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一章(3)

    第一章(3)

    作者:丁也林    



    秦憶梅的感覺沒錯,江書恂只想給方滔一個耳刮子。這個往日西裝筆挺、皮鞋锃亮、面容整潔的英俊青年現在穿著破舊的長衫,戴著草帽,佝僂著腰。最重要的是,他的臉上多了一道大傷疤,結的痂剛剛掉落,紅色的新肉觸目驚心,顯然吃了很多苦頭。

    江書恂打了電話叫出租車,可要先走到弄堂口,弄堂里白天攤點多,汽車開不進來。她騙了秦憶梅,又疑惑這個人到底是誰,忽然有個穿著長衫的高個人擦肩而過:“江醫生,請跟我來。”情況緊急,江書恂來不及反應轉身也跟了上去。

    方滔摘了草帽,江書恂注意到他的手也有傷,尤其左手的兩個指頭裹著紗布,恐怕是指甲被拔了,真是酷刑。江書恂著急他這些天沒有音訊,又恨他裝作瀟灑退婚,更可憐他收到刑罰,見小夾巷里無人,氣得推了他一把:“你死哪兒去了,你又回來干什么!”方滔苦笑著望著江書恂,知道江醫生其實一直也擔憂自己安危,徐良已經告訴他了,說退婚信也拜托江醫生送到了,方滔放下了一樁心事,另更大的心事又在心中了。

    “江醫生,徐斌出了事,您快點來幫我的忙!”他的手受了傷,再加上缺少醫藥,只好去門診求江書恂。也是他幸運,江書恂這幾日正在會在,可沒想到半路遇到秦憶梅,見她從鋪子里出來,拎著一袋喜糖。他先是自我安慰,說是阿梅替別人拿的,后來聽到太太們議論,說小方醫生怎么好好的辭職了,秦護士嫁給王醫生真可惜,他沒想到未婚妻這么快就嫁給別人了。方滔知道秦憶梅跟著自己也是遭罪,可她忘記自己也未免太快了點。

    江書恂甩開他的手,方滔受傷的手撞到墻,疼得直吸冷氣。

    “你們的事我不參與,你以后不許再來診所了。”

    “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可是三個人受傷……”

    江書恂聽到不止徐斌一人受傷,火冒三丈:“徐斌就是個膽小鬼,是個孩子,你們怎么忍心!”她發了火,卻更關懷徐斌,只能跟了上去。

    “三點鐘方向有特務,江醫生你走前面的路,我在路口等你,要是十分鐘等不到我就趕緊走。”

    后來,江書恂想自己如果當時轉頭回家了多好,司機在路的那頭等她,她卻毅然走了生路的反方向。

    方滔砰砰拍門:“表哥,我是老三。”

    徐良伸手拉他們進門:“江醫生,實在沒辦法……”

    江書恂冷哼一聲,把囡囡遞給一旁的徐太太:“徐斌在哪里?”

    地下室倒著三個人,一個人出氣多進氣少,每一次呼吸都有紅色的泡沫,方滔說怕是沒救了。另兩個人都是皮外傷,一個中年男人傷在肩頭,徐斌的繃帶綁在大腿根部,紗布已經紅透了,這個可憐膽小的年輕男人已經面色蒼白地暈了過去了。江書恂看出血量,估計傷到動脈,再不送到醫院,不要說這條腿,怕是命也保不住了。

    “不能,江醫生!不要說他們是槍傷,就是因為方滔,我們也不能冒這個險!”

    徐良一口否決了,江書恂著急地看著方滔:“方滔,你自己也是醫生,你說說看,這樣的光線,這樣的衛生環境,可以動手術嗎?你們有麻藥有消毒器械有抗生素嗎?”

    方滔沉默不語,江書恂直跺腳:“我不管你們是干什么的,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人送死。”徐良死死拉著她:“江醫生,我們知道您說的都對,可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您既然來了,又很有經驗,請幫我們救救人吧!”他力氣大,江書恂反抗不得,屋里空氣混濁,她差點沒嘔吐出來。江書恂忍著惡心含淚質問:“徐先生,徐斌可是您的親人,他現在受傷多嚴重您知道么?沒有手術室沒有器械,我怎么救人?”徐良咬著牙忍淚道:“江醫生,您說的我都知道。可現在不能出去,連方滔都是冒了很大的危險出去找你的。小斌要是被抓到了,他膽子小,他被抓到了……抓到了……我現在就先崩了他!”

    徐斌本痛得快暈過去了,這時拼盡力氣喊道:“叔叔,我不想死!”

