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二章(2)

    第二章(2)

    作者:丁也林    



    囡囡和Niki擠在門口迫不及待地迎接趙家夫婦回來,江書恂牽著女兒,又蹲下身子親親Niki:“你跟囡囡下午開心嗎?”小貓本來躲囡囡躲得遠遠的,這時候看到她最喜歡的老紳士沈文韜來了,也猶豫地跳下柵欄,向沈文韜示好。

    郭媽跑出門,請姑太太姑老爺進屋放下行李歇會,沈雅琦找遍了屋子:“纖塵呢,我可愛的侄子呢?”

    “這幾日事情有些多,暫時沒帶他去見姐夫。纖塵又差一些生活用品,下午就讓他一個人去永安百貨轉轉了。”

    沈雅琦笑著謝趙正楊費心了:“我們在此地實在沒有能力帶纖塵成長。”趙正楊說只是舉手之勞,只怕自己能力不夠讓纖塵委屈了。江書恂正抱著女兒進來,似是不經意道:“他就這樣的能力,能委屈什么?”沈雅琦有些反感,她知道江書恂和江纖塵不是同一個母親,也不清楚往日錢氏太太對江書恂的刻薄,只本能覺得做姐姐的未免自私了些。

    門鈴響了,沈雅琦搶在郭媽前跑出院子開了大門:“你是纖塵么?”

    江纖塵下午遇到許承澤,他執意派司機送江纖塵去百貨公司。司機又是機靈人,格外買了許多東西,讓服務員都記了賬。江纖塵漲紅臉,連連說不能這么做,司機卻說:“招待您不周到,董事長反而會責怪我的。”

    沈雅琦笑著指著地上大大小小的盒子:“大少爺,您倒是蠻會享受的么!”她誤以為這是江纖塵買的,回來的時候又叫了出租車。

    江家氛圍一向沉悶,江懷南生性沉默寡言,日日又因為生意的失敗而痛苦,除了督促子女讀書,其他時候都一個人躲在書房寫字讀書。錢氏太太則暴躁易怒,因為缺少文化無法討得丈夫歡心,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可江纖塵并不能巴結到爸爸,錢氏太太因此越發憤怒,對子女總是處在苛責和溺愛的兩個極端上,少有和顏悅色。江纖塵偶爾聽到隔壁院子的歡聲笑語,悄悄地摸過去想看一看大姐和大媽,可郭大媽一看到少爺來了,也收起了笑容。至于大姐更是一貫的高傲、冷漠,對自己這個弟弟沒什么笑容。來到趙家后,江書恂的態度倒也一致,江纖塵本就不曾抱有怡怡的幻想,便也沒失望。可這時候忽然來了個容貌端莊美麗的中年婦人,拉著自己的手熱切地說東說西,親熱得好像相熟很久的親人。

    “怎么了纖塵,你爸爸沒說過么,我是你姑媽呀!”

    江纖塵白凈的面孔漲得通紅,還好是郭媽出來解了圍:“少爺,這是咱們的姑太太。”青年低著頭叫了聲姑母,沈雅琦笑瞇瞇地拉著他的手進屋子,美麗婦人尖尖的指尖戳到江纖塵的掌心,他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沈雅琦回頭笑道:“纖塵,姑姑嚇到你了嗎?”她穿著灰色印花絲綢的洋裝,雖然年紀較長,可活潑的神情比青年的江書恂還充沛。江纖塵對這素未謀面的姑姑很有好感,也不那么局促了:“是我剛來上海,還沒來得及給您問安。”沈文韜舉著小貓笑嘻嘻地上前:“纖塵,我是姑父,咱們握個手吧!”也是一副老頑童的樣子。自來上海后,這是江纖塵最輕松的時刻,他兩只手在西裝口袋蹭了蹭,才握住沈文韜的手,卻哎喲一聲叫了出來。

    “文韜,你又拿孩子試力氣啦?”

    沈文韜笑著松開手,他好玩的心忽起,想試試江纖塵的力氣,把青年捏得直喊疼。沈雅琦責怪丈夫怎么長不大,沈文韜用力拍拍侄子的肩頭:“小家伙,你不能這么軟弱!”

