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南明錦衣衛第63章   最后的錦衣衛

    第63章   最后的錦衣衛

    作者:夏龍河    

      

       彭輝帶人繼續朝著中緬邊界行進。

      十多天后,李慕良來找彭輝,說他們看到在一處山坡上,有幾頂帳篷。他們看到有人進出。

       彭輝要帶人上去看看。

      行地蜈蚣很仔細,說:“我就怕是個陷阱。”

      李慕良說:“就算是個陷阱,他們能拿咱怎么樣?咱來就是殺人的,這樣的地方,應該也沒有多少人,他們來了咱殺就是!”

      彭輝想了想,說:“也不能太大意。這樣,我和行地蜈蚣大哥先過去看看,你們看我們的手勢。”

      一行人來到能看到帳篷的這面山坡。彭輝和行地蜈蚣兩人先從這邊下山,然后爬到那面的山坡上。帳篷外面有幾個人。有兩個在坐著聊天,還有幾個在砍木頭,讓彭輝徹底放棄了警惕的是,帳篷門口還有一個年齡比較大的老女人。老女人抱著一個孩子,恬淡地曬著太陽。

      這個老女人和孩子,讓彭輝放棄了想殺人的想法。

      他拉著行地蜈蚣回來。一品夫人問他:“怎么了?你們看出什么來了?”

      彭輝搖頭,說:“這個帳篷里的人,不能殺。”

      一品夫人覺得奇怪:“怎么了?”

      彭輝說:“有孩子。”

      一品夫人聽說有孩子,不說話了。李慕良說:“有孩子,咱不殺孩子就是了。這里住的是緬甸當官的,他們是專門對付大明軍隊囚禁皇帝的,他們跟鐵鷹幫聯合,殺了無數的大明官兵,彭大哥,您還對他們仁慈?”

      彭輝其實是看到孩子,一下子想起了家里自己的女兒,想起了妻子。這一想,讓他硬邦邦的殺戮之心一下子軟了。他突然覺得自己的殺戮有些荒謬,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殺戮都是很奇怪、很沒有意思,人的生活應該像那個老人一樣,恬淡,安靜,種著幾畝地,回家守著老婆孩子。

      行地蜈蚣也說:“我也覺得這個帳篷應該不是陷阱。這是幾頂緬甸軍人帳篷,我覺得這里應該是有一個緬甸的將軍,如果我們能殺了這個將軍,會讓緬甸人感到害怕。他們就會更加慎重對待皇帝。”

      一品夫人是急脾氣,聽他們這么說,很干脆地說:“那還啰嗦什么?婆婆媽媽的能成什么大事兒?走,為了大明,殺光這些混蛋!”

      一品夫人一馬當先,從樹林里隱蔽下山,然后,朝著山頂進發。

      他們很順利地到了彭輝和行地蜈蚣隱蔽的地方。那個老婦人還抱著孩子,帳篷前面忙活的幾個人卻不見了。

      一品夫人看了一會兒,就要沖出去。彭輝卻突然感覺到不好,伸手拉住了一品夫人。

      一品夫人狐疑地看看他。彭輝輕聲說:“您看看那個孩子。”

      一品夫人看了看,問:“怎么了?”

      彭輝說:“剛剛我們來的時候,他就那么坐著,現在他還是那么坐著,這么長時間一動都沒動。這個不大對啊。”

      行地蜈蚣聽了,一愣,說:“我還真沒仔細看。”

      行地蜈蚣也仔細看了看那個老婦人和小孩。他也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老婦人雖然一身老婦人打扮,臉也是一個標準的緬甸老女人摸樣,她腳上穿的鞋卻是練功夫人穿的那種黑皮靴。

      行地蜈蚣知道不好,忙說:“這里有詐,咱得快走!”

      大家剛要轉身回去,那個老婦人猛然跳了起來,大聲喝道:“夫人,既然來了,今天就不要走了吧!”

      話音未落,從帳篷猛然沖出一大群舉著火槍的黑衣人。大家剛要轉身,從他們身后的樹林里也猛然跳出一群舉著槍的黑衣人。他們中了人家的埋伏了。

      李慕良急了,揮舞大刀帶著幾個兄弟就沖了上去。對面的火槍開火了,彭輝眼睜睜看著李慕良和兩個兄弟身上濺出血花,人隨著倒了下去。

      彭輝要過去,被對方的槍手逼退。他看著李慕良和兩個兄弟在地上抽搐了一會兒,不動了。

      黑鷹在后面哈哈笑,說:“夫人,您的毒龍鞭厲害,能比這槍厲害嗎?您今天要是能從這里沖出去。我黑鷹就真服了你了。”

      一品夫人說:“黑鷹,你勾結緬甸人,殺害中國人,我看你以后還怎么在云南呆下去。”

      黑鷹哼了一聲,說:“這個不勞夫人費心,今天我不會讓你們一個活著出去!我怎么殺的人,沒人知道。等我回去后,我還得找苗王喝茶呢,哈哈。”

      一品夫人暗中拉了拉彭輝的手,示意他做準備。彭輝拉了拉行地蜈蚣的手。行地蜈蚣帶著一部分人轉身朝著另一幫人。五只火槍都隨著行地蜈蚣朝向一面。黑鷹看出了他們的調整,惡狠狠地說:“夫人,您如果想冒險朝外沖,那是白白送死。我有一個辦法,只要夫人答應,我可饒夫人不死。”

      一品夫人問:“說,什么辦法?”

