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南明錦衣衛第60章   黑山寺

    第60章   黑山寺

    作者:夏龍河    

      

      彭輝一愣。聽著聲音是黎維祚,面貌卻不像。黎維祚撕下臉上的假胡須,露出了原貌。

      果然是瀝膽將軍黎維祚。彭輝大喜:“黎將軍,您怎么……在這兒?”

      黎維祚眼淚汪汪,說:“兄弟們,快想法救救皇上吧!”

      彭輝伸出鐵臂,把黎維祚拉出來。黎維祚摸了摸彭輝的鐵胳膊,愣了:“兄弟,這是怎么了?”

      彭輝搖頭,說:“這個別忙說,您先說皇上怎么樣了?”

      一品夫人說:“先別忙,讓將軍喝點水歇歇再說。”

      黎維祚看看夫人,問:“這位少年是……?”

      彭輝忙介紹,說:“黎將軍,這位就是您說過的一品夫人,救過皇上的苗王公主。”

      黎維祚慌忙跪拜:“黎維祚見過一品夫人。黎維祚眼拙,望夫人見諒。”

      一品夫人擺手,說:“起來吧,你先喝點水,跟我們說說皇上怎么樣了?”

      黎維祚找到水,喝了兩大碗,看到鐵鷹幫他們做的飯剛好熟了,就挖了一大碗米飯吃了。

      彭輝等人看那米飯冒著香氣,肚子里也咕咕響起來,當下也顧不得斯文,幾個人先吃了個飽飯。

      飯畢,他們離開這里,在附近找了個僻靜地方,權且休息,黎維祚跟他們講了在緬甸的永歷帝的遭遇。

      緬甸國王莽達喇是個沒有主心骨的人。他當初放永歷帝進入緬甸,確實是為了讓永歷帝有個落難的地方。明洪武年間,洪武皇帝在緬甸封有宣慰使司,緬甸一度是大明的屬國。加上黔國公沐天波世襲云南,與緬甸交好,莽達喇一開始對緬甸王送米送糧,還算不錯。

      一開始白文選將軍要接永歷帝回國,莽達喇打算同意,卻遭到了一些受到吳三桂牽制的土司的反對。他們在莽達喇的弟弟莽白的帶領下,勸莽達喇把永歷帝送給清廷。莽達喇不同意。后來鐵鷹幫幫主黑鷹親至緬甸,商談此事。

      莽達喇讓黑鷹傳話給吳三桂,讓吳三桂先消滅一直在緬甸活動的白文選和李定國,他再考慮把永歷帝送給他們。

      吳三桂不同意,說他先要永歷帝,那樣李定國他們定會不消自滅。莽達喇不愿意交出永歷帝,除了在道義上不合適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怕李定國和白文選一氣之下,帶領大軍駐扎在緬甸,如果吳三桂再不管,那他們就可能成為緬甸的又一支力量。這支力量滿可以消滅緬甸王,統治緬甸。

      因此老謀深算的莽達喇既不放永歷帝回國,也不把他交給吳三桂,而是維持局勢,坐以待變。

      這讓一些有實力的土司和莽達喇的弟弟莽白非常不滿意。黑鷹到緬甸,并沒有受到莽達喇的歡迎。莽達喇是個比較注重傳統的國王,他不喜歡跟江湖人士打交道。但是,一直很有野心的莽白卻看到了黑鷹和鐵鷹幫的力量。迅速跟黑鷹搞好了關系,還允許鐵鷹幫的人自由出入緬甸,如果有事需要莽白協助,他也全力以赴。

      十多天前,莽白在鐵鷹幫的協助下,突然發動了政變,殺了莽達喇。然后,莽白迅速換了看管永歷帝等人的軍隊,派他的衛隊和鐵鷹幫的人親自看護在竹城內的大明君臣,并嚴查進出竹城的人。黎維祚這次帶著李定國將軍的親筆信,想送給永歷帝,在那里呆了十多天,卻根本沒有辦法。據說,有人想進去賣菜,都被鐵鷹幫的人抓住當場斬首。

      現在竹城內就靠衛隊偶爾送點糧食,然后官員和皇帝一同瘋搶,什么君臣禮儀,什么皇家風度,都沒了。有的官員為了換點兒吃的,把永歷帝的金印都砸碎分了。

      現在要是不救人,恐怕住不幾天,他們就要對皇帝下手了。

      黎維祚因此急忙從緬甸趕回,求李定國將軍發兵。卻沒想到遇到了噬鐵,成了人家的俘虜。

      他以為這次肯定沒救了呢,沒想到又遇到了彭輝。說到傷心處,黎維祚涕淚滂沱。緬甸政變,永歷帝處境到了這種地步,讓彭輝等人都驚呆了。

      可是他們有什么好辦法?他們雖然武功超群,但是要跟一個國家的力量對抗,他們還是微乎其微。憑他們的力量,是無法救出永歷帝來的。

      幾個人商量一下,決定還是讓黎維祚先去稟明李定國將軍,讓李定國殺進緬甸,。他們三人則繼續追殺黑鷹,消滅鐵鷹幫。現在鐵鷹幫是緬甸國王最可依靠的外部力量,消滅了他們,就等于砍去了緬甸王的一只臂膀。