    江書恂更是驚得后退了幾步,方滔沉默半天低聲說:“江醫生,事情很緊急,為什么他們會受傷,為什么我會突然回來……這些都等到以后再解釋。您也清楚,他們大量失血,子彈還在體內,如果不及時清理,這種天氣,很容易失血過多加傷口感染……”江書恂此刻對方滔的不告而別和一出現就又惹出這么多事十分憤怒,她克制著怒氣冷冷道:“現在手術?現在手術只會死得更快!”

    可她更不能見死不救,那么……江書恂想到王樊,她不顧徐良勸阻:“徐先生,我不可能空手動手術,現在我要找幫手,你們要是怕泄露,拿槍斃了自己吧!”

    王樊接到電話,先是一愣,江書恂只能求他幫忙了:“王醫生,您要是不能來,就當不知道這回事。”

    “地址給我,就來。”

    方滔知道這王醫生怕就是秦憶梅的未婚夫,但他現在沒心情吃飛醋:“王醫生信得過嗎?”江書恂撂了電話冷笑道:“信得過?信得過又有什么用,還不是說走就走了!”徐太太找到紗布和酒精,江書恂幫著收拾地下室,好搭臨時的手術臺。

    王樊還沒到,江書恂又怕又急,扶著桌子直喘氣。她也沒料到王樊這么干脆地就答應幫自己了,以往實在錯怪他的冷漠了。其實這是王樊的優點,他做事的原則很簡單:救人。他不是方滔,方滔的原則太多太復雜了,反而把作為一名醫生的原則給丟棄了。江書恂想到方滔堅定地說要犧牲自己,又想到他遭到刑罰受傷的手和面龐,要說痛恨,又減淡了。她很疑惑,她知道王樊是好人,方滔也是好人,可在這個時代,到底什么原則是對的,什么身份時最重要的?

    “王醫生就是阿梅的,唉,結婚對象吧?”

    江書恂忽然憤怒了,她指著方滔的鼻子罵道:“你要想結婚,你去求阿梅原諒,然后老老實實生活。你要去送死,就別惦記著她,你害慘她了知道么?”方滔抱歉地說自己不是這個意思,話還沒說完,王樊就來了。

    王樊長了個尖腦袋,尖下巴,臉膛當中圓溜溜,好似一個紡錘,再加上年紀輕輕已經顯出禿頂跡象的腦門,實在跟漂亮沒有任何關系。他拉著臉問病人在哪里,進了地下室,見是槍傷,其中一人已經沒了呼吸脈搏,瞳孔擴散,死去一會兒了,他也毫不驚訝,和江書恂迅速做了手術。

    “年輕人失血過多,幸好包扎準備,還不至于危及生命。”

    徐良來不及感謝,王樊皺眉質問江書恂:“江醫生,你跟這些人搞到一起干什么!”江書恂百口莫辯,王樊又說手術器械和麻醉藥、抗生素他都會做好賬的,江書恂不要擔心,不會查到的。他忍不住冷笑:“江醫生,這種環境,您又不是什么觀音菩薩圣母瑪利亞,您逞的什么能拯救的什么天下呢?”他說完也不管江書恂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就拎著藥箱走了。

    “我是為了救人,別的什么都不知道。”他做了好事,別人卻沒法領他救命的情。

    其實王樊雖然說得難聽,卻一點也沒有錯。她江書恂就是個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醫生、太太、知識分子了,她再有善良的心,她也沒有通天的本事。今天的事,完全就是自找的麻煩,這時候還有王樊能幫襯著她。以后呢?指望方滔?他恐怕是個原則太多原則太空泛的人了,太容易把別人拋擲了保留自己了。

    “江醫生,我們會馬上轉移,這個地方恐怕不久也會被查出來。您最好不要來了,不要給自己惹禍上身。”

    江書恂看了眼徐良,他這話說得好像是在防備自己會出賣他們。她想到王樊的提醒,也忍不住冷笑道:“是么徐先生,那真是頂好的了,誰可都不想惹禍上身。”她看方滔站在門口,心中有許多話想告訴他,關于秦憶梅的。可眼前看來,方滔的原則實在太多太多空,他得找個圣母菩薩過日子,秦憶梅只是個護士,從來不是普度眾生的存在。

    “王醫生很好心……”

    “秦憶梅和你沒有任何關系,我也不想再見到你們了!”

