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三章(2)

    第三章(2)

    作者:丁也林    



    因黎默秋流下的眼淚,沈雅琦實在心疼這漂亮女演員表面風光下的苦。且她對江書恂姐弟十分真誠,好像真的小妹妹而不是假裝的客套,連對自己也是撒嬌的親熱,沈雅琦邀她有時間去學堂散散心,又說纖塵也不用先急著工作,先到處轉轉再說。黎默秋也知道江纖塵的熱血,讓他不要太急躁,暗中答應他,若是有進步話劇可以試著幫幫忙,看能不能讓他進去做個劇務。江纖塵驚喜萬分,又問黎默秋就沒有類似的角色出演么?黎默秋滴溜溜轉的一雙細長眼睛凝視著江纖塵,良久才噗地笑出來:“我哪有這個福氣……”她說得含糊不清,語焉不詳得江纖塵沒聽明白,黎默秋又一副笑模樣哄他:“好好好,我也進步進步。”

    門口劉太太本是嘰嘰喳喳地送丈夫出門,可看到黎默秋的雪佛蘭就不說話了。江書恂正牽著女兒送黎默秋出門,她打了招呼,可一向熱情的劉太太只緊張地笑了笑,就躲進了屋子,劉先生也有些緊張地催車夫快走。

    “您聽到廣播了嗎?”

    聽到黎默秋的話,劉先生一怔,連聲道:“可惡!可惡!可惡的日本人!哎喲我趕著上班,諸位再見吧。”

    黎默秋細長的眼睛瞇著笑,江書恂有些奇怪劉家夫妻的行為,隨即又釋然:“怕是劉太太和劉先生又鬧矛盾了。”黎默秋笑而不語,只是笑容有些苦澀。

    “我好抱抱囡囡么?”

    江書恂遞過女兒,黎默秋連連親吻,又極低地自語著什么,始終舍不得把囡囡還給江書恂。囡囡被黎默秋的親熱嚇到了,死命地要掙扎開,可孩子一掙扎,黎默秋的淚珠又落了下來。江書恂抱著女兒小聲批評她不乖,黎默秋的眼淚更是流得不能止,哽咽道:“別怪孩子,是我嚇到她了。”其實江書恂造察覺到黎默秋的不對,只礙著人多眼雜不好問,這時才小聲說:“唉,妹子,你生活的氛圍雜,我也幫不上什么,可你記得姑姑的話,別委屈了自己。”黎默秋低頭捏捏囡囡的小手:“唉,我就是身不由己罷了。”她突然情緒更加悲痛,捂著臉哭出聲:“我……我對不住了……”便哭著上了車,江書恂被她的哭弄得心中紛亂,想這么好的人對不住誰了呢?卻不好再問別人的傷心事。

    礙著沈家夫婦在,又因為實在是寄人籬下,江纖塵雖不滿意在許承澤公司做的這份工,卻不得不每日早出晚歸,滿身心的疲憊。盡管如此,江纖塵吃早飯和吃晚飯的時候一定要看報聽廣播,時刻關注著北平的戰事。連郭媽都說,現在每日取報紙、聽廣播都成了習慣。

    只要江纖塵好好工作,江書恂倒不反對弟弟關心政治,其實連趙正楊吃飯時也會被廣播吸引,只是眉頭深鎖,偶爾長嘆一聲:“文物和學校可怎么辦!”雖思維和眾人關心的北平淪陷有差別,但總算不是無心肝的人。

    自吳霜威和嵐云走后,學堂又招來幾位年輕女老師,雖不如嵐云在時得力,但至少沈家夫婦不急著回去了。廣播里時時播報29軍的英勇抵抗,連大總統都發文說要“不屈服”,平津各地的群眾更是出錢出力,上海的募捐活動也不能少。偶爾江纖塵興奮地回來了,便是參加了什么激憤人心的活動,江書恂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他發泄熱血了。只是她偶爾想到徐良,想到他們也是為國家的興亡,為什么要遭受政府和日本的雙重打擊。

    “盧溝橋事變已到了退讓的最后關頭……再沒有妥協的機會,如果放棄尺寸土地與主權,便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

    江纖塵興沖沖地向劉太太打招呼,劉太太正在檐下乘涼喝綠豆湯,這時急忙向江纖塵招手:“江先生,儂來,來!”江纖塵多謝劉太太的熱情款待,不然初來上海的第一天他就得立在趙家門口被大太陽曬成人干了。

    “您好劉太太,有什么事嗎?”

    劉太太精明的圓眼睛咕嚕嚕直轉:“江先生啊,黎小姐……”

    “哦黎小姐的事情您問我大姐吧!”