    電話叮鈴鈴響了,江書恂對丈夫招手:“是雜志社打來的。”趙正楊點點頭上了樓:“我去樓上談,待會兒幫我把客廳的話筒擱了。”

    門口的司機等太久的時間,拎了東西進來,大小禮盒很不少的東西。江書恂有些驚疑:“這,都是你買的么?”江纖塵怕姐姐嫌自己多花錢,急忙擺手:“不不不,是許董……” 他紅著臉說他不愿麻煩許董的,這些東西要是退不掉就都記在他頭上,往后他掙了薪資再慢慢還,江書恂才認出這是許家的司機。

    “稍等,我掛一下電話。”

    江書恂發現客廳的電話忘記掛了,怕影響丈夫在樓上的通話。可話筒里傳來武啟辰的聲音:“老師,我和林文漪準備訂婚了。”她手一抖,話筒磕到了桌面,再拿起來,是丈夫的聲音:“太太,您也聽到了么?啟辰……”

    說老實話,本來林文漪和武啟辰結婚,對林文漪本人也好還是趙家也好,都不是壞事。可江書恂聽丈夫透著心虛的惶恐,莫名地惱火起來,話筒咔的一聲掛斷,武啟辰和趙正楊都聽到了。

    “那么就這么辦吧……”

    “老師,江醫生生氣了嗎?”

    趙正楊百口莫辯,沒說話也掛了電話,留下那頭的武啟辰靜悄悄地發怔,廣播里說今晚會有雷陣雨。

    司機見江書恂總不說話,陪著小心:“江醫生,您看,這是董事長交代的……”

    江書恂昏昏沉沉的:“買了就留下來吧,錢的事……麻煩你把賬單給我。”

    司機的腰弓得更厲害了,笑容愈發像要哭:“江醫生,實在抱歉,我恐怕沒法做主……”趙正楊正緩緩地下了樓,司機向舅老爺鞠躬,請他給個準話。趙正楊躲閃著不敢看妻子質問又憤怒的眼睛:“就按姐夫說的辦,你請回吧!”

    趙正楊也奇怪,吃晚飯的時候眼睛一直不敢看人;江書恂更奇怪,腰桿挺得筆直,自己丈夫越不敢看人,她越目光如炬,眼睛里能噴火似的。

    沈雅琦感到了趙正楊夫婦間莫名的冷落,她試圖活躍氛圍,也只得到很勉強的回答。江纖塵依然大大咧咧的,瓷勺碰到碗邊,清脆一聲分外響亮。沈雅琦惴惴地望了眼丈夫,是因為吳霜威么?可她在車上假寐時聽到那些夫妻間的情話不是假的,又想本來回來后都是歡聲笑語的。是因為江纖塵么?那至多是江書恂不高興,總不會夫妻倆有矛盾。想了半天她也不得其解。

    “纖塵大學讀的什么專業?”

    老紳士有些沒話找話。

    “是經濟,可惜我實在讀不懂。”

    “那也不至于退學啊。”

    江纖塵低著頭好一會才說:“真的學不進……”

    老紳士的煙斗敲了敲桌子,有點苦笑:“這些年都做些什么事呢?”

    “跟著爸爸做些生意,我沒有天才,也總是失敗……”

    “你比你姐姐小幾歲?”

    “9歲。”

    “那也是23的人了,怎么還沒有結婚呢?”

    “退學的時候爸爸太生氣了,一直罵我做事混賬,說……說別禍害別人家的女孩。”江纖塵老實話一出口覺得把自己的缺點全暴露了很是不堪,急忙想扳回點面子:“爸爸還說了,好飯不怕晚。”

    這句話不知道怎么觸到了江書恂的霉頭,她一直喂女兒吃飯不說話,這時冷笑一聲:“是么,好飯不怕晚?”郭媽輕輕推推她,老爺這話沒針對誰。江書恂心里有氣,但針對的也不是自己爸爸。

    江纖塵的臉恨不得埋進桌子里面,沈文韜打圓場道:“嗯不著急也好,你先好好在上海謀份職業吧,可有什么規劃么?”

