輝猛然愣住了。如果能讓他們輕易得手,那就是中了他們的陰招。比方在他打盹的時候,給他們用了迷魂香之類的東西。可是,自己明明是看著他們睡了啊?媽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這里是哪兒?

      彭輝看了看四周。因為地處黑暗中,四周幾乎看不到什么。除了幾根粗壯的柱子外,周圍都是茫茫的黑暗。

      根據嗆人的土腥味和霉味兒,彭輝判斷他們是被人綁在了地下室里。這里能看到近處的行地蜈蚣和幾根柱子,他判斷現在應該是白天。

      也就是說,對方在把他們熏昏后,抬進地下室給捆了起來。

      都是怨自己。自己如果不打盹,不就沒事了嗎?彭輝后悔得要死。可是現在后悔也沒有什么用了,他看看行地蜈蚣,一肚子的歉疚。

      也許是因為藥物的作用,彭輝又昏睡了過去。再次醒來的時候,他是被人用冷水噴醒了。不知道從那里透進了光線,洞內的東西看得清楚多了。

      他首先看到了眼前的幾個黑衣人。他們排成兩排站立,中間站著噬鐵。噬鐵這次是彭輝他們在臨滄時看到的樣子。他笑吟吟地看著彭輝。彭輝想到了青梅,想到了尹亮,他憤怒地從喉嚨里吼了一聲,想動彈,卻覺得渾身疼痛得難受。腿和胳膊感覺已經失去知覺。曾經審訊過犯人的彭輝知道,再捆這么兩天,這胳膊和腿基本就廢掉了。

      噬鐵看著彭輝暴怒得發紫的臉,哈哈笑了,說:“彭都指揮使,這樣挺好吧?呵呵,你不是想殺我嗎?現在還想嗎?”

      彭輝氣得渾身發抖,閉上眼。噬鐵說:“彭都指揮使,我噬鐵已經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了,結果你很多次都差點殺了我。今天,我不會再給你機會了。當然,還有大名鼎鼎的行地蜈蚣。”

      噬鐵繼續說:“既然大家都是我噬鐵的死對頭,我噬鐵就送樣禮物給大家。兄弟們,上禮品!“兩個黑衣人走過來,每人手里拿著一把榔頭和兩個鐵釘子。他們走到彭輝和行地蜈蚣背后,把他們的反綁在背后的手上抹了一些藥面似的東西。

      他們便抹,噬鐵邊做著介紹。他說:“給你們抹在手上的這種毒藥,是準備用來對付毒龍衛隊的,我就拿了一點,呵呵,今天讓你們先享受到了。不過你們不要害怕,這種毒藥雖然歹毒,但是要分對誰。這種東西跟毒龍衛隊身體里的毒藥結合,能讓他們在半個小時內,不治而亡。對于普通人,卻沒有那么大的危害,它們就能讓你們渾身沒力氣,三天后,內臟才開始潰爛。我得讓你們活三天,我們的黑鷹幫主特別想見見卸嶺門的行地蜈蚣。這是個大禮,我得送給我的幫主欣賞欣賞。呵呵,二位,對我這份禮物應該感到滿意吧?”

      彭輝和行地蜈蚣閉上眼。兩個黑衣人,各種拿起一根鐵釘和鐵錘,為了讓他們疼痛得更厲害些,兩人輕輕地掂著錘子,讓鐵釘一點一點的穿過他們的皮肉,骨頭。

      彭輝和行地蜈蚣渾身哆嗦,牙關緊咬,卻都沒有發出一聲嚎叫。但是臉上的汗水卻都雨點般落下。

      一根大鐵釘把彭輝的一只手和行地蜈蚣的一只手釘住,一個黑衣人就釘行地蜈蚣的另一只手。彭輝只有一只手,那個黑衣人就索性把另一個釘子也釘在了彭輝的手上。

      噬鐵看著兩人,由衷之地贊佩說:“兩位真是好漢,讓噬鐵非常佩服。可惜你們走錯了路子,竟然與我為敵。唉,真是可惜了這一身好功夫啊。”