    今日報紙刊載了大總統在廬山的講話,江纖塵急著回去給郭媽和沈雅琦讀報紙報告好消息,想著若是姑父在也就更好了。自來上海這段日子,郭媽看到江纖塵身上更多是江家人的傳統:正直、熱忱,而錢氏太太的市儈、精明鮮有,和江氏父女的糊涂更是一模一樣,不過這倒說明這孩子不是做生意的料子。江書恂也知道弟弟不是個好職員,只是父親的囑托不能不完成,她也顧不上江纖塵的個人意愿了,只要他安安生生的,養著他倒也不是難事。到此刻,雖然因為姐弟倆都是悶葫蘆的性格,江書恂和江纖塵之間沒能表現出多親熱,但至少江書恂心里面不會因為自己有個弟弟而驚訝,也不會因為家里多個人而別扭了。沈家夫婦當然更愛自己的侄子了,郭媽和沈雅琦是江纖塵最忠實的讀者,雖然她倆時刻提醒江纖塵好好工作,少參加雜七雜八的活動,別惹禍上身,江纖塵知道這是最不會責備自己的兩位,更是當做耳旁風。

    劉太太急忙招手:“弗、弗!江先生儂來!”她神秘地再三招手,江纖塵只好走進柵欄,劉太太又伸長脖子四處張望,似乎是怕什么人突然冒出來:“江先生,有樁事體弗曉得能不能講……”江纖塵哭笑不得地看劉太太拿喬的樣子,心說您要是知道不能講又何必多言呢?但知道這只是太太們講話的方法,便請劉太太但說無妨。

    “儂還記得北平打仗前一天的夜里廂弗?”

    “是那天大雨么?”

    “對對對!”劉太太興奮地一擊掌,隨即又四下張望一番,語調又小了:“好大的雷陣雨,真嚇人。”

    江纖塵覺得劉太太講話比尿還急人,他急得直跺腳:“您想說什么呢!”

    “是黎小姐,對對對,我沒看錯,是黎小姐敲門的,然后……”劉太太打了個寒戰。

    江纖塵陡然也想到那天夜里的汽車,后來趙正楊說可能是幫會之間的混斗,這在租界是常有的事情,眾人也未曾放在心上。可劉太太神秘的樣子,江纖塵想起暴雨擊打在皮膚上的疼痛,炎熱的傍晚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您看錯了吧,我雖隔得遠沒看清是誰,可怎么不會是黎小姐。而且看樣子對方絕不是善人,第二天早上黎小姐還來我家吃早飯的呢!”

    劉太太也有一絲猶疑:“儂講得對江先生,我也是這么想的。可我正好想到我的花盆在外面,讓阿金去收,阿金講是黎小姐。我又看到了那輛雪佛蘭和黎小姐的一模一樣……哎呀,阿金是個小姑娘,一定是嚇到了,夜里又那么黑,我哪能看得清爽是雪佛蘭還是啥牌子。是了是了,江先生,您請回去休息吧……”劉太太走了兩步,隨即又顛顛踩著高跟鞋跑近柵欄:“哎哎江先生,今朝講的……”江纖塵笑笑:“我不會說的,您放心好了。”

    劉太太一同胡攪蠻纏,江纖塵的興奮也沒了。回到家里,郭媽說江書恂和沈家夫婦出門了,江纖塵意興闌珊地隨手把報紙一丟,趙正楊正從書房下來,撿了報紙看,眉頭卻皺得更深了:“哼,真是空口說白話,這種關頭還停戰談判兩回,真是怕日本人沒時間調兵。”給了江纖塵當頭一盆冷水。

    肖瑛讓仆人關小了收音機,里面朱慧珍幽幽唱著《鶯鶯操琴》:

    香蓮碧水動風涼,水動風涼夏日長。

    長日夏,碧蓮香,有那鶯鶯小姐喚紅娘。

    電扇吹著冰塊,涼氣慢慢散開,軟糯的蘇州話像加了冰糖的百合蓮子湯,苦澀中帶著清甜。肖瑛沙啞地道歉:“戰亂時期,本不該消遣娛樂……”她近日來與官員太太們流連于募捐的交誼場所,得隨時保持昂揚的姿態,整日緊繃著神經,一松下來疲憊的神態盡顯。她說早就該請沈先生和沈院長小坐,哪知道每日昏昏沉沉,頭腦糊涂,幸好他們夫妻還未回學堂,不然真是失掉禮節。