    江纖塵訥訥地說能有什么計劃,不要在家里混吃混喝,自己倒不怕吃苦。說著,眼神往趙正楊那里飄,又生怕惹姐姐不高興。

    “岳父想讓纖塵多學點做生意的技能,明天我帶他見下姐夫,謀份便利的職業。”

    江書恂應當說聲謝謝的,但她冷笑著喂女兒吃飯,似乎是沒聽見的樣子,江纖塵吃不準姐姐不高興的源頭在不在自己身上,還是老紳士急忙說:“正楊,這些事情都是你費心了。”

    天色本是昏黃,突然全黑了下來,繼而狂風大作,毫無預警地拍著大門,郭媽伸長脖子看天:“喲變天了,我得去收衣裳了。”

    趙正楊勉強笑笑,欲站起身盛湯。江書恂讓丈夫坐著,語氣不冷不熱的:“不用站了,我來吧。”一碗蘿卜鮮貝湯滿滿地端了過來,趙正楊心虛地道了聲多謝。

    “正楊啊……”

    沈雅琦忽然想到了,電話!是電話!趙正楊上了樓接了電話,江書恂好像聽到了什么,兩個人才變了的。趙正楊正心神不安,沈雅琦一叫,他手上一遲疑,江書恂那碗湯剛好松手,一下子倒扣在桌上,潑得一家三口的衣服上、地上全是。囡囡正趴在桌上自己玩著,劈頭蓋臉地全濕了。

    郭媽抱了衣服正進來,騰不出手收拾殘局,連連跺腳說大小姐做事真荒唐,端湯送水都能潑到。趙正楊抖了抖衣裳下擺,說上樓換衣服,拐進了書房。江書恂說帶囡囡換衣裳,也不管沈家夫婦和弟弟還坐著,抱著孩子進了房間,留下這一桌子狼藉。

    郭媽牽了Niki進來,小貓也不客氣地闖進客廳,要和Niki擠一張床鋪。老太太盤好的發髻旁的碎發被狂發吹得凌亂,她瞠目結舌地看著小姐姑爺上了樓各奔東西。Niki看到地上的食物,興奮地往前奔,以為是小主人的賞賜,郭媽有火,一笤帚甩到Niki身上:“畜生東西,還搗亂啊!”Niki悲鳴一聲,夾著尾巴躲到花架下不敢出聲了。

    “姑太太……”

    沈雅琦拿了抹布出來,搖搖頭:“把桌子撤了吧!”誰還有心情吃晚飯。

    不過一刻鐘的辰光,這雨劈頭蓋臉地就倒灌下來,打到棚子上聲音尤為響亮。囡囡洗了澡,正舒服地伏在床上看畫報,江書恂點了梳妝臺的臺燈,昏昏的燈光把屋外的喧囂隔開了,燈繩搖搖晃晃的陰影映在墻上,由急到緩,終于不動了。

    趙正楊進了房,臟衣服團成一團拿在手上,妻子正拎著臟衣簍要去書房。

    “喏,扔進來嗎?”

    囡囡見到爸爸來了,高興地撲倒爸爸懷里。趙正楊怕女兒摔著,急忙扶住她安靜地坐下:“小乖乖,你好好看書。”

    “太太,您聽我說。”

    趙正楊說,確實是雜志社打來的電話,他也不知道武啟辰為何突然說這題外話,他也根本沒有瞞著妻子的意思,實在是突然又太湊巧了。江書恂先想諷刺“湊巧”二字,可冷笑一聲后又想到丈夫接電話時的神情是松弛的,否則也不會正大光明地讓自己去掛樓下的電話,顯然沒有什么見不得人的話要說。

    “我知道你不喜歡林文漪,可她結婚了也叫你放心了……”

    江書恂臉色不好:“我對她沒什么態度,至于她結不結婚更是不管我的事,哪來的什么放心!”她重重地一扔臟衣簍,囡囡被嚇了一跳,仰起頭瞪圓了眼睛看著媽媽。

    “是,是我說錯了,請不要計較我的措辭。太太,我是能理解你的不高興的,不過啟辰總歸是我的學生,這樣的大事向我說一聲也是應該的。不過他一向說話唐突,我也……唉!總之,如今大家都是干干凈凈的了!”