      把兩人釘完,噬鐵朝兩人抱拳,說:“兩位,慢慢消受吧,三天后見。”說完就轉身帶著人離去了。

      彭輝疼得大汗淋漓,感到僅存的左手好像被鉆進了千萬只蜈蚣似的,正在吸著他的骨髓,啃噬著他的皮肉。

      他看著閉著眼的行地蜈蚣,想到他對自己的幫助,真是愧疚萬分。這個卸嶺門的掌門,本來活得還算輕松自在,自己卻勸他加入了錦衣衛。行地蜈蚣豪爽俠義,三次救了自己。現在卻又因為自己的大意,而讓他遭此劫難,自己怎么對得起人家?

      彭輝努力在喉嚨里嗚嚕了幾聲。行地蜈蚣知道是叫他,睜開眼,抬起頭,也在喉嚨里嗚嚕了幾聲。

      彭輝覺得頭開始發沉,知道這是毒藥開始起作用了,怕自己從此再無法與行地蜈蚣說什么,他就嗚嚕著,加上點頭和搖頭,竭力表示自己的愧疚和感謝。

      從行地蜈蚣的嗚嚕聲中,和他的搖頭動作中,彭輝看出來,行地蜈蚣是懂了自己的意思。彭輝覺得有很多話,想跟這個雄冠天下的大英雄說,卻覺得頭越來越沉,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終于脖子一歪,昏睡過去。

      行地蜈蚣比他略好些。看到彭輝歪著頭昏了,喉嚨里嗚嚕了一會兒,也隨之昏了過去。

      兩個可以縱橫天下的大英雄,就這樣都在黑暗中進入了昏睡狀態。

      彭輝是被疼醒的。他竟然做了一個夢。他夢到有千萬只蜈蚣鉆進了他的皮膚里,他的皮肉里,并隨著血液進入了他的心臟,進入到他的腸子里,那種恐懼和疼痛,讓他都覺得自己在膨脹,好像要爆炸了。

      他看著兩只巨大的蜈蚣,張著大嘴,朝他的兩只眼睛爬過來。彭輝在夢中大叫,卻發不出聲音。他急得渾身是汗,上下左右亂跳,頭亂晃,想把這兩只蜈蚣從臉上甩下來。甩著甩著就把自己甩醒了。

      彭輝覺得渾身疼痛不那么厲害了,有種隔著一層東西的感覺。并且頭腦迷糊,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自己在那里,發生了什么。但是,他對目前的處境不是很確定。他不確定主要是周圍太黑暗太安靜,黑暗得什么都看不到,安靜得什么聲音都沒有。他感覺自己像是被一堆混沌的東西包在了中間,沒有了空氣和大地。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進了地獄。但是,地獄怎么這么安靜呢?安靜得什么都沒有。

      他在懷疑中想到了行地蜈蚣。他就想從嗓子里發出聲音,覺得自己不是在地獄,那附近應該有行地蜈蚣,他就應該有回音。反之,就是應該在地獄了。

      他努力著,從喉嚨里勉強擠出幾聲嗚嚕,嗚嚕了好一會兒,彭輝都差點失去耐心了,行地蜈蚣那兒也才傳來了一聲嗚嚕。

      彭輝一下子興奮起來。他知道,他還沒有死,還活著。他的好兄弟行地蜈蚣也活著,他們雖然看不到對方,但是能聽到對方蛤蟆一樣的聲音。

      他們用這聲音交談,傾訴兄弟情義,互相鼓勵。直到彭輝再一次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他依舊是被疼醒的。但是,這次與上次那種隔著一層什么的疼有些不一樣。這次的疼非常清晰,有種疼得要爆裂的感覺。彭輝張開嘴嚎叫了一聲,這次讓他非常的驚訝:他竟然真的叫出來了。

      彭輝剛眨巴了下,已經幾乎麻木的嘴巴,突然有人說:“疼也忍著!不許叫!”

      彭輝一愣:這是誰的聲音,這么熟悉?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