    沈雅琦甚是理解:“您的責任重大,我們都是閑人,無足掛齒的,倒是您也要多保重身體。”肖瑛讓沈雅琦不必客氣,她和吳霜威一輩,算起來也該叫一聲姑姑。沈雅琦連稱擔不起,彼此叫沈院長和夫人倒好,不必太算輩分了。肖瑛也沒再堅持:“也是,默秋叫我一聲干媽,又跟著江醫生叫您姑姑,這輩分再認就亂了。”

    “真是沒想到,正豪前腳去了美國,日本人就攻進了北平……”

    囡囡一頭大汗地被帶出門,這時候貪圖陰涼,掙開了老紳士的懷抱,好奇地東摸摸西看看,漸漸向冰塊靠攏,試圖摸一摸舔一舔,幸好被仆人制止了。肖瑛招招手讓小女孩坐到她懷中:“小乖乖,你怎么這么調皮呢?”她剝了顆松子糖給囡囡吃:“冰是臟的,糖才是甜的。”

    “說到去美國,我倒是有個好消息。”

    肖瑛一雙嚴肅莊重的眼有了笑意,不錯珠地望著江書恂。眼前這個女醫生正低頭含笑倒了杯茶,她抬起頭,正看到肖瑛的眼:“我猜一猜,是霜威和嵐云吧!”江書恂抬頭一笑,有如月色下一樽盛清朝酒的玉樽般清澈、溫和,此后肖瑛長久地想到那日江書恂善良的笑容,因此拒絕承認一切變化。

    吳正豪已經安頓好眾人的生活,醫院也已經聯系好了。吳霜威忽然向嵐云求婚,希望手術成功后就舉行婚禮,可嵐云對儀式不關心,她堅決要求在手術前結婚。吳家人勸她,婚姻大事媒妁之言,雖然她沒有中國人的套路,也該請父親出場。可嵐云說吳霜威媽媽不承認她,她爸爸也未必會承認如今的吳霜威,雙方索性都免了這重麻煩。別的倒還好,就是雙方父母都不承認這件事惹得聽者一頓唏噓,沈雅琦心中百感交雜,落到嵐云頭上嘆道:“真是個執著的好姑娘啊!”

    囡囡不知道大人們絮絮叨叨說什么,她不耐煩地打著哈欠,隔著茶幾躍起身子去夠媽媽。江書恂伸長胳膊摸摸女兒的小手:“說到霜威的媽媽,我總覺得那天是我說多了……”肖瑛抱緊了囡囡輕輕笑道:“是我硬邀您來的,您的話就是我要說的,老實說,只是又讓您做了回壞人。”

    江書恂苦笑道:“這也無所謂,霜威的媽媽從來就恨我。”眾人心中都是惘然的苦澀,說可惜也好說祝福也罷,千言萬語都出不了口。

    收音機里換了蔣月泉的《珍珠塔》,傭人送了綠豆涼糕和棗泥山藥糕上來,囡囡喝著杏仁酪吃著點心才不鬧著要到處跑了。

    想你千里迢迢真是難得到,

    我把那一杯水酒表慰情。

    與你是一別無料到有兩載外,

    害得我麼望穿雙眼遙無音。

    肖瑛本就是上海人,年輕時嫁到北平而已,對評彈是愛聽也好唱。此刻大家都歇了心思,連囡囡都不鬧了,她心頭也稍稍松動,思緒飄到收音機里,忍不住腳尖輕輕點地,右手抱著孩子不讓她掉下來,左手落在沙發上打著節拍微微跟著哼唱起來。肖瑛穿的一身印花水綠色真絲短袖旗袍,襯得膚色如雪,只是近日來人愈發消瘦,左手的鐲子都有著隨時滑落的危險。

    一曲將近終了,肖瑛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出神,連聲抱歉大不應該。沈文韜倒說:“我們雖然聽不懂這唱詞,可多了解些曲調也是有益的。您大可不必因為戰局如此壓抑自己,我見……”他話頭止住,意思是總統夫人也沒見得禁娛,電影院歌廳劇院照常營業,肖瑛過于律己,可老實說這也是好品格。沈文韜改口道:“纖塵還說應該把戲曲的詞改一改,用來宣傳呢!”

    提到江纖塵,肖瑛也有了興致:“哦對了,江醫生,我好幾次聽默秋提到令弟十分積極參與宣傳活動,說來他到上海也有段日子了,工作生活一切還順利么?”