    方滔說自己不會再在上海待了,他馬上就會去陜北。江書恂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可她太生氣了,抱著女兒大步出了弄堂,沒再回頭。

    可看著路上車水馬龍,明星的大幅招牌畫掛著騷姿弄首,江書恂忽然覺得有些歉意了。她無法向方滔靠攏,她就是個普通人。江書恂轉身望著弄堂,大門已經關上,她也沒有勇氣再進去好好說聲再見了,或者更有可能,這會兒功夫他們已經撤離了。在他們普通人的眼中,方滔、徐良,他們是有超乎常人技能的人。

    遠遠的,海關大鐘敲了一聲,背后就是鐘表店:已經一點了!她忘了要去趙母家吃飯,也忘了出租車一定等了好半天了,囡囡又餓又困,可剛剛媽媽一直在發脾氣,她不敢哭。

    趙正楊出了門才知道自己根本不知道去哪兒找妻子。門診里只有秦護士在,她說江醫生早就出門了,怎么還沒回去。

    “奇怪,剛剛王樊也說有急診。”

    趙正楊擺擺手出門了,他想會是什么事?綁架?那又為了什么。他想報警,害怕是陳之恒再來糾纏妻子,可電話拿在手上又覺得自己是神經病,哪個警察會信?他漫無目的地走著,直到忽然有人叫他。

    “正楊。”

    他還在想妻子有什么事兒拋出去了嗎?趙正楊心里沉甸甸的。直到很久后的一天,江書恂滿面驚恐地向他求助時,趙正楊覺得沒從源頭阻止妻子,是他尚是江書恂丈夫時最大的失誤。

    趙正楊以為是幻聽,繼續往前走,忽然又聽到了妻子的聲音。趙正楊不敢置信地回過頭,看到妻子抱著女兒站在身后不遠,女兒手里拿著半塊甜面包,臉兒哭得紅紅的。

    江書恂不知丈夫怎么誤打誤撞地找到了這里,她緊張了半天,這時候手一軟,女兒差點掉了下來。趙正楊急忙上前抱著女兒,他看到妻子白皙的面孔,燦爛一笑,可心中驀地酸楚,好像吃了檸檬汁一樣,快從眼睛里涌出些熱熱的東西。他趕緊接過女兒,借著親吻囡囡的機會眨了眨眼睛,讓那種熱熱的感覺快一點消失。

    “你們這是去了哪兒了?母親等了很久啊……”

    江書恂猶豫了一下輕聲說:“孕婦難產,沒來得及跟你們說。”

    趙正楊想到秦憶梅的話:“王醫生也一起出診了嗎?那看來很緊張的吧。”

    江書恂模棱兩可地點點頭:“情況很緊急,在路上碰到的。”

    “我以為……唉,我以為是陳之恒又來找你麻煩了。”

    江書恂輕輕笑笑,她還是不喜歡方滔的生活,她回到趙正楊營造的清淡、閑適的家庭氛圍中,兩只腳才真的踏到了地上。

    趙母聽說兒媳婦是為別人接生耽誤了時間,連連稱仁慈的主:“書恂,你做的很多。只是現在世道亂,你又沒有電話過來,家里人擔心。”趙燕施嗑著瓜子不冷不熱地說:“正楊急得腳底下生風了,你趁早別干了,還不夠操心的呢。”江書恂不好對趙燕施發脾氣,不咸不淡地說知道了,她洗干凈了手,傭人給少奶奶端了綠豆湯。

    趙正楊見妻子干干凈凈地出門,臟兮兮地回來,又好笑又不放心,低聲問:“這是什么人家,接生跟打仗一樣。”江書恂累到了:“您生過孩子么就在這兒瞎說。”趙母咳嗽了兩聲,江書恂臉一紅,覺得不能在長輩面前開這種夫妻間的玩笑:“我去洗把臉,耽誤大家吃飯,真是抱歉了。”

    “嗨,沒事兒舅媽,反正下午的課我不想去了!”許一豐嬉皮笑臉地吃了媽媽一個毛栗子,翻了個白眼沒說話了。

    江書恂梳了頭發洗了臉,囡囡在趙母懷里躲避著媽媽遞過來的濕毛巾。郭媽看不過去小小姐蓬頭散發的邋遢樣子,硬扥著孩子把臉擦了。許一豐不長記性去逗妹子:“小啞巴,你餓不餓呀!”他不知道哪兒摸出來的點心,囡囡不喜歡吃飯喜歡吃甜食,伸著手去夠。許一豐又吃了媽媽一個毛栗子,讓他坐著別亂動。囡囡已經不怕哥哥了,主動爬到哥哥懷里撒嬌,許一豐摸著妹子毛茸茸的小腦袋,覺得自己腦袋左右各一個疙瘩火辣辣的疼:“姆媽,你不能不打我了嗎……”趙燕施又伸了手,許一豐急忙把囡囡舉過頭頂:“打打打,你用力氣。”趙燕施看了眼江書恂微笑的面龐,又不能真打囡囡,只好繞過小姑娘的頭狠狠推推兒子:“你有這個機靈放到學習上不好么!”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