    江書恂委屈地掉了兩滴眼淚,覺得“兩清”的詞語形容他們夫妻目前的狀態是帶著惱火的真實。丈夫后來又為了“兩清”一語道歉,說除了那次太意外了發脾氣,其他任何時候都不怪妻子和吳霜威的事,他也完全沒有立場去責備。至于林文漪,更是自己的錯。只是如今一切障礙都被掃除,誰都沒法阻礙他們一家三口好好生活了。

    “原來我以為自己一錯再錯……”

    趙正楊語焉不詳,伸出的右手白皙清瘦,凸起的青筋尤為清晰。江書恂猶豫了一會兒握住了丈夫的手,他的中指指節摸上去硬硬的一塊老繭,是長期寫作的副產品。

    江纖塵百無聊賴地在樓下鼓搗著收音機,沈雅琦不安地踱著步子,不知道樓上是吵了呢還是沒吵?不過沒吵也不見得就是好事,兩個人冷冰冰的樣子她這幾年見得可不少了。

    “夠了小少爺,您別拍了!”

    江纖塵見收音機怎么也沒聲,不耐煩地嗵嗵直拍,聽到沈雅琦的訓斥才停下了手。可好巧不巧收音機只是哪里的接線頭松動了,這會兒被拍得復了位,一下子唱了起來,音量又高歌聲陰測又凄厲,是日本臺的《浜辺の歌》。郭媽本坐在客廳里收拾布頭,嚇得一個激靈被針戳到了手。

    “該死的,搗鼓這玩意兒干啥!”

    郭媽咬著手指頭拔了插頭,看到江纖塵手足無措的樣子,又想好歹這是小少爺,改口道:“音量壞了,別吵到孩子睡覺。”說話間,趙正楊夫婦已經帶著發脾氣的囡囡下了樓。

    “怎么好好的又唱起來了,嚇著囡囡了。”

    囡囡滿臉不高興地去拎Niki的尾巴,小貓機靈,早就跑到沈文韜懷里找保護了。

    “我去煮點面條,纖塵你吃飽了嗎?”

    江纖塵手忙腳亂地調著收音機,怕下次又弄出這么嚇人的日本歌。

    “我不餓……”

    “大家都來點吧,你倆倒也知道餓!”

    熱氣騰騰的醬油面端上來,連說不吃不吃的江纖塵也紅著臉想吃的樣子。江書恂把自己的面讓給了弟弟,青年紅著臉:“我不餓……”江書恂白他一眼:“一碗面客氣什么?”雖依然不是好話,卻像是姐弟間的對話了。沈雅琦噗嗤一下樂了,哎喲這千回百轉的情節真叫人想不出來。

    “這雨倒是突然。”

    “家里廣播一直壞著,誰都沒注意天氣預報,下午還是明晃晃的大太陽。”

    大家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哪管雨水的傾瀉。

    街道積了水,汽車駛過的水聲暴躁響亮。趙家小樓前亮起了車燈,鐵門哐哐直響。

    “是風么?”

    沒人回答。Niki本來躺在地上任囡囡拳打腳踢,好像軟綿綿一只大玩具,這時忽然警覺地豎起耳朵,緊接著猛地跳起身狂吠起來。小貓也焦躁不安地掙脫老紳士的懷抱,跳到條幾上弓起身子,渾身毛豎起來嘶啞地低吼著。

    有人按響了門鈴,只是風雨聲太大掩蓋了。

    “我去看看。”

    郭媽拿了雨傘,被江纖塵劈手奪下:“大媽,我去看看。”他開了門,狂風卷的桌布翻飛起來,小貓一個轉身逃到了花架低下。

    確實有汽車停在門前,車燈已經熄了。門廊燈幽幽亮著,江纖塵撐了黑雨傘站在明處,更看不清門口的情況,只隱隱看到像一個女人伏在鐵門前。

    “您是哪位?”他大聲叫著,屋里另兩個男士也跟了出門。

    另一輛車疾馳而來,車上跳下兩個人,看身形像是身材魁梧的壯漢,把女人硬拉進了車里。趙正楊大喊松手,想必是壯漢抓人,豪情頓生地沖進了雨幕。可汽車已經開動了,掀起水花濺得他滿頭滿臉,眼鏡全濕了,什么都看不見。

    在狂風暴雨中,兩輛汽車疾馳而過,發動聲和喇叭聲在暴風雨中微不足道,唯長長的車燈照出了被狂風卷席的雨線。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