    “纖塵在老家做事也不大成,爸爸便讓他來上海闖一闖。說來也慚愧,我家先生介紹他做工作,似乎也不甚上心,倒是熱衷于參加活動。”

    “或許令弟的志向是不在生意上的,況且我也很欣賞青年人的熱血。”

    江書恂連聲說慚愧,哪里是青年人的熱血,瞎胡鬧倒是真的。肖瑛也聽黎默秋說他們是異母姐弟,彼此不甚親密,笑笑也不再說了。倒是沈文韜問道:“這仗打了也有小半個月了,又兩次停戰談判,勝算到底有幾何?”他同樣不對北平局勢持明朗態度。

    肖瑛擱了茶杯,低頭思忖許久,才緩緩抬頭道:“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她敲敲今日的報紙推給沈文韜看,是江纖塵看的同一份載有大總統講話的報紙,這本是鼓舞人心的講話,可肖瑛反而語調沉緩,眼中更有了淚。

    江書恂想到丈夫皺起的眉頭,無論江纖塵如何激動,只有丈夫保持冷靜,語調間似乎對北平局勢不抱樂觀態度,為此江纖塵和趙正楊常有話不投機之意。今日聽肖瑛的話語,似乎印證了丈夫的態度。沈文韜也聽出了悲觀的意味,可他能說什么呢?只說:“我們夫婦雖然年老體弱,可需要我們的地方是絕不會推卸責任的!”沈雅琦也鼓舞道:“咱們已經失掉東三省,對日本人也有了警惕,絕不會再失掉華北的!您看二十一年的會戰,雖然當時我們夫婦不在國內,可守軍們英勇反抗的事跡至今仍然很鼓舞人,有這樣的事例為證,我依然保有信心。”肖瑛含淚點點頭,想仁人志士的熱血如何抵得住日均勢如破竹的鐵蹄,二十一年的會戰是以中國士兵和人民重度傷亡為代價的,最后的結果只不過簽訂了停戰協議,日本人照舊在上海耀武揚威。二十一的會戰,十六年的大清洗……肖瑛打了個寒戰,想四五年就得來一次大戰么,只不過矛頭從內訌轉向中日的矛盾。

    肖瑛問:“沈先生,賢伉儷就不回歐洲了么?”她知道沈雅琦的意圖后,很是欽佩,又有些自嘲:“說起來,讓正豪他們去美國,的確太自私了。”沈雅琦只說非常理解,肖瑛也不再糾結于此,若是她的思維能為人所左右,那就不是肖瑛了。

    冰柜里拿出的杏仁酪接觸到熱空氣,杯子外面濕漉漉的。肖瑛蘸了蘸杯壁的水珠,俯身在茶幾上畫了一道線,從上至下劃了三個點。

    “東北……”肖瑛點了點沒說話,又往下移了:“北平,在打仗。”又往下一點:“這是咱們的位置。”她指著這點,緩緩抬頭望著對面的三人。

    “您的意思是,上海遲早還要打一仗?”

    肖瑛輕輕點頭,算是肯定了沈文韜的問題,她又指著東面:“那是日本,不能去,再遠一點是美國。”她抬頭望著對面的三位:“你們也是不愿意去的。”

    沈雅琦明白了肖瑛的意思,她在為別人找生路。沈雅琦苦笑著按住肖瑛的手:“妹子,你別再劃了,唉……”她感動之余也顧不上什么輩分了。

    肖瑛輕輕掙脫沈雅琦的手,問江書恂:“江醫生,趙教授可曾提到過重慶的事?”她見江書恂搖頭,便道:“二十四年的時候,大總統多次提過四川的重要性……”江書恂尚未明白,沈文韜已明了:“二十一年會戰時就曾遷都過洛陽,如今……”肖瑛垂頭不語,默認了這丟卒保車的凄慘前景:“諸位也請做好準備吧。”

    二十一年時,江書恂和沈家夫婦尚未回國,對國內形勢非常不明,也只沈文韜關心政治,才多少知道一些。今日肖瑛提點,他也明白了趙正楊很多時候為何以沉默對待江纖塵的激動了。

    “可將士和人民的血都是熱的……”

    江書恂忽然問:“北平如果打不過,士兵們就再一次把百姓們丟下么?”她有別的話沒說出口,要是上海也落得如此境遇,肖瑛也會撇下百姓么?這層意思肖瑛聽明白,可她始終也只是個聽將領的人,如果到那種地步,不聽從軍令又能如何?

    此時收音機里換了薛筱卿的《擊鼓戰金山》:

    宋主昏庸圖享樂,就是朝臣也無計來抗金兵 。

    韓世忠鎮守鎮江地,為國為民費盡心。

    無奈金兵聲勢大,一時破敵費調停。

    山河破碎難回補,北望河城恨不平。

    滿腹躊躇無妙策,頻頻嘆息向內堂行。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9】4555 271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苞米地里的寡妇高潮_播九公社 无码 你懂的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_波多野结衣菊门解禁尿禁