      一品夫人派自己的探子帶著黎維祚去找李定國,他們則一路收集探子送來的消息,轉向去尋找黑鷹。

      在山里轉了兩天,他們到了一個集鎮,找到一家客棧,洗了澡,換了衣服,好好休息了兩天。同時,一品夫人通過她在附近的探子,四處打探消息。

      這個地方有不少剛從內地逃難來的漢人。他們有的在這兒做生意,有的給當地富人上山干活。很多落難的,沒有吃的也沒有住的,淪落為乞丐。

      彭輝他們每次上街,都會遇到一些漢人打人或者被打。因為生活窘迫,有的淪為小偷或者攔路搶劫,每天都會有漢人的尸體被人發現。

      彭輝他們還遇到當地的土司帶著家丁到集鎮上抓人。他們只抓年輕的女人和男人。女人弄回去做丫頭或者仆人,男人抓家去當長工。當然,他們也不抓當地人,他們只抓逃難來的中國人。因此當地的長老們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他們抓人殺人。

      為了不惹事端,無論看到什么,彭輝和行地蜈蚣都采取了不管不問的做法。直到有一天實在看不下去了。

      三五個大漢在抓一對男女。兩人都比較年輕,男的看到女人被抓了,操著一把刀上來拼命,被對方幾下子就砍死了。女人至死不從,又抓又咬,那幾個人惱了,把女人一腳跺在地上,用刀背猛砍,砍得女人殺豬一般地叫。

      行地蜈蚣看不下去了,上去阻止。那幾個橫行慣了的漢子,一看還有人管閑事,覺得好玩,邊笑著邊圍著行地蜈蚣,大約是看著他挺壯,想把他抓回去領賞。

      他們一開始還不用刀,圍上來,就想一起把行地蜈蚣摁倒。行地蜈蚣一只手抓住一個,扔小雞一般就朝天上扔,掉下來后,就跌得不能動彈了。

      剩下的幾個看看不行,揮刀就上。行地蜈蚣沒帶武器,也沒帶鐵胳膊,只用一只手,幾下子就把他們都打趴下了。

      周圍的人,無論是中國人還是緬甸人看著都喊好。那些人一看情況不妙,架著受傷的就跑了。

      看著那女人趴在地上可憐,他們把她背回客棧,給了客棧老板幾個錢,讓他找人給她抓藥治療。

      因為惹了這事兒,大家不敢久留,又給那女人留了些錢,他們當天下午就離開這個集鎮,朝下個目標進發。

      傍晚的時候,他們看到一個小村莊。三人剛要進村,卻發現了幾個黑衣人騎著馬,從另一條小路,進了村。

      這幾個人引起了彭輝等人的注意。跟著的探子說過了這村子不遠,就是緬甸孟離土司在中國境內的一個老巢了。鐵鷹幫的人住在離孟離土司不遠的一座山上的寺廟里。因此,這些人如果不是孟離土司的人,就應該是鐵鷹幫的人。

      彭輝估計這么幾個人進村,應該不是有什么行動。大概是找村民買東西或者換東西之類。因此他們應該很快就能出來,并原路返回。

      因此,三人朝前走了一段,等在村口。彭輝爬到村口的一座小山頭上,監視著前面的路口。

      果然,等了一會兒,那幾匹馬相繼出了村,順原路返回了。

      彭輝等人快馬加鞭,追了上去。

      等能看到那些人的影子了,他們就放慢速度,跟他們保持了一段距離。

      又跑了一會兒,他們看到這幾個人轉入一條上山的小路。小路比較窄,那些人好像下了馬,牽著慢慢朝上走。探子悄悄告訴他們,這個山應該就是黑鷹在緬甸的駐地,黑山。

      彭輝他們怕弄出聲音,就把馬讓探子牽著,在山下藏好,等著他們。三人下了馬,跟著前面的幾個人一路上了山。

      山不是很高,但是山勢很陡。前面的人把馬放在半山坡的馬棚里,繼續朝上爬。

      彭輝等人不敢跟得太緊。現在也不用人帶路了,三人邊走,邊仔細觀察著周圍。

      竟然沒有崗哨,也沒有人巡邏。三人雖然小心翼翼,但是心里還是有些納悶。怎么一路上,就沒遇到個人呢?

      他們一直爬到了一處平臺,眼前陡然開闊。幾乎同時,他們聽到身后猛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三人轉身看,從身后又傳來了一陣喧嘩。他們轉身,發現只一陣的功夫,像從地底下冒出來一般,他們的身邊就圍上來幾十個黑衣人。

      對于這些人,三人并不緊張。他們來的目的就是殺人的,因此來的越多越好。不過他們還是有些遺憾,他們的目的是殺了噬鐵和黑鷹,如果先跟這些人殺,難免會讓黑鷹跑掉,那就太遺憾了。

      彭輝看到噬鐵了。噬鐵帶著幾個從上面的臺階走下來。他看了看一品夫人他們三個,呵呵笑了,說:“你們很有本事,竟然能找到這兒來。不過,今天恐怕你們是有進來的命,想出去就沒有那么簡單了。兄弟們,列陣殺人!”