      黑鷹說:“夫人,我黑鷹跟緬甸人合作,其實是沒有辦法。我不想跟滿清合作,但是噬鐵暗中跟滿清勾結上了,利用滿人的力量壓制我。我要是不跟緬甸人合作,鐵鷹幫總幫主的位置恐怕我就得讓出去了,這個苦衷我希望夫人理解。明朝小皇帝這次是肯定保不住了,我也不希望夫人您白白送死。您只要能站出來,跟我去見孟離土司,我就可以放了您。咱還是好朋友。”

      一品夫人問:“為什么要去見孟離土司?”

      黑鷹說:“那我就直說了吧。您到了孟離土司那兒,您可以吃喝玩樂幾天。等您的父親苗王把他的毒龍衛隊從李定國那兒要回去,我們肯定好好的把您送到苗王那里。”

      一品夫人點頭,說:“黑鷹,你怎么能讓我相信你呢?”

      黑鷹傲慢地說:“這個您自己看著。您可以不相信我,那就跟他們一起被火槍打成馬蜂窩。”

      一品夫人慢慢走出來,邊走邊說:“行,我答應你。”

      黑鷹猛然喝道:“你站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給我乖乖地站住,我得先捆了你,你才能過來。”

      黑鷹一招手,就有三個殺手拿著繩子朝一品夫人走了過去。

      一品夫人閉著眼。等其中兩個一人走到她一側的時候,猛然一手抓住一個,大喝一聲,把兩人像扔兩只耗子一樣,朝那些火槍手扔去。趁那些火槍手愣怔的功夫,她身形一起,朝著他們就沖了過去。

      幾支火槍響了。有兩三個錦衣衛倒了下去。一品夫人的毒龍鞭也同時殺到,頃刻功夫,就有兩個槍手倒了她的鞭子下。

      不斷有人倒下,也不斷有人開槍。一品夫人揮舞鞭子,沾到者不死也是重傷。那些開了槍,還沒有裝上子彈的緬甸兵嚇得轉身就跑。一品夫人不敢耽擱,帶著剩下的兩個人就朝山下沖。

      在一品夫人發起攻擊的同時,彭輝這邊的槍手幾乎和對方的槍手同時開了槍。雙方都有人倒下,彭輝和行地蜈蚣猛然跳起,躲開了槍彈,朝著對方就殺了過去。

      那些人在開了第一輪槍后,沒有來得及填裝子彈,就受到了彭輝和行地蜈蚣等人的殺戮。

      正好一品夫人也沖了過來,大家一陣猛殺,沖出包圍。然而,他們剛朝山下跑了沒幾步,從他們的前面灌木叢后面,大樹后面,就響起了槍聲。

      有兩個錦衣衛躲閃不及,一個被打爛了臉,另一被被打在了胸脯上,朝前又跑了幾步,就一頭摔在地上。

      彭輝等人忙藏身樹后。從他們的面前走出了一隊又一隊的槍手,幾十條,不,上百支槍,對著他們,一步一步靠近過來。

      一品夫人他們不敢硬拼,只能轉身就跑。

      幸虧有樹木遮擋,他們繞過那些帳篷,朝著山上一側跑去。

      后面的槍聲打雷似地響成一片,不斷有人倒下。等他們沖到山半坡開闊處,就只剩下他們三個了。

      他們三人雖然腳力非凡,但是這些慣于爬山的殺手也非常厲害,他們沒被拉下多遠。他們能清楚看到樹林里黑壓壓的一片人頭,潮水一般涌了上來。

      他們只得繼續朝上爬。

      等他們氣喘吁吁地爬到山頂,一下子就驚呆了。

      前面是懸崖。一側黑鷹帶著十多個槍手,正笑著看著他們。

      行地蜈蚣地對彭輝和一品夫人說:“你們快跳下去,或許會有生路。夫人,彭兄弟,我老李先走一步了!”

      行地蜈蚣說完,沒有給他們機會,猛然就大吼一聲,手中的陰陽鏟就朝那些槍手飛了過去。同時,他人猛然躍起,朝他們沖過來。

      雖然行地蜈蚣功夫厲害,但是,他怎么能快過槍彈。他跑了沒幾步,好幾支槍就沖他開火了。一陣炸響,一代英豪就變成了馬蜂窩。

      一品夫人拉著彭輝跳起的同時,朝那些火槍手甩去一把銀針。嚇得他們趕忙躲避,等回過神來,黑鷹帶著人沖到懸崖邊,人早就沒了影子。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