      圍著的黑衣人馬上分開,三人一組,分成了八組,把彭輝等人圍在了中間。一品夫人小聲對彭輝說:“鐵鷹幫的馬陣。不過沒馬,改成人陣了。彭輝,呆會兒我一破陣,就留下你們對付這些人,我去殺噬鐵。”

      彭輝說好。一品夫人又說:“咱三個分開,互成犄角,不讓他們分別包圍,這陣的威力就發揮不出來。”

      三人分頭殺敵。一品夫人的長鞭這時候充分發揮了優勢。在對方的陣勢變化中,她的鞭子看似朝著眼前的人抽去,這人沒等反應過來,鞭梢卻把后面的人抽倒了。一品夫人的毒龍鞭,可不是一般的鞭子。整支鞭子是用各種動物的筋用桐油浸泡半年后,再晾干,再浸泡再晾干,如此八次,最后那筋就變得柔如春風卻硬比鋼鐵。特別是鞭梢,是用青年山魈的筋制成,性暴烈,抽在人身上,馬上肌膚爆裂,血管炸開,頃刻之間,人就會失去反抗能力。

      行地蜈蚣常年與鐵鷹幫為敵,對鐵鷹幫的這些陣法自然有所耳聞。他是老江湖,對付這種殺氣騰騰的陣法,自有自己獨特的一套。

      馬陣是典型的以十當一,以弱鋤強的陣法。這陣法除了車輪戰的內里外,還有八卦的影子,用人的不斷變換,讓被困的人眼花繚亂。然后再伺機進攻。

      行地蜈蚣看了一會兒,就知道了對方的變化路數。這次對方用刀砍他的時候,他躲了過去,照著這人和下個人之間的地方砍,那個剛要上來發招的家伙果然中招,被行地蜈蚣一鏟子,鏟掉了半個肩膀。

      彭輝三次堪堪躲過對方的刀鋒,索性不管了,大吼一聲闖進敵陣,猛砍猛削。他雖然砍傷了了一個黑衣人,卻被他們團團包圍起來。此后無論他怎么闖,對方都能跟著從容變化,彭輝被困在了陣中。

      幸虧行地蜈蚣連殺三人后,對他的陣法無法形成,他看著彭輝被困住了,就沖了過來,在包圍彭輝的陣外,痛快地殺人,直到殺得對方大亂。

      一品夫人夫人看看陣法破了,毒龍鞭狂抽,連抽到五六個,騰空而起,朝著噬鐵就沖了過去。

      噬鐵知道這鞭子的厲害,轉身就跑。一品夫人這次是抱定了殺人的心,怎么能讓他跑了?

      她大吼一聲,毒龍鞭出手,像一條毒蛇一樣,盤在了噬鐵的脖子上。噬鐵站住,想往下揭鞭子,這柔軟如風的家伙,豈是一會兒半刻能解得開的?并且鞭子因了一品夫人的力量,越收越緊,像蛇一般勒著他的脖子。

      一品夫人沖了過來,拽住鞭桿,一只腳飛起蹬著噬鐵的脖子,手和腳一起用力,嘎嘣一聲,噬鐵的腦袋就和肩膀分家了,掉在地上。

      一品夫人一腳就把噬鐵的頭踢出好遠。噬鐵的手還在脖子處用力,似乎想解開鞭子。不過舞弄了一會兒,好像意識到頭沒有了,才耷拉下了胳膊,人也噗通摔倒在地上。

      一品夫人剛收回鞭子。就從上面飛身下來三人,把她圍住了。

      行地蜈蚣一邊殺人,一邊看到了這三人,對一品夫人喊道:“夫人小心了,這是三大掌刑。”

      一品夫人跟鐵鷹幫交道多年,自然知道三大掌刑。他們三個是鐵鷹幫里地位僅次于噬鐵的人。三人如果聯合起來,說話是比噬鐵還要管用的。掌刑,顧名思義,就是負責處理監督鐵鷹幫違飯幫規的人。即便是幫主黑鷹也在這三大掌刑的監督之內。

      三大掌刑一般是不對外廝殺的。在鐵鷹幫的序列里,他們雖然武功高超,卻是主管內部事務,今天他們都出來了,可見鐵鷹幫在這邊的人馬并不多。

      三大掌刑的其中一個說:“尊敬的土司夫人,苗王可是說好跟鐵鷹幫互不侵犯的。您如此囂張,我想苗王應該不會同意吧?”

      一品夫人哼了一聲說:“當初你們一來苗地的時候,我們是有承諾的,那就是你們可以在此行事,苗族不干涉。但是如果你們勾結外邦,欺壓民眾,苗族是不會答應的。你們鐵鷹幫先是勾結滿清,充當他們的狗,到處殺人,苗王忍了。現在竟然又勾結緬甸人,意欲何為?我不管你們是什么人,要是能把黑鷹捆了,到我眼前認罪,從此與緬甸人和滿清永不來往,夫人我就放了你們一條生路。你們跟卸嶺門誰殺了誰我都不管。否則,夫人我就可就要